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奧運女選手安山「短髮」出賽,極端仇女男性為何憤怒?

韓國奧運女選手安山「短髮」出賽,極端仇女男性為何憤怒?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髮型,韓國當地仇女網友指出,安山必須被取消金牌的理由之一,還有因她私底下曾發表「5兆5億」、「Oong Ang Oong」嫌男言論。

剛開始看到這個消息,還以為又是台灣「韓黑」媒體傑作。我為求謹慎,刻意來到韓國新聞網站一搜,真覺得這是個讓人瞠目結舌的新聞。

本屆東京奧運韓國射箭女選手安山(안산),疑似以一頭短髮出賽,再加上過去曾發佈支持女權運動言論,現遭到許多韓國當地仇女酸民(多數為男性)謾罵,甚至傳出要求韓國射箭協會,取消其奧運金牌資格,此事件引起社會關注。

另一方面,此爭議也讓安山榮登本屆奧運賽,韓國人印象最深的代表隊選手第二位(第一位為排球代表隊的「女帝」選手金軟景)。

就我觀察,韓國性別不平等議題一直於近年發酵,我們先從客觀數字,言起韓國女性地位低落現況。

早在2014年,「世界經濟論壇」(WEF)曾發表的《2013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in 2013),以136個國家為調查對象,顯示出韓國性別平等排名,為倒數後段班113名,接近阿拉伯聯合大公國(109名)、巴林(112名)、卡達(115名)等許多阿拉伯世界國家。

此情況等來到2020年,也並未有太大起色——同樣出處報告,指出韓國性別平等排名,微往前升至第108名(2020年調查153個國家),不平等局面仍為嚴重。我們從韓國當地興起的眾多Me Too運動,抑或之前(2016)鬧得社會沸沸揚揚的江南地鐵站仇女殺人案,乃至No Bra與具荷拉輕生事件、頻傳色情報復影片等,足見社會內性別對峙之激烈。

然而,平心而論,此次興起歧視「短髮」女性選手安山之言論,就我看來,實屬不妥。

我們常說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試想一個畫面,若是此針對「女性」選手的不當言論,發生在台灣,會形成怎麼樣的荒謬感呢?即台灣萬一存有這些過於激烈的仇女男性與言論,並非從論評選手的球技、戰術等,給予建設性的球評建言,反倒是從生理角度,批評台灣奧運選手,甚至要求取消其獎牌等舉動,恐怕難以服眾人之口;甚則只是自曝發言水準秀下限,惹來法律等追訴責任罷了。

更為嚴重的是,此歧視語言極有可能帶起社會極端的兩群人(厭女或仇男民眾)火氣,加深其對立,永無安寧之日呢。

而我們若先站在韓國極端仇女言論男性角度來看,他們指責安山選手的「髮型」過於前衛、沒有女人味,沒有符合一定的「社會期待的女性外貌」登場出賽的話,那大可在「事前」,於她前進東京奧運競技場之前,連署向國內政府有關單位,提議「代表國家出征的女選手,一律都得留長髮」,避免「事後」發生安山選手事件。

反過來看,此次安山選手射箭成績,大有斬獲,於她奧運初登板,以初生之犢不畏虎之姿,射出680分高分,刷新奧運會懸掛25年的女子72箭排名賽記錄;同時也與伙伴金濟德(김제덕),在混合14賽內,射下了1368高分,讓安山成為韓國首位,於奧運內獲得女子個人、團體,與混合賽「三金」之人。

此成績無可挑剔,實屬榮耀,更別提之前安山於2021年6月亞洲盃,就曾獲得女子團體金牌、女子個人與混賽雙銀之成績,以及2019年10月現代射箭世界盃第三次大會,也取得女子個人與團體雙金榮耀,已是韓國射箭競技明日之星,但沒想到這次安山選手為求在奧運射箭場上,有更平穩表現,剪了一頭短髮,引來網友批判,真是無妄之災。

若由「結果論」而言,試問人們是較為欣賞能在國際運動最高殿堂射出好成績,打響自身國家運動的短髮女性選手?抑或是一位可能於競技場上,表現有待加強的長髮女性選手呢?

AP_2121114369298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再者,當地仇女網友指出,安山必須被取消金牌的理由之一,還有因她私底下曾發表「5兆5億」、「Oong Ang Oong」嫌男言論。

然則,說來也有趣,我綜觀報導此事件的台灣媒體,似乎尚未有說明此兩語為何會引起韓國男性憤怒之因。原來興起於2017年電視節目的「5兆5億」(오조오억)此新造語,源自支持男明星的粉絲稱讚之言:「認為我們歐巴的滿分,才不是十分、百分可以計算的,而是5兆5億分」,爾後延伸出「非常非常多」之意。然而,到後來卻成為極端仇男的女性,厭惡男性「精蟲」這麼多,卻比不上女性珍貴的一顆卵子之歧視語言。

而後者「Oong Ang Oong」(웅앵웅),此語源自湯瑪士・麥克唐納(Thomas McDonell)推特的文章,原本他是用來指「韓國電影的音量、聲音不好,台詞聽起來,都好像chokey pokey雜音一般(讓人聽不懂、不知所云)。」後來,極端仇男的女性也借題發揮,以「Oong Ang Oong」來指責講出一些幹話,或不值得參考的男性發言,就像發出怪音般。

但回歸到安山射箭成就而言,我倒覺得選手得獎牌,是因為她個人賽技卓越,過關斬將脫穎勝出,外人絕不可因外在任何生理條件,諸如短髮、膚色、身高、種族等條件,取消獲獎之事實;而至於選手競技場下的發言,若是不當,有損形象,抑或帶起不良風範,社會自有公斷,當然這也是一個讓選手自行深刻體會「網路之險惡」時刻,但若憑此點,抹煞其專業努力與成就,實屬不當。

且就目前安山選手的年紀來看,僅為稚幼的20、21歲年齡小女生,難免於日常生活中,會跟風使用到上述這些年輕人的流行語,若要以此就來取消她的奧運金牌,實屬過重也不切實際。當然,我們從此事件,也得多多自我鼓勵,或期待未來要發光發亮的運動健將,乃至公眾人物們,能再謹言慎行,免得成功後,被人閒話家常或「找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