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重掌阿富汗,可能給予東南亞恐怖主義活躍的機會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可能給予東南亞恐怖主義活躍的機會
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的塔利班(Taliban)成員。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富汗在東南亞長期恐怖份子網絡發展中,佔有一席之地。1979年到1989年的蘇聯-阿富汗戰爭,給予塔利班在1994年崛起的機會,戰爭期間估計有一萬名外國戰士參與衝突,其中包括數百名東南亞人,當他們回到東南亞,便透過區域性武裝組織發展暴力路線。

美國4月宣布自阿富汗撤軍後,阿富汗政府軍逐漸不敵塔利班(Taliban)進攻。8月15日,塔利班正式占領首都喀布爾(Kabul)並宣布戰爭結束,將建立「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阿富汗總統甘尼(Ashraf Ghani)離境,大批民眾也被迫倉皇逃離。

新加坡《海峽時報》報導,目前阿富汗塔利班發展情勢,可能吸引東南亞區域內的武裝分子前往該國,或者鼓動暴力極端組織,因而對新加坡及鄰國安全造成威脅。新加坡內部安全局(ISD)及國安專家分析,塔利班在阿富汗取得進展,恐導致東南亞的恐怖主義相關活動增加,包括激進組織召募更多成員,並利用他們發動攻擊。

新加坡內部安全局發言人指出,近來阿富汗情勢並未對新加坡構成具體的恐怖威脅,但當地情勢仍舊令人關切。阿富汗安全處於真空和內亂持續升溫,可能提供像是伊斯蘭激進組織蓋達組織(Al-Qaeda)、活躍於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ISIS)等跨國武裝組織,重組或建立安全處所的機會。這類組織過去同樣在敘利亞與伊拉克掠奪土地。他指出,「這些恐怖組織很可能會利用意識型態論述,號召新成員到阿富汗,作為『聖戰』戰區。」

BBC》報導,2001年9月11日,美國紐約和首都華盛頓遭受有組織的恐怖襲擊,美國布希政府認定策劃襲擊的是蓋達組織及其領導人賓拉登。當時賓拉登在阿富汗境內,並受到塔利班政權的保護。塔利班拒絶交出賓拉登,美國於2001年10月7日起,對阿富汗開始採取軍事行動,同年11月13日,美國支持的反塔利班武裝部隊攻入喀布爾,推翻塔利班政權。

美國國會出資的東南亞新聞網《BenarNews》報導,塔利班和蓋達組織被迫撤離阿富汗的2001年到2002年間,他們與東南亞武裝份子的聯繫也漸少許多。直到2014年,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橫掃敘利亞和伊拉克,也吸引許多東南亞武裝份子的興趣。

塔利班重新掌權,對於東南亞武裝份子的意義,第一層次是在政治宣傳上得以取得成功,他們可以宣稱自己擊敗了強權。雖然阿富汗是否會再次成為恐怖份子的安全基地未有定論,但關鍵不是在阿富汗境內,而是恐怖份子活動蹤跡。過去七年來,支持伊斯蘭國的組織已成為東南亞深具威脅性的恐怖組織,直到2021年7月,印尼安全部隊已逮補超過30名來自據信與蓋達組織相關的極端伊斯蘭主義團體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的成員。

海峽時報》報導,直到近年,阿富汗仍持續吸引東南亞的武裝分子,塔利班重新掌權也帶來變動。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RSIS)國家安全卓越中心研究員Muhammad Faizal Abdul Rahman指出,東南亞的極端組織將因此找到新的動力,在東南亞土生土長的極端主義份子,也將共享這份意識形態。

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的訪問成員Noor Huda Ismail則表示,塔利班的勝利將持續激勵區域內的伊斯蘭極端分子,仿效其掠奪權力的作法,「塔利班勝利對安全的影響,尤其集中在將刺激東南亞區域,支持伊斯蘭國聖戰精神的印尼人、馬來西亞人和新加坡人。」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資深分析師Jasminder Singh則警示,這可能使恐怖主義開始活躍,尤其是印尼——伊斯蘭祈禱團主要活躍地帶。

東南亞與阿富汗關聯

海峽時報》報導,伊斯蘭基進主義份子組織塔利班自1996年統治阿富汗,直到2001年911恐攻事件後被美國擊退。自此該組織與美國扶植的阿富汗政府為敵,今年美國宣布自阿富汗撤軍後,塔利班不斷攻城掠地,造成平民傷亡。據聯合國駐阿富汗援助團(United Nations Assistance Mission)統計,今年7月就有1657名平民喪生與3254名平民受傷。

新加坡內部安全局發言人表示,1979年到1989年的蘇聯-阿富汗戰爭,給予塔利班在1994年崛起的機會,而戰爭期間估計有一萬名外國戰士參與衝突,其中包括數百名東南亞人。這些武裝份子根據他們在阿富汗的經驗,與蓋達組織發展聯繫,並組織戰士們。當他們回到東南亞,便透過區域性武裝組織,發展暴力路線,例如伊斯蘭祈禱團即為一例,至少有11個目前在新加坡關押的伊斯蘭祈禱團成員,曾參與阿富汗蓋達組織營地的軍事訓練。

BenarNews》報導,阿富汗長期在東南亞恐怖份子網絡發展中,佔有一席之地。在1980年代前往對抗蘇聯的東南亞人確實不多,但他們回到東南亞後,幾乎接管所有武裝伊斯蘭組織,包括:東南亞影響力最大的激進武裝組織之一伊斯蘭祈禱團、恐怖組織馬來西亞聖戰組織(Kumpulan Mujahidin Malaysia)與印尼反基督教的伊斯蘭組織拉斯卡吉哈(Laskar Jihad)。

有越來越多東南亞武裝份子在阿富汗的蓋達組織營地裡受訓,也造成嚴重後果。菲律賓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在1984年從俗世的莫洛民族解放陣線 (Moro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分離出來,並將總部移往巴基斯坦的城市拉哈爾 (Lahore),以增加和跨國「聖戰者」(Jihadist)交流。1996年,蓋達組織派遣特工前往當地,複製他們在阿富汗的訓練營。

發生在印尼的2002年峇里島爆炸案造成200多人遇害,即為在蓋達組織受訓特工所為。印尼另一起重大恐攻事件,則是2016年雅加達襲擊事件。《紐約時報》2016年報導,2016年1月雅加達購物區發生一場自殺式恐怖襲擊,造成至少7人死亡,伊斯蘭國透過Telegram宣稱該次恐襲是他們所發動。

印尼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傳統上對其他宗教包容性較高。但近年來,印尼的溫和派和強硬派團體之間關係日趨緊張,有成百上千的印尼人前赴敘利亞投奔伊斯蘭國。印尼境內的武裝分子經常攻擊教堂、佛教寺廟,西方國家使館、企業和遊客,上述均是該國開放性和多元化的根本標誌。

RTR391P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圖為2012年10月12日,峇里島爆炸案十週年紀念會舉辦於原址罹難者紀念碑前。上百名澳洲倖存者及罹難者家屬哀悼相擁,紀念失去的親人。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