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製造,幻想浪潮》:《阿基拉》讓動漫不再是推銷產品的工具,它本身就是產品

《日本製造,幻想浪潮》:《阿基拉》讓動漫不再是推銷產品的工具,它本身就是產品
Photo Credit: Akira,來源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工業效率碰上華麗幻想,日本創意文化如何使夢想成真,重新定義你我的世界。超乎想像的絕妙觀點,日本流行文化的全面解析與深度詮釋。那些隱藏在熟悉的日本之下,不那麼熟悉的迷人英雄故事。

文:麥特.阿爾特(Matt Alt)

到底是什麼讓一九八○年代的幻想製造者對二○一九年如此著迷?導演雷利.史考特一九八二年的科幻史詩電影《銀翼殺手》,背景設定在二○一九年。而有誰會忘記那部一九八七年,阿諾.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主演的《魔鬼終結者》,這部電影環繞著真人實境秀明星發動政治革命的荒謬故事。一九八八年,一部背景設定在二○一九年的日本動畫電影也是如此,它深刻影響了全世界的幻想視野。這部電影是御宅族的最愛,它叫做《阿基拉》。雖然御宅族本身在日本社會很低調,但這部精緻的熱門科幻電影,將會扮演關鍵的角色,將他們的品味介紹給海外的觀眾。

它改編自漫畫家大友克洋長期連載的同名漫畫。一九七○年代後期,他在漫畫界的崛起,打破了漫畫的歷史,就如同手塚治虫的《新寶島》重新定義了當時的漫畫一樣。外界有所謂的「大友克洋之前」和「大友克洋之後」的說法,他的作品既非漫畫、也非劇畫,而是一種新型態的超現實插畫,展現出一種近乎不可思議的精細繪圖技藝,不論是在日本或其他地方,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作品。

他出生於一九五四年,醉心於手塚和一九六○年代改革者的劇畫,一九七三年離開自己鄉下的老家,來到東京展開職業生涯。之後,這名十九歲,身材矮胖、頭髮蓬鬆,還戴著一副厚厚鏡片眼鏡的鄉下男孩,全神貫注地沉浸在這個城市各式各樣的景觀之中。他早期的作品幾乎都與城市的黑暗面有關:犯罪、警察、吸毒者、潛在的革命者、廉價酒吧侍女、沒有前途的車庫樂團。

十年後的一九八三年,他贏得了日本科幻小說大賞(Science Fiction Grand Prix),這是第一次這個負有盛名的文學獎項,如此肯定一名漫畫創作者(大友的獲獎,似乎讓極度缺乏安全感的手塚染上一層憂鬱。據報導,大約這個時候他見到大友時,脫口而出:「如果我真的想要的話,我也可以像你那樣畫畫。」)。《阿基拉》是第一部獲得美國漫畫書店圈選發行的日本漫畫,一九八八年由漫威公司翻譯和著色,並且廣獲好評。

電影版的《阿基拉》由大友親自導演,在許多方面都可以說是「動漫新世紀宣言」的產物。它屬於《機動戰士鋼彈》的驚人成功之後,針對年輕人所製作的新一波超高預算的劇場版動漫影片,它的資金一部分由萬代所贊助,這家公司曾經從模型組件中賺取了可觀的利潤。但是《阿基拉》代表一種全新的商業模式,這種模式受到了日本另一項創新的推動:錄影帶錄影機,也就是大家熟知的VCR。

《機動戰士鋼彈》第一次上映的時候,這項技術仍處於萌芽階段,但是到了一九八○年代中期,它已經在世界各地的家庭中建立了穩固的地位。錄影帶讓一種全新的內容傳送系統成為可能。現在製片商可以完全擺脫電視台這個中介者,並且可以將動漫直接賣給日益增加的眾多青少年粉絲,不論是在電影上映後推出,或是直接當做影音產片來賣都可以。VCR的出現,意味著動漫不再只是個媒介:它本身就可以當成是一種產品來包裝和銷售。

《阿基拉》於一九八八年在日本首映,並於一九八九年的聖誕節在美國的藝術電影院上映。這部電影耗資超過十億日圓(九百萬美元),是日本有史以來製作成本最高的動漫片。但在那個時代的美國,可以在有限的藝術電影院上映,已經是任何非迪士尼的動畫電影夢寐以求的了。美國主流將任何動畫都當做是小孩子的玩意,在預算和藝術層面上都不太看重(值得一提的是,有些影評人在他們的評論中,將它和手塚一九六○年代舊版本的《Astro Boy》卡通做了一番比較,凸顯出從那之後的二十年間,美國的進展是多麼微小)。

《阿基拉》絕對可以證明那些對卡通存疑的人是錯的,它對美國青少年和年輕人的影響,就跟四十年前手塚的《新寶島》曾經對日本的漫畫讀者所造成的影響相同:打開了他們的眼界,讓他們看到動畫作品做為一種說故事媒介的潛力。《阿基拉》彷如橫空出世,它來自於一個異鄉國度,這一個事實,甚至更加強化了它的影響力。

長期以來,日本一直被譽為是世界第一的製造大國,每個人都知道鼎鼎大名的Sony、豐田和三菱,但是當談到內容,日本的暢銷產品大多侷限於家庭電玩,這一類型的產品在當時仍然牢固地停留在小學生的領域。《阿基拉》邁出這一有限領域的第一步,證明日本的創意人才可能是最前衛的視覺故事敘述者,同時也是最頂尖的遊戲設計者。

一個驚人的巧合是,這部電影的背景設定在二○二○年東京奧運會的前夕。不過實際上在其他各方面,《阿基拉》的二○一九年,並不是現在人類經歷的二○一九年。它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二○一九年,這場衝突是由東京市區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意外爆炸所引發的:一個巨大的黑色泡沫膨脹起來,覆蓋整座城市,然後將其毀滅(另一個驚人的巧合,後來也象徵性地應驗了,那就是現實生活中日本的經濟泡沫破滅了)。

在隨後的幾十年中,倖存者將這座城市重新建造成一座閃亮的大都市,稱做新東京。它光彩奪目,令人眼花撩亂,宏偉的建築、聚光燈和霓虹燈主宰著這座城市的天際線,裡面看不到任何有機物,高科技的交通工具沿著柏油緞帶穿梭在一個規模前所未見的城市空間裡。然而,新東京也是一個非常不適宜居住的地方。它被腐敗的政客所包圍,受到十幾歲的中輟青少年和激進分子與鎮暴警察衝突的威脅。換句話說,它很像一九六○年代末期的東京。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