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唐詩發展與演變:唐詩為何能如此興盛,成為中國古典詩歌的典範?

淺談唐詩發展與演變:唐詩為何能如此興盛,成為中國古典詩歌的典範?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上所謂唐代,始自西元618年,終於西元906年。唐詩是唐代文學中的冠冕。唐詩興盛的因素固然很多,具體而言可歸納為四點。

文:李建崑

中華民族是一個「詩的民族」,自上古時期就有詩歌流傳。中國古典詩歌從《詩經》開始,歷經楚辭、漢魏樂府詩、古詩十九首、魏晉南朝玄言詩、山水詩、田園詩、宮體詩,發展到唐朝,文治武功,極盛一時;不但詩人輩出,而且中國古典文學領域中的一切詩體都已齊備。所以,唐詩不但是唐朝文學的代表,也稱得上是中國古典詩歌之「典範」。

歷史上所謂唐代,始自西元618年,終於西元906年。唐詩是唐代文學中的冠冕。唐詩興盛的因素固然很多,具體而言可歸納為四點:

  1. 帝王之倡導
  2. 科舉取士之影響
  3. 詩歌之社會基礎擴大
  4. 詩歌本身之發展

首先,談談帝王之倡導。唐代一統之後,興利除弊,使社會日益安定,經濟日益發展,終於成為秦漢之後,最強大的帝國。帝王有餘力倡導詩歌,為富強繁榮之大唐帝國錦上添花。唐代帝王不僅會作詩,他們對待詩人也頗為尊寵。例如:玄宗曾召李白入宮賦《清平調》三章、德宗召韓翃知制誥、憲宗召白居易為翰林學士,都是因為賞識他們的詩歌作品。

其次,說明一下科舉取士之影響。唐朝以科舉取士 ,當時「進士科」最熱門。進士試要考「詩」「賦」;作詩既成為仕進的臺階,天下的士子,無不全力以赴,因此,這種考試制度,無形中促進了唐詩之發展。

再來看看詩歌社會基礎之擴大。唐以前的詩歌,除了民歌及《古詩十九首》等少數篇章,幾乎都是貴族或者圍繞在貴族周遭的文士所作。自從武則天開始重用經由科舉晉升上流社會的文人,由於他們來自民間,擁有豐富的民間生活經驗,使詩歌的表現基礎擴大,詩歌的內涵日益豐富。

最後,我們來談談詩歌本身之發展。五言古詩成立於漢朝,盛行於魏、晉、南北朝,進入唐朝之後,已趨衰落。然而七言古詩及律詩、絕句,經過長時期醞釀,到了唐代,已經成熟。這三種甫告成熟之詩體,有如三塊新園地,有待詩人耕耘。於是唐代詩人大量寫作這三種詩體,造成唐詩興盛之氣象。

唐代學者依據研究需要將唐詩發展分成四階段,分別是:初唐、盛唐、中唐、晚唐。晚唐詩人司空圖〈與王駕評詩書〉最早對唐時發展歷程作出全景考察,文中列出20多位詩人,已隱含分期概念。五代・劉昫主持編纂的《舊唐書》在《文苑傳・序》對於唐分期及各個時段的風貌的紀錄,也並不清晰。宋祁、歐陽脩主持編纂的《新唐書・文藝傳・序》提出:「有唐天下三百年,文章無慮三變」才開始有明確的、宏觀的分期意識,但囿於史家的成見,對於唐詩各階段風貌之掌握仍然有所不足。

南宋・嚴羽《滄浪詩話》的〈詩辨〉〈詩體〉中,開始此對唐詩做出較俱備文學史意義的分期,不論是〈詩辨〉提到的「盛唐之詩」、「大曆以還之詩」、「晚唐之詩」。還是〈詩體〉中提到的、「唐初猶襲陳隋之體」、「盛唐體」、「大曆體」、「元和體」、「晚唐體」,都對後代研究產生很大的啟發。至元朝人楊士弘《唐音》已將唐詩之發展分為:初、盛、中、晚「四唐」。

然而古代論者在作出四唐區分時,並未似今人如此要求精確的時間起迄。當代的文學史家還是很體貼,比如說前台灣大學中文系葉慶炳教授在其《中國文學史》論及「四唐」時,就明確四唐的起迄時間:

  • (初唐)自唐高祖武德元年至睿宗太極元年(西元618-712)
  • (盛唐)自玄宗開元元年至代宗永泰元年(西元713-765)
  • (中唐)自代宗大曆元年至文宗太和九年(西元766-835)
  • (晚唐)自文宗開成元年至昭宣帝天祐三年(西元836-906)

