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老兵魏仲康的故事:「忠黨愛國」的國軍英雄,遭遇中國戰場上的塔利班

抗戰老兵魏仲康的故事:「忠黨愛國」的國軍英雄,遭遇中國戰場上的塔利班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縱然中華民國國軍與阿富汗國民軍在戰場上的表現差異甚大,但兩個國家的軍民還是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那就是他們不想生活在內戰中贏得勝利的暴虐政權統治之下,因此會透過一切辦法追尋自由。

今年8月15日不只是日本戰敗投降76周年之日,也是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首度喀布爾被攻陷之日,兩起歷史事件看似毫無關係,卻有許多的相似之處。比如阿富汗民眾齊聚喀布爾機場,試圖衝上美國撤僑飛機逃離塔利班,甚至還有部分平民爬上C-17運輸機,結果卻從半空中摔下來活活摔死的事件,讓筆者忍不住想起1949年外省軍民同胞逃難來台灣的場景。

當然,中華民國與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的情況不具備可比性,筆者今天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打自己上一篇文章的臉。縱然中華民國國軍與阿富汗國民軍在戰場上的表現差異甚大,但兩個國家的軍民還是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那就是他們不想生活在內戰中贏得勝利的暴虐政權統治之下,因此會透過一切辦法追尋自由。

筆者在彰化榮譽國民之家協助下,於今年7月17日訪問了抗戰老兵魏仲康先生。祖籍四川省華陽縣的魏仲康老先進,出生於1926年,他坦承自己因為沒有受過教育的關係,已經忘記了老家的具體位置。魏仲康也因為對家鄉的記憶十分淡薄,自經國先生1987年宣告開放兩岸探親以來,直到今天都還沒有踏上過老家、甚至於中國大陸的土地半步。

當然這不會是魏仲康至今沒有回到過大陸的唯一原因,因為當年他之所以拼死來到台灣,就是為了不給共產黨統治,不給共產黨當兵。從這個角度來看,似乎魏仲康老先生是位非常「忠黨愛國」的國軍英雄。魏仲康確實對中華民國有著高度的認同,不過如果各位讀者理解到他從軍的原因,卻可能會驚訝的發現他同時也是國家暴力的受害者。

原來魏仲康並非志願從軍,而是被地方政府強徵的壯丁,他還記得自己是被雙手反綁送到鄉公所去的。既然魏仲康本人是被迫當兵的,那麼當國軍的兵和當共軍的兵本質上應該是沒有差異,又是什麼原因讓他在最後做出了追隨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來台灣的決定呢?想瞭解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還是要先從1944年的滇西大反攻開始談起。

218942216_10166018231195427_765107794145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魏仲康老爺爺

將日軍驅逐出國土的英雄部隊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運,魏仲康在1943年3月被抓壯丁後,馬上被送到成都新津機場搭上了美軍的C-47運輸機。他記得那次大夥一上飛機,連幫助他們與美國飛行員溝通的翻譯都沒有出現,艙門就馬上關起來了。魏仲康唯一記得的是,他們到了雲南省霑益的時候曾下飛機吃一頓飯,然後再回到飛機上繼續朝更南邊的保山方向飛去。

魏仲康要等到了保山以後,才被分發到陸軍第54軍第198師593團第三營戰車防禦排第二班,並得到了一把中正式步槍。陸軍第54軍屬於陳誠將軍的「土木系」部隊,軍長為黃埔軍校第二期畢業的方天,準備在陸軍第20集團軍總司令霍揆彰將軍指揮下反攻雲南怒江西岸的日軍佔領區。之所以說魏仲康幸運,是因為他待的是紀律較好的中央軍嫡系部隊,沒有受到來自長官的皮肉之苦。

更幸運的是,由於他所分到的戰車防禦排第二班為留守後方,保衛第198師的防禦單位,所以並沒有開往前線作戰。魏仲康表示,只有當第198師的師部遭到日軍九五式或者九七式戰車威脅,他們才需要拿起美軍顧問提供的戰車防禦槍或者火箭筒反擊。由於直到整場戰役結束為止,第198師的後方都沒有遭到日軍攻擊,魏仲康自然是沒有與日軍交火的必要。

直到騰衝在1944年9月14日被收復,他才有機會跟著第198師一起推進到前線,並瞭解到國軍在這場戰役中陣亡了9168人。沒有被派到第一線作戰的魏仲康,又一次幸運的撿回了一條命。魏仲康還記得,當時他們過怒江是走吊橋過去的,抵達騰衝的時候日軍不是被消滅就是已經撤離。中日兩軍雖然還是會以火砲相互射擊,不過最激烈的戰鬥已經結束。

