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撤軍後的阿富汗,對中國是危機還是轉機?

美國撤軍後的阿富汗,對中國是危機還是轉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在中亞實力的增長,並非想取代美國於阿富汗投入的經費與心力。北京只是想維持區域安全,同時不會傷害自身國內安全。

塔利班正式控制阿富汗

8月15日,塔利班(Taliban)正式攻陷並掌握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塔利班大軍逼近首都的速度,令包含美國在內的大多數國家感到詫異。根據《衛報》(The Guardian)記者蘇麗文(Helen Sullivan)於推特(Twitter)披露的時間表來看,塔利班軍隊僅花9天,就攻陷了包含喀布爾在內的19省。

據消息指出,原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帶著身邊親信潛逃到北方鄰國塔吉克(Tajikistan)。而塔利班政治辦公室發言人納伊姆(Mohammad Naeem)宣布,阿富汗戰爭已結束,統治和政權將在不久後明朗化。而塔利班官員也表示,很快將於喀布爾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

從另一方面來看,國際社會多預測西方扶植的阿富汗政府將「兵敗如山倒」,但沒人能正確預測失守那一天來得這麼快。

拜登「誤判」阿富汗情勢,災難式撤軍

拜登(Joe Biden)原先於今(2021)年4月14日宣布,美國將在今年9月11日前撤出阿富汗。然而,他在7月8日又說:「美軍近20年前在阿富汗展開的任務將於8月31日結束,阿富汗人民有權利和責任,決定自己的未來。」

拜登政府認為能順利在8月31日,也是911事件滿20週年前,撤出最後一批駐阿美軍,結束美國史上「最長的戰爭」。然而,塔利班迅速輾壓阿富汗政府軍,快速拿下國內各省大城,更是在8月中就已控制全國超過80%的領土,往首都逼近。

本週情勢急轉直下,更讓拜登政府不得不加速撤兵,臨時增派3000名海軍陸戰隊和1000名官兵,協助美國大使館官員撤離與撤僑。從當地記者拍攝的影像來看,可看出當地的混亂情況,以及撤離的急迫程度。拜登政府的多個「誤判」,正是導致此狀況的主要因素。

《霧谷晶策》分析,就美國利益來看,拜登總統做出自阿富汗「全面撤軍」的決定,本身並沒有錯。但收尾如此的「狼狽」,拜登政府決策過程難辭其咎。

首先,拜登政府誤判這支持了20年、投入了830億美元培養的阿富汗政府軍實力。早在7月時,阿富汗政府軍自拜登宣布美軍撤軍後,士氣大受影響,戰況可說節節敗退,未曾有形勢出現「反轉」的情況。

長年與政府軍合作的美國政府,應清楚阿富汗政府軍的腐敗,以及不堪其用的素質和實力。如此看來,拜登政府四月決定撤軍時,認為政府軍能維持數年治權的情報,可說是完全誤判。

此外,拜登政府4月宣布撤軍決定時,不僅未得到世界各國的贊同,更引起不少的反對聲音。許多國家認為,拜登的撤軍時間表過於倉促,在短期內撤掉如此多的美軍,很可能激起塔利班的野心。

現實中也確實如此,塔利班自拜登宣布撤軍後,就大舉且快速獲取阿富汗多處重要領土。而這也成為塔利班最後能迅速佔領喀布爾的情況。

RTXFPF9P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國退、中國進?

相較於美國「退守」,中國對塔利班似乎採取不同做法。早在7月2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就曾於天津,會見塔利班的第二號人物、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

不僅如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表示:「中國長期以來始終尊重阿富汗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不干涉阿富汗內政,奉行面向全體阿富汗人民的友好政策,亦尊重當地人民自主決定自身命運前途的權利,中國願意繼續與阿富汗發展睦鄰友好合作關係,為阿富汗和平與重建發揮建設性作用。」

她說,中方一直在充分尊重阿富汗國家主權及國內各個派別意願的基礎上,與阿富汗塔利班等保持著聯繫和溝通,在為推動政治解決阿富汗問題發揮建設性作用。

《霧谷晶策》分析,相較於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正忙著撤離大使館、撤僑和撤軍,中國似乎較「胸有成竹」,正在拉近與塔利班的距離。若7月底的天津會面是雙方公開友好的第一步,那麼此次華春瑩的發言,似乎就暗示中國未來將接受正式接管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

事實上,以現況來看,最有可能率先承認塔利班政權合法性的,正是中國與俄國。因為兩國大使館都未撤出喀布爾。先前塔利班代表也曾先後拜訪過天津和莫斯科,代表著雙邊實際上有持續維持與聯繫關係。相對重視普世人權價值的西方國家,中、俄在承認塔利班政權的決定上,幾乎毫無顧慮。

阿富汗是中國的風險還是機會?

不過,中國未來若「接受」塔利班政權,恐怕也有許多擔憂之處。

首先,就是「新疆問題」。長期以來,塔利班被外界認為曾與多個「疆獨」組織(如:東伊運)有頻繁聯繫,而塔利班政權回歸和壯大,很難保證「疆獨」勢力不會如影隨形。這對「領土主權優先」的中國來說,無法接受任何外來勢力,影響其主權和領土。

此外,塔利班政權班師回朝,隨之而來的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可能導致區域不穩定,也很可能影響中國原先於中亞的投資及能源需求。除此之外,也可能影響到在當地或是周邊國家生活的中國公民,先前於巴基斯坦遭到巴士爆炸所傷的9位中國公民就是前例。

若中國能在上述條件不會發生的情況下,與塔利班「和平共處」,那中國不僅在國際上相當有面子,也能在中亞得到一個重要的區域盟友,擴大其在中亞的影響力。若結合去(2020)年與中國簽下「25年全面合作協議」的伊朗,以及簽下一帶一路「中巴經濟走廊」協議的巴基斯坦,中國在中亞的影響力,將有增無減。

不過,《霧谷晶策》分析,中國在中亞實力的增長,並非想取代美國於阿富汗投入的經費與心力。北京只是想維持區域安全,同時不會傷害自身國內安全。北京在此區域,仍相當忌憚莫斯科的傳統勢力範圍,不會真心地介入阿富汗政局。因此,華府倉皇撤出阿富汗,可說讓北京得了便宜又賣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