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塔利班寄予厚望,但依然擔憂阿富汗局勢全面失控

中國對塔利班寄予厚望,但依然擔憂阿富汗局勢全面失控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學者張俊華分析認為,中國外長王毅7月末會見塔利班代表,顯示北京對阿富汗塔利班寄託著重大的希望。然而塔利班到底是否會滿足中國的期待,中國對阿富汗的發展局勢到底能產生多大影響,則受到諸多復雜因素的制約。

文:張俊華(德籍華人政治學者,在德國生活三十餘年。他曾就讀於德國法蘭克福大學,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此後曾執教於柏林自由大學等高校。現為法國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面對著塔利班的閃電式攻勢,阿富汗周圍各國紛紛為阿富汗局勢提前佈局。

早在今(2021)年6月美國情報系統就作出的一項預計顯示,阿富汗政府最快可能在美軍完全撤離該國的六個月後崩潰。現在看來可能都用不上六個月。中國官方的估測跟美國的預測吻合,北京認為,塔利班已掌握了軍事主動權,所以,北京毫不懷疑塔利班在阿富汗未來的核心地位。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才有了中國外長王毅今年7月末在天津與塔利班代表的會面。這是繼美國2018年與塔利班進行了直接會談之後的一次重要事件,因為它大大提高了塔利班的國際地位,標誌著塔利班作為一股主要政治力量正在國際舞台上得到承認。

過去幾週,塔利班代表也到訪了其他國家首都,如莫斯科和德黑蘭。但他們並沒有得到外交部長的親自接見,至少沒有正式的會面。多年來,北京曾與阿富汗塔利班有過多次互動,但此次天津會面可謂是最高調的一次。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說:「阿富汗的塔利班是該國一支舉足輕重的軍事和政治力量,並將在那裡的和平、和解和重建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這樣的話實際上就意味著中國政府給阿富汗的塔利班定了調。

從此以後,中國各界各種對塔利班中性化甚至讚頌的語言不斷出現。比如,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巴基斯坦塔利班和阿富汗塔利班是不一樣的。……阿富汗塔利班稱自己是一個政治、軍事組織,公開表示禁止任何組織或個人利用阿富汗領土威脅其他國家,近年同阿富汗政府和國際社會保持著對話接觸。」

中國領導在處理國際事務中是最喜歡講實力的(Realpolitik)。中方顯然對阿富汗的塔利班寄託著重大的希望。在這種情況下,阿富汗駐華大使呼籲中國勿信塔利班承諾,已經像耳邊風那樣一點作用沒有。那麼,阿富汗的塔利班到底是否會按照自己的許諾去滿足中國的期待?中國對阿富汗的發展局勢到底能產生多大影響?

阿富汗問題的複雜性以及中國的臆想

塔利班是一個軍閥民兵的組合體,內部意見並非一致。這意味著在天津與王毅會面的巴拉達爾(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並不能代表整個塔利班說話。他必須與每個主要軍閥和指揮官舉行舒拉會議,向他們推銷他與中國商定的任何政治路線圖。

要知道,負責對外談判和關係的塔利班政治辦公室,經常與接近內部更極端強硬的軍閥和指揮官發生衝突,後者並不願意與國際社會互動並表現出溫和態度。

至於中國從塔利班那裡獲得的許諾,即不會在奪權後允許「外國極端組織諸如ETIM任何有損中國的活動」,可說是八字還沒一撇呢。因為阿富汗塔利班目前依然需要跟外國極端武裝(譬如ETIM)合作,而後者確實也在幫助塔利班軍事攻戰阿富汗政府。

所以說,今天的阿富汗的塔利班軍隊實際上就是一個各種恐怖分子組織的迪士尼公園。聯合國2021年6月發表的關於阿富汗的最新報告說,塔利班和蓋達組織繼續享有「基於意識形態的一致」,並通過「共同鬥爭和通婚」形成的密切聯繫。從這點來說,塔利班能在全面奪權後對ETIM翻臉的幾率是很小的。

