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謝春德「平行宇宙」最終章《時間之血》:臆想人類文明發展,將導向何種未來?

【展覽】謝春德「平行宇宙」最終章《時間之血》:臆想人類文明發展,將導向何種未來?
Photo Credit: Claire Chu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謝春德藉由《時間之血》展覽書寫他的創世寓言,進門處詩句揭示了題旨:「時間」正是我們現在活著的生命,「血」是我們的生命於他方的存在。《時間之血》對平行宇宙概念的探問,聚焦於現在和未來交界之處,那些「當下生命存在於他方的可能性」。

台灣當代攝影家謝春德出生於台中農家,17歲上台北之後,幫齊秦拍過商業攝影、為伍佰拍過MTV、還開過無菜單餐廳,而後憑藉他對視覺感官和飲食的敏銳審美,受邀至威尼斯雙年展舉辦個展「春德的盛宴」。而他於2000年前後展開的「平行宇宙」創作計畫,現正在國立台灣美術館(國美館)展出最終章《時間之血》,展期至9月26日。

歷經長期構思與大規模藝術實踐,此次展出的作品涵蓋他自1973年以來的攝影、近年的多媒體錄像裝置,乃至於2021年多件大型雕塑新作。以創世寓言為引子,在展間打造一個虛構的考古現場,帶領觀眾穿梭在他的內心時空,深入人與宇宙的意識交界,找尋自己的初心。

IMG_6330
Photo Credit: 國立台灣美術館提供
攝影家謝春德

跨越意識尋找感官邊境

「平行宇宙」或許是謝春德在人與我之間,反覆觀看後悟得的時空觀。鏡頭是謝春德進入他人意識的媒介,而一次次拍攝時攝影師和被攝者的意識交會,則開啟通向無數平行宇宙的入口,任他穿梭其中。

他曾提到自己的攝影展,也希望為觀眾重現在意識和空間中漫遊的體驗,透過展場中的裝置和動態影像,謝春德擴張了攝影畫面的維度,邀請觀眾穿越布幕、聆聽詩句,放大感官,「讓經驗一層一層地轉換,多重宇宙中不同經歷交會成焦點,轉身有如做夢進去」。

從篇章順序來說,「平行宇宙」第一章是2018年於台北北師美術館展出的《天火》,相較於早期在黑白構圖中,以恣意擺佈人體突顯心靈上的對立與衝突感。謝春德在「天火」中融匯西方超現實手法和東方山水,嘗試建立一個內在和諧的宇宙觀。

然而,正如林志明教授所說:「他為我們描繪的,其實是胸中山水,而在其中卻要投射夢想及恐懼」。《天火》系列中正在國美館展出〈隕石〉的一作,畫面裡渺小人影攀登上了通天石頭山,卻渾然不知頭頂巨石正不斷滾落,暗示天與人雖然極為接近,卻充滿揮之不去的焦灼和危矗感。

IMG_5933
Photo Credit: Claire Chu提供
〈隕石〉,2002-2021,動態影像、音樂,尺寸因空間而異。

第二章是2016年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的《勇敢世界》,從構思到完成共花費16年時間,這個系列著重討論失智、老年、死亡等議題。當記憶不再之後,失智症患者雖與親人同處一個時空,卻彷彿身在無法觸及的平行宇宙。

最終章《時間之血》回應當今科技與社會發展的現狀,臆想人類文明發展的軌跡,正將我們導向何種未來?「平行宇宙」三部曲互為表裡,《天火》中最後一件作品是此次《時間之血》入口處第一件。而一、二章在台北展出之後,最終章回歸藝術家出生的台中,聚合、收攏橫跨數十年的時空迴圈。

IMG_5928
Photo Credit: Claire Chu提供
《時間之血》故事主線展場照。

源起於未來的創世寓言

謝春德藉由《時間之血》展覽書寫他的創世寓言,進門處詩句揭示了題旨:「時間」正是我們現在活著的生命,「血」是我們的生命於他方的存在。《時間之血》對平行宇宙概念的探問,聚焦於現在和未來交界之處,那些「當下生命存在於他方的可能性」。

