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僅不會是「阿富汗第二」,反而還有意想不到的「阿富汗紅利」

台灣不僅不會是「阿富汗第二」,反而還有意想不到的「阿富汗紅利」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1950年開始,台灣就是美國的盟友,雖然和中國建交後,美國沒有駐軍,但盟友的實質不變。美國台灣的盟友關係至今超過70年,與北約、日、韓都是美國的第一檔的長期盟友。這和只有20年的扶植上臺的阿富汗政府當然不能同日而語。

過去一週,最轟動的新聞當然是阿富汗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重新被塔利班占領。有台灣名嘴認為,阿富汗事態證明,美國是不可靠的,還提出了「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斷論。意思就是美國下一個抛棄的對象,就是台灣。

對這種說法,筆者不以為然。台灣不僅不會是「阿富汗第二」,相反,台灣還有「阿富汗紅利」。

先要指出,適合與阿富汗類比的,不是現在的台灣,而是1949年的中國國民黨以及1975年的南越。1949年,美國不再給國民黨提供金援,國民黨兵敗如山倒,短短幾個月,一潰千里,丟掉了大陸。1975年,美國軍隊退出越南後,南越在北越和南方革命陣線的聯合攻擊下一潰千里,造就「西貢時刻」。這和現在的阿富汗何其相像。

阿富汗政府和當年國民黨政府與南越政府有幾個相似的地方。第一,高度腐敗,阿富汗政府腐敗程度世界第二,當年國民黨政府和南越政府也是貪腐成風。第二,高度依賴美援,從軍備、物資到美元現金,都不斷要美國輸血,輸血一斷,就全線潰敗。第三,完全缺乏鬥志。軍隊都一觸即潰,甚至一槍不發,就整建制地投向敵軍。

當然,阿富汗政府的耍廢程度,乃舉世無雙,甚至在歷史上也能排前幾位。相對而言,國民黨蔣介石還是好了不少。這就是為何阿富汗的崩潰速度也這麼快之故。

台灣會不會是下一個阿富汗,成為美國抛棄的對象?沒有人能永遠擔保,但目前看來,在可預見的將來,可能性非常低。

首先,台灣與阿富汗對美國的戰略意義完全不可比擬,台灣對美國有雙重的「硬核重要性」

美國原本對阿富汗沒有什麼興趣。美國是一個傳統的海權國家,阿富汗深在内陸,和海洋半點不搭界。歷史上,美國從未企圖染指阿富汗。如果不是因為塔利班包庇賓拉登(Osama bin Laden),賓拉登又製造911恐怖襲擊,美國就根本不會攻打阿富汗,更不會無緣無故在阿富汗駐軍。

美國從來沒打算兼併阿富汗,同樣也沒有打算在阿富汗長期駐紮,這種態度在這20年間沒有改變過。

那些認為阿富汗的地緣政治地位很重要的判斷,不能說錯,但要搞清楚地緣政治是什麼意思。地緣政治重要,說明這個國家本身沒有太多重要的地方,只是地理位置重要。而地理位置是否重要,有兩個關鍵前提,第一,只對「相關國家而言」;第二,出現在特定的時空。具體而言,當有國家在某個時間點爭奪某一帶地區,那麼這一帶地區就「變成」對那些相關國家地緣政治很重要的地區。

舉例說明,不丹在喜馬拉雅山角落,平時誰也不會認為不丹重要。然而,後來中國和印度交惡,在喜馬拉雅山對峙,於是不丹就一下子成為「地緣政治很重要」的國家了。注意,如果中印不交惡,那麼不丹依然沒人注意;即便中印交惡了,不丹也只不過是對中印而言重要罷了,美國俄羅斯等同樣不會注意不丹。

阿富汗也是同理。對有心在中亞建立霸權的國家,阿富汗的地緣政治當然很重要。在英俄「大博弈」時代,阿富汗因為地理關係還一度成為大博弈的中心。但對美國這樣從來對陸權不感興趣的國家,阿富汗就是十足的雞肋。美國當然可能在阿富汗為其他國家(比如入侵的蘇聯)製造麻煩,但說到所謂美國佔領阿富汗是為了在地緣政治上對付中國、伊朗、俄羅斯……,無不是誇大其詞的空想和陰謀論。

