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潰敗,真的能與「1949民國渡台」、「1975西貢淪陷」相提並論嗎?

阿富汗的潰敗,真的能與「1949民國渡台」、「1975西貢淪陷」相提並論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美國對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的照顧是可以用仁至義盡四個字來形容的,因為阿富汗國民軍除少許特戰部隊外,幾乎毫無作戰能力可言。

今年8月15日是日本戰敗投降76周年的紀念日,同時卻傳來了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向塔利班投降的消息,宣告美國20年來對中亞的經營完全以失敗告終。這不是阿富汗在歷史上第一次由塔利班統治,塔利班曾在1996年到2001年以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的名義在阿富汗執政,並推行嚴格的伊斯蘭遜尼派原教旨主義。

直到2001年10月7日,美國受到九一一事件刺激,發起《持久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在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幫助下推翻了此一暴虐政權,成立了親美的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塔利班政權之所以被推翻的原因,在於其庇護窩藏了發動九一一事件的元凶,蓋達組織首腦賓拉登(Osama Bin Laden)。

如今親美政權垮台,確實讓人有1975年西貢撤退,甚至於1949年南京失守重演的既視感。中國大陸的小粉紅與台灣的覺醒青年,也難得有志一同的為眼前的亂局鼓掌叫好。一位在台灣研究「偽軍」的年輕學者,如此感嘆道:

阿富汗首都和平解放了,繼1949民國渡台,1975西貢淪陷,又一個美國支持的國家滅亡了。

小粉紅高興的原因,當然是看到「美帝」落荒而逃,世界上又少了一個配合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敵對的國家,即便阿富汗親美政權本身並不反中。覺醒青年們之所以高興,則是在於他們繼1975年的南越之後,又找到了一個可以消遣中華民國政府的對象。畢竟如中華民國一般親美,卻因為本身施政不佳而遭到百姓唾棄,進而被推翻的政府在進入21世紀以後也很難找到幾個。

阿富汗政府「扶不起阿斗」的形象,讓中國大陸的小粉紅和台灣的覺醒青年再度找到了一個21世紀版的「蔣介石政權」,做為諷刺與嘲笑當今國民黨的替代品,確實是一點也不讓人感到意外。不過阿富汗的情況,真的能與1949年的中華民國還有1975年的越南共和國相提並論嗎?美國在阿富汗失敗的遠因,又是什麼呢?就讓筆者在此娓娓道來。

RTXFPF9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塔利班士兵

與國共內戰完全不同

1945年到1949年之間的中華民國,與2001到2021的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唯一的相似之處,應該就是兩個國家都親美,並且接受了美國的援助而已。除此之外,兩個國家的情況完全不一樣。首先,中華民國雖然親美,但是大多數的戰役還是靠自己在打。哪怕是把時空環境拉回1941年到1945年的太平洋戰爭,美國雖然是中華民國實至名歸的盟友,但國軍還是在靠自己打仗。

美國提供給國軍的,除了少得可憐的武器裝備外,就是第14航空軍的空中支援。除此之外,國軍面對日軍的攻勢雖然屢戰屢敗,也屢敗屢戰,但還是堅持在抗日的戰場上沒有投降。無論日本對自己敗給中國有多麼不服,最終中華民國還是撐到了美國打贏日本,進而成為聯合國的創始會員國,所謂的世界四強。

接下來爆發的國共內戰,雖然美國有出軍機還有兵艦協助中央軍接收淪陷區,並給予國民政府相當的經濟與軍事協助,不過所有在前線與中共的作戰都是由國軍自己負責。協助國府接收河北省與山東省的美軍陸戰隊第1師與第6師雖然也與中共爆發過些許衝突,但是都在雙方的克制下給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了。

因此整場戡亂戰爭打下來,國軍100%的戰役都是由自己打,就連空中提供支援的飛機都是由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自己駕駛。最多也就只有陳納德的民航空運隊(Civil Air Transport),協助運送人員與物資而已。就連1949年將200萬外省軍民撤退到台灣,也完全是由中華民國政府一手操刀,並沒有上演如這次阿富汗撤退時,由美軍C-17運輸機載運800人撤出喀布爾的奇蹟。