展覽內兩條主軸交錯並行,其一由散落在展間各處的歷年作品部署而成,其二是虛構未來中的一處考古現場。進入現場後我們彷彿被拋入一個比未來更遙遠的時空,俯瞰末日之後台北盆地的文明遺跡。

然而,有別於現實中的考古從現在向過去挖掘,《時間之血》的平行宇宙裡,「原版人類」從故事設定的未來,途經謝春德創作生涯的過往之後,沿路往另一個(NEXT)未來考掘而去,最後在底層發現了他們自己。結局呼應了展覽英文標題的鏡像文字「NEXEN」。

展間內〈台北1號考古坑〉模型標示著各作品「出土」時的相對位置,將不同時期的人類活動史依次編列。第一文化層掘出了〈蘭嶼肖像1973〉和〈家景1985〉,前者是他年輕時出走到島外,尋找另一種人和土地共存方式時,記錄下的影像。後者則因底片遭水災浸泡,他年少時遠離的家園也在失真的光影下顯得斑駁。兩個系列作相隔十年,見證謝春德從黑白走向彩色攝影的過程。

IMG_6186
Photo Credit: Claire Chu提供
〈台北1號考古坑〉,2021,複合媒材。
IMG_6183
Photo Credit: Claire Chu提供
〈第一文化層-謝春德工作室:家景1985〉,1985,攝影、藝術微噴,55x55cm。

第二至第四文化層是他所創造的宇宙中,人類肉體脱去原有物質型態之後會成為的樣貌:先是〈凝結在空氣中的靈魂與花粉為伍〉中,像花粉一般以粒子形式存在的靈魂。而後〈三位一體〉挪用了基督宗教概念,乍看是一男人盤坐在兩個體型較為纖瘦、無法分辨性別的人物腿上,近看之下三具身體彷彿正在消解、化作層層堆砌的塊狀金屬。

IMG_5931
Photo Credit: Claire Chu提供
〈第二文化層-凝結在空氣中的靈魂與花粉為伍〉,2021,裝置、壓克力、圖像、複合媒材,180x80x150cm。

到了〈雌雄同體〉,擁有兩性性癥的身體歡慶著二元的終結,上半身探入鏡面、雙腳蹬著慾望高張的大紅高跟鞋、臀部垂落的毛髮令人聯想到女人束起的長髮,抑或是馬的尾鬃,被展示在廟宇般的黑色空間內。而困惑的朝聖者在白色聚光燈引導之下,被強迫凝視這件炫目的琉璃作品。

IMG_5932
Photo Credit: Claire Chu提供

來到第五文化層〈我找到我自己〉,主導整場考古行動的「原版人類」在此現出真面目,戴著面具、身披鋼片之外,還有著東北非人種的強健體魄,雙腳懸空漂浮的模樣讓他們看上去更像科幻電影中的外星人。

回觀野史中對外星人的狂熱傳述,這些神秘的存在除了教導古埃及人如何建造金字塔外,也是人類發展先進科技時的假想敵。而現實中對於極端科技的想像,也正造成地表上可見的破壞與毀滅。

IMG_5934
Photo Credit: Claire Chu提供
〈第五文化層-我找到我自己〉,2021,雕塑、不銹鋼。

觀眾自造的展覽文本

主要故事線之外,呼應「平行宇宙」系列一貫的敘事手法,謝春德透過裝置與物件在攝影作品之間搭建連貫的時間性,營造出劇場般的展場空間。入口處地面上一匹長長白布延伸至通道盡頭,和翻飛的詩集沿路引領觀眾走向燈箱裝置〈白馬〉,和畫面中騎在馬背上的少年一同進入他身後那道門中。

IMG_5921
Photo Credit: Claire Chu提供
〈白馬〉,2002-2018,裝置、燈箱、布,56x75x7cm。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