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生、輝瑞等國際製藥大廠暗中抵制「全球最低稅率」,宣稱「將人類健康陷入危機之中」

嬌生、輝瑞等國際製藥大廠暗中抵制「全球最低稅率」,宣稱「將人類健康陷入危機之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最低稅率(Global Minimum Taxation)獲得國際支持,未來跨國企業將無法透過「避稅天堂」減少稅務支出,不過這項稅務改革卻受到國際生技公司的抵制,其表示若製藥產業中的研發受到其他因素的危害,將會使新藥、疫苗帶來負面的影響,而也造成人類健康陷入嚴重危機中。

「全球最低稅率(Global Minimum Corporate Tax)」普遍受到國際的支持,各國盼能藉由此項稅改彌補在疫情期間的龐大支出。不過隨著全球疫情延燒,國際製藥大廠在疫情期間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同時以救世主之姿,悄悄抵制全球最低稅率的推展。它們強調該稅制上路後將打擊藥廠的獲利,進而阻礙生技產業上的研發,嬌生更直指若產業發展受到其他因素的危害,將會使新藥、疫苗生產帶來負面的影響,進而讓人類健康陷入危機之中。

全球最低企業稅將上路,大型製藥公司暗中抵制

來自130個國家、地區的官員在7月5日的線上會議中完成了一個重要的稅制改革共識——全球最低稅率(Global Minimum Taxation),《華爾街日報》稱,這是一個世紀以來在國際稅收中最全面性的改革,不過身為發展中國家的中國、印度卻對此改革持保守的態度。

如果全球最低稅率成功實施,到時候各大公司須向其營收所在地繳稅(在哪賺錢就在哪裡納稅),且繳納至少15%的最低稅率,此改革將減少企業規避稅務的機會,也代表所謂的「避稅天堂」將不復存在。

近年來,由於跨國企業在低稅率國家設置據點,間接迴避了該企業母國的稅收,根據指導談判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估計,這些遭到迴避的稅收,讓各母國政府最高損失達2400億美元(新台幣6.7兆)。

OECD秘書長科爾曼(Mathias Cormann)表示:「經過多年的談判,這一歷史性的協議,將確保跨國公司於任何國度,都能繳納公平的稅款。」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更稱這是「經濟外交史上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天」。

這項稅率普遍受到各大科技公司表態支持,它們指出雖然全球最低稅率可能使得他們繳納的稅賦變多了,但簡化了全球各地複雜的稅制,有利於公司在各地的業務開拓。

不過日前,國際製藥大廠卻悄悄地反對這一項改革,同時也在箝制美國下調藥品價格的提案,《華爾街日報》報導,如果全球最低稅改被採納,一些大型生技製藥公司每年可能要增加數億美元的支出。

全球最低企業稅將打擊跨國生技產業

本來外界多認為跨國科技公司會極力抵抗全球對低企業稅的推行,但意外獲得許多網路科技巨頭的支持,例如:Facebook負責全球事務的副總裁克萊格(Nick Clegg)表示歡迎,並重申臉書對全球稅收改革的長期呼籲;Google發言人對外強調,公司強烈支持新稅制的倡議,盼達成長久的協議。

而跨國性製藥大廠卻強調全球最低企業税將為集團帶來負面影響。《華爾街日報》報導稱,大型製藥公司的主管們正試圖將生技製藥業塑造成疫情期間的救世主,並利用其生產的產品當作籌碼,阻止全球最低稅的進行。

根據知情人士指出,其中美國的嬌生(Johnson & Johnson)和輝瑞(Pfizer)兩大生技公司扮演關鍵角色。

知情人士,輝瑞曾對美國當局發出警告,如果全球最低稅將削弱美國企業,讓它們更容易被國外收購。而生技產業的高層透露,全球最低稅也可能阻礙生技產業上的研發,而製藥公司的獲利也將受到嚴重的打擊。

美國藥品研究與製造商協會(The Pharmaceutical Research and Manufacturers of America)更表示,將不會參加有關全球最低稅務改革的討論。但該協會一名發言人語帶玄機表示:「如果稅務發生變化、導致藥品定價變得更極端,可能讓美國的競爭力產生怎樣的影響?」

而嬌生發言人更直言,如果產業中的研發,受到其他因素的危害,將會使新藥、疫苗帶來負面的影響,而也陷入人類健康嚴重危機中。

不過,美國醫療健康政策諮詢公司Capitol Street的Ipsita Smolinski說,疫情替藥廠帶來了光環,但目前不清楚,這樣的光環是否能夠撼動全球對低稅率的進行,未來仍要觀察後續發展。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