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寒冬與雙語熔爐的文化衝擊,我在蒙特婁「登大人」的120天

漫長寒冬與雙語熔爐的文化衝擊,我在蒙特婁「登大人」的120天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加拿大蒙特婁交換生的四個月,是作者人生中第一次遭遇深刻的文化衝擊及長期零下溫度環境的煎熬。當身處海外的環境不再是相對熟悉的美國文化,他經歷了哪些衝擊?又是如何調適的?有哪些行前準備需要注意?

在抵達加拿大前,我並不知道許多歐陸國家,甚至加拿大當地人對台灣如此陌生,有次我解釋我來自台灣而不是香港,對方只說香港跟台灣哪有差很多?我想,與其有情緒,不如將這些發生的種種當成是練習。有時我們並不需要告訴對方我來自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僅需要告訴對方我是來自哪個縣市,很多時候找到共同話題並不是那麼困難。

此外,當時的我也發現「不熟悉」這件事是雙向的。我自己對於許多歐陸國家不甚瞭解,而歐陸國家彼此之間的移動密切程度如同台灣跨縣市,更讓來自歐陸國家的交換生們交流無礙,到北美最像歐洲的蒙特婁又像在自家地盤一樣,我反而覺得自己更加格格不入。

「林來瘋」是亞裔會打籃球的讚美,還是標籤?

我蠻慶幸交換學校擁有室內運動中心,那個學期我常利用時間與同學一起到運動中心打籃球、排球和羽球,因而結交了不少當地朋友,透過球技的切磋達到一定的國民外交。

加拿大盛行冰球,在籃球基礎訓練方面不像台灣那麼紮實。當時球齡剛滿十年左右的我,因為身高偏矮,起初被在場的對手輕視以及隊友不信任,直到投進幾球外線與傳球給內線球員配合得當,才取得對手與隊友的認可。

不過他們在球賽後半段以「林書豪」、「林來瘋」的稱號叫我,還是讓我現在耿耿於懷,只因為我打籃球+亞裔=「林書豪」?這也是我第一次認知到,亞裔在國外生活被貼標籤的感覺。

留意小驚喜

最後,想談談我的交換學生宿舍獎學金,那是個意外的驚喜。

有次在收交換學校的電子郵件時,發現住在宿舍的學生都有機會申請到價值約為一個月房租的獎學金,而且只需要寫一封信描述自己過往的學經歷。因此我把美國暑期學分班的經歷,以及在宿舍裡與其他亞洲學生舉辦中秋派對給外國學生的過程寫出來,十分幸運獲得宿舍經理的青睞,也讓自己等同節省了一個月的房租。

建議讀者們多多關注學校的電子郵件,或許也有類似的獎學金,有機會時記得勇於爭取可能屬於自己的權益。

本文經NEX 媒體實驗室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