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蘭成政治極端份子衝突熱點:極右翼舉辦「愛之夏」紀念活動,卻選擇了暴力而不是愛

波特蘭成政治極端份子衝突熱點:極右翼舉辦「愛之夏」紀念活動,卻選擇了暴力而不是愛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波特蘭是政治極端份子的衝突熱點,極右派與反法西斯人士接連爆發衝突事件。22日,在一場名為「愛之夏」的活動中,政治極端份子再次選擇了暴力、而不是愛。

去(2020)年非裔美國人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察射殺後,美國的波特蘭(Portland)也發生了一系列街頭示威,《路透社》指出,波特蘭從那時開始成為政治極端份子的衝突熱點。

就在8月7日,反法西斯團體和波特蘭的極右翼「驕傲男孩」(Proud Boys)才在波特蘭發生互丟漆彈和噴灑胡椒噴霧的衝突,22日雙方又再度爆發暴力事件,這次事件的導火線甚至是一場以「愛」為名的活動。

以「愛之夏」為名,紀念暴力衝突的活動又發生暴力事件

去年8月22日,波特蘭右翼與左派團體在波特蘭市中心進行混戰,29日的衝突更導致39歲右翼抗議人士亞倫・丹尼爾遜(Aaron Danielson)遭槍殺。涉嫌開槍的雷諾爾(Michael Reinoehl)是反法西斯活躍分子,去年9月4日,雷諾爾在華盛頓州被警察追捕時遭開槍打死。

一年後,為了紀念去年夏天在波特蘭所發生的暴力衝突,美國的極右翼團體8月22日聚集在波特蘭,舉辦「愛之夏」(Summer of Love)集會活動。

在活動週日舉辦之前,波特蘭市長惠爾勒(Ted Wheeler)週五在一場線上活動「選擇愛」中,譴責波特蘭不斷發生的政治暴力事件,並指出網路上有人討論,要在週日的活動上動粗,「我們會告訴他們,才不可能。如果他們到這裡,並參與那類活動,我們會盡全力為人們負起責任。」

然而,市長的話在兩天內就被打臉。活動當天,除了極右翼團體外,反法西斯份子和極左翼示威者也聚集在市中心,試圖反對右翼團體的行動。

右翼團體轉移陣地,訴求釋放國會暴動的「政治犯」

隨後,右翼人士宣佈,他們要把活動從市中心的海濱公園(Waterfront Park)移到波特蘭東北部的一個停車場。《波特蘭論壇報》指出,該停車場搭建了一座舞台,上面掛著一面美國國旗,並在周圍展示「釋放政治犯」的標語。

AP_2123507980664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右翼份子所指的「政治犯」究竟是誰?《奧勒岡州公共廣播》報導,經常涉入暴力事件的極右翼團體「驕傲男孩」(Proud Boys)也在此聚集發言,他們強調在1月6日美國國會暴動中被告的人是「政治犯」。

一名惡名昭彰的右翼暴力份子Tusitala Toese在舞台上發表性別歧視的言論,他先是自嘲自己的性別認同是「椰子」,之後提到跨性別廁所:「我會像一個女人一樣地跟著你進去(廁所),然後我會暴打你。因為我才不跟你玩那種民主黨遊戲。」

右翼團體敲破車窗、左翼人士攻擊記者

在活動移地舉辦後,部分反法西斯人士也聚集在停車場,與右翼團體互相辯論。原本只有口頭爭執的活動在下午4點後變了樣,部分驕傲男孩成員和反法西斯份子開始沿著道路,互扔漆彈並噴灑胡椒噴霧,雙方僵持了1個多小時。

此外,一輛白色貨車試圖駛入舉辦活動的停車場,卻被驕傲男孩的成員推倒,目擊者對《奧勒岡州公共廣播》表示,驕傲男孩還敲碎窗戶,車上的人們下車並開始逃跑,「我看到某個傢伙正在打一名女人……那真是場惡夢,太可怕了。」

隨著情況越來越失控,反法西斯份子還對著當地記者咆哮、噴灑化學物質和油漆,一名自由攝影師甚至因此而受傷。之後暴力份子Toese和其他驕傲男孩持續在附近開著車子、對人射擊漆彈。

而在停車場的衝突過後,最早進行集會的市中心又發生暴力事件,一名男子向一群反法西斯份子開槍,隨後被波特蘭警方逮捕。

AP_21235079056081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波特蘭警察在哪?警方稱人手不足

眼見這場「夏之愛」的活動演變成暴力事件,《波特蘭論壇報》表示,波特蘭在這天選擇了暴力、而不是愛。

波特蘭警方在聲明中表示,他們正在對整起事件進行調查、搜集證據,有必要時會進行逮捕。「雖然部分民眾選擇參與暴力事件讓人很失望,但對於那些和平行使權利、選擇不犯罪的人們,我還是深表感激」當地警察局長洛維爾(Chuck Lovell)表示。

《路透社》指出,波特蘭警方被指控,在大型攻擊事件發生時,常常以人手不足為由,無法阻止因政治而發生的暴力行動。警方則在聲明中反駁:「他們只是沒有在當下的緊張局勢中遭逮捕,這並不代表這些人將來不會被控犯罪。」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芯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