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疫情下的金曲獎:借鏡美國葛萊美獎頒獎典禮,兼談後疫情時代音樂產業的未來展望

【音樂】疫情下的金曲獎:借鏡美國葛萊美獎頒獎典禮,兼談後疫情時代音樂產業的未來展望
Photo Credit: 金曲 GM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台灣金曲獎不若去年順利,一波三折延期至本週六21日舉行,首度採用實體搭配線上,且不讓樂迷入場,更大幅縮減媒體編制人員入內採訪,這些相關的防疫措施,是否會讓聲量下跌,又或是能走出漂亮新局,進而開啟金曲典禮未來的不同模式?

由於今年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升至全國警戒第三級的關係,台灣諸多大型活動進而順延或是取消,而進入7月之後疫情趨緩降至二級,「第32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也順應情勢於8月21日在台北流行音樂中心舉行,現場不開放觀眾,採用實體搭配線上現場直播、轉播及其他時段重播的配套方式頒獎,也讓疫情下的金曲獎顯得極為不同,是「不得不」的創新與變革,也使得金曲獎頒獎典禮將有嶄新面貌。

Lulu黃路梓茵1
Photo Credit: 台視提供
本屆金曲獎典禮主持人為「Lulu」黃路梓茵,至於典禮場地將再度於台北流行音樂中心舉辦。

此舉不免讓人想到今年三月中旬,美國葛萊美獎頒獎典禮採取的措施,同樣是反映了現今全球嚴峻疫情下被迫不得不採取的措施。所以,我們不妨先看看葛萊美獎的製作單位,是怎麼因應疫情期間的狀況,或許能讓台灣各大頒獎典禮借鏡、取經,並因地制宜,展延出一套適合台灣的相關措施。

首先,儘管美國的疫情相當嚴重,然而為了能順利舉辦典禮,主辦單位首次將舞台移至洛杉磯市中心葛萊美獎一向固定的傳統場地史坦波中心(Staples Center)的戶外舉辦,除了每位現場參與的工作人員之外,包括與會的歌手明星亦都必須全程配戴口罩,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坐在安排好的觀禮桌旁,當然,現場也無法開放給現場觀眾觀賞。

AP_2107419138988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21葛萊美獎

此外,在走紅毯或得獎採訪上,現場也僅開放四名攝影記者站在15英尺外的距離負責拍攝明星的照片,且僅允許五家媒體採訪歌手或音樂人,每次採訪限定一位受訪者,並用隔屏分開各家採訪記者,防疫陣仗可說做到相當嚴謹。

然而,若能讓整個典禮既有現場實體的舞台供演唱表演活動,又有五個不同風格舞台搭配固定的隔屏背景轉換、電視即時的綠屏後製能力,以及及時與得獎人的遠端視訊軟體的連線,多少也讓整個典禮不致太過失色。

甚至最基本的口罩,葛萊美與相關明星除了黑色基本款外,許多女星的口罩花色甚至都是和身上的晚禮服做搭配,不僅細節顧到外,在鎂光燈下亦相當具有整體感。

AP_2107406760700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泰勒絲(Taylor Swift)

因此,從上述簡單的例子來看,要真正做到實體搭配線上的頒獎典禮,其實相當考驗製作團隊所費的心思及調度能力,否則一個作業流程閃失,勢必會造成當晚的大災難。而葛萊美獎製作團隊主要負責人,事前還揚言他們絕不是用視訊軟體直播連線的方式就能滿足。

但事實上,全球的疫情衝擊音樂相關產業非常嚴重,許多商家關閉導致無法入內用餐,尤其許多現場表演場所,包括含有現場樂隊演出的中小型酒吧都被迫停業,雖然台灣因疫情控制得當,死亡數字相對較少,但在美國已經超過60萬人死亡的慘痛情況來看,即使店家能捱得過這波疫情衝擊重新開張營業,也很有可能發生原本一些經常光顧的常客因染疫病逝而就此永別,導致無法回流的狀況了。

