從神壇打入地獄,「滴滴出行」與中國地方政府的賽局博弈

從神壇打入地獄,「滴滴出行」與中國地方政府的賽局博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滴滴出行」在中國經濟發展過程中的不可或缺地位,然而在這巨大的經濟體量與不可或缺的地位背後,始終沒有解決的則是「滴滴出行」與地方政府在經濟利益競爭上無法解決的結構性矛盾。因此,平台方與地方政府的結構性矛盾開始浮出水面,地方政府也採取一系列措施來打擊平台運營,以保障計程車公司的收益。

文:嚴冠雲

2021年7月2日,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公告稱,「為防範國家數據安全風險,維護國家安全,保護公共利益」,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對「滴滴出行」實施網絡安全審查。在審查期間,「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戶註冊。兩天後的7月4日,「滴滴出行」App應要求在各應用商店下架。7月9日,與「滴滴出行」母公司「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相關的25款App也以同樣理由下架。

但不久前的6月30日,「滴滴出行」剛剛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並在交易當天獲得近800億美元的市值。在此之前,「滴滴出行」早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共享出行平台。在從上市到全部App下架,「滴滴出行」經歷了從天堂到地獄的跌落。但這種巨幅跌落的原因,看似是中國政府有關「信息主權」的強烈關注,然而實際上則是「滴滴出行」與中國地方政府長期賽局中的某種必然。

打車難:地方政府與「出行地下經濟」

在網約車平台出現前的中國,「打車難」幾乎是所有城市傳統計程車行業的通病。

中國大部分城市對計程車管理都進行特許經營制度,即政府將該城市的計程車業務的經營許可權交由少數公司,公司再向計程車司機出售營運資格,而司機則向公司繳納一定金額的管理費用,也就是「份子錢」。但在特許公司化的計程車經營模式中,也分為實體型公司化模式、承包型公司化模式與掛靠型公司化模式。

實體型公司化模式中,計程車的產權與經營權歸公司所有,司機是公司的正式員工;承包型公司化模式中,計程車的產權和經營權同樣歸公司所有,司機並非公司的正式員工,與公司僅為聘用關係,司機則每月定期向公司繳納承包費;掛靠型公司化模式中,計程車的產權和經營權歸個人所有,司機只是以公司名義從事運營,而公司對司機提供一定的服務,並收取一定的服務費用。

這三種公司化模式雖然各有特點,但其問題也顯而易見。

若計程車的產權與經營權歸公司所有,則往往需要司機繳納一定數額的押金給公司。但在司機經營過程中,押金往往不會退還給司機,而押金的數額幾乎與計程車的價格等值,因此這等於是司機自己購買計程車。在經營過程中,司機還要繳納一定比例的「份子錢」給公司。

若計程車的產權與經營權歸司機個人所有,則會因為計程車的營運牌照有限,導致營運權的價格被嚴重炒高,加上經營期間計程車的汰換和維護,以及繳納給公司的費用,實則成本頗高。綜上所述,公司化的計程車經營,極大有利於公司,但並不利於司機。

中國北京首都武漢肺炎口罩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司機在這種經營不利於自己收入的地位中,只好通過其他方式來提高收入,也因此造成民眾對計程車行業的運營印象不佳。如打車過程中司機故意繞路以收取高額車費,不使用計價器而採用漫天要價的方式收取車費,以及在計程車多集中於人流量較大的交通樞紐於商業中心,城區內較為偏僻的地區計程車較少,導致民眾出行困難等。在這種情況下,計程車司機與乘客的矛盾日益突出,亦存在較多安全隱患。

在這種狀況下,沒有營運許可權的「黑車」便應運而生。尤其對於城區內較為偏僻的地方,「黑車」的存在彌補了計程車資源分佈不均的問題。就較大規模的城市而言,「黑車」也帶來一定的外來人口就業機會。然而,同樣出於交通資源分佈不均的問題,「黑車」亦會存在與計程車類似的問題,同時也對計程車的運營產生一定影響。因此,各地政府為應對這種「出行地下經濟」,採取「打擊」與「收編」的解決方式。

「打擊」指的是依靠民眾和計程車司機對「黑車」司機進行舉報和獎勵,並對「黑車」司機進行罰款和吊銷駕照等措施的處罰;「收編」指的是成立限制區域運營的特許計程車公司,將「黑車」司機納入公司進行管理。

然而這種計程車公司管理較為鬆懈,服務也不如一般的計程車,甚至被認為只不過是合法化的「黑車」。與此同時,地方政府在「打擊」這種「出行地下經濟」的同時,也並未有效解決計程車運營存在的固有問題。加之在這種「打擊」下,本來作為可以彌補計程車資源配置不足問題的「地下經濟」失去效用,同時傳統計程車服務也藉「打擊」獲得壟斷特性,服務品質甚至較之前更差。這邊導致普通民眾的出行更加困難。

程維的抉擇:合法化之前的「滴滴打車」與地方政府

2009年3月,Uber在美國創立。

Uber提供網路運營平台,將乘客和司機連結,提供共乘服務,使得乘車資源得以優化配置。這種方式既讓乘客搭車更加方便,又讓司機獲得更多收入。同時,因為Uber平台的司機使用者大多並非職業計程車司機,使得大量有車族可以通過平台在閒時提供搭車服務,賺取一定的費用,不但可以降低車輛的養護成本,也可以賺取外快收入。

2010年5月,「易到用車」在北京建立,成為中國首家網約車平台。以「易到用車」的創立為開端,大量網約車平台開始湧現。到了2012年9月,「滴滴出行」的前身「滴滴打車」正式上線。滴滴的創始人程維,之前是阿里巴巴的員工,後來在支付寶做到了事業部的副總經理。熟知互聯網平台經營模式的程維在2012年7月成立了小桔科技,而「滴滴出行」則是小桔科技最著名的產品。

女乘客意外後  滴滴出行遭輿論抨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與現在的「滴滴出行」不同,最早的「滴滴打車」其實是為計程車開發的叫車軟件。

最早的「滴滴打車」App在北京進行推廣時,在上線的9月9日只安裝了500個司機端,但使用的只有16個,到第二天只剩下了8個。這時的App運行還不穩定,甚至還被計程車司機認為是騙流量惹了不少麻煩。但隨著App不斷更新穩定、智能手機和伴隨而來的移動支付的普及,以及平台提供補貼的策略逐漸出台,「滴滴打車」的用戶群也不斷擴大。到如今,「滴滴出行」的用戶群已經達到5.8億,是世界上最大的出行服務平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