中國在阿富汗事務中發揮作用的動力

目前,不管是塔利班還是阿富汗政府來說,都期待著中國在阿富汗事務中發揮作用。而中國關心阿富汗事態發展的最大的動力,就是扼制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ETIM,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也稱TIP,the Turkestan Islamic Party)在中國新疆地區東山再起。

當然,除此之外,鑑於阿富汗的塔利班與巴基斯坦的聯繫,北京也希望在那裡的中巴經濟走廊項目,通過處理好跟阿富汗塔利班的關係而不再受損。而且能將一帶一路項目延伸到阿富汗。

Security forces keep guard at the site of the Crime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 building the morning after it was levelled by a suicide bomb attack in Karach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如何發揮作用?

中國在那裡發揮作用的方式有好幾種。

第一種是單獨的雙邊關係,即中國自己與阿富汗直接聯繫,今年7月末與塔利班的兩天會面就是其表現。還在7月16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與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通了電話,敦促他的政府找到「阿人主導、阿人所有」的解決方案。

北京確實有這個經濟和軍事實力,來當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的和平談判的調解人,問題是北京並不願意挑起這個重擔,儘管中國的高姿態表態不少。因為在阿富汗事務上,北京的原則是不惜一切代價避免與阿富汗事務的嚴重糾纏,因為中國領導人更不願意以任何一種形式重蹈蘇聯、美國的老路,捲入太深。

中國最擅長做的,是搭便車。中國在前20年在阿富汗的經濟活動,明顯的是搭便車。而現在,必須自己去動腦筋,下本錢,中國高層並不認為這種做法值得嘗試。換言之,單獨由中國出面影響阿富汗事態的發展,不是北京願意做的事。

能幫助解決阿富汗事務的另一個途徑是上海合作組織(SCO)。問題是SCO各個成員國在阿富汗問題上的主張又並不完全一致。譬如中方希望阿富汗問題的解決,能夠換來新疆邊境的和平,伊朗則是希望通過與塔利班的接觸,避免本國經濟受地區局勢的影響;俄羅斯希望阿富汗局勢穩定以維護地區安全,避免極端分子重回中亞並滲入俄羅斯。

印度則是在阿富汗政府的抵抗能力尚存的前提下,不會立即與塔利班妥協。而且即便希望與塔利班接觸,印度也決意防備阿富汗與巴基斯坦、中國合作,以至於對印度實現地緣上的半包圍狀態,儘管新德里今年6月,已經改變了以往不與塔利班有任何形式接觸的立場。

目前上合組織正在全力以赴,爭取在8月份的下一輪談判中提出喀布爾-塔利班政治解決方案的路線圖。但上合組織無法協調印度和巴基斯坦在阿富汗境內的利益衝突。也無法提供切實的安全計劃,在阿富汗不穩定局勢升級的情況下支持西部周邊國家。

換言之,目前即將出籠的阿富汗方案最終還是會不了了之。中亞5國領袖8月6日在土庫曼舉行峰會,討論阿富汗局勢,並沒有邀請SCO成員國特別是中俄的參加,這本身也說明了這個問題。

那麼作為第三個可能性的中國與俄羅斯聯合起來,共同解決阿富汗的問題:雙方在安全問題上利益比較一致。

理論上來說,俄羅斯與中國都有填補西亞與中亞「安全赤字」的需求。但俄羅斯在中亞更有影響力,曾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幾個以「斯坦」命名的國家,在軍事上更願意跟俄羅斯合作。而且俄羅斯並不願意看到中國在中亞在軍事方面比俄羅斯更活躍,因為由於歷史的原因,俄羅斯自以為是中亞的理所當然的軍事保護者。這種不言而明的原因,使得兩個國家不可能太緊密地合作解決阿富汗問題。

中國在阿富汗事務上如果要發揮作用,最可能的途徑是跟巴基斯坦合作。

首先,巴基斯坦希望塔利班上台。再有,巴基斯坦支持塔利班有目共睹,奎達舒拉(阿富汗塔利班的最高領導協商會議)仍在該國。而巴基斯坦的塔利班(Tehreek-i-Taliban Pakistan,TTP)與阿富汗的塔利班又有著緊密的聯繫。激進組織巴基斯坦塔利班在阿富汗邊境一側,仍有約6000名訓練有素的戰士,TTP和塔利班的關係依然跟以前一樣緊密。