有些時候,第198師也會對中緬邊界地帶實施威力搜查,試圖找出殘餘的日軍。不過魏仲康表示,他雖然參加了好幾次的搜索任務,但每一次的結果都是無功而返。儘管如此,中國遠征軍仍然因為成功將日軍驅逐出國土,成為雲南百姓心目中的英雄,陸軍第54軍自然也不意外。得到老百姓發自內心的讚揚,魏仲康自然而然對第54軍產生了榮譽感與歸屬感。

ChineseSoldiersSalweenRiver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滇西反攻中的國軍

胎死腹中的華南大反攻

中國遠征軍與中國駐印軍在芒友會師之後,滇緬戰役以國軍殲滅日軍第56師團與第18師團這兩支日軍精銳部隊為結局勝利告終。隨即第54軍官兵,包括魏仲康老先生在內搭乘C-47運輸機飛抵貴州,開始在美軍顧問指導下將中正式步槍汰換掉,換裝M1903春田式步槍、M1湯普森衝鋒槍以及M1卡賓槍等美製武器。

原來第54軍做為一支戰功輝煌的中央軍嫡系部隊,已經被駐華美軍司令魏德邁(Albert C. Wedemeyer)將軍納入「阿爾發計劃」(Operation Alpha),準備在美國顧問的裝備、訓練與指導下反攻廣州。拿下廣州之後,國軍就能打通華南的海上補給線,讓美軍能夠將更多戰略物資運往中國,以利中國戰場上的戰略大反攻。

美國顧問的到來,確實是讓魏仲康大開了眼界,他記得當時美軍顧問團裡有10幾個美國人,自己住在森林裡面。平常他們自己升火,由國軍派伙伕給他們做飯。有些時候,美軍顧問也會將他們的食物分給國軍,讓魏仲康他們有大飽口福的機會。魏仲康坦承,當時美軍吃得確實比國軍還要好。他們的薪水雖然因美軍顧問的到來,增加到了3600法幣,卻還是買不到與美軍顧問同等級的食物。

一般情況下,不會英語的他們沒有辦法與美軍顧問們交流,不過美軍顧問也還算盡責。國軍出操打野外的時候,美軍顧問團會來看,觀察中國士兵的射擊姿勢,如果不對就會協助修正。完成訓練之後,第54軍就往廣西南寧開拔,準備先拿下百色,然後再進攻廣州。美軍顧問本來提議,要出動卡車將國軍官兵運到南寧,卻遭到軍長闕漢騫將軍的拒絕。

原來闕漢騫將軍認為,如果國軍連行軍的能力都沒有,就不可能有打仗的能力,所以堅持第54軍應該走路到南寧。只是他們抵達百色,準備要攻入廣東省的時候,傳來了日本投降的消息。魏仲康又在沒有開一槍一彈的情況下,跟著部隊一起以勝利之師的姿態進入廣州,他被賦予的新任務,是帶著被解除武裝的日軍到街道上掃地,算是親眼見證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在中國的終結。

Situation_at_the_End_of_World_War_Two
Photo Credit: U.S. Army @ public domain
二戰結束時日本佔領區(紅色)及中共勢力範圍(紅條)

遭遇中國戰場上的塔利班

或許因為家鄉實在太過貧窮,沒有遭到過日軍轟炸,魏仲康對日本人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他表示戰敗投降的日軍對國軍非常恭敬,任務交代下去之後會馬上執行,而且國軍需要藥物的時候,日本軍醫也會馬上提供,雙方相處還算十分融洽。第54軍在廣州,靠著嚴明的軍紀向世人證明中華民國能成為二戰戰勝國絕非偶然。

等到把這些被集中在國立中山大學的日軍與日僑遣送回國後,第54軍就在廣州上船,開往青島支援當地的反共戰爭。根據魏仲康回憶,他們於1946年6月18日在青島下船,隨即投入滄口、即墨、萊蕪、萊陽與高密等地的反游擊戰。原來中共8路軍利用對日抗戰爆發,國軍與日軍相互廝殺的可趁之機,在華北發展壯大,到日本投降之際已成為山東境內最有組織的武裝力量。

國軍主力遠在華中還有西南大後方,沒有辦法即時將部隊送往山東,只好命令盤據在萊陽與即墨的游擊領袖,暫編第12師師長趙保原部隊壓制試圖趁火打劫的8路軍。只是當第54軍抵達青島的同一天,就傳來了趙保原部隊遭中共膠東軍區主力部隊擊殺的消息,中央軍的到來還是晚了一步。於是軍長闕漢騫下達命令,要求第54軍盡可能收留暫編第12師的殘部。

