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索羅門群島》:偷襲珍珠港主謀的山本五十六大將,遭美軍狙殺魂斷索羅門群島

《我在索羅門群島》:偷襲珍珠港主謀的山本五十六大將,遭美軍狙殺魂斷索羅門群島
Photo Credit: 燎原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算山本五十六命大活到終戰,以他聯合艦隊司令長官的職務,以及偷襲珍珠港主謀的角色,應該也會跟東條英機的下場一樣,因戰爭罪行被判處絞刑。

文:羅添宏

第十章 山本五十六大將 魂斷索羅門群島

按照日本軍方原來的規劃,攻佔索羅門群島圖拉吉及瓜達康納爾作為前進基地之後,將對新喀里多尼亞、斐濟及薩摩亞登陸作戰及佔領,以進一步阻斷美澳之間的航線,減少來自澳洲的威脅,使之無力影響日本在南太平洋的地位,稱之為FS作戰計劃。但日軍在一九四二年六月中途島海戰大敗,再加上瓜島鏖戰六個月失利,日本海陸空實力嚴重損耗,已無力執行FS作戰計劃。

一九四三年二月初,日軍殘部撤出瓜島,退守索羅門群島中部的新喬治亞群島,在各島建立機場、港口及防衛據點。此時新幾內亞及索羅門群島的戰事已連成一氣。

一九四三年二月下旬,拉包爾的日軍西太平洋指揮部研判,瓜島戰役後盟軍將會進攻新幾內亞東北部的萊城(Lae),於是計劃將陸軍第五十一師團自拉包爾運往萊城以加強防務。美澳盟軍獲悉日軍這項情報,所以事前已有所準備。

日軍由木村昌福少將率領的第三水雷戰隊納編第八艦隊,運輸船團八艘,在八艘驅逐艦護航下於二月二十八日啟程 [1],執行八十一號作戰,卻在次日三月一日被澳洲偵察機發現,但由於天候惡劣而未發動航空攻擊。接著兩天,美軍B-17、B-25轟炸機;澳軍博福特魚雷轟炸機(Beaufort),以及美澳聯合操作的A-20轟炸機,輪番攻擊跨越俾斯麥海(Bismarck Sea)的日本船團,稱之為俾斯麥海戰。結果日軍八艘運兵船及四艘驅逐艦被擊沉,二十架戰鬥機被擊落,約四千名士兵死亡;盟軍僅損失兩架轟炸機及三架戰鬥機。日軍再一次慘遭滑鐵盧。

日軍連續在瓜達康納爾及新幾內亞的布納—戈納(Buna-Gona)、瓦烏(Wau)及俾斯麥海等戰役挫敗,令日軍極為苦惱,亟思對策以阻止盟軍攻勢並提振日軍士氣。結果他們擬訂了「伊號作戰」(い号作戦)的作戰計劃,集中日本海陸軍航空兵力,攻擊位於索羅門群島及新幾內亞的盟軍艦隻、飛機及陸上設施等,以阻止盟軍的攻勢並為日軍爭取時間恢復元氣。

日本三百五十架戰機集結在拉包爾、布干維爾、短土島,目標為瓜達康納爾及西邊緊鄰的拉瑟島(Russell Islands)、新幾內亞的摩斯比港、歐羅灣(Oro Bay),及米爾內灣(Milne Bay)。自四月一日起十餘日,日機對上述目標輪番發動攻擊,盟軍共損失了一艘驅逐艦、一艘油輪、兩艘運輸艦、一艘護衛艦及二十五架飛機,而日軍付出的代價是五十五架戰機被擊落。

長期進駐密克羅尼西亞的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於四月三日離開特魯克錨地前往拉包爾親自督導「伊號作戰」。日軍根據飛行員誇大的戰果報告認為「伊號作戰」已達預期成效,山本於四月十六日叫停作戰,並安排十八日前往索羅門群島前線瞭解實際戰果。他的參謀認為,從拉包爾至短土群島的巴拉萊機場(Balalae)航程太遠,途中容易遭盟軍戰機攔截而力加勸阻,但山本堅持前往這個前進基地以瞭解真實戰況及鼓舞基層官兵士氣。殊不知日方有關主帥將赴前線視察的詳情,通過電報傳送至各指揮部,卻於四月十四日被美方截收並破解電文密碼。美軍立即就電報內容呈報華府白宮。