撤退到台灣以後,雖然美援伴隨著韓戰爆發而得到恢復,但是地面部隊的主力仍舊是國軍自己。另外中華民國還保留著完整的海空軍,能有效因應來自海上與空中的攻勢。

以F-86及F-104為主力的中華民國空軍,不只保障了台海上空的安全,還派遣飛行員協助美國執行針對中國大陸還有北越的特種作戰任務(Covert Operations),這些都是阿富汗政府軍所沒有辦法相提並論的戰力。

RTXE7M0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支持阿富汗政府軍的民兵

與越戰也相距甚遠

中華民國與阿富汗不一樣,主要是來自國軍還是有打屬於自己的戰爭,那麼越戰的情況總該一樣了吧?畢竟自從1964年北部灣事件以來,美軍不只是直接介入了越戰,而且還把本來應該屬於南越軍自己的戰爭搶去打了,感覺起來與阿富汗軍隊遇到的情況很相似。不過即便是越戰時的越南共和國陸軍(Army of the Republic of Vietnam),也還是承擔了屬於自己的作戰任務。

越南的失敗,很大程度上確實是美國政策失誤所導致。吳廷琰領導的越南共和國政府,本來實施戰略村政策有些成果,卻不幸遭到背後有美國駐越南大使洛奇(Henry Cabot Lodge Jr.)支持的少壯派軍人所推翻,導致美軍不得不親自介入越南的剿共戰爭。失去領導中心的南越軍隊,也一度陷入四分五裂的狀態之中。

確實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南越軍隊無法承擔對越共作戰的主要業務,需仰賴美國、南韓、紐澳、泰國甚至菲律賓的軍隊助陣。不過等到阮文紹重建第二共和之後,越南共和軍的狀態慢慢穩定下來,並從1968年的農曆春節攻勢之後逐漸扮演要角。儘管阮文紹的領導中心也不夠強大,但南越的底層還有中層軍官都知道自己是在為了保衛鄉土與家人而戰。

因此在尼克森總統宣佈「越戰越南化」,並在將拖式飛彈與M48戰車等武器陸續轉交給南越軍隊後,越南共和國陸軍迅速發展成一支遠比同時代中華民國陸軍還要強的地面戰力。1972年北越發動的復活節攻勢(Easter Offensive)遭到南越擊敗,證明了只要美軍持續派出B-52提供空中支援,哪怕是上百輛的蘇聯製戰車都難不倒越南共和國陸軍。

結果美國國會在1973年終止了對南越的空中支援,還在1974年結束了對南越的軍事援助,導致了西貢在1975年4月30日淪陷。而直到西貢被越南人民軍攻佔前,南越軍隊還是進行了猛烈的抵抗,陸軍四位軍長,一人戰敗被俘,被思想改造17年後仍選擇流亡,兩人戰敗自盡殉國,只有一人帶著家眷隨美軍逃亡,顯見越南共和國同樣是一個不缺勇士的國家。

RTXFOEL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飛越喀布爾的美軍直升機

阿富汗失敗的遠因

相較於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美國對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的照顧是可以用仁至義盡四個字來形容的,因為阿富汗國民軍(Afghan National Army)除少許特戰部隊外,幾乎毫無作戰能力可言。根據曾在阿富汗訓練國民軍的華裔美軍顧問回憶,阿富汗軍隊唯一能發揮的戰力,就是把躲藏在山裡的塔利班引出來,然後再派出美軍轟炸機或者戰鬥機予以炸射。

因此一當美國宣佈撤出阿富汗,並終止對阿富汗陸軍提供空中支援,阿富汗國民軍兵敗如山倒的速度難以想像。就算是1949年的國軍和1975的南越軍目睹到,恐怕也會自嘆不如。是什麼原因,導致阿富汗這個國家兵敗如山倒?其實從1933年到1973年,阿富汗王國在國王穆罕默德・查希爾沙(Mohammed Zahir Shah)的統治下,又過長達40年的穩定日子。

沒想到查希爾沙國王領導的王國政府,不幸的在1973年被他表弟發動的軍事政變所推翻,建立了親蘇聯的共和國政府。從此刻開始,阿富汗境內就無安寧之日。隨即共和國內部爆發動盪,蘇聯為了維護自己的代理人,又在1979年出兵阿富汗,引起了來自北約、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巴基斯坦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干預。