為什麼要收留趙保原的部下呢?因為第54軍雖然在雲南與廣西戰場上擊敗日軍,擁有完整的作戰經驗,但對山東戰場上的局勢還是不夠熟悉,需要暫編第12師裡的山東人從事情報工作,扮演闕漢騫軍長的耳目。魏仲康表示,闕漢騫軍長的這項決定相當正確,因為第54軍確實靠著趙保原殘部蒐集來的情報,在山東戰場上給共軍吃足苦頭。

第54軍如暫編第12師一樣對山東充滿瞭解,又有暫編第12師所不具備的美式裝備,本來就沒有輸給共軍的道理。有一次在高密,第54軍遭到共軍以優勢兵力包圍,這場戰鬥打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後以共軍攻勢被擊潰收場。也就是在這場戰鬥中,魏仲康認知到共軍會強迫老百姓跟民兵衝在第一線消耗國軍的子彈,作戰模式與今日的塔利班別無二致。

Choubapi
Photo Credit: 北京,人民出版社 @ public domain
中共治下貧農批鬥地主的政治活動

20世紀恐怖主義的源頭

魏仲康對中共的「人民戰爭」有相當透徹的瞭解,他表示共軍的紀律確實是普遍比國軍還要好,就連打破老百姓的一個碗,也都會照價賠償。所謂「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在為共軍爭奪民心方面確實是扮演了相當成功的角色,可這一切美好的想像,只存在於共軍與國軍對峙的環境之下。等到共軍擊退了國軍,並且在地方上建立行政機構之後,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中共的幹部會開始推行所謂「人民民主專政」,以強迫或者半強迫手段把老百姓組織起來,逼迫他們參加農民會、婦女會或者兒童團等組織。所有人都必須要參加中國共產黨號召的群眾運動,每一個人都失去了自由,不只是政治信仰上的自由,甚至於從一個村莊到另外一個村莊之間的行動自由。百姓彼此之間也在共產黨的強迫下,開始彼此監視對方的一舉一動。

等召開批判大會的時候,鄰居與鄰居,乃至於家人與家人之間都必須要相互批判檢討,舉出對方的「黑材料」。如果不依照中共幹部的建議去批鬥他人,自己就會成為被批鬥的對象。靠著極權統治的手段,中共成功壓制了其根據地內一切反抗,甚至於一切膽敢不支持中共的聲音。至於青壯年男子,則被強制動員組織成民兵,向國軍發起進攻。

在好幾次與中共的衝突中,魏仲康都親眼目睹到老百姓被中共逼著拿炸藥包向第54軍的陣地衝來。對比今天發生在中亞與中東的反恐戰爭,顯然不論是蓋達、塔利班還是伊斯蘭國,似乎都掌握到了中共「人民戰爭」的精髓。魏仲康既然知道了共產黨的真面目,他就有了充足的理由反共到底,因為這不只是為了中華民國政府而戰,同時也是要爭取自己的個人自由。

1948年1月,被整編為整編第54師的第54軍開往錦州,支援東北的戡亂。魏仲康還記得,他們是先搭船到了葫蘆島,然後再搭乘火車前往錦州的。此刻國軍在東北已然潰敗,無論是四平還是瀋陽的局勢都不妙。不過因為魏仲康效力的整編第54師沒有開往前線,他所屬的第198旅593團第三營戰車防禦排第二班始終駐防於錦州,防範共軍攻入山海關。

Final_Attack_on_Jinzhou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解放軍東北野戰軍進攻錦州城垣

見證大陸江山的淪亡

直到國軍防線在東北全面潰敗,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即將向華北發動攻勢之際,重新恢復陸軍第54軍番號的整編第54師又於1948年11月在葫蘆島上船撤回關內。顯然在後台大老闆陳誠將軍的暗中斡旋下,魏仲康等陸軍第54軍官兵又幸運躲過一場苦戰,為「土木系」留下了一把火種。然而第54軍在南京剛上岸,馬上就迎接來了另外一場規模更大的徐蚌會戰。

第54軍奉命從南京開拔北上,支援徐蚌戰場上的第五軍及第18軍,他們先是搭火車抵達蚌阜,隨即就遭到共軍的猛烈反擊。根據魏仲康回憶,當時共軍一邊打一邊後退,但還是嚴重拖延了第54軍的前進速度。老先生表示,他們一天平均只能前進三里或者五里,最多的時候只有十里。等到徐蚌戰場結束,第18軍被重創,第五軍被殲滅後,共軍立即集中兵力回過頭來反包圍第54軍。