事實擺在眼前,美國占領阿富汗20年,你聽說過美國以阿富汗為基地進迫中國、俄國和伊朗嗎?當然通通沒有,反而中國在美國維持阿富汗秩序之際,還搭了「美國便車」,企業進軍阿富汗採礦,收穫甚豐。

這就註定了,美國必然會退出阿富汗,只是「退出不及時」。這與美國駐紮在北約、日本、韓國、澳洲、中東等地的情況都完全不同。在那些地方,美國是打算長期駐紮的。美國從來沒想過會在阿富汗待了這麼久。如果不是小布希(George W. Bush)的「基督教救世情懷大頭症」(想在阿富汗重建)和歐巴馬(Barack Obama)的猶豫不決(沒有在擊斃賓拉登之後退出),美國根本不會待這麼久。

台灣就是完全不同的故事。台灣對美國至少有雙重的「硬核重要性」。

第一,台灣是那種標準的海洋帝國必爭之所。它北接韓日、南連南海,西拒中國,東承太平洋;既是國際海洋航道必經之地,也是「圍堵中國」的第一線,更是美國太平洋霸權的灘頭。對美國這樣的海權帝國,可以說沒有多少地方的地緣政治價值能和台灣相提並論。

第二,台灣不僅具備高度的「地緣政治」價值,本身也非常有價值,因為台灣擁有舉世無雙的晶片製造力。在美中爭霸的時期,科技戰構成重要的一環,台灣的科技公司對美國史無前例地重要。

RTR29GU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其次,台灣是真正意義上的盟友,阿富汗政府軍不是

阿富汗政府軍是不是美國的盟友呢?這要看如何定義「盟友」:是普遍意義上的,還是在國際關係上的。在國際關係上,阿富汗政府軍這種「盟友」,與北約、日、韓、澳、菲等完全不同。

阿富汗政府軍和塔利班作戰是内戰。正確的對比例子是那種中南美洲國家的親美政權。冷戰期間,美蘇各自扶植親美反美政權互毆,有贏有輸。但從來沒有人指責,美國背棄了盟友。準確地說,如果不是花了大量金錢更加心痛的話,阿富汗政府在美國的「盟友體系」中,與那些中美洲南美洲國家的親美政權差不多。

心態就是,親美固然好,換了一個反美的政權也沒辦法。當然了,就憑阿富汗政府這種一槍不發就投降的樣子,也真心配不起「盟友」二字。

阿富汗政府軍的例子也可以和中國内戰時期的蔣介石相比。國民黨和中共的戰爭,同樣是中國内戰,正如阿富汗政府軍和塔利班的戰爭一樣。無獨有偶,蔣介石輸掉大陸的時候,美國的反應也是差不多,都是痛斥國民黨腐敗。

相反,北約、日、韓、澳、菲等國是「國家級的盟友」,也是國際法意義上或者說「真正意義上的盟友」(ally)。所謂背棄盟友,就是指這些國家受到另一個國家侵略的時候,放棄了防守的義務。

從這個意義上說,要說美國抛棄盟友,實際上就只有一個例子,就是南越。美國為南越也算是鞠躬盡瘁了。在越南戰爭中,美國不但同樣打了接近20年,還先後派了幾十萬大軍,犧牲了將近六萬人,受傷達30萬。直到傷亡大到國内民意形成巨大衝擊,不得不退兵,才拉攏南北越談判,從越南撤軍。

美國的政治和歷史著作,對南越陷落才真的算是巨大傷痛。

那麼台灣是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盟友」呢?可以肯定,台灣雖然在國際法意義上是不是一個「國家」還有爭議,但它無疑是一個具備絕大部分國家特徵的政治實體。在美國的眼裡,除了不能正式承認台灣為「國家」,它和日、韓、澳等的地位無異。以目前的兩岸關係,萬一以後兩岸開火,除了中國之外,絕大部分國家都不會視之為「國家内戰」。

因此,從這個意義理解,從1950年開始,台灣就是美國的盟友,雖然和中國建交後,美國沒有駐軍,但盟友的實質不變。美國台灣的盟友關係至今超過70年,與北約、日、韓、澳、菲等一樣,都是美國的第一檔的長期盟友,是「真正的盟友」。這和只有20年的扶植上台的阿富汗政府當然不能同日而語。

