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新寶島康樂隊《剪剪花》:「限時批」三部曲,唱出中年男性的歡樂與哀愁

【音樂】新寶島康樂隊《剪剪花》:「限時批」三部曲,唱出中年男性的歡樂與哀愁
Photo Credit: 新寶島康樂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聽過新寶島康樂隊新專輯《剪剪花》之後,赫然發現其中的歌曲〈仙山苦命郎〉,其實是由另外兩首歌演變而來的!或許,這也是台灣流行歌裡一段有趣的傳承關係也說不定——但當事人怎麼想,我就不確定了。

文:簡弘毅

陳昇、黃連煜與阿Von三個大叔組成的「新寶島康樂隊」,最近又出了新專輯。果然是全台灣最大叔的男子團體,新專輯《剪剪花》有著既熟悉又親切的歌曲,充滿中年男性的歡樂與哀愁,也有步入生命另一階段的溫柔感觸,三個「花甲男孩」彷彿永遠不打算老去,卻又有著年歲增長的豁達,值得細細品味。

不過,快速聽完整張專輯,倒是有一首歌印象特別深刻,彷彿旋律在哪裡聽過,卻又一時說不上來。我說的是專輯第九首的〈仙山苦命郎〉,詞曲是陳世隆,也就是排灣族的阿Von,歌曲也是由他演唱的。

一般來說,新寶島裡由阿Von個人獨唱的歌曲,通常是以排灣族語演唱的歌,並且訴說阿Von的個人心境或排灣故事,也是他展現個人音樂才華的重要舞台。但,這首由他包辦詞曲與演唱的〈仙山苦命郎〉,卻是一首全台語歌,並且也比較像陳昇在新寶島專輯中所扮演的「癡情浪漫卻苦命」的形象。

說了這麼多,在我一遍一遍聽過之後,赫然發現這首歌,其實是由另外兩首歌演變而來的!或許,這也是台灣流行歌裡一段有趣的傳承關係也說不定——但當事人怎麼想,我就不確定了。

首先,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一首男女對唱情歌〈愛情限時批〉。沒錯,那是伍佰與萬芳在1995年所演唱,收錄於《伍佰的Live》現場演唱專輯的歌曲。這首歌由伍佰擔任詞曲創作,輕快的旋律,俏皮可愛的歌詞,加上兩人默契絕佳的合唱,使這首歌成為深受喜愛的對唱情歌,可說是台語搖滾的代表作。

伍佰作為陳昇的徒弟兼好友,眼看這首歌如此成功,陳昇顯然有點吃味,明明新台語歌是由他的新寶島康樂隊引領的,怎麼可以被搶去光彩呢?(笑)所以陳昇在2000年的新寶島康樂隊《愛情霹靂火[第舞輯]》專輯中,放了一首帶有搞笑成分的歌,連歌名也「致敬」了伍佰的〈愛情限時批〉,變成了〈等無限時批〉。

這首歌詞曲都是陳昇包辦,但卻有著類似的節奏與曲風。前面伍佰唱著「心情親像春天的風在吹,只好寫著一張愛情的限時批」,訴說戀愛中男女的熱切情感,透過限時批(限時信件)彼此傳達。怎麼到了癡情男子陳阿昇的歌裡,卻變成了另一番尷尬的模樣呢?

攏想說你甲阮是共款呢 
說咱攏住在那個噴射時代
趕快用手機仔打來問看麥
卡贏咧等無限時批

如果你真的不愛我 
當初你為何不早說
突然間收到你的結婚喜帖 
遇到你我的命帶衰

這首歌裡的癡情男子,癡癡等待女方的情感回應,最後看來像是被對方玩弄了,苦等不到對方的信件,倒是收到了結婚喜帖,還真是無奈加悲傷。歌裡提到的「噴射時代」,用以對照苦候收信的新科技「用手機打來問看看」,順帶調侃了伍佰歌裡的過時。而那是2000年的事了,如今連打手機都過時了,連分手都是一則LINE就完成了,這還真是透過歌曲寫下時代的印記。

這首〈等無限時批〉,充分展現陳昇改編並重新賦予音樂生命的功力,除了歌名「致敬」了伍佰的〈愛情限時批〉,副歌裡的「憂啊憂,我真正憂愁」,也令人想起同時期另一個樂團「亂彈阿翔」的成名曲〈良心〉副歌。

你可以說陳昇把這些他人作品東抄一段西抄一句,變成了自己的歌,但不可否認如此重新改編之後的歌,配上他搞怪故做深情的歌詞與嗓音,正是十足陳昇味道的笑鬧歌曲,加上他與伍佰、亂彈的深厚交情,說是「致敬」,更是一種互相拉抬的關係。

過了21年,如今又出現了這首〈仙山苦命郎〉,乍看之下歌名沒什麼關係了,但仔細一聽,歌曲的節奏、旋律與段落安排,還真有〈等無限時批〉的影子,只是換成了阿Von獨自唱完整首歌(他在〈等無限時批〉裡有穿插演唱了幾小段),也由他完成詞曲創作。

這首歌的基本架構、段落安排,都與〈等無限時批〉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同樣藉由一位被女子拋棄的癡心男子來表達心情,既苦情又有點自我嘲諷的率性,大概傳承自陳昇一脈的癡情路線,面對離去的女子,只能自我哀傷苦苦相求,恐怕是有點軟弱的悲情形象。

放抹離 我真假放抹離 我想說妳是天頂的仙女
飲落去 卡苦嘛飲落去 我若無妳人生無意義
求求妳 我擱再求求妳 代念過去送妳的LV
心太軟 我總是心太軟 不願放開心愛的小莉

同樣的,這首歌也用了前面「憂啊憂,我真正憂愁」的旋律,變成了「心太軟,我總是心太軟」,而這句刻意用華語演唱的句子,讓人容易聯想到任賢齊在1996年紅極一時的同名歌曲〈心太軟〉,而任賢齊也同樣是陳昇的徒弟兼好友。這不是變成了一個小型的「陳昇宇宙」了嗎?

這首歌的最後一句「妳駛妳的法拉利,我坐我的紙飛機」,既是一種苦情的化身,兩人藉由不同的交通工具,代表著命運的分道揚鑣;紙飛機也是一種暗喻,回到最早手寫批信的象徵,妳開著豪華跑車離去,而我只願意留在手寫情書的古典歲月。

這恰巧也是前兩首歌「限時批」的另類再現,帶領聽者回到書信所寄託的單純戀愛年代,我覺得這應該也是作為三首歌的共同符號,所代表的傳承連結。

若說這首歌是阿Von獨自創作的歌,恐怕說服不了太多人,這歌裡有濃厚的陳昇影子,有點像是同個故事換個人說,用阿Von的性情與嗓音,重新演繹了這首一路傳承下來的歌,再次賦予他新的生命。從伍佰到陳昇再到阿Von,一首歌能夠走過這麼長久的時間,實在也是很有趣的事。

為了不要讓大家認為我是在硬扯,伍佰與陳昇那兩首歌或許只是歌名的巧合而已,只好讓大家回憶一下2006年「台客搖滾音樂會」,這兩位歌手就在台上合唱,用同一首編曲同時演唱「愛情限時批+等無限時批」,不但曲調相近,歌詞還可以穿插互相對照,舞台效果實在非常迷人,也可說明兩首歌彼此呼應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