羅斯福總統指示海軍部長諾克斯(Frank Knox)著手處理,諾克斯立即轉交予美軍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尼米茲上將(Chester W. Nimitz)。尼米茲於四月十七日經與南太平洋戰區司令海爾賽上將商討後,即授權進行這項代號「復仇行動」(Operation Vengeance),狙殺偷襲珍珠港事件主謀山本五十六大將的計劃。

美軍規劃參與這項行動的飛機於瓜達康納爾出發,至山本五十六預訂航線布干維爾島直線距離約四百英里(六百四十公里)。可是為了避免日軍偵察與攔截,必須繞行布干維爾島南邊及西邊到預訂攔截點,就需要飛行六百英里。去程六百英里回程四百英里共計約一千英里(一千六百公里),超越了駐瓜島美軍的F4F野貓式及F4U海盜式戰鬥機的最大航程,只有加掛了油箱的陸軍航空隊第三三九戰鬥機中隊P-38G閃電式戰鬥機,足以進行攔截及纏鬥的任務。

10-2
Photo Credit: 燎原出版

P-38「閃電」式戰鬥機是二次大戰時期由美國洛克希德公司(Lockheed)生產的一款雙引擎戰鬥機。為了滿足美國陸軍航空隊(USAAF,美國空軍前身)的要求,P-38的兩具發動機分別裝設在機身兩側並連結至雙尾椼,飛行員與武器系統則設置在中央的短機身裡,造型與一般戰鬥機有相當的差別。P-38的用途十分廣泛,可執行多種任務,包括遠程攔截、偵察、對地攻擊、俯衝轟炸及水平轟炸等。

《小王子》的作者聖修伯里出事的時候,就是駕駛P-38的偵察型在地中海墜海。除了可以外掛副油箱,這款飛機還有許多特色。P-38時速可以超過四百英里(六百四十公里),大量使用不銹鋼材料,它也是擊落日本飛機最多的美國戰鬥機(一千八百多架),被日軍飛行員稱之為「雙胴惡魔」。

美軍指派約翰米契爾少校(John Mitchell)帶領十四架P-38G戰鬥機執行這項任務(原計劃為十八架,後來有四架因技術問題退出),其中的藍菲爾上尉(Thomas Lanphier, Jr.)及巴柏中尉(Rex Barber),及另兩名預備隊員是指定的「狙殺小組」。他們於四月十八日早上七點二十五分,自瓜達康納爾的苦昆機場(Kukum Airfield)[2] 出發,以低空方式保持無線電靜默飛往攔截點。

山本五十六及參謀長宇垣纏海軍中將,分乘兩架三菱G4M一式陸攻轟炸機(美軍暱稱「貝蒂」Betty)出發。登機前,負責當地作戰的第三艦隊小澤治三郎中將還苦苦相勸取消行程,可是山本還是不為所動。山本一行兩架一式陸攻由六架零戰護衛,飛行高度六千五百英尺,進行三百一十五英里的航程。只由六架零戰護航當然很單薄,可能是日軍認為沿途都是日軍佔領區所致。

美軍P-38G機隊於上午九點三十四分,抵達布干維爾島南部的預定攔截點,比預訂時間提早一分鐘。此時山本五十六機隊正開始下降而進入美機視界,飛行員立即拋棄副油箱全力向上衝向日機,領機米契爾指示藍菲爾及巴柏開始行動。日機也及時發現美軍機隊,同樣拋棄輔助油箱向下俯衝迎戰。六架零戰忙於與十四架P-38纏鬥交戰,兩架轟炸機行動遲緩像大笨鵝一樣任憑美機宰割。山本五十六搭乘的轟炸機遭受美機不斷射擊,不久即冒煙翻滾,最終墜落在叢林裡。第二架轟炸機不久也遭擊中墜落在附近海面。

