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眼睜睜看著塔利班掌權,阿富汗將走向何方?

全世界眼睜睜看著塔利班掌權,阿富汗將走向何方?
圖為阿富汗裔男孩在西班牙抗議塔利班執政|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美國決定從阿富汗撤軍最終可能會導致這樣的結果,但是整個事件的發展實在太快,太出乎意料,未來塔利班要如何統治這個國家,美國要如何面對這種近乎羞辱性的結局,全世界要如何面對阿富汗的新變局,是很多人目前想知道的問題。

文:陳牧民(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

過去幾天以來,全世界眼睜睜看著塔利班武裝分子在未遭遇太多反抗的情況下迅速佔領大部分阿富汗城市,最後在8月15日進入首都喀布爾,重新取得對這個國家的統治權。

這樣的發展讓人震驚。雖然美國決定從阿富汗撤軍最終可能會導致這樣的結果,但是整個事件的發展實在太快,太出乎意料,未來塔利班要如何統治這個國家,美國要如何面對這種近乎羞辱性的結局,全世界要如何面對阿富汗的新變局,是很多人目前想知道的問題。

筆者曾經在2014年4月以亞洲自由選舉觀察協會(ANFREL)國際觀選員的身份造訪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原本預計在當地停留兩週,監督總統與國會大選的進行。但是因為恐怖攻擊頻傳,在無法獲得阿富汗政府安全保證的情況下被迫提前撤離。雖然在喀布爾只待了短短幾天,但是透過與國際組織駐地人員以及當地人的互動,對於這個國家的情況有些初步的觀察。

美國的努力付諸流水

美國在2001年九一一事件之後以打擊恐怖組織為名義出兵阿富汗,順利推翻塔利班政權。不過這些武裝分子並沒有真的被消滅,他們只是從城市撤退到山區,繼續以游擊戰、發動恐怖攻擊等方式與美軍及北約部隊周旋,這大概就是接下來20年的狀況。

美國為阿富汗的重建與安全付出極多:據估計總支出達兩兆(2 trillion)美元,死於阿富汗的美軍人數多達2400人,但這一切都在塔利班重新掌權之後全部歸零。

至今拜登政府仍為撤軍的決定辯護:認為美國在阿富汗的行動已經達到預期目的,也就是打擊恐怖主義,但是這個說法其實很難服人。過去20年美國和國際社會的確很努力地協助阿富汗人建立一個可以穩定運作的民主政體,只是這個政府實在太脆弱,太仰賴美國的軍事保護,號稱擁有30萬且配備最新美式裝備的軍隊,最後竟然不敵只有5萬人的小游擊隊。

塔利班在過去10餘天之內能迅速奪下全國各大小城市,很多並不是真的攻下來,而是先派人傳話給守軍,說只要放下武器離開,一概既往不咎,很多軍警覺得這個政府也是貪污腐敗,實在不值得為此丟掉性命,因此乾脆開城投降。這表示塔利班不見得很英勇,但是非常擅長心理戰。

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在塔利班兵臨城下之際潛逃出國,是阿富汗政府迅速垮台的主要原因,他對外宣稱離開的原因是避免流血衝突,但被許多阿富汗人譴責是臨陣潛逃的懦夫。他似乎覺得反正這個總統也不好做,既然塔利班有興趣,乾脆就把地盤讓出來給對方,而且塔利班也是阿富汗人,應該不會對自己同胞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

RTXF1RI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阿富汗總統賈尼

賈尼毫無能力與威望

賈尼的思維其實並不難理解:他出身自普什圖族中最有影響力的Ahmadzai部落,年輕時就出國留學,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後曾在幾個地方短暫任教,然後進入世界銀行工作,直到美國驅逐塔利班之後才返國,先擔任財政部長後來競選總統。

2014年那次與外交部長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的對決,歷經兩輪投票都未能分出勝負,直到美國國務卿凱利(John Kerry)出面斡旋才被宣布為總統,但被迫與阿卜杜拉簽下一紙分享權力的協議;2019年再次競選連任,又對上阿卜杜拉,結果兩人又各自宣稱勝利,還分別宣示就任總統,後來在美國威脅將減少援助金額之後,兩人才又做出權力共享的妥協。

從這些發展可知阿富汗文人政府在過去20年來其實一直是建立在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基礎上:賈尼的支持基礎主要來自南方普什圖人地區,而阿卜杜拉在北方塔吉克族區域獲得較多的支持。技術官僚出身的賈尼既沒有任何軍事經驗,也不具有軍事統帥的能力,美國撤離後把國家交給這種人實在是很可怕的錯誤。

塔利班掌權之後的阿富汗會變成什麼樣子?目前沒有人確知,1996-2001年他們統治阿富汗期間施行嚴格的伊斯蘭律法(Sharia),把整個國家帶入保守封閉的境地,很多人(特別是女性與中產階級)餘悸猶存。這也是為何現在首都喀布爾很多人想出逃的原因。美國等西方國家對於塔利班重新掌權其實有不同顧慮,他們比較擔心阿富汗會重新成為恐怖主義的溫床,以後會再培養出一堆賓拉登之類的恐怖份子危害世界。

AP_2123056591475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所有國家都在不安中

塔利班之前曾對外表示不會支持恐怖主義,但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否會實現承諾。地緣上與阿富汗關係比較近的國家如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國,他們比較擔心的是如果大量難民湧入,將會衝擊到本國社會,所以此刻應該會祈禱塔利班不要再做出什麼倒行逆施的事迫使人民出逃;一些和塔利班有交情的國家如巴基斯坦、卡達等,可能會嘗試與其溝通並勸其採取比較溫和的統治策略。

也有人開始關注中國與塔利班的關係:幾週前一個塔利班代表團才剛飛到天津與中國外長王毅見面,雙方會談氣氛看似友好。不過北京應該也沒料到塔利班這麼快就掌權,可能要觀察一段時間之後才會有所行動。不過中國應該不會真的對阿富汗有興趣,這座「帝國的墳場」過去已經讓英國、蘇聯、美國等世界級強權吃盡苦頭,中國不太可能去蹚這趟渾水。

從電視上看到的塔利班戰士,多半都是沒有受過正式教育的年輕人。想到2014年在喀布爾時,曾經問當地人如果在觀選期間遇到塔利班該怎麼辦?得到的回答竟是:那你可能要跟這個世界說掰掰了。可見連一般人對這群人都有很深的恐懼。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