與以上列舉的「硬核重要性」相比,可以視之為「軟核重要性」。一旦背棄了台灣這種「真正的盟友」,就會對美國的國家信用和國家形象構成真正的巨大打擊。

換言之,即便認為美國不夠朋友,背棄了阿富汗政府這類所謂「盟友」,它也不會同樣地背棄台灣這類「真正的盟友」。

RTX76YE7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最後,台灣還有「阿富汗紅利」

所謂阿富汗紅利是指美國撤出阿富汗之後,反而對台灣更有利。這有幾個因素。

第一,美國「撤出中東」是把力量集中對付中國的必然選擇

拜登(Joe Biden)對中東的看法與川普(Donald Trump)是南轅北轍,詭秘的是,拜登的中東政策卻幾乎完全按照川普的劇本寫下去。

這一來是路徑依賴,川普做了的事不能逆轉;川普簽訂了撤兵協議,拜登確認,繼續撤軍。二來則是大局使然,中東在美國全球政治中的地位正在下降,美國也更需要騰出手來應對中國,不得不有所捨棄。阿富汗正是絕好的例子。正如拜登所言,繼續把人力物力耗費在阿富汗,是中國俄羅斯最喜歡看到的事。這句話反過來聽,就是美國退出阿富汗,中國會不喜歡。

第二,這是中國正式下場把勢力擴展到中東的頭炮

中國和中東的關係並不疏遠,然而長期以來,中國只在經濟上對中東有影響力,政治影響力很小,中國在中東經濟擴張,都是搭美國的便車。現在美國退出阿富汗,中國指責美國「突然撤軍,不負責任」(諷刺的是,之前中國還指責美國留在阿富汗是「針對中國」),其實就是便車不能再搭了。

當然,現在的中國也早就不想只搭便車了。美國撤軍至少在短期内對中國是利好:不但在西面讓中國無美軍駐紮的後顧之憂,不會再威脅中國(至少中國很多人的心態就是這樣),中國更可正式下場,一試「中國模式」可否解決「帝國墳場」的宿命。

中國和阿富汗塔利班早就密集談判,在塔利班沒有奪權時,中國是唯一宣布「塔利班應該發揮重要作用」的大國;在奪權後,也是第一個宣布「尊重阿富汗人民的選擇」的大國。這都是中國第一次真正「干預中東」。中國能否填補美國空缺,正是檢驗中國自己的實力和「中國模式」的時候。

第三,從更全球性的角度看

美中之爭還無法擺脫以往海洋帝國和陸地帝國之爭的模式,正如19世紀英俄之爭一樣。

對中國而言,雖然渴望走向海洋,但内心還是歐亞一體的「陸權帝國」,更何況,中東對中國來說利益已大到不能「搭美國便車」的程度。中國搞一帶一路,一帶(絲綢之路經濟帶)放在第一位,一路(海上絲綢之路)放在第二位。相反,對美國而言,維持海洋帝國的地位無疑是核心利益,美國也因此絕對不會放棄台灣和南海。

在這種意義下,美國退出阿富汗,不惜讓出中東陸地,讓中國下場,從而減輕中國在海洋上對美國的進逼,可視為一種交換。

這種局面中國或許並非不樂於接受。雖然「統一台灣」在宣傳中很重要,但通過武力進攻台灣,面臨和美日等國的全面攤牌,軍事風險太大。台灣對中國的重要性,是得到台灣才能成為海洋強國的。但既然難得有機會低風險地實現「一帶」,那麼何必過快地追求海洋強國之夢的「一路」呢?

從這個角度看,美國退出阿富汗是一盤大棋,是對中國的一個offer,如果中國能解決阿富汗問題,將會形成海洋集團與陸地集團長期對抗的格局,這反而有利短期内降低美中衝突,穩定全球局勢,對台灣也是好事。

第四,塔利班上台令西方民主國家更加關注民主政體的命運

美中之爭越來越演變為政體之爭。美國在年底要舉行「民主政體大會」,計劃邀請台灣參加。無論台灣參加是否成事,大會能舉行都意味著「民主政體」這個「命運共同體」日益成型。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政策越倒行逆施,民主政體共同體對台灣的支持,就會越強烈。

第五,阿富汗政府倒台,驚醒了世人,一個國家的命運如何,歸根到底只能靠自己

正如拜登所言,給了錢,給了武器,給了時間,但沒有辦法給「意志」。沒有意志,一心想靠別人,無論靠山多強大,最終都逃不過悲慘的結局。如果有人從中能領悟,何嘗不是一種「阿富汗紅利」?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