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專訪提及「協防台灣如同北約」,是否又是口誤一場?

拜登專訪提及「協防台灣如同北約」,是否又是口誤一場?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了解美國於各個國家簽署協定之不同,以及解讀拜登專訪時的對台發言。

拜登「阿富汗風波」後首受訪

近期,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再陷入「阿富汗」風波後,各國對美國政府「失敗」撤兵,可說批評不斷。不僅如此,此次美國放棄阿富汗,並導致混亂的撤退,更讓許多美國於世界各地的盟友(如:韓國、印度、台灣)多少產生所謂的「疑美論」。

處在風口浪尖的拜登本人,決定接受美媒《ABC新聞》(ABC News)於8月19日的獨家專訪,解釋他對多項議題的看法。原先拜登應是透過此專訪,表達他對某些議題的想法。然而,他在專訪中針對台灣的發言,又讓眾人一時感到相當震驚。

拜登的「口誤」

在一對一的專訪中,主持人史帝芬諾波勒斯(下稱史氏)(Geroge Stephanopoulos)說:「你提到了像是中國和俄國這樣的對手。你已經可以看到中國在告訴台灣:『看吧,你們無法依靠美國啦』。」

對此拜登答辯說:「中國不說這種話才奇怪。你看,台灣、韓國、和北約的情況有根本性的不同。現在的情況是,在那座島上和在韓國,我們都同意那裡沒有內戰,而是有完整單一的政府,避免壞人對他們做「壞事」。我們會信守一切承諾。」

拜登接著又說:「我們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憲章》第五條作出神聖承諾,若有人要入侵或對我們的北約盟友採取行動,我們一定會回應。對日本、韓國、台灣都一樣。這根本就無法跟阿富汗的狀況比較。」

原文逐字稿對照:Sh-- why wouldn't China say that? Look, George, the idea that w-- there's a fundamental difference between-- between Taiwan, South Korea, NATO. We are in a situation where they are in-- entities we've made agreements with based on not a civil war they're having on that island or in South Korea, but on an agreement where they have a unity government that, in fact, is trying to keep bad guys from doing bad things to them.

We have made-- kept every commitment. We made a sacred commitment to Article Five that if in fact anyone were to invade or take action against our NATO allies, we would respond. Same with Japan, same with South Korea, same with-- Taiwan. It's not even comparable to talk about that.

《霧谷晶策》分析,拜登專訪的這段談話,在第一時間閱讀完後,就不禁讓人思考拜登是否「口誤」。

第一,北約、韓國、日本和台灣在美國盟友的本質上、法條上都有極大的不同。第二,若拜登此話不是口誤,那麼拜登等於是拋棄了自上任後,把對台維持的「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變動為「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

拜登的「口誤」無論是在去(2020)年選前,亦或是選後都不勝枚舉。舉例來說:2021年5月美韓峰會時,拜登就曾數次將韓國總統(President)文在寅誤稱為總理(Prime Minister),又或去年勝選後於家鄉德拉瓦州(Delaware)發表勝選感言時,口誤稱全美當時有2.3億人因新冠肺炎而死亡,而美國總人口數也才3億多人。

綜觀以上原因,在看到發言當下,《霧谷晶策》初步認為拜登這段發言,有很高機率是「口誤」。再者,拜登也因阿富汗風波,面臨來自各方對渠決策錯誤壓力,逼得他要在鏡頭前急著證明美國並沒有要拋棄盟友。而這壓力和急迫性促使他再次口誤,也算不難理解。

平心而論,拜登的出發點其實是良善的,對於美國幾個盟友展現出維持承諾的保證。不過,把美國對韓國、日本、北約,以及台灣的承諾放在一塊,導致「外行人」被誤導的情況就出現了。

美國對北約、韓國、日本和台灣承諾的差異

為了讓普羅大眾更加了解這件事的全貌,《霧谷晶策》替大家深入解析這些協議、條約的異同之處。

首先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憲章》(Article 5 of the NATO Charter)第五條關於「集體自衛權」的部分,規定一旦北約成員國受到攻擊,其他成員國將做出及時反應(自動參戰),並不需要各國政府的參戰授權。

