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韻律體操回歸藝術本質,也許俄羅斯在東奧痛失雙金是個改變的起點

讓韻律體操回歸藝術本質,也許俄羅斯在東奧痛失雙金是個改變的起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體育的世界沒有永遠的冠軍,即使俄羅斯在韻律體操統治的地位如此屹立不搖,也終有被超越的一天。每屆奧運會後國際體操總會會修改規則,也許東京奧運是改變的起點,讓韻律體操回歸藝術的本質。

文:朱巧柔(體操選手出身,曾擔任體育文教記者,現職體操教練,關注體操長達十五年)

東京奧運韻律體操賽程在8月8日全部結束,絕對霸主俄羅斯不僅在個人全能痛失金牌,就連團體全能也以1.4分的明顯差距敗給保加利亞,成為自2000年雪梨奧運後首次丟雙金的一場奧運。對俄羅斯而言,這是歷史上的黑點,對其他國家來說卻是新的開始。

俄羅斯在本屆奧運派出雙胞胎姊妹Arina與Dina Averina,在資格賽分別以一二名進入決賽,當所有人都理所當然地以為她們必定能在決賽包攬金銀牌時殺出了一位程咬金,以色列選手Linoy Ashram在前三項環、球、棒均表現出超水準的發揮,儘管在最後一項彩帶出現掉地的失誤,依然以0.15分的些微差距打敗俄羅斯選手Dina Averina,而Arina Averina在彩帶出現打結的嚴重失誤,跌出前三,只獲得第四名。

當Dina Averina最後一項的分數出來時,姊妹倆抱頭痛哭,對比以色列選手抱著教練開心轉圈簡直是兩個世界。這樣的低氣壓也帶到隔天的團體賽,俄羅斯一路落後保加利亞,只得到第二名。

俄羅斯人為自家選手抱不平,指出以色列選手彩帶掉地還能贏得金牌,而Dina在沒有失誤的表現下卻得到銀牌,且Dina的分數特別慢才出來,教練認為幕後有黑手,東奧裁判不想讓俄羅斯連霸。轉播講評黃心榆老師認為Linoy在前三項已大幅領先拿下高分,因此即便有失誤仍不影響最終排名。

RTXFB159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東京奧運以色列的體操選手與教練

體操歷史的新頁,俄羅斯人的噩耗

對其他國家的我們來說,這是歷史的新頁;然而對俄羅斯人來說,沒有得到冠軍無疑是個噩耗,他們統治了韻律體操界超過20年,以往的裁判幾乎清一色來自俄羅斯,規則走向也一直是俄羅斯制定的。

韻律體操是高度講求美感的運動,除了要有高超的技術外,還要配合音樂編排不同風格的舞步。這是一種打分極為細緻的比賽,裁判依等級分為三組評價難度、藝術、實施分。以往的規則制定難度上限為十分,本屆奧運週期改為難度無上限,因此我們在本屆奧運可以看到許多國家拼命做高難度動作,俄羅斯隊伍尤其明顯,她們在有限的時間內做出各種高難度動作,不斷追求速度與難度,必然會失去藝術展現。

對於不懂韻律體操的觀眾而言,這簡直像馬戲團表演,只看到手具和選手飛來飛去,看不到韻律體操原始的美感。

當俄羅斯抗議裁判不公時,我想起2008年北京奧運,烏克蘭選手Anna Bessonova也同樣面臨被裁判壓分的處境,當時的裁判大多來自俄羅斯,Anna總是在一陣比別人都漫長的打分過後得到一個可笑的分數,經過申訴仍然無法改變結果。

俄羅斯就是這樣長期統治這項運動,如今更多國家崛起後,當裁判來自世界各國時,俄羅斯也同樣喊著不公平。

韻律體操,不該只是機械化的操練

在俄羅斯,女孩們不是學芭蕾就是學韻律體操,人才之多如同獎牌製造廠,韻律體操選手的培養其非常久,5年只是入門,10年才能融會貫通,女孩通常在3、4歲開始接受正規訓練,到選手期每日訓練達12小時以上,在不斷追求難度時,也增加選手受傷的風險,許多選手往往在十幾歲就受傷開刀,在不斷

受傷與復健中掙扎著是否該繼續運動生涯。俄羅斯的選手淘汰率也很高,選手在15歲左右開始參加國際賽,成績不好,沒有發展潛力的話很快就被淘汰。因此很多人覺得俄羅斯訓練選手只是機械化的操練。

在體育的世界沒有永遠的冠軍,即使俄羅斯在韻律體操統治的地位如此屹立不搖也終有被超越的一天。每屆奧運會後國際體操總會會修改規則,重新審視這個周期規則的優缺點,也許東京奧運是改變的起點,讓韻律體操回歸藝術的本質。

我們希望的韻律體操是單純而美好的,我們喜歡的選手是帶著感情詮釋音樂的美,我們期待一個公平競爭的比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