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俊昊,上層與下層的背後》:《末日列車》的末節車廂,就像是奧斯威辛集中營那樣的地方

《奉俊昊,上層與下層的背後》:《末日列車》的末節車廂,就像是奧斯威辛集中營那樣的地方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犯罪懸疑片、末日科幻片、奇幻冒險片,或刑偵電影、怪獸電影,他以個人風格依照類型的規則讓電影往下走,或刻意違反慣例製造驚喜,直到抵達轉折點。奉俊昊的電影都有一個反轉點,直到這一刻,他才終於披露故事的核心主軸、他的視線所在,將整部電影的路線徹底翻轉。

文:李東振(이동진)

第三章 末日列車(Snowpiercer)

3 第二次對談:李東振 X 奉俊昊 X 班傑明.羅格朗 X 尚.馬克.羅薛特

對談:二○一三年八月
整理:二○二○年三月

這篇文章是整理自二○○八年《末日列車》第一次訪談之後、在二○一三年電影上映時進行的第二次訪談。經過五年,我再次與原著作家班傑明.羅格朗、畫家尚.馬克.羅薛特以及奉俊昊導演見面,分享關於已完成的《末日列車》各種話題。將二○○八年我們在電影仍處於企畫階段時的對談內容,跟電影殺青後的對談作比較,我自己看來也很有意思。

李東振:今天邀請到現場的三位特別來賓是,在《末日列車》上映之際再度訪韓的原著作家班傑明.羅格朗、畫家尚.馬克.羅薛特,以及奉俊昊導演。班傑明.羅格朗負責原作中的故事,尚.馬克.羅薛特負責作畫。在五年前的《末日列車》前期企畫階段,三位也在韓國進行了類似活動。繼那次之後,今天很高興再見到三位。一部電影從策畫到終於完成需要很漫長的時間,經歷非常艱辛的過程。在我看來,這種想法如今再次得到驗證。奉俊昊導演心情如何呢?

奉俊昊:我第一次見到兩位作者是在二○○六年。處理好版權問題之後,我們在咖啡館碰面,聊了關於原作電影化的話題。我非常高興,從那次之後,過了這麼久的時間,兩位又能到韓國來一起看這部電影。我很緊張,兩位原作漫畫的作者昨天和今天連續看了兩次電影,我心想如果他們不喜歡這部電影怎麼辦?但幸好⋯⋯噢,這句話好像不該由我來說(笑)。一起觀賞電影真的非常開心。昨天結束後,我也跟兩位一起開心喝了幾杯。

李東振:羅格朗作家和羅薛特畫家,麻煩兩位也說一下感想。

羅格朗:能和導演一起看這麼帥氣的電影,真的是一大榮幸。昨天看的時候,我差點感動到哭。今天是第二次看,還是一樣的心情呢。

羅薛特:我也倍感榮幸。從初次見到奉導演,到現在終於看到這部作品,真的隔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昨天看的時候覺得很棒,今天精神抖擻地再看一次,覺得更棒了,是超乎我預期的優秀作品。

李東振:雅克.勒布作家和羅薛特畫家創作的《末日列車》原作漫畫首部曲問世於一九八四年。雅克.勒布作家過世後,由班傑明.羅格朗作家接手故事創作,繼續與羅薛特畫家合作,分別在一九九九年和二○○○年出版了二部曲和三部曲。在首部曲出版之後,過了三十多年的歲月,終於改編成電影。昨天兩位第一次看到自己心裡珍藏已久的意象和故事被搬到大銀幕上,第一個浮現的念頭是什麼呢?