阿富汗本來就已經有大量複雜的族群、部落與宗派存在。除了佔人口最多的普什圖人外,還有塔吉克族、哈扎拉族、烏茲別克族、艾馬克族、土庫曼族與俾路支族等各大群體。王國的垮台與蘇聯的入侵,讓本來就蠢蠢欲動的他們拿起武器,表面上是抗擊入侵者,實際上卻各懷鬼胎,尋求讓自身族群的利益最大化。

更重要的是,來自阿拉伯世界的大量穆斯林,都打著反對異教徒的旗幟湧入阿富汗,並且接受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的援助,讓本來已經複雜的局面更加複雜化。這些外籍聖戰士,同樣有自己的盤算,希望把阿富汗打造成他們輸出「伊斯蘭蜂起」的「聖戰之家」。無論是塔利班還是賓拉登的蓋達,都是在蘇聯造成的混亂中崛起的。

RTXFQBH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塔利班戰士

《蓋世奇才》的遺憾

美國領導的北約、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巴基斯坦與中共等外國勢力,各自基於自己的利益與動機,對不同的部落武裝提供支援。美國與以色列提防泛阿拉伯民族主義者,或者泛伊斯蘭主義者,援助對象是以本土的反抗軍,甚至是以非普什圖人的為主。阿拉伯國家與巴基斯坦,則基於宗教信仰對原教旨主義者輸血。

等到蘇聯在1988年撤出阿富汗後,雖然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在中亞取得了一次難得的勝利,但阿富汗抵抗蘇聯的戰爭卻徹底摧毀了戰前一切的民生經濟與社會秩序。就如電影《蓋世奇才》(Charlie Wilson’s War)所演的,曾經大力支持阿富汗反抗軍抵抗蘇聯的美國眾議員威爾森(Charlie Wilson),在蘇聯撤出後向美國政府提出建言,應該投資阿富汗的基礎建設,建立學校和醫院。

假若說,整起阿富汗的動盪是因為蘇聯所引起,那麼美國政府選擇漠視威爾森的意見,等同於讓自己失去了一個把阿富汗重新帶回穩定的機會。伴隨著蘇聯的撤軍,美國做出的選擇是拍拍屁股走人。於是阿富汗便陷入了內戰,獲得賓拉登與蓋達支持的塔利班崛起,於1996年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與塔吉克族領袖馬蘇德(Ahmad Shah Massoud)領導的北方聯盟對峙。

美國失去的第二個機會,是選擇對阿富汗的亂局放手不管,完全不向馬蘇德提供援助。馬蘇德雖然是塔吉克人,不受阿富汗第一大族群普什圖人的歡迎,卻是往日的抗蘇英雄。在反抗塔利班的群體中,他是唯一能把北方聯盟統合在一起的豪傑,甚至於稱得上是塔利班唯一懼怕的人。假若美國能夠在1993年第一次世貿大樓遭到攻擊後,就開始重視馬蘇德,九一一事件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結果美國還是漠視阿富汗的局勢發展,最終更是眼睜睜看著外號為「潘傑希爾之獅」(Lion of Panjshir)的馬蘇德在2001年9月9日遭到塔利班殺害。就在馬蘇德被殺害後的兩天,爆發了九一一事件,美國就此被捲入阿富汗的泥沼之中。北方聯盟則因為馬蘇德遇刺,就此陷入四分五裂的局勢。塔利班雖然在美國強大的空中攻勢下被推翻,但反對塔利班的勢力卻從來沒有團結過。

AP_09031801758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陷入內鬥的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

相信看過電影《12猛漢》(12 Strong)的人,一定對劇情裡的烏茲別克裔將領杜斯塔姆(Abdul Qadir Dostum‎)留有深刻的印象。杜斯塔姆與馬蘇德同為北方聯盟領袖,但是他們一人是烏茲別克人,一人是塔吉克人,能維持團結完全是來自於馬蘇德個人強大的魅力。馬蘇德一死,北方聯盟內部馬上陷入內戰,烏茲別克人與塔吉克人自己都大打出手起來。

