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老兵魏仲康的故事:「忠黨愛國」的國軍英雄,遭遇中國戰場上的塔利班

抗戰老兵魏仲康的故事:「忠黨愛國」的國軍英雄,遭遇中國戰場上的塔利班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縱然中華民國國軍與阿富汗國民軍在戰場上的表現差異甚大,但兩個國家的軍民還是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那就是他們不想生活在內戰中贏得勝利的暴虐政權統治之下,因此會透過一切辦法追尋自由。

一般情況下,不會英語的他們沒有辦法與美軍顧問們交流,不過美軍顧問也還算盡責。國軍出操打野外的時候,美軍顧問團會來看,觀察中國士兵的射擊姿勢,如果不對就會協助修正。完成訓練之後,第54軍就往廣西南寧開拔,準備先拿下百色,然後再進攻廣州。美軍顧問本來提議,要出動卡車將國軍官兵運到南寧,卻遭到軍長闕漢騫將軍的拒絕。

原來闕漢騫將軍認為,如果國軍連行軍的能力都沒有,就不可能有打仗的能力,所以堅持第54軍應該走路到南寧。只是他們抵達百色,準備要攻入廣東省的時候,傳來了日本投降的消息。魏仲康又在沒有開一槍一彈的情況下,跟著部隊一起以勝利之師的姿態進入廣州,他被賦予的新任務,是帶著被解除武裝的日軍到街道上掃地,算是親眼見證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在中國的終結。

Situation_at_the_End_of_World_War_Two
Photo Credit: U.S. Army @ public domain
二戰結束時日本佔領區(紅色)及中共勢力範圍(紅條)

遭遇中國戰場上的塔利班

或許因為家鄉實在太過貧窮,沒有遭到過日軍轟炸,魏仲康對日本人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他表示戰敗投降的日軍對國軍非常恭敬,任務交代下去之後會馬上執行,而且國軍需要藥物的時候,日本軍醫也會馬上提供,雙方相處還算十分融洽。第54軍在廣州,靠著嚴明的軍紀向世人證明中華民國能成為二戰戰勝國絕非偶然。

等到把這些被集中在國立中山大學的日軍與日僑遣送回國後,第54軍就在廣州上船,開往青島支援當地的反共戰爭。根據魏仲康回憶,他們於1946年6月18日在青島下船,隨即投入滄口、即墨、萊蕪、萊陽與高密等地的反游擊戰。原來中共8路軍利用對日抗戰爆發,國軍與日軍相互廝殺的可趁之機,在華北發展壯大,到日本投降之際已成為山東境內最有組織的武裝力量。

國軍主力遠在華中還有西南大後方,沒有辦法即時將部隊送往山東,只好命令盤據在萊陽與即墨的游擊領袖,暫編第12師師長趙保原部隊壓制試圖趁火打劫的8路軍。只是當第54軍抵達青島的同一天,就傳來了趙保原部隊遭中共膠東軍區主力部隊擊殺的消息,中央軍的到來還是晚了一步。於是軍長闕漢騫下達命令,要求第54軍盡可能收留暫編第12師的殘部。

為什麼要收留趙保原的部下呢?因為第54軍雖然在雲南與廣西戰場上擊敗日軍,擁有完整的作戰經驗,但對山東戰場上的局勢還是不夠熟悉,需要暫編第12師裡的山東人從事情報工作,扮演闕漢騫軍長的耳目。魏仲康表示,闕漢騫軍長的這項決定相當正確,因為第54軍確實靠著趙保原殘部蒐集來的情報,在山東戰場上給共軍吃足苦頭。

第54軍如暫編第12師一樣對山東充滿瞭解,又有暫編第12師所不具備的美式裝備,本來就沒有輸給共軍的道理。有一次在高密,第54軍遭到共軍以優勢兵力包圍,這場戰鬥打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後以共軍攻勢被擊潰收場。也就是在這場戰鬥中,魏仲康認知到共軍會強迫老百姓跟民兵衝在第一線消耗國軍的子彈,作戰模式與今日的塔利班別無二致。

Choubapi
Photo Credit: 北京,人民出版社 @ public domain
中共治下貧農批鬥地主的政治活動

20世紀恐怖主義的源頭

魏仲康對中共的「人民戰爭」有相當透徹的瞭解,他表示共軍的紀律確實是普遍比國軍還要好,就連打破老百姓的一個碗,也都會照價賠償。所謂「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在為共軍爭奪民心方面確實是扮演了相當成功的角色,可這一切美好的想像,只存在於共軍與國軍對峙的環境之下。等到共軍擊退了國軍,並且在地方上建立行政機構之後,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中共的幹部會開始推行所謂「人民民主專政」,以強迫或者半強迫手段把老百姓組織起來,逼迫他們參加農民會、婦女會或者兒童團等組織。所有人都必須要參加中國共產黨號召的群眾運動,每一個人都失去了自由,不只是政治信仰上的自由,甚至於從一個村莊到另外一個村莊之間的行動自由。百姓彼此之間也在共產黨的強迫下,開始彼此監視對方的一舉一動。

等召開批判大會的時候,鄰居與鄰居,乃至於家人與家人之間都必須要相互批判檢討,舉出對方的「黑材料」。如果不依照中共幹部的建議去批鬥他人,自己就會成為被批鬥的對象。靠著極權統治的手段,中共成功壓制了其根據地內一切反抗,甚至於一切膽敢不支持中共的聲音。至於青壯年男子,則被強制動員組織成民兵,向國軍發起進攻。

在好幾次與中共的衝突中,魏仲康都親眼目睹到老百姓被中共逼著拿炸藥包向第54軍的陣地衝來。對比今天發生在中亞與中東的反恐戰爭,顯然不論是蓋達、塔利班還是伊斯蘭國,似乎都掌握到了中共「人民戰爭」的精髓。魏仲康既然知道了共產黨的真面目,他就有了充足的理由反共到底,因為這不只是為了中華民國政府而戰,同時也是要爭取自己的個人自由。

1948年1月,被整編為整編第54師的第54軍開往錦州,支援東北的戡亂。魏仲康還記得,他們是先搭船到了葫蘆島,然後再搭乘火車前往錦州的。此刻國軍在東北已然潰敗,無論是四平還是瀋陽的局勢都不妙。不過因為魏仲康效力的整編第54師沒有開往前線,他所屬的第198旅593團第三營戰車防禦排第二班始終駐防於錦州,防範共軍攻入山海關。

Final_Attack_on_Jinzhou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解放軍東北野戰軍進攻錦州城垣

見證大陸江山的淪亡

直到國軍防線在東北全面潰敗,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即將向華北發動攻勢之際,重新恢復陸軍第54軍番號的整編第54師又於1948年11月在葫蘆島上船撤回關內。顯然在後台大老闆陳誠將軍的暗中斡旋下,魏仲康等陸軍第54軍官兵又幸運躲過一場苦戰,為「土木系」留下了一把火種。然而第54軍在南京剛上岸,馬上就迎接來了另外一場規模更大的徐蚌會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