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布爾機場猶如失序的難民營,無論你持有哪國護照都不再重要

喀布爾機場猶如失序的難民營,無論你持有哪國護照都不再重要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幾天來,從喀布爾機場傳來的畫面讓人目瞪口呆。德國之聲普什圖語/達利語(阿富汗主要通用語言)編輯部負責人Waslat Hasrat-Nazimi認為,阿富汗使命的終結一如其起始:一副新殖民主義作派。

文:Waslat Hasrat-Nazimi(德國之聲阿富汗語言編輯部負責人)

喀布爾機場呈現戲劇性場景。美國士兵對著不斷移進的阿富汗人大聲喊叫,要求他們後退,一士兵把人群推開,另一士兵把槍對著人群。若干阿富汗人拿著護照——歐洲人也在其中。士兵們對此不以為然。影片顯示,美軍向人群開槍,並使用催淚瓦斯試圖控制局面。女人們發出尖叫,尋求幫助;有些人暈倒在地;顯然嚇壞了的孩子們滿面驚恐,大睜著眼睛看著父母。

數天來,這樣的畫面無所不在——猶如出現在電視和智慧型手機螢幕上的一次次警示:看看吧,那些不想歸屬於石器時代伊斯蘭教的人,會有什麼樣的命運。在德國和歐洲,人們無言以對。怎麼會導致出現這樣的戲劇性場面?有人自己無法過關,把嬰兒從帶刺的鐵絲網上遞過去,這該是處於一種何等絕望的境地?

難民營內無區別

第一批美國空運飛機起飛數小時後,喀布爾機場陡然成了一個無組織的難民營。在這裡,誰持有哪種護照或哪種簽證,無論是在德國還是在阿富汗出生,都不再重要。

在這裡,在強者為大之地,你只是阿富汗人,因而只是二等人,並受到相應對待。社會地位、教育水準、良好的人脈、財富或有保障的居留身份——通通都不再有意義。只要足夠努力便可擺脫戰爭和創傷、以一等人的身份在北美或歐洲生活的幻想,一朝泯滅。

這裡發生的事情象徵著阿富汗人20年來——不,40多年來——遭受的命運:無助、絕望的人民須由在道德上高人一等的國際社會出手拯救。這些天,他們身處囹圄之中:一邊是對其開槍的美國士兵,另一邊是威脅給予嚴懲的塔利班。阿富汗人完全依賴於此:人家承認你的人權,然後引申出得到保護和安全的權利。

新殖民主義視角

甚至在二等人之間也有區別:美國士兵救下的不帶恐怖主義和伊斯蘭主義嫌疑的無辜嬰兒,屬於最受歡迎的一類。這樣的孩子在西方易於塑造和融入。每天都有新的軍隊宣傳畫面出現:軍人們懷抱幾個月大的嬰兒。

實在荒唐:就在幾分鐘前,這些孩子的父母剛受到粗暴對待。人們以為,只有在與其父母分開後,才能向這些孩童提供一個值得為之奮鬥的未來。這乃是曾在美國和加拿大,用於對付原住民的一種舊有的殖民戰略。

與「純潔」的孩子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未開化的阿富汗成年人:這些人似乎只會在無休止的血腥仇殺中砍對方的腦袋。在西方,人們尤其對阿富汗男人了無同情心。人們一再發問,來到這裡的何以幾乎只是男性難民,為什麼他們不反抗塔利班,不戰而降?

一場全球表演

阿富汗軍隊並非不戰而退,而是被美國和北約以及自己的政府拋棄。對此,人們卻視而不見。至於逃離者多為男性,乃是因為阿富汗女性幾乎不敢單獨離開住家。

對於女性來說,經由陸路越境出逃有多危險、對體力的要求該有多大,對此,人們毫不考慮。取而代之的是,一再重複使用帶東方色彩的和新殖民主義的扭曲圖像。正如文學研究家斯皮瓦克(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1988年的研究結果所示,這是一場「男性白人從棕色男人手中拯救棕色女人」的全球表演。

我們記得:20年前,除反恐外,阿富汗使命也以此獲得合法性:西方要把阿富汗從塔利班手中解放出來,拯救阿富汗婦女。而現在,正是這些女性再度被拋棄。只有那些登上了往西飛行的飛機的人,才有機會以符合西方理想的方式作為女性生活。所有其他人——尤其是阿富汗男人,全被拋棄。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