山本座機的墜落地點位於布干維爾島南部的布因(Buin)、日軍據點以北的叢林裡,第二天一支日軍小隊找到了山本座機殘骸。山本的遺體位於飛機殘骸之外的一棵樹下,為了向在索羅門群島奮戰的陸軍致敬,山本大將自開啟戰爭以來,第一次穿上日本海軍第三種軍裝(陸戰用服裝),此刻的他仍舊坐在座椅之上,戴著白色手套的雙手杵著他的指揮刀,山本及十一名隨員無一倖存,全數殉難。遺體解剖報告確認山本遭兩顆子彈直接擊中身亡。

至於是誰擊落山本五十六的座機,事件結束後剛開始歸功於狙殺小組的藍菲爾上尉,但後來的證據顯示是另一個殺手,巴柏中尉從轟炸機後方射擊所致,兩人爭論不休。二戰結束後,藍菲爾死於一九八七年,巴柏死於二○○一年,兩人至死前仍堅持山本五十六是死於自己之手。

日本稱山本五十六陣亡事件為「海軍甲事件」,日本當局一直拖到一個多月後的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一日才公布山本的死訊,朝野為之震驚。對於長期被政府宣傳蒙蔽,慣習於日軍自開戰以來不斷高歌勝利猛進的日本民眾來說,山本之死所造成的精神打擊是難以估計的。日本政府也因此被迫承認美軍的戰爭能力在珍珠港事件之後,已迅速恢復且繼續成長。

山本五十六的遺體在布因火化,骨灰由他最後的旗艦武藏號主力艦運回東京。日本政府於一九四三年六月五日為山本舉行國葬,由山本的好友前首相米內光政海軍大將擔任葬儀委員長。同時,山本被追授元帥軍階及大勳位菊花章,納粹德國也宣布追授山本橡葉雙劍騎士鐵十字勳章,山本是唯一獲得該項榮譽的外國人。山本的部分骨灰葬在東京多摩墓園,剩下的部分則運回家鄉長岡市安葬。

10-6
Photo Credit: 燎原出版

山本五十六曾經留學美國哈佛大學及擔任日本駐美國大使館海軍武官,所以是知美、親美派,這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前的日本政壇與軍方是屬於少數派。他樹立了不少政敵,有些立場激進的年輕軍官甚至曾意圖暗殺山本。

德日義三國同盟條約於一九四○年九月二十七日由納粹德國、日本帝國及義大利王國在德國柏林簽署,正式成立以柏林—羅馬—東京為核心的軍事集團。此時的日本已侵略中國三年餘,未來與美國開戰已經是勢在必行。不久之後的十月十八日,軍國主義代表人物東條英機內定出任首相,十二月十五日山本晉升為海軍大將,輿論一般認為山本一定會被立場迥然不同的東條架空,去擔任一個頭銜響亮但無實權的職位。結果山本被留在聯合艦隊司令的職位上,由於內閣被東條支持者所把持,陸軍將海軍引入一場山本一直反對的戰爭已經無法避免。

山本接受了戰爭將近的事實,制定了攻擊珍珠港,殲滅美國太平洋艦隊,並同時奪取東南亞的石油及橡膠產地的計劃。對東南亞的進攻重點是荷屬東印度、婆羅洲和馬來亞。

夏威夷時間的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上午,山本五十六的龐大艦隊包括六艘航艦及三百九十架飛機對珍珠港發動了攻擊。五艘美國主力艦被擊沉,三艘損傷,另有十一艘巡洋艦、驅逐艦和其他艦艇被擊沉或重創。日軍僅損失二十九架飛機,另有一百一十一架飛機受損。

偷襲珍珠港可說是日本的重大軍事勝利,但是日軍並未攻擊美軍的油庫及船塢等設施,而且山本最在意的美國航空母艦居然都不在港內而逃過一劫。最重要的是,這項軍事行動最後是以偷襲得手,導致美國人民的士氣及反日情緒空前高漲,一心復仇。

