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江啟臣「憲法九二」的各種曲解:和「九二共識」背道而馳?會不會變成「特殊國與國關係」?

針對江啟臣「憲法九二」的各種曲解:和「九二共識」背道而馳?會不會變成「特殊國與國關係」?
Photo Credit: CN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批評站在中共角度、持中共觀點,看待江啟臣的「憲法九二」,好似國民黨的兩岸交流只能「被動」配合中共腳步,以徹底抹煞「憲法九二」之於兩岸的靈活性與能動性,也同步否定馬前總統的兩岸路線。

文:張浩(私人企業研究員)

隨著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正式起跑,四組候選人各自提出政見爭取黨內最大支持,每每論及國民黨候選人的政見時,兩岸是繞不開的話題,如何處理中共、中國大陸、兩岸關係與維護台灣民眾最大利益,總會成為媒體報導與民眾關心的焦點。

此次國民黨黨主席選舉也沒意外,江啟臣率先拋出「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簡稱「憲法九二」,並包含「以人為本的兩岸關係」、「憲法九二重建民眾信賴」、「和平行動方案」與「發起兩岸前途國是論壇」等四項策略,為連任後的兩岸工作提出一幅完整藍圖。

「憲法九二」,和原始的「九二共識」背道而馳?

雖然從內涵與本質而言,江啟臣所提出的「憲法九二」及其精神,與九二共識並無二致,且一脈相承地延續馬總統時代「不統、不獨、不武」戰略原則,但是「憲法九二」一詞,似乎在某些藍營支持者眼中屬於「新名詞」,不僅違背原本九二共識原則,甚至包藏「特殊國與國關係」的禍心,觸碰中共底線,有害未來兩岸關係發展。

實際上,若認真檢視過去一年國民黨兩岸論述的變化,可以發現目前許多批判「憲法九二」違背「九二共識」的論點,不少屬於過度解讀或是象牙塔中的意淫,並未認識到「憲法九二」的戰略價值。

在評論「憲法九二」之前必須先清楚認識,「憲法九二」內涵,並非江啟臣個人獨斷獨行的原創,而是萃取自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兩岸政策報告,形式上可以說為當前國民黨內對於兩岸關係的最大共識。

況且,江啟臣多次提到,在形成這個共識的過程中,曾多次前往請教如馬前總統、洪秀柱前主席等國民黨內重量級人物的意見。加上江啟臣提出「憲法九二」後,並未見到上述大咖的批判,可見沒有背離「九二共識」原則,因此也沒有危害兩岸關係的問題。

江亦宣示,他連任後會籌組「兩岸和平發展委員會」,這是兩岸可望循著「憲法九二」解凍的另一契機。

江啟臣受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除此之外,江啟臣8月20日接受資深媒體人邱明玉廣播專訪,被問到兩岸論述跟交流實務如何進行,他提到會懇託馬前總統擔任領袖級特使,前往中國大陸推動兩岸交流,並且同時透露馬前總統已經點頭答應,這也是「憲法九二」路線是延續馬前總統兩岸路線的最好明證。

「九二共識」本質上便是「求同存異」的交往原則,這個原則要處理的是兩岸分治的尷尬與現實,因此有了「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中各表)這個很多人認為不是共識的共識。

「憲法九二」,會不會變成「特殊國與國關係」?

就這層本質上解析,也能看到「憲法九二」沒有推翻「九二共識」的基礎,特別是「一中各表」。

馬總統時期曾強調過,「一中各表」這個「中」,就我方立場來看就是「中華民國」。既然這個「中」是中華民國,本就要基於《中華民國憲法》,江啟臣現在特別強調《中華民國憲法》的部分,與創造新名詞有何干係?

學者吳崇涵曾點出「憲法九二」與原版「九二共識」最關鍵的差異在於,江啟臣版的「憲法九二」「試圖『強調』將《中華民國憲法》拉到九二共識之前,使其成為九二共識不可或缺的基本要件。」

吳教授的觀點有其客觀分析的論據,但是過去一年國民黨針對兩岸問題的發言脈絡,「憲法九二」似乎較像回到初衷的「九二共識」,強調《中華民國憲法》旨於堅定我方立場。

ikxlbqg6yoyt92jl7rwlpx6whnmz9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吳教授所提出的差異,在某些「曲解性」批判論述中,卻被「超譯」成「憲法九二」等同於「特殊國與國關係」的關鍵。因為他們認為,強調《中華民國憲法》作為九二共識的基本要件,會迫使中共必須從默認「一中各表」轉而承認中華民國存在,中共不可能接受這個概念上的轉變。

這點,恐怕是批判者所處的立場,不經意地「超譯」「憲法九二」。

拿前總統李登輝提出的「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兩國論)類比「憲法九二」,這可能是誤會大了。李登輝的兩國論更像是以台灣為主體的「台獨華獨混合變體」——「台灣是個國家,只是他的名字叫中華民國」;「憲法九二」的基底既是《中華民國憲法》,即是在九二共識的架構之前先扣住了《憲法》,從而指涉出「一中」,而此處所觸及到的「一中」是兩岸能夠對話的「交點」。

另外,刻意將「憲法九二」類比兩國論的此類論點徹底忽視從2019年以來,中共率先在對「九二共識」上做出的單方面修改,同樣也觸及到我方底線的脈絡。特別是習近平強調「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掛勾的宣示。中共的這項改變,根本性地衝擊台澎金馬民眾對於「九二共識」的認知,以及兩岸未來的想像。

我方的底線,中共回應也預留談話空間

在中共已出現改弦更張的跡象後,國民黨當然有責任為中華民國的存亡與2300萬同胞的權益做出回應,但是這份回應必須恰到好處,要在不破壞美中台三邊和平均衡下,維護台澎金馬民眾的最大利益。

因此,回歸《中華民國憲法》的價值與重要性,兼顧我方立場的表達與守衛中華民國全體國民的權益,此舉何錯之有?特別是《中華民國憲法》仍是「一中憲法」,只不過因為分治的現實而在增修條文中區分成——「大陸地區」與「自由地區」,是具有中華民國特色的「一國兩制」,因此,以《中華民國憲法》對應中共所說的「一國兩制」,也不會完全阻斷對話空間。

fkb7uie216mmhcnn3rdjpttj33qxlf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民黨智庫國安組召集人林郁方教授曾在媒體專訪中提到,「中華民國是除了兩岸之外,整個美中台三方最大公約數,少了中華民國,兩岸必然武統。」故從實務來講,強調《中華民國憲法》絕對有其必要,這不僅是我方底線,也是力保兩岸和平、美中台三方穩定的頂柱。

尤其是,中共「官方」對於江強調《中華民國憲法》的主張,至今未有強烈批評,最多象徵性的回應幾句,強調中共自身立場。熟悉兩岸互動的人都知道,中共「官方」態度如此展現,預留了未來談話空間,不會因為我方強調《中華民國憲法》而斷絕一切可能。

國民黨主席選舉漸趨白熱化的現在,針對特定候選人的兩岸論述主張有所批判自然是難免,不過有人批判文章通篇站在中共角度、持中共觀點,看待江啟臣的「憲法九二」,好似國民黨的兩岸交流只能「被動」配合中共腳步,以徹底抹煞「憲法九二」之於兩岸的靈活性與能動性,也同步否定馬前總統的兩岸路線。

這樣的說法若非服務特定候選人,究竟該說這是象牙塔的思維,還是「小綠」看兩岸的視野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