此外,美、日所簽訂的《美日安保條約》(Treaty of Mutual Cooperation and Securi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中的第五條指出,若任何一方受到武力攻擊,依照本國憲法的規定和手續,將採取行動對付共同的危險。

而美、韓間簽訂的《美韓共同防禦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中,則規定若條約中其中一方在亞太地區受到攻擊,另一方將給予軍事援助。

就上述三個條約內容來看,都有明確指示在某一方受到攻擊時,另一方或是其他成員國會立即做出「反應」。然而,相比之下,美、台之間的「夥伴關係」(partnership)就一直處於模糊地帶。

目前斷交後的台美關係,是建立在美國國內法《台灣關係法》、《六項保證》相關內容中。相較於上述提及的條約中有明確提到某方受到攻擊時,另一方會給於協助,台美間的互動則無此項具體說明。

因此在法律層面,並沒有明確要求美國要在台灣被攻擊時「協防」。《台灣關係法》只提到美國應提供台灣「防衛性武器」,而非「保衛台灣」。因此,與日本、韓國和北約的協議是有極大的不同。

而拜登在專訪中提到,美國對日、韓、台灣的承諾,回應會如北約第五條一樣,明顯是口誤,因拜登若將北約、日、韓放在一起或許有些道理,畢竟在法理上有所依據,也確切表明彼此間軍事同盟的關係。然而將台灣放入此類別,在法理上和現實狀況下,美國的承諾和台美之間的關係,並未有確切規範。

美國官員與多位美智庫學者指拜登口誤

《路透社》揭露,拜登政府一位匿名資深官員就在報導表示,美國「對台政策」不變,明顯地是要為拜登的口誤「降溫」。而此篇報導也表示,不少觀察家認為這可能是拜登的「口誤」。

舉例來說,多數台灣人熟悉的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前任資深亞洲顧問,同時也是現任「馬歇爾基金會」(Geroge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亞洲計畫主任的葛來儀(Bonnie Glaser),就在個人推特和媒體採訪中稱,拜登這個「對台發言」是個不幸的口誤。

除此之外,白宮國安會負責亞太政策的坎貝爾(Kurt Campbell)也指出,美、台間有像北約第五條的協議,已經要追溯回到1954年至1979年間的《美中共同防禦條約》。而拜登政府並沒有考慮要回到那時候的協議關係。而坎貝爾的這段發言,也是替拜登專訪時的口誤「止血」。

此外,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poration)資深印太地區研究員格羅斯曼(Derrick Grossman)也在個人推特上表示:「那些認為拜登口誤的人們,你們可能是對的。」此外,針對《路透社》此篇報導,他指出:「拜登政府近期對多項外交政策,頻繁進行『損害控管』」。

需要冷靜、客觀地解讀國際大事

在拜登此項專訪開始受到眾人關注時,眾多粉專、政客大肆宣揚拜登的口誤發言,試圖帶風向誤導民眾。然而,今日多位美國專家、學者和外媒報導指出拜登為口誤時,昨日的「狂歡」在今日看來卻是「白忙一場」。

平心而論,《霧谷晶策》認為若台灣能得到美國政府在安全上的保證,或雙邊關係上地位的提升,自然是一件值得全台灣人高興的事。然而,在未完全釐清事情全貌,亦或判斷事情實質可能性前,我們應冷靜地去判斷、了解,而不是「去脈絡化」一昧的跟隨某些具有網路流量的政客、粉專、意見領袖起舞。

更重要的是,深度了解事情本質,也有助於我方避免「誤判」,而造成更危險的後果。我們才剛目睹了拜登政府是如何因為「誤判」,造成阿富汗混亂撤軍的慘況,而沒有人希望這種「誤判」的後果,會重蹈覆徹在台灣身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