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戰略清晰」並非口誤,美國協防台灣從來不是「要不要」,而是「說不說」

拜登的「戰略清晰」並非口誤,美國協防台灣從來不是「要不要」,而是「說不說」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並不為「模糊」與「清晰」之間的選擇感到困擾,在「戰略模糊」的範疇下,中國解放軍很清楚認知如果攻占台灣,美國絕對有反應且會介入;相反的,如果走向清晰,也不會是閃電式的快速轉向,美國會持續透過「威懾力」來避免中國誤判情勢。

美國對台從「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滑向「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這是今年各界關注的焦點,尤其在拜登(Joe Biden)上台後,漸進有策略性的挺台動作。

無論是指派特使前聯邦參議員陶德(Chris Dodd)在今年4月之際訪台,或是6月初達克沃絲(Ladda Tammy Duckworth)、蘇利文(Daniel Scott Sullivan)、昆斯(Christopher Andrew Coons)等三位跨黨派參議員臨時訪台,甚至在各層次的外交場合之中提及「台海」或「台灣」,這些絕非偶然,都是依循在拜登政府對外戰略的脈絡之下。

台美關係日益緊密的發展形勢,外界一再認為美國將在兩岸事務中揚棄模糊,往更為「清晰」的戰略轉動,有人擔心也有人認同這樣的做法,無論如何,這都會涉及不久後美國即將出爐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

美對台「模糊」與「清晰」之間,其實並非零和遊戲

要明確指出美國已從「模糊滑向清晰」恐怕仍難輕易定奪,畢竟拜登團隊內部對此仍存在不同的看法。

如果要將拜登國安團隊劃分「模糊派」及「清晰派」的路線差異,「模糊派」以印太政策協調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為代表,他在今年5月初時曾表示維持台灣目前的現況是符合美、中兩國的最大利益,認為「戰略清晰」將讓美國處於不利的狀態,美國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也有類似的看法。

相對的,「清晰派」則以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為主流,他一再表示美國要清楚且堅定的表示立場,認為美國樂意和中國競爭,美國國會內也有不少議員也認同應該給台灣「明確」的保證。

AP_2032968654230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拜登的國防安全顧問蘇利文

當然,在兩派相互拉扯之下,表面看似路線之爭,但其實是一種「試水溫」及「戰略調適」(Strategic Adaption)的過程,換句話說,「戰略模糊」與「戰略清晰」兩者間並非完全是「零和」(Zero-sum)關係。

更直白的說,這是一種「戰略還需戰略」(Strategy Needs a Strategy)的轉換,意指在當前的全球情勢發展,已無法適用單一戰略,必須有騰出不同戰略選擇之間的「空間」(Strategy Space),讓戰術與策略能更具彈性及多樣化,促使戰略目標符合自身利益及集體利益。

從這樣的角度去思考,便可以解釋目前美國在處理兩岸議題的立場,就是要抑制中國對台進行軍事行動破壞現況。

美協防台從非要不要,而是「說不說」或「怎麼說」

也因此,當拜登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專訪時,他表示只要有人入侵台灣,美國將會有回應,他並沒有說明所謂的「回應」是什麼?而是強調美國對台灣的承諾,跟北約(NATO)的「集體防衛」(Collective Defence)、美日安保及美韓防禦等一樣。

再對照蘇利文在不久前強調「對台承諾同對以色列一樣堅實」,拜登要強調的重點是,美國沒有「棄台」的可能,不但是要說給中國聽,也要讓台灣內部那些「疑美論者」清楚美國的基本立場,美國同台灣一樣有共同的敵人,也就是拜登口中的「壞人」,中國正在對台灣「做壞事」,這是美國所不能容許的破壞現狀,顯然拜登並不是「口誤」。

美國並不為「模糊」與「清晰」之間的選擇感到困擾,沒有「鄙棄模糊」或「走向清晰」二選一的天人交戰。

換句話說,在「戰略模糊」的範疇下,中國解放軍很清楚認知如果攻占台灣,美國絕對有反應且會介入;相反的,如果走向清晰,也不會是閃電式的快速轉向,美國會持續透過「威懾力」(Deterrent Capacity)來避免中國誤判情勢。

RTXB4K2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持平而論,美國協防台灣從來不是「要不要」的問題,而是「說不說」的差別,但無論「說」或「不說」並不改變美國要對抗中國的目標,這不只是客觀現實,更是各方都清楚的狀態,若僅在模糊與清晰之間揣測,恐怕誤解了美國戰略思維,也會過時產生誤判。

對台灣來說,要爭的並不是美國在「戰略模糊」與「戰略清晰」之間的搖擺,而是在兩者的「戰略空間」中盤點符合自己的國家利益,以及和美國及其盟友的共同利益,尤其是當美國從阿富汗戰場中抽身,極力布局印太戰略及強調台海和平的重要性,台灣也必須建構一套「戰略調適」的路徑。

只是,建構這樣的國家戰略應當是不分朝野、藍綠的最大公約數,但是反對黨陣營硬是要用最廉價的政治操作,只會吹著「首戰即終戰」、「美軍根本就不可能來」等風向消費自己國家的安全,以為「辱美讚中」就能換取被中國哄抬且名不符實的「和平」,如今拜登清晰表述猶如打臉,還要曲解為口誤,簡直無藥可醫。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