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的阿富汗難民訴求安置,「我們失去我們的國家了」

印尼的阿富汗難民訴求安置,「我們失去我們的國家了」
2021年8月24日,阿富汗難民聚集在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外,要求加速難民安置。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約有七千多名阿富汗難民,許多人是在塔利班上次掌權時逃來,長年等待安置方案。24日抗議現場,一名28歲阿富汗青年Hakmat Ziraki表示,他有些親戚們因為多年來無法工作而生活困苦,最終仍回到阿富汗,「超過八年的等待而沒有安置措施,這是非常可怕的。」

塔利班(Taliban)重掌阿富汗後情勢動盪,成千上萬民眾被迫逃離家鄉。24日,近千名在印尼的阿富汗難民聚集聯合國難民署(UNHCR)駐雅加達辦公室外抗議,譴責塔利班並要求聯合國難民署提供安置。抗議者當中許多人已滯留印尼多年,心繫仍在阿富汗的家人。

印尼並非聯合國1951年《難民地位公約》與1967年《難民地位議定書》締約國,法律也不允許難民工作與就學,甚至不能在公立醫院就醫。許多難民希望以印尼作為中繼站,再搭船到澳洲,然而自從2013年起,澳洲政府也緊縮接納難民的數量。

即使在聯合國難民署登記身份的難民,在印尼仍未受到妥善處理,他們大多在貧困中歷經漫長的等待,也有人長期露宿雅加達辦公室外訴求取得安置。去年(2020年)7月,一名阿富汗難民南蘇拉威西省(South Sulawesi)難民收容所自殺,他年僅22歲,卻已等待超過6年,仍沒有等到第三國的安置機會。

美聯社》報導,24日抗議現場,人們拿起寫著「阿富汗不安全」、「安置在印尼的阿富汗難民」的字幅。「大家都因為當前情勢感到害怕,且亟欲嘗試逃離(阿富汗)。」28歲阿富汗青年Hakmat Ziraki表示,他身邊有些親戚們因為多年來沒有工作而生活困苦,最終仍回到阿富汗,「超過8年的等待而沒有安置措施,這是非常可怕的。」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截至6月的數據,在印尼登記於難民署有1萬3416人中,有7490人來自阿富汗,佔比最高。登記身份分為難民(refugee)與尋求庇護者(asylum-seeker),依照聯合國難民署對個案的處理流程,進行身份登記後,應為他們尋求第三國的安置方案、 協助自願回國者返國或爭取受教育機會。

中央社》報導,印尼當局面對難民抗議,則出動大批警力並派出重機驅趕,試圖淨空聯合國難民署駐雅加達辦公室大門,有難民不顧一切抱著小孩,以肉身阻擋機車,懷中小孩嚇得嚎啕大哭。經難民代表協調,一名聯合國難民署官員出面與難民對話,有難民對他高喊,「我們失去我們的國家了」、「我打過幾次電話、寫過幾次email給你們,都聯絡不上」、「我們只有一個訴求,我們要安置」。

該名官員回應稱,對阿富汗的處境感同身受,會盡力處理,但他無法討論每個個案,希望難民上官網查詢資訊。此外,聯合國難民署也說將與幾名難民代表開會,阿富汗難民哈山(Hassan Ramazan)告訴媒體,聯合國難民署表示將成立Whatsapp群組與難民溝通,同意公平處理安置問題,但也要求難民不要再發動抗議。當天的抗議活動,也在警方強制驅離下遭到解散。

BBC》報導,阿富汗多年陷於動蕩與衝突,這次逃亡潮,只是一場歷史性大逃亡的一部分。據聯合國難民署資料,在塔利班重奪控制權之前,今年已經有超過55萬人因戰事而被迫逃離家園,鄰國巴基斯坦和伊朗接收最多難民。世界各國接收難民態度與方式不一,如澳洲政府即表示,將會在其人道主義簽證計劃當中,提供3000個名額給逃離國境的阿富汗人,但是這些名額將會是原先可用名額,並不會增加名額總數。

RTXG30QJ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塔利班勝利對印尼意味著什麼?

雅加達郵報》報導,上週塔利班宣布掌權後,印尼政府便密切關注阿富汗情勢。印尼過去與阿富汗甘尼(Ashraf Ghani)政府交好,曾協助其與塔利班的和平談話。印尼外交部發表聲明表示,「和平與穩定毫無疑問地是阿富汗人民與國際社會所望。」

21日,印尼外交部長雷特諾馬蘇蒂( Retno LP Marsudi )表示,印尼原先計畫持續以小團隊持續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執行外交任務,但現在已因爲未來情勢不明,轉移到巴基斯坦。

印尼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長期走在溫和的伊斯蘭教與民主精神的中間道路。印尼許多伊斯蘭團體也關切阿富汗發展,有些草根伊斯蘭團體憂心塔利班勝利會鼓舞極端主義份子。印尼最大的伊斯蘭組織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ahdlatul Ulama)主席沙伊德(Said Aqil Siradj)警告,塔利班在阿富汗取得勝利,可能會激起激進人士在印尼複製相同命運的渴望,「我們將心存警惕。伊斯蘭教士聯合會、印尼國軍、國家警察和其他夥伴,必須更緊密地攜手合作。」

印尼第二大伊斯蘭組織穆罕默迪亞(Muhammadiyah)秘書長阿布都(Abdul Mu’ti)則表示,如果塔利班可以形成一個具正當性的政府,印尼沒有理由不承認它。「不是在我們對宗教理解有多們不同的脈絡裡,而是他們如何面對各式各樣的國際議題,例如人權、民主、反貪與女性權利。」他認為,現在的塔利班與1996到2001年間掌權的塔利班相較,已經更加開放。

印尼伊斯蘭學者理事會 (Indonesian Ulema Council)成員蘇達諾托・阿卜杜勒・哈基姆(Sudarnoto Abdul Hakim)也認同阿布都的樂觀看法,認為印尼應將發生在阿富汗的政治歷程視為其內政事務,並尊重他們的主權,「只要沒有危及包括東南亞在內的區域穩定。」

對於塔利班的勝利會助長本土暴力極端主義團體的憂心,像是2000年代與蓋達組織(Al-Qaeda)相關的暴力極端主義團體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執行多起恐怖攻擊,近期分析則也較為樂觀。著名穆斯林學者阿茲尤馬爾迪・阿茲拉(Azyumardi Azra)認為,聖戰分子肯定會有某種程度的「快感」,但「不太可能」導致極端勢力在印尼崛起。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