羅薛特:與雅克.勒布作家合作《末日列車》首部曲的時候,我才二十五歲。對我來說,雅克.勒布是法國三大漫畫家之一,是非常優秀的人。《末日列車》對他來說是一部意義非凡的作品。當時他已經好幾次收到改編成電影的提案,但不知他是不是預測到未來,回絕了所有的提案。我認為雅克.勒布作家當時作了非常正確的決定。對我來說,《末日列車》是一部完全適合奉俊昊導演和這個時代的作品。奉導演拍攝電影的出眾才華就不用說了,以一九八○年代的技術水準,也不可能製作出這麼棒的電影。

羅格朗:雅克.勒布作家離世前,曾經拜託我繼續創作下去。儘管當時我認為發表的機會不大,但仍試著動筆創作故事。雅克.勒布作家過世幾年後,羅薛特畫家向我提議創作《末日列車》二、三部曲。本來我心想,首部曲的主角都死光了,怎麼有辦法寫二部曲和三部曲呢?幾經苦思,我們決定加入新生命,二、三部曲才得以出版。在那之後,又經過很長一段時間,奉導演在首爾的一家漫畫店發現這部作品,今天才能被改編成電影,我覺得我們的運氣真的很好。

李東振:五年前,我和三位一起度過了一整天。當時我發現兩位作者自始至終都用一種很溫暖的態度對待奉俊昊導演,讓我印象深刻。我上次還聽說,兩位在韓國停留期間一起去喝了酒,後來有代理駕駛送兩位回飯店,讓兩位對韓國的代駕系統大為驚嘆,覺得遙遠的東方國度居然有如此先進的制度(笑)。這次不知道兩位感覺怎樣?

羅格朗:這次的行程比上次還忙,但昨晚有空檔,所以我們跟奉導演一起吃了晚餐,開心地喝了一些酒。

李東振:韓國有和《末日列車》裡登場的蛋白質塊類似的食物,叫做羊羹。兩位有吃過嗎?(笑)

羅格朗:吃過,超級甜(笑)。

李東振:這次我看完《末日列車》電影後,時隔五年再次翻開原作漫畫,注意到很多之前沒注意過的內容。電影裡出現了很多原作的核心情節,比方說植物車廂和監獄車廂,但也有不少改動之處,像是刪除了所有浪漫橋段和設定,以及重新塑造主角等等。

奉俊昊:雖然原作是一部偉大的作品,不過,漫畫有只屬於漫畫的結構和敘事方法。相反地,在兩小時內展開的電影也有電影專屬的世界和做法。為了符合媒體的特性,一切都得重新組成、重新架構。當初雅克.勒布作家提出的核心概念——在新的冰河期來臨之際,人類倖存者搭上奔馳的列車——這個設定本身非常獨特,而列車裡按車廂劃分階層或階級、互相鬥爭的世界觀,也是非常驚人的想法。我就是因此才決定把原作改編成電影,所以電影理所當然會依循這個基本世界觀展開。在原作首部曲中,主角從最末節車廂出發,展開不停向推前的旅程,我以此作為電影的主要情節設定。

李東振:有些靈感是從二部曲、三部曲獲得的吧?

奉俊昊:羅格朗作家創作的二、三部曲,把政治謊言與真相的議題刻畫得非常好,比方說如何用意識形態迷惑大眾、如何編造謊言以維持系統等等。我受到這些主題很大的影響。

這部電影的故事在講述寇帝斯從吉利安身邊出發、朝著威佛前進的一段旅程,當中蘊藏政治的真相和謊言。他從吉利安出發,好不容易抵達威佛的所在地,觀眾才發現原來兩人是同一種傢伙。我就是從羅格朗作家創作的二部曲和三部曲中獲得靈感,去設計電影裡寇帝斯經歷的內在崩毀過程。還有,就如您所說的,有些靈感來自羅薛特畫家的圖畫細節,最具代表性就是監獄車廂。在原作的二部曲裡,把監獄畫成像安置屍體的太平間抽屜櫃。我覺得那個設計非常新奇,同時也覺得很寫實。《末日列車》裡的未來,這輛列車就代表全世界。如果對照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與監獄的大小比例,《末日列車》裡的監獄大小其實很真實。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