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撒哈拉衝突再起,阿爾及利亞宣布與摩洛哥斷交,比喻兩國關係為「沒有出口的隧道」

西撒哈拉衝突再起,阿爾及利亞宣布與摩洛哥斷交,比喻兩國關係為「沒有出口的隧道」
阿爾及利亞外交部長拉馬姆拉,宣布與摩洛哥斷交|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與摩洛哥長期以來在一系列問題、尤其是在西撒哈拉爭議上存在分歧,此導致兩國數十年來的關係緊張。西撒哈拉問題在相對平靜多年後,去(2020)年突然爆發,兩國關係便急速惡化。

編譯:吳宗宜

世仇衝突再起,阿爾及利亞與摩洛哥斷交

阿爾及利亞外交部長拉馬姆拉(Ramtane Lamamra)在8月24日的記者會上宣布,由於摩洛哥不斷的對阿爾及利亞的敵對行為,即日起將與摩洛哥斷絕外交關係:「阿爾及利亞決定自即日起與摩洛哥王國斷交。事實證明,摩洛哥王國自獨立以來,從沒有停止對阿爾及利亞的不友好、低級和敵對行動。」並譴責摩洛哥領導階層應對兩國關係的危機負責,將其比喻為「沒有出口的隧道」,但拉馬姆拉也表示,兩國互設的領事館將不會關閉。

摩洛哥外交部對此回應,認為阿爾及利亞選擇與其斷交毫無道理可言,是基於不實甚至荒謬的藉口,並對其單方面決定表示遺憾。

不過摩洛哥外交部的聲明也指出,考量到近幾週來兩國間的緊張關係加劇,阿爾及利亞的決定在預料之中,但「摩洛哥王國將繼續是阿爾及利亞人民真誠和忠誠的伙伴,同時繼續明智和負責任地發展健康、有效的馬格里布(Maghreb)地區國家關係。」

摩洛哥國王穆罕默德六世(Mohamed VI)在7月底發布聲明表示,對兩國關係緊張深表遺憾,並呼籲阿爾及利亞總統塔布納(Abdelmadjid Tebboune)用智慧做出正確決策,以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的共同最高利益,超越彼此的分歧:「兩個國家就像擁有同一個身體一樣,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不僅僅是兩個鄰國,他們是相輔相成的雙胞胎。」

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與摩洛哥長期以來在一系列問題、尤其是在西撒哈拉爭議上存在分歧,此導致兩國數十年來的關係緊張,自1994年以來兩國邊界便持續關閉,但並未斷交。西撒哈拉問題在相對平靜多年後,去(2020)年突然爆發,兩國關係便急速惡化。

西撒哈拉爭議,長期影響兩國外交關係

西撒哈拉曾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在西班牙離開後交由茅利塔尼亞(Mauritania)及摩洛哥共管,直到1975年被摩洛哥吞併。此後,摩洛哥則聲稱對該領土擁有完全主權,阿爾及利亞則支持西撒哈拉地區的分離主義團體波利薩里奧獨立運動(Polisario independence movement),並在聯合國支持該地區舉行全民公投進行民族自決。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阿爾及利亞分析師告訴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只要西撒哈拉問題得不到解決,它就一直會繼續是該地區的不穩定因素。」

去年12月,在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居中協調下,以色列和摩洛哥同意恢復外交關係、美國亦承認摩洛哥對西撒哈拉地區的主權開始,摩洛哥與阿爾及利亞的緊張關係開始加劇。

今(2021)年7月,阿爾及利亞當局公開指稱,摩洛哥利用以色列網路情報公司NSO集團開發的天馬(Pegasus)間諜軟體,來監視阿爾及利亞政府及公民,是該間諜軟體的最大客戶之一,稱這是大規模和系統的間諜行動。

而摩洛哥駐聯合國特使在不結盟運動(Non-Aligned Movement)會議上呼籲,阿爾及利亞應該讓國內卡比利亞地區(Kabylia)的少數族裔塔馬茲特人(Tamazight)享有民族自決權,暗示阿爾及利亞在支持西撒哈拉自決的同時,也要如此看待自己國內的民族問題,阿爾及利亞在7月召回了其駐摩洛哥的大使。

在摩洛哥人對卡比利亞地區發表的評論後,阿爾及利亞總統塔布納在阿爾及利亞高級安全理事會上,表示將重新審查與摩洛哥的關係:「摩洛哥不斷實施的敵對行為意味著兩國關係的需要修正,並需要加強西部的邊境安全檢查。」

AP_2115967446837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以色列到訪摩洛哥,戳中阿爾及利亞痛處

一位外交人士告訴中東之眼:「他們已經多次戳中阿爾及利亞的痛處,摩洛哥人觸及了阿爾及利亞的兩大禁忌:民族團結和對以色列政策。」

今年8月11日,以色列外交部長拉皮德(YairLapid)首度訪問摩洛哥。拉皮德表示,他和摩洛哥外交部長波利塔(Nasser Bourita)對阿爾及利亞在該地區所扮演的角色感到擔憂,此擔憂是基於阿爾及利亞與伊朗的關係相當接近,以及它所發起、反對以色列成為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觀察員的運動。

阿爾及利亞外交部長馬姆拉,指責拉皮德的擔憂毫無意義,並稱波利塔是拉皮德言論背後的煽動者:「摩洛哥已將其領土變成一個平台,讓對阿爾及利亞有敵意的外國勢力可以暢所欲言,並成為策劃對阿爾及利亞一系列危險行動的第二基地。」

阿爾及利亞還指控摩洛哥,與最近幾週肆虐阿爾及利亞北部的致命森林大火有關。阿國北部的森林於8月9日在熾熱的熱浪中爆發大火,燒毀了數萬公頃的林地,導致至少90人死亡,其中包括30多名士兵,位於首都阿爾及爾(Algiers)東邊山區的凱比雷區(Kabylie Region)火勢最為猛烈。

據《法新社》報導,近幾週以來,阿爾及利亞北部14個州共發生70多起火災,阿爾及利亞國家電臺稱,大規模的森林火災可能是有人縱火而造成,目前已有3名涉案的縱火犯被逮捕。阿爾及利亞當局將火災歸咎恐怖組織所為,其中一個就是摩洛哥支持的卡比利自決運動(MAK)。

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都是西方國家的盟友,雙方在西非薩赫爾(Sahel)、世界最貧窮地區之一,打擊恐怖主義的戰爭中都相當重要,兩國斷交恐使該地區的外交局勢更加複雜化。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