姑且不論其時間斷限是否精確,或者,你是否同意這樣一個年代起迄的區分,對於我們初學者來說,還是有很大的幫助。

下面談談「初唐詩壇概況」。李唐開國,政治崇尚清簡。頗有開新氣象,但是,文學潮流仍然沿襲梁、陳餘風。賢明如唐太宗,仍然喜歡寫作「宮體詩」。當時的詩人,大多數是陳、隋舊臣,仍有南朝的浮靡之氣。寫詩講究聲律、用典。重要詩人如:上官儀、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沈佺期、宋之問。「宮廷應制」為其詩歌創作的主要類型。

他們致力於詩歌體式的改造,五言律詩與七言律詩在他們的努力試作之下,逐漸成熟。經過他們不斷努力,詩歌主題由宮廷的淫靡改變為都會的繁華以及男女的戀情;由臺閣應制擴大到江山和邊塞的風情。詩歌風格也逐漸由纖柔卑弱轉為明快清新。

至於「盛唐詩壇」,當初唐詩人正在大寫宮廷詩的同時,陳子昂卻走向復古的創作道路。他在漢魏樂府詩中汲取營養,企圖恢復漢魏詩中的「風骨」。他是一位能夠把握現實、並且使用新的詩歌語言來創作的詩人,此中論點得到盛唐前期的詩人如:張九齡以及後來的李白、杜甫之認同。

盛唐詩是整個唐詩的高峰。主要有兩種創作取向:一是「山水田園詩」的創作取向:王維、孟浩然是這一個創作取向的代表人物。他們愛好自然,希企隱逸,以陶淵明、謝靈運作為典範。王維在描摩自然、歌頌隱逸之餘,也將詩筆擴展到更為廣闊的生和領域。古代批評家往往將「王孟」相提並論。兩人都擅長五言詩,尤其在五言律詩上的造就最高。 另一是「邊塞詩」的創作取向,岑參、高適、王昌齡、王之渙為其中之佼佼者。他們富於進取,嚮往邊塞,企圖立下戰功,以達成人生的理想。

除此之外,李白以少見的才情在浪漫的詩歌領域,大放異彩;因此被視為「詩仙」;杜甫則在社會寫實的題材中,反映盛唐後期社會的動蕩,其人道主義精神,與不朽的詩篇,也使後人尊稱為「詩聖」。李白的浪漫性與杜甫的寫實性,相反而相成。他們是盛唐詩壇的「雙子星」。

「中唐詩壇概況」如何呢?發生在唐玄宗天寶十四載的「安史之亂」是唐朝由盛轉衰的關鍵,也是唐代文學的轉折點。當時軍閥割據、朝廷無能、人民感受到變亂的痛苦。活躍在唐代宗大曆期間的詩人,如錢起、郎士元、李端、韋應物,雖然都有自身的個性,卻都在詩歌創作上,著眼於個人生活、節序變化,貫串在憫時哀亂的情緒中,形成一種獨特而沉悶的情調。盛唐氣象已經一去不復返。

自唐德宗至唐穆宗這四十年間,唐代有個短暫的「中興」,一度中衰的詩壇重振旗鼓。其中以憲宗元和時期(西元806-820)為最。此即所謂「詩到元和體變新」。這時有兩個詩派:一是以白居易為首,元稹、張籍、李紳為羽翼的「新樂府詩人」。他們抨擊政治黑暗,反映民生疾苦,走平易的風格路線。

與此相反的是以韓愈、孟郊為首的另一批詩人,他們致力於詩歌境界的營造、追求一種險怪、幽僻、苦澀的詩歌風格。他們喜歡使用散文句法入詩,在詩歌境界與詩歌語言方面,獲得較高的成就。兩大派之外,還有劉禹錫、柳宗元也是這一個時期有成就的詩人。但是,不論「元白派」還是「韓孟派」,他們都雙雙受到杜甫之影響─由此也可以看出盛唐詩人杜甫的偉大。

至於「晚唐詩壇概況」。自唐文宗到唐宣宗(西元927-859)三十餘年裏,是杜牧和李商隱活躍的時代。杜牧學杜甫、韓愈,在詠史的七言絕句上有極佳的成就。李商隱則長於七言律詩。他以精心的結構、瑰麗的語言、沉鬱的風格抒發身世之感,宗國之衰,成就足以接續杜甫而無愧色。

還有與李商隱其明的溫庭筠,作風輕豔,情思與才情都比不上李商隱,但他卻是我國第一個擁有「詞集」的詩人,是晚唐時期在詞方面有特殊成就的詩人,被後人尊稱為「花間鼻祖」,對於五代詞之發展,有很大影響。

到了 懿宗即位以迄唐亡(西元860-906年),詩壇上留名的詩人還是不少,但成就不大。其間不少作者追隨元白,以通俗語言,反映社會問題。比如杜旬鶴、羅隱、于濆、聶夷中等;另有一批人,則以淒婉輕豔的風格,傷悼亂離。如司空圖、吳融、韓偓、韋莊等。這些人都無法與前輩詩人較量。

以上,是針對唐詩發展與變遷,掛一漏萬的敘述,聊供各位親愛的讀者作個參考。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