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6年「把不可能變可能」,首對台灣、澳門跨國同性配偶今登記結婚

歷經6年「把不可能變可能」,首對台灣、澳門跨國同性配偶今登記結婚
台灣與澳門籍同性伴侶信奇(左)與阿古(右)13日前往中正區戶政事務所成功登記結婚,成為台灣史上首對台灣、澳門跨國同婚配偶。|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伴侶盟也提到,為了爭取跨國同婚儘速全面開放登記,已在5月24日向監察院遞交陳情,控訴內政部與陸委會等相關部會違法失職,監察委員紀惠容、葉大華與王幼玲在接獲陳情後,已展開調查,預估今年10月以前會有結果。 

(中央社)台灣與澳門籍同性伴侶信奇與阿古日前訴訟請求戶政事務所准許登記結婚判決勝訴,兩人今(13)天別上兩年前不能別上的婚禮襟花登記結婚,成為台灣史上首對台灣、澳門跨國同婚配偶。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通過後,讓同性伴侶可以辦理結婚登記,但由於內政部的一紙函釋規定,跨國伴侶只要有一方原生國家未通過同婚,雙方就無法在台灣登記結婚,使得許多跨國同志伴侶仍無法在台灣辦理結婚登記。

盼望跨國同婚登記全面開放,伴侶盟已向監察院遞交陳情

同婚團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屢次透過司法訴訟盼能翻轉法律,台灣與澳門籍同性伴侶信奇與阿古就是其中一案,他們提告請求准許登記,法院日前也判決他們勝訴,撤銷戶政事務所拒絕登記處分,戶政機關也須准許申請,兩人今天拿著判決書前往戶政事務所成功登記結婚。

回想這一路走來的過程,阿古接受採訪表示,同性婚姻彰顯跨國同婚的不公平,當性別不再是不能結婚的原因時,不能理解國籍為什麼會成為理由,「雖然今天真的可以登記,但想到其他人真的慶祝不下去」。

阿古也哽咽說:「能夠登記結婚,對自己來說是遲來的正義,但對其他人來說又要等多久呢?」他希望透過結婚登記,讓政府知道目前跨國同婚仍有法律缺口,盼望不久的將來,不論性別、國籍,大家都可以跟心愛的人成家。

阿古與信奇今天也在記者會上交換戒指信物,阿古說,戒指是前(2019)年5月24日同婚專法剛通過時就為彼此戴上的,但直到今天才名正言順地成為「婚戒」,身上別的婚禮襟花,也是同婚上路當天準備要出席高雄同志伴侶聯合登記時戴的,但因為當時跨國同婚還不允許,結果等了兩年多,別針都生繡了,才能在今天為彼此別上。

伴盟秘書長簡至潔為阿古與信奇送上鮮花表示祝福,簡至潔說,其實自己從來不贊成「丟捧花」這種強迫婚姻的儀式,但她卻多麼希望這束捧花可以順利丟給跨國同性伴侶們。

photo-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與澳門籍同性伴侶信奇(中)與阿古(左)日前訴訟請求戶政事務所准許登記結婚判決勝訴,同婚團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13日在台北舉辦記者會,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右)特別送上花束獻上祝福。

伴盟律師團召集人許秀雯也說,阿古與信奇的個案是用反致原則勝訴。根據澳門規定,婚姻成立要件必須依據住所地法律,所以阿古住在台灣,就應該依照台灣法律,這應該是通案,但今天個案勝利仍無法擴及全部的人登記結婚,呼籲政府能夠儘速修改法律。

簡至潔也說,信奇與阿古這一場官司贏得不容易,拿下勝訴之後應該要開香檳歡樂慶祝,但一路走來共同奮鬥的夥伴們,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開心,因為其他伴侶仍被擋在門外。

伴侶盟也提到,為了爭取跨國同婚儘速全面開放登記,已在5月24日向監察院遞交陳情,控訴內政部與陸委會等相關部會違法失職,監察委員紀惠容、葉大華與王幼玲在接獲陳情後,已展開調查,預估今年10月以前會有結果。

司法院在今年1月22日提出《涉民法》相關修正草案,讓台灣國民與未承認同性婚姻國家的外國人之婚姻關係,在台灣將獲承認。草案後續將函送行政院會銜,提請立法院審議。

當時司法院也在臉書粉絲專頁提及,台灣國民與港澳人民間的婚姻,依據《香港澳門關係條例》,應類推適用《涉民法》,因此也在此次修正草案的涵蓋範圍。至於台灣與中國人民間的婚姻,必須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故不在此次《涉民法》修正草案的範圍。

花6年「把不可能變可能」,倡議收到的批評比想像得還要惡毒

信奇與阿古是台灣史上首對台灣、澳門跨國同性配偶,兩人花6年「把不可能變可能」,回憶投入訴訟戰後不僅常收到「滾回去」等惡意訊息,還被肉搜,「批評比想像中更惡毒」。

來自澳門的阿古以及在台灣成長的信奇是一對相互扶持多年的同性伴侶,兩人2014年透過交友軟體認識,2015年正式開始交往,頭2年過著遠距離生活,見面必須搭飛機到對方城市,直到2017年,兩人開始有了邁入下一階段的念頭。

阿古原本在澳門擔任心理師,為了與信奇一起生活,阿古放棄高薪工作搬到台灣,兩人一起在高雄創業經營蛋糕店,到2018年底時,兩人突然意識到跨國同婚可能不被允許,決定投入婚姻平權倡議行動。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三讀那天,阿古與信奇也在立法院外等待。阿古回憶,當時自己拿著「不怕國不同,只怕婚不同」的牌子盼望跨國同婚可以一同解套,但卻事與願違,「身邊的人在三讀後一直歡呼,自己卻跟其他跨國同性伴侶站在一起哭」,看著別人結婚自己不能結婚心裡很不好過。

後來,兩人在2019年10月1日到台北中正事務所登記結婚獲得「待處理」的文件函,也就此宣告將投入訴願及法律訴訟戰役。

阿古指出,決定投入訴訟時,兩人心裡都很清楚會花很長的時間及挫折,但從那一刻開始,收到的訊息及批評比想像中還要惡毒,除了自己的國籍屢被攻擊外,還被質疑是來蹭台灣,「質疑我是想透過結婚獲得台灣居留權」。

更甚者,還有傳訊息、做圖卡惡意批評,認為外國人在台灣不配有人權、若要爭取跨國同婚就回去自己國家講、滾回澳門等,信奇與阿古兩人的個人資訊也被肉搜攤在陽光下。

阿古說,當時外界的反應彷彿自己像是一個殺人凶手,但由於心中秉持著「能幫多少是多少」,兩人都希望透過自己的案例來促進跨國同婚權益,因此面對這些惡意訊息也只能自己撐著。

photo-4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兩人交往6年時間,透過司法訴訟「把不可能變可能」,終於獲得法院判決可以辦理結婚登記。信奇說,登記結婚後心裡確實有比較安心的感覺,但自己只是個案,目前只是階段性成功,社會中還有許多沒有辦法結婚的跨國同婚伴侶仍在奮鬥中。

兩人婚後會繼續在高雄經營蛋糕店,並持續投入跨國同婚議題,阿古說,現在雖然結婚了但不會去改變居留辦法,希望證明給反對的人看,「跨國婚姻的人不是圖一個居留權」。

阿古表示,以他自己案例來看,他早就可以拿到居留權及身分證,但他不選擇這個方式是想證明自己並不是為了居留才結婚,希望透過自己案例證明,「跨國婚姻其實很純粹」,只是想跟對方生活在一起。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