這就是共軍所謂的「圍點打援」戰術,所幸闕漢騫軍長在山東戰場上累積了足夠的經驗,並從趙保原的失敗中學習到中共的戰法,趕在共軍將包圍圈合起來以前將第54軍整個帶離戰場,才避免了這支「土木系」部隊全軍覆沒的命運。魏仲康表示,共軍有老百姓支援後勤補給,可以輕裝上陣,步行速度遠比國軍還要快,一天可走100里。

國軍則是各式輜重都要自己負責,在撤退的時候非常容易為共軍追上,要不是闕漢騫軍長判斷得宜,他們通通都要成為共軍的俘虜。回到南京後,第54軍又因為豐富的戰功還有軍長的機智,被賦予了戍衛首都的任務。蔣中正前往中山陵瞻仰國父的時候,也是由魏仲康等第54軍老兵替他站崗,當時每位站崗的老兵都被發了兩個大洋的獎勵。

傅作義將軍叛變後,華北防線全面崩盤,第54軍奉命轉往江蘇省丹陽,以防止共軍渡江南下。沒想到防衛長江第一線的江陰要塞,居然在1949年4月21日叛變,導致部署在第二線的第54軍也必須趕緊往上海撤退。由於國軍戰敗的節奏實在太快,魏仲康表示他們天天都在行動,一邊抵抗一邊撤退,好幾天都沒有睡覺。

M3A3_1949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解放軍帶著俘獲的美制M3A3斯圖亞特坦克在長江附近行軍

遭長官拋棄一度成共軍

共軍渡江之後,由汪精衛政權和平建國軍第3方面軍改編而成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野戰軍第35軍,在軍長吳化文將軍指揮下攻入南京總統府,為中華民國的南京時代畫下句點。魏仲康等第54軍老兵步行到距離上海僅70里處,再也沒有體力走下去,闕漢騫軍長只能向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將軍求救,派出卡車將疲憊的第54軍將士載到上海。

闕漢騫隨即被任命為淞滬防衛部副司令及浦東兵團司令官,負責保衛浦東地區的安全。不料上海淪陷的速度,遠比湯恩伯與闕漢騫兩位長官想得還要快,伴隨著解放軍的步步逼近,由汪精衛政權上海稅警總團改編的交通警察第7總隊陣前倒戈。當人在前線與共軍作戰的魏仲康,接受到命令往碼頭撤退時,他才發現自己的後路已經被這些「前偽軍」給切斷了。

無力與交警第七總隊作戰的魏仲康,只能夠繞路往碼頭方向前進,結果到了碼頭的時候,卻發現第54軍主力已經撤走。留在碼頭上的,是大量期盼上船卻無船可上的難民,還有國軍遺留下來的各式車輛,包括裝甲車,慘況就跟今年8月15日發生在喀布爾的情況非常類似。儘管被長官拋棄,魏仲康仍不忘自己軍人的身份,把手中的湯普森衝鋒槍丟入大海,絕不把武器上繳給敵人。

雖然手中沒有武器,但是一身國軍軍裝的他還是被進城的共軍俘虜了。魏仲康在共軍裡待了三個月,沒有遭遇到任何肉體或者精神上的虐待,到是上了政治課程。似乎知道魏仲康在被俘時已經是國軍下士,滿腦子都是「反動」思想,共軍雖然收編了他,卻不敢把他安置到前線部隊,而是把他編入一個擔架連,從事救死扶傷的工作。

魏仲康的思想也確實是非常「反動」,他雖然敬佩共軍嚴明的紀律,卻早已從山東的經驗中得知生活在共產黨統治下沒有自由。於是他利用自己跟隨共軍第二野戰軍南下進軍江西上饒的機會,向首長提出當傳令兵的要求。傳令兵在部隊裡是苦差事,沒有人想要幹,魏仲康想要做沒有人會拒絕。只是共軍方面所不瞭解的,是這一切都是魏仲康的逃亡計劃。

Retreat_of_army
Photo Credit: 山東文藝出版社 @ public domain
國軍在吳淞上船撤往台灣

來台灣追求自由與榮譽

如願當上傳令兵的魏仲康,趁共軍幹部與士兵不注意的時候逃跑,並開始沿著鐵路一路往南跑去尋找國軍。他用身上的人民幣跟老百姓換食物,還用身上的解放軍制服換了一套便服穿,以防止自己被當逃兵抓回去。還有不少平民,在得知魏仲康是中央軍後,會偷偷向他提供食物。百姓願意冒險幫助魏仲康,則與國軍第九戰區部隊抗戰期間在江西打了幾場硬仗的歷史有密切關係。