山本五十六在索羅門群島遭美國戰機攔截,關鍵是美國早已破解日軍密碼,所以才有正確的情報進行攔截狙殺。在偷襲珍珠港之後,山本最大的挫敗是中途島海戰。此役日軍損失了四艘航空母艦及兩百四十八架戰機,也可以說美軍在事前截獲並破解日軍密碼居功厥偉。所以說,山本五十六是敗在美軍傑出的密碼偵蒐及破解能力也不為過。

如果山本五十六在拉包爾接受屬下的勸告,取消或延後前往索羅門群島前線之行,他應該可以逃過這一死劫。但是美軍狙殺日軍主帥的行動不會停止。就算山本命大活到終戰,以他聯合艦隊司令長官的職務,以及偷襲珍珠港主謀的角色,應該也會跟東條英機的下場一樣,因戰爭罪行被判處絞刑。山本五十六於太平洋戰爭最高峰時在索羅門群島上空被美軍機擊落,軍人戰死沙場,應該是他軍旅生涯的完美句點。


[1] 編註:運輸船團組成分別是陸軍運輸船大井川丸、太明丸、建武丸、帝洋丸、愛洋丸、神愛丸、旭盛丸等七艘,及海軍運輸艦野島號。驅逐艦分別是白雪、浦波、敷波、朝潮、荒潮、朝雲、時津風及雪風。

[2] 註:美軍於一九四三年在韓德森機場附近增建的機場,一九六九年變成九洞高爾夫球場。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在索羅門群島:台灣大使的美日戰場見聞錄》,燎原出版

作者:羅添宏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大使級歷史解說員
認真考究,了解當地歷史民情
就連院長都會折服的好學精神
帶領你走入二戰西南太平洋的美日戰場

「人類應該記取教訓,慎防擦槍走火,切莫錯估情勢輕啟戰端,將人類引向滅亡。」——羅添宏

位於西南太平洋,由九百多個熱帶島嶼所組成的索羅門群島,因為位處澳洲與西太平洋和東南亞之間的接壤處,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這裡成為美日的必爭之地,是許多英魂的長眠地,也是許多傳頌快一個世紀的英雄事蹟的發源地。

作者羅添宏是職業外交官,2016年底奉命派駐索國大使。對於一個從小喜愛閱讀戰爭歷史的讀者來說,來到這個耳熟能詳,許多戰史書籍、電影書寫題材的島國,自然雀躍非常。出於好奇心而每每習慣挖掘在地歷史、文化民情的作者,入寶山豈能空手而回,來到曾經是二戰名戰場的駐地,更是不能放過一窺心目中的索羅門群島,探看現實中美日二戰戰場的廬山真面目。

索國首都荷尼阿拉所處的瓜達康納爾島,更是人人皆知的著名戰地。瓜島不僅僅是一座島嶼,它本身就是一座戰爭博物館,是戰爭歷史的天然紀念物。從搭機降落韓德森機場開始,處處可見這裡曾經是交戰激烈的戰場,而機場本身就是這一切戰役的起點。從這裡擴散出去,戰爭紀念碑、鎮魂碑、軍艦殘骸、飛機骨架、生鏽的戰車大砲,舉目望去比比皆是。它們都見證了這段早被世人拋諸腦後,在熱帶叢林激戰、鏖戰、拉鋸戰的過去。

公餘之暇作者經常去探訪一些當年的戰場,親臨過去歷史事件的現場,用雙眼、雙腳去找出歷史的足跡,把見證到的種種感受轉化成警世文字。借此提醒人們戰爭的慘烈與可怕,並且提出「戰爭無勝者」的呼喚。

本書特色

  1. 文字簡潔有力,作者的親身在地見聞後的寫作,更能再現舊戰場的歷史
  2. 涵蓋二戰大部分被人們遺忘的重要戰役與人物,凸顯小人物在歷史上的足跡
  3. 反省戰爭的殘酷,了解人性光輝的一面
getImage
Photo Credit: 燎原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