只是,面對疫情,音樂家們又是怎麼面對呢?就大唱片公司來說,延後發行日期應該是第一個會採取的步驟,這從好萊塢許多商業大片的延期就可知道流行音樂專輯大抵亦是比照辦理。只有少數幾位信心滿滿的歌手、樂團才會照原訂計畫進行。

另一方面,若不出正式專輯,有些歌手、樂團則想說那改出迷你專輯(EP)試試水溫,或至少先喚起樂迷記憶,且並不需花太高成本。因此可以發現,過去一年至今,迷你專輯數量比起以往來得多了許多。

然而,由於許多地區疫情較為嚴重,因而引發當地政府宣布封城,在既無演出收入又無新專輯銷售可圖,且無法任意外出的情況下,在家舉行線上小型演唱會就成了最受歡迎且可行的辦法。

最知名的例子之一就是驚懼之淚主唱之一Curt Smith偕同女兒合唱他們的暢銷單曲〈Mad World〉,立刻獲得十幾萬樂迷的按讚數,截稿至今(19日)的觀看數字也已累積至670萬之多。

而另外有的則是舉辦線上居家隔離演唱會,例如嘻哈歌手Post Malone向超脫樂團致敬的居家致敬演唱會,或爵士女歌手Norah Jones的個人居家小型演唱會。而Post Malone本身在YouTube擁有2230萬的訂閱數者,使得這支影片的觀看次數也突破1600萬次,當然,這就是明星魅力在當代社群加持後的巨大成果。

至於也有人想在大型場地與樂迷進行線上互動,如鄉村搖滾歌手Jason Isbell在納許維爾的中大型場地Brooklyn Bowl舉辦線上演唱會,但這當然屬於少數,畢竟無論是金錢、時間、空間的相關成本都相對較為巨大。

不過,若說到積極作為的,莫過於爵士女歌手Melody Gardot。

她在一開始即計畫請各地失業的職業樂師以各自異地錄音的合作方式,依樂譜及指示先錄好該樂器部分的錄音檔傳回倫敦後,再後製完成專輯的錄製工作,發行後又為新專輯特地推出的「From Paris With Love」的線上個人演唱會,聘請大編制規模的室內管弦樂團,完美呈現她在歌唱技巧上的功力。

這樣的做法,既能同時照顧到許多業界樂師收入,首映後影片又可將播放版權賣給頻道商,無疑是為後疫情時代指出一條可參考的典範,或許在疫情深不見底的未來,業界會有更多的效仿案例出現。

再來,若疫情導致創作能量下降,我們退而求其次,那麼翻唱過往的經典作品亦是不錯的選擇。最近的例子如搖滾名團Foo Fighters化身成Dee Gees即出了一張向流行合唱團Bee Gees致敬的翻唱專輯,集趣味與認真翻唱之態度,令人莞爾。

展望後疫情時代,許多地區或國家的衛生相關部門,均已針對音樂活動或表演藝術等各大活動,提出應遵守及該如何防治避免感染的建議指南,不確定音樂產業是否能在短時間內復甦,但有相關的方針規範總是好的。

音樂是大眾日常生活的娛樂及調劑品,頒獎典禮更是讓「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的新舊樂迷短暫於線上、線下相聚一堂的嘉年華盛典。今年台灣金曲獎不若去年順利,一波三折延期至本週六21日舉行,首度採用實體搭配線上,且不讓樂迷入場,更大幅縮減媒體編制人員入內採訪,這些相關的防疫措施,是否會讓聲量下跌,又或是能走出漂亮新局,進而開啟金曲獎頒獎典禮未來的不同模式?各界都在觀望,尤其是隨後登場的金鐘獎、金馬獎,金曲此次的成績,牽動的就是台灣後疫情時代典禮的態勢。

最後,還是必須再三強調,揮別頒獎典禮一夜的興奮劑之後,該如何改善面臨拮据的音樂家生計,而後才能緩和因封城導致居家隔離的人們所產生的焦慮、困惑等社會集體現象,這種心理壓力是全面且深層的,各國政府當局及產業高層人士,或許最應該好好共同思考如何能夠幫助疫情緩解,最終,音樂家及產業才能繼續走下去。

202106011441474078
Photo Credit: 北流提供
北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