到了江西省省會南昌後,他又以幫忙推煤炭為由,取得車長同意搭上了一列往湖南方向開去的列車。據魏仲康回憶,那列火車的車長也曾經在國軍服務,所以對他國軍俘虜的身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等到了目的地之後,車長還故意向魏仲康透露了國軍在衡陽的位置,要他趕快去歸隊。一路走到了衡陽以後,恰好青年軍第207師在招兵,魏仲康便順利成章前往報名。

原本在第54軍是下士的魏仲康,到了青年軍第207師以後必須要從上等兵開始幹起,但是只要能夠脫離共產黨的統治,什麼樣的代價他都願意付出。於是他就跟著部隊先搭火車抵達廣州,然後在廣州搭上開往基隆的船隻。他指出,當時的台灣人普遍不願意當兵,所以中華民國還需要從大陸招兵來補充兵源,這個政策給了他脫離中共的大好機會。

不過魏仲康來台灣的目的,並不只是追求自由,同時還要追求他身為軍人的榮譽。自從被抓壯丁以來,老先生就已經失去了自己血統上的家人,而從抗戰以來一路打勝仗,幾乎保留完整建制撤退到台灣的第54軍,在此刻已經成為了他精神上的家人。所以魏仲康在隨207師抵達台灣,然後又被編入北投營房的第339師之後,始終都在打聽第54軍的下落。

後來皇天不負苦心人,他打聽到了第54軍在台中駐防的消息,於是又二度當了第339師的「逃兵」,用他賺到了一個月10塊新台幣搭火車到台中追尋家人。碰巧他又遇到了過去在大陸時期的政戰主任,於是就立刻被第54軍安排到第198師第593團第三營在宜蘭的駐地,正式回歸了「土木系」,軍階也升到了中士。後來他在軍中一直服務到1972年,才以上士軍階退役。

224710599_10166018231150427_391324005081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魏仲康老爺爺

外省榮民的逃難故事比你我想的還精彩

這次阿富汗親美政權垮台,無論是藍色還是綠色的政治人物,都在完全不明白阿富汗真相,還有不瞭解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差異的情況下,做出了許多不當的比喻。尤其是獨派人士,以阿富汗人目前遇到的悲劇嘲笑1949年外省族群遇到的悲劇,實在是非常的不應該。事實上每一個經歷過1949年逃難故事的外省前輩,對今天的台灣人而言都是無價之寶。

畢竟台灣人已經有超過半個世紀以上的時間是沒有經歷過戰爭的,除了親自前往阿富汗或者緬甸這些戰場去做紀錄之外,這些老前輩的口述歷史是能夠幫助我們瞭解何為戰爭,又何為逃難的最直接方法。所以希望無論讀者們支持的是藍還是綠,都能夠以尊敬的心態去瞭解這段發生在70多年前的歷史,因為沒有人會希望類似的悲劇再度重演,尤其是在這塊我們熱愛的土地上重演。

所以無論是對1949年的外省人,還是今天的阿富汗人,我們都應該以沉痛的心態去瞭解他們的故事。從魏仲康的故事來看,他顯然不是志願參加國軍的忠黨愛國者,某個程度上甚至還是「國家暴力」的受害者。甚至在大陸撤退時,魏仲康還一度被自己的長官拋棄,即便長官可能是在無心的情況下拋棄了他,可是他還是不改對中華民國的忠誠,想盡辦法跨越了海峽來追隨他所熱愛的54軍。

最大的關鍵,還是在於那個時代不要提中國了,就連歐美的民主也沒有今天發展的成熟。尤其國家在戰亂中,政府需要動員全國人力抵禦外侮,類似「抓壯丁」這樣侵犯人權的行為,看在老先生眼中或許不能接受,但還是可以理解。而且與那個時代大多數的軍人相比,他被分發到了一支紀律還算不錯,又有抗日戰功的部隊,不只沒有遭受到歧視,還產生了榮譽感和歸屬感。

因此出身農家,符合共產黨政治正確的他,在比較了中華民國和共產黨的統治模式後,義無反顧選擇了來到台灣,成為一段中國人爭取自由的偉大故事。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筆者得知阿富汗副總統薩利赫(Amrullah Saleh)已率軍對塔利班發起反攻,看來阿富汗國民軍的表現沒有我之前想像的那麼糟糕。無論是中國人還是阿富汗人,筆者最後想寫的只有三個字,那就是:敬自由。

又對塔利班發起反攻這點來看,或許阿富汗國民軍並沒有筆者認為的那麼軟弱。但是有一點,今日阿富汗人民與1949年的外省軍民同胞還是一樣的,那就是他們都想盡一切辦法逃離在內戰中贏得勝利的暴政。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