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阿富汗淪陷視為美國國力的衰弱,恐怕是誤判情勢,最不樂見撤軍的便是中國

把阿富汗淪陷視為美國國力的衰弱,恐怕是誤判情勢,最不樂見撤軍的便是中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對於塔利班奪取政權一事態度相當保守,一是塔利班與疆獨勢力的關係讓中國相當尷尬,與塔利班打交道仍必須有所保留,免得顧此失彼,另一則是一旦美國完全脫離阿富汗,全力部署兵力在印太地區,那對中國來說更為不利。

位於亞洲中南部的國家阿富汗,政治情勢丕變,塔利班成功奪取首都喀布爾(Kabul),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出逃流亡,權力中空之下,塔利班將順勢成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這並不是塔利班首次建立政權,早在1996年就曾以「阿富汗酋長國」為名進行恐怖統治,嗣後因為2001年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攻擊,塔利班政權維護蓋達(al Qaeda)恐怖組織,美國聯合北約盟國發動阿富汗戰爭,推翻了塔利班政權,重新扶植新的阿富汗政府,致使塔利班勢力四處逃竄。

在美國監視下的阿富汗,塔利班只能在境內各地招兵買馬伺機而動,近年來美軍有意退出阿富汗戰場,直到拜登上台後確立了撤軍的決定,塔利班有了起死回生的機會,長期仰賴外援的阿富汗政府抵擋不了塔利班的步步逼近,最終造就了現在的處境。

當美國從阿富汗轉向印太,就是要劍指中國

阿富汗的未來會如何,沒人說得準;不過,依照過去塔利班的統治經驗,勢必會落實「伊斯蘭法」,也會拋棄美國移植過來的民主選舉,外界評估阿富汗人民將不會因為新政權而有改善生活的可能。

與此同時,國際輿論傳出「美國回家了」的聲音,認為美國撤軍導致塔利班班師回朝,代表美國「阿富汗政策」的失敗,一來無力解決阿富汗政府貪腐的現象,致使民心渙散無法凝聚反塔利班的意識,二來美國無心讓阿富汗建立自立自強的軍力,幾乎對塔利班毫無招架之力。

其實,這也說對了一半,畢竟阿富汗社會長期處在貧困狀態,加上政府貪贓枉法確實也累積了民怨,但並不代表塔利班就是民心所向,對美國來說,撤軍是主、客觀的因素使然,整體對外戰略的轉變,以及沉重的軍費支出,這是不得不的決定,只是時間早晚的差別。

RTXE7M0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值得關注的是,美國對外戰略的重心轉變,已從阿富汗轉向「印太地區」,「印太戰略」已是主要部署重點,美國更將中國視為主要的「戰略競爭者」,維持阿富汗內部的政治穩定恐怕已不是重點,這也是拜登政府一再呼籲,希望阿富汗能自力更生的認知,而不是讓美國陷入阿富汗內部的政治泥沼。

也因此,如果把美國撤軍視為美國國力的衰弱,甚至引申是美中之間的實力消長,這恐怕會誤判情勢。說白了,最不樂見美國自阿富汗撤軍的便是中國,也因此,中國對於塔利班奪取政權一事態度相當保守。其原因有二,一是塔利班與疆獨勢力的關係讓中國相當尷尬,與塔利班打交道仍必須有所保留,免得顧此失彼,另一則是一旦美國完全脫離阿富汗,全力部署兵力在印太地區,那對中國來說更為不利。

中國進退失據的下策,寄希望美國放棄台灣

事實上,中國在「阿富汗形勢」上毫無施力點,如果塔利班交往甚密,只會讓中國作繭自縛,雙方在「東伊運」(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議題上恐怕會有更多磨擦,這也解釋了為何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今年七月底與塔利班組織領導人物會面時的態度曖昧,僅表示「不干涉內政」的立場,當然這看在塔利班眼裡也是各取所需,更不想因此落入美中之間的戰場。

尤其,塔利班一心想「拿回2001年失去的一切」,那麼就必須要萬無一失。

簡單來說,美國決心將對外戰略重心移向印太地區,這對塔利班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趁此時穩固國內政治情勢,避免重蹈20年前的覆轍;相對的,就算中國率先承認其政權,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外交上的勝利」,畢竟無論塔利班在阿富汗是完全權力轉移或是籌組過渡政府,美國還是會持續對抗中國的威脅。

只是,阿富汗形勢驟變對遠在太平洋一端的台灣有何意涵?有專家學者警示美國總有一天也會放棄台海,台灣有可能複製阿富汗的悲劇,如此似是而非的說法恐怕是危言聳聽,畢竟台灣與阿富汗之間有著本質上的差異。

首先,從美國近期的對外策略來看,並不是要介入台灣國內的政治發展,而是對抗來自中國的軍事威脅,這攸關著亞太盟友的安全;其次,對台灣而言,中國對台灣進行軍事行動,不同於塔利班與阿富汗的內部政治奪權,而是關係到台灣的國家主權存亡。

此外,台美之間有著民主價值的共同信仰,近年來台灣也致力於「國防自主」,推動國機、國艦國造及先進武器研發量產,主、客觀要件上台灣都不可能步上阿富汗的後塵;諷刺的是,那些一再看衰台美關係的謬論,內心深處恐怕不是為了台灣好,而是擔憂或同情中國不利的處境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