最後,巴基斯坦與反中國的維吾爾族激進主義也有聯繫。而巴基斯坦塔利班運動和ETIM都曾公開表示要破壞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

中國深感在巴基斯坦的安全問題嚴重。在巴項目和人員時常遭到武裝分子的襲擊。最近的一次是7月14日,巴基斯坦西北部的一輛中企班車發生爆炸後墜入峽谷,造成13人死亡,包括9名中國公民。如果中國跟巴基斯坦官方合作,共同對付塔利班和恐怖組織,實際上是一箭雙雕。

中國會對巴基斯坦施加壓力,要求巴基斯坦認真對待自己國家的極端分子,因為如果巴基斯坦配合,這不僅有利於中國在那裡的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而且能通過巴基斯坦促進其阿富汗塔利班現代化。

問題是,即便巴基斯坦全心全意跟中國合作,也存在很多未知數:比如,巴基斯坦政府是否真的能對付自己境內的極端分子?如果能,巴基斯坦支持的塔利班是否能迅速地全勝,阿富汗內戰到底還要打多長?即便阿富汗塔利班全勝了,塔利班是否能改變本性?

Members of the Taliban voluntarily hand over their weapons and join a peace reconciliation program in Jalalabad provinc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地域競爭中,誰失去的最多?

阿富汗在西方軍隊撤出之後成為一系列地域利益競爭的戰場。除了阿富汗政府外,印度將是這場鄰國以及大國競爭過程中的最大的失敗者。自2001年美國人介入以來,印度人已為穩定阿富汗局勢提供了10億美元以上資金。根據印阿夥伴關係協定,新德里還提供了約30億美元的發展援助,並捐贈巴士、修建公路、水壩、學校、醫院以及喀布爾議會大廈等在34個省的400多個項目。

印度明顯是親阿富汗政府的,塔利班因而公開指責印度。正是因為這樣,這次由俄羅斯張羅的安排在8月11日卡達進行的阿富汗問題國際會議會議,印度沒有被邀請參加,而中國、美國都將出席,甚至巴基斯坦,也出席了會議。儘管美國還是拉著印度參與阿富汗事務的討論,但印度被其他的阿富汗的鄰國和除了美國的大國(中國與俄羅斯),在塔利班事務上顯然被邊緣化了。

再有,西方國家也算是失敗者。阿富汗20年期間,光美國就花費2兆美元並損失了2400名士兵。更糟的是,西方國家辛苦了20年的成果,給塔利班一夜之間就毀了。而且,各國將面臨更嚴峻的來自阿富汗的難民問題。

中國視角下的阿富汗事態發展

今後的發展,可用三種情景來描述。

情景之一:如果美國遵守承諾,即為阿富汗軍隊不斷「供血」,或者阿富汗政府能得到土耳其和印度的支持,那麼這個政府也許還有點抵抗塔利班的能力,而如果是這樣,就意味著今後將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內戰和持續的政治僵局。中國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保證戰事在阿富汗境內,就不會去「多管閒事」。

情景之二:塔利班靠著閃電戰術逼迫喀布爾政權垮台。但由於塔利班內部意見不一致、以及極端組織與塔利班缺乏共識,導致阿富汗嚴重的「安全赤字」。中國在這種情況下,只能管住邊境,自己並非十分願意冒險像美國和西方盟國駐軍時那樣再去阿富汗投資。

情景之三:巴基斯坦擺平國內與巴基斯坦塔利班(TTP)以及塔利班的關係,並能按照中國的意願對阿富汗的塔利班內部施予極大的壓力,促使其「文明化」,「現代化」。中國不僅能順利地把中巴經濟走廊項目完成,同時又能把阿富汗納入一帶一路的規劃裡,並能如願從阿富汗那裡獲得可觀的礦產。

我個人以為,第二種情景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