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老兵魏仲康的故事:「忠黨愛國」的國軍英雄,遭遇中國戰場上的塔利班

抗戰老兵魏仲康的故事:「忠黨愛國」的國軍英雄,遭遇中國戰場上的塔利班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縱然中華民國國軍與阿富汗國民軍在戰場上的表現差異甚大,但兩個國家的軍民還是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那就是他們不想生活在內戰中贏得勝利的暴虐政權統治之下,因此會透過一切辦法追尋自由。

第54軍奉命從南京開拔北上,支援徐蚌戰場上的第五軍及第18軍,他們先是搭火車抵達蚌阜,隨即就遭到共軍的猛烈反擊。根據魏仲康回憶,當時共軍一邊打一邊後退,但還是嚴重拖延了第54軍的前進速度。老先生表示,他們一天平均只能前進三里或者五里,最多的時候只有十里。等到徐蚌戰場結束,第18軍被重創,第五軍被殲滅後,共軍立即集中兵力回過頭來反包圍第54軍。

這就是共軍所謂的「圍點打援」戰術,所幸闕漢騫軍長在山東戰場上累積了足夠的經驗,並從趙保原的失敗中學習到中共的戰法,趕在共軍將包圍圈合起來以前將第54軍整個帶離戰場,才避免了這支「土木系」部隊全軍覆沒的命運。魏仲康表示,共軍有老百姓支援後勤補給,可以輕裝上陣,步行速度遠比國軍還要快,一天可走100里。

國軍則是各式輜重都要自己負責,在撤退的時候非常容易為共軍追上,要不是闕漢騫軍長判斷得宜,他們通通都要成為共軍的俘虜。回到南京後,第54軍又因為豐富的戰功還有軍長的機智,被賦予了戍衛首都的任務。蔣中正前往中山陵瞻仰國父的時候,也是由魏仲康等第54軍老兵替他站崗,當時每位站崗的老兵都被發了兩個大洋的獎勵。

傅作義將軍叛變後,華北防線全面崩盤,第54軍奉命轉往江蘇省丹陽,以防止共軍渡江南下。沒想到防衛長江第一線的江陰要塞,居然在1949年4月21日叛變,導致部署在第二線的第54軍也必須趕緊往上海撤退。由於國軍戰敗的節奏實在太快,魏仲康表示他們天天都在行動,一邊抵抗一邊撤退,好幾天都沒有睡覺。

M3A3_1949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解放軍帶著俘獲的美制M3A3斯圖亞特坦克在長江附近行軍

遭長官拋棄一度成共軍

共軍渡江之後,由汪精衛政權和平建國軍第3方面軍改編而成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野戰軍第35軍,在軍長吳化文將軍指揮下攻入南京總統府,為中華民國的南京時代畫下句點。魏仲康等第54軍老兵步行到距離上海僅70里處,再也沒有體力走下去,闕漢騫軍長只能向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將軍求救,派出卡車將疲憊的第54軍將士載到上海。

闕漢騫隨即被任命為淞滬防衛部副司令及浦東兵團司令官,負責保衛浦東地區的安全。不料上海淪陷的速度,遠比湯恩伯與闕漢騫兩位長官想得還要快,伴隨著解放軍的步步逼近,由汪精衛政權上海稅警總團改編的交通警察第7總隊陣前倒戈。當人在前線與共軍作戰的魏仲康,接受到命令往碼頭撤退時,他才發現自己的後路已經被這些「前偽軍」給切斷了。

無力與交警第七總隊作戰的魏仲康,只能夠繞路往碼頭方向前進,結果到了碼頭的時候,卻發現第54軍主力已經撤走。留在碼頭上的,是大量期盼上船卻無船可上的難民,還有國軍遺留下來的各式車輛,包括裝甲車,慘況就跟今年8月15日發生在喀布爾的情況非常類似。儘管被長官拋棄,魏仲康仍不忘自己軍人的身份,把手中的湯普森衝鋒槍丟入大海,絕不把武器上繳給敵人。

雖然手中沒有武器,但是一身國軍軍裝的他還是被進城的共軍俘虜了。魏仲康在共軍裡待了三個月,沒有遭遇到任何肉體或者精神上的虐待,到是上了政治課程。似乎知道魏仲康在被俘時已經是國軍下士,滿腦子都是「反動」思想,共軍雖然收編了他,卻不敢把他安置到前線部隊,而是把他編入一個擔架連,從事救死扶傷的工作。

魏仲康的思想也確實是非常「反動」,他雖然敬佩共軍嚴明的紀律,卻早已從山東的經驗中得知生活在共產黨統治下沒有自由。於是他利用自己跟隨共軍第二野戰軍南下進軍江西上饒的機會,向首長提出當傳令兵的要求。傳令兵在部隊裡是苦差事,沒有人想要幹,魏仲康想要做沒有人會拒絕。只是共軍方面所不瞭解的,是這一切都是魏仲康的逃亡計劃。

Retreat_of_army
Photo Credit: 山東文藝出版社 @ public domain
國軍在吳淞上船撤往台灣

來台灣追求自由與榮譽

如願當上傳令兵的魏仲康,趁共軍幹部與士兵不注意的時候逃跑,並開始沿著鐵路一路往南跑去尋找國軍。他用身上的人民幣跟老百姓換食物,還用身上的解放軍制服換了一套便服穿,以防止自己被當逃兵抓回去。還有不少平民,在得知魏仲康是中央軍後,會偷偷向他提供食物。百姓願意冒險幫助魏仲康,則與國軍第九戰區部隊抗戰期間在江西打了幾場硬仗的歷史有密切關係。

到了江西省省會南昌後,他又以幫忙推煤炭為由,取得車長同意搭上了一列往湖南方向開去的列車。據魏仲康回憶,那列火車的車長也曾經在國軍服務,所以對他國軍俘虜的身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等到了目的地之後,車長還故意向魏仲康透露了國軍在衡陽的位置,要他趕快去歸隊。一路走到了衡陽以後,恰好青年軍第207師在招兵,魏仲康便順利成章前往報名。

原本在第54軍是下士的魏仲康,到了青年軍第207師以後必須要從上等兵開始幹起,但是只要能夠脫離共產黨的統治,什麼樣的代價他都願意付出。於是他就跟著部隊先搭火車抵達廣州,然後在廣州搭上開往基隆的船隻。他指出,當時的台灣人普遍不願意當兵,所以中華民國還需要從大陸招兵來補充兵源,這個政策給了他脫離中共的大好機會。

不過魏仲康來台灣的目的,並不只是追求自由,同時還要追求他身為軍人的榮譽。自從被抓壯丁以來,老先生就已經失去了自己血統上的家人,而從抗戰以來一路打勝仗,幾乎保留完整建制撤退到台灣的第54軍,在此刻已經成為了他精神上的家人。所以魏仲康在隨207師抵達台灣,然後又被編入北投營房的第339師之後,始終都在打聽第54軍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