所以就如電影演得那樣,杜斯塔姆雖然對塔利班懷有深仇大恨,但是他碰到其他北方聯盟部隊的時候還是會優先打自己人。美軍綠扁帽(Green Beret)部隊派往阿富汗的好幾支特戰分遣隊(Operational Detachment Alpha),除了呼叫B-52轟炸機外,被交付的最主要任務就是防止北方聯盟的部隊自己先打起來。即便後來在美軍官兵的激勵下,北方聯盟的將士在戰場上還是有不差的表現。

然而推翻塔利班之後,美國為了不被人扣上「帝國主義」的標籤,決定繼續維持阿富汗固有的疆域,並扶持人口最多,但又不過半的普什圖人組成政權。包括第一任總統卡爾扎伊(Hāmid Karzai),還有不久前向塔利班投降的第二任總統加尼(Ashraf Ghani),都無一例外是普什圖人。擔任民族和解高級委員會主席的阿布拉杜(Abdullah Abdullah),則是普什圖人與塔吉克人的混血兒。

如果美國不打算讓阿富汗依據各民族的屬性分裂成幾個新國家,或者併入周邊其他幾個中亞國家的話,那麼就應該確保阿富汗政府的領導人知道團結各民族的重要性。不過阿富汗政府的歷屆領導人,顯然不知道求同存異的道理,將所有權力與資源都集中到普什圖人身上。推翻塔利班有功的杜斯塔姆,因為是烏茲別克人的關係,只能當個沒有什麼權力的副總統。

政府不願意放權給其他族群,中央的權力自然下不到地方,更何況阿富汗本來就是沒開化的部落社會。每個部落的長老,權力都比省長還要大,而且又都各有各的章法與規則,完全不甩來自喀布爾中央的意見。不要提行政命令了,就連教育也無法深入到底層社會,導致阿富汗的識字率始終維持在10%到20%。無論美國砸多少資源,都沒有實踐現代化的可能性。

RTXF1RI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阿富汗總統加尼

對中央政府毫無向心力

國民政府在中國大陸時有嚴重的派系問題,南越的中央高地也存在著諸多不同於越南人的少數民族,但是當大家面對共產黨這個大敵的時候,至少還是能維持最基本的團結。阿富汗政府則不然,打從北方聯盟時期,各個不同的派系與族群就把對方視為比塔利班還要危險的敵人。這樣的政府,又是要如何避免失敗?甚至連最基本的仗都沒有辦法打。

美國也不是沒有想過幫助阿富汗部隊現代化,甚至還將阿富汗飛行員安排到喬治亞州的穆迪空軍基地(Moody Air Force Base),接受A-29超級大嘴鳥攻擊機的訓練。飛行員理應是國家接受教育程度最高,對政府有最多忠誠度的社會經營,結果就連飛行員到了美國以後都滿腦子想著該如何當逃兵,這無論在中華民國空軍還是越南共和國空軍都是難以想像的。

雖然阿富汗空軍當中,也有諸多優秀的少數,卻無法挽救整體失敗的局面。由美國空軍為阿富汗空軍爭取到的A-29攻擊機悉數為塔利班所俘虜,在缺乏零件補給的情況下,這些飛機相信很快就會失去飛行能力,但有沒有可能被塔利班轉交給中共研究,目前筆者尚不可知。不過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的覆亡,還是成為了無可逆轉的悲劇,回想起來是很難過的。

無論阿富汗政府有多麼無能,筆者都要奉勸中國大陸的粉紅與台灣的覺醒青年不要為了塔利班的勝利幸災樂禍。從過去他們殘酷對待異己的手段,可以預料到一場腥風血雨即將發生,阿富汗政府在戰爭中的表現確實不如中華民國和越南共和國政府,可塔利班的兇殘程度卻絕對不會輸給中共及北越。看到許多阿富汗平民爭著搭乘C-17運輸機逃亡海外,還有人為此活活摔死,筆者看了還是十分難過。

然而阿富汗並不是一開始就如此的封建、保守、不開放又愚昧。阿富汗曾經也有過有效的政府,甚至逐漸走上現代化發展的機會,關鍵還是在於統治阿富汗的歷屆政府與政客都太自私了。從阿富汗的淪亡上,台灣能學習到的教訓並不是美國可不可信,而是應該要從中瞭解到追求族群平等與和諧的重要性,才能讓每一個中華民國國民相信中華民國是自己的國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