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的極限與無限》:東方的偉大在其致力於智慧,而西方則一直專注於知識

《設計的極限與無限》:東方的偉大在其致力於智慧,而西方則一直專注於知識
Photo Credit: 臉譜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東方智慧的若干重要觀點與西方知識的某些顯著特徵做比較,試著證明兩者確實是共有相同基本模式形成過程的反合式分歧。如果我們能夠加以統合,我們自己和我們的世界就會變得更加完整一體。

文:喬治.竇奇(György Dóczi)

東方與西方的生活藝術

從只求生存轉為生活藝術,其中所需要件或許沒有比智慧(wisdom)和知識(knowledge)來得更重要了。就某方面而言,人類這兩種才能幾乎是難以切割;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兩者是兩極對反。智慧是匯集,知識是拆分。智慧是綜合與統整,知識是分析和區別。智慧只用心靈之眼觀看,預想著關係、一體、統合;知識只接受能以感官檢證者,只理解具體明確與分歧多樣者。

這兩個字詞的字源暗示著兩者的對反。wisdom源自印歐語系的動詞weid,「看見」,源自相同字根的字詞有vision(視力、預見、想像)和Veda(吠陀經),後者是印度古代神聖教典之名,字面意思為「我曾親見」。另一方面,知識源出gno這個字根,「知曉」,這個字根也孕育出can(能夠)和cunning(狡猾)這些字詞。

智慧與知識都是以經驗為依據,但智慧在這方面更甚於知識,知識經常只透過概念思維的篩選,來決定保存哪些經驗,有時就把生命種子給拋棄了。相較之下,智慧往往口舌不利,或是講一些意象、象徵、悖論,甚至是謎語。

我們或許可以說,東方的偉大在其致力於智慧,而西方則一直專注於知識,尤其是過去一、兩個世紀。西方對這方面的注重導致科學與技術驚人的蓬勃發展,可惜並未在智慧方面有類似的發展,但當然了,如我們所見,西方文化的源頭不缺自己的古代智慧。但知識和智慧是同等重要的反合式分歧,應當彼此互補。為了彌補我們目前的單面性,相應的反合作法就是提高西方對東方式教誨的興趣。

獲頒諾貝爾獎的物理學家薛丁格(Erwin Schrödinger)在1956年於劍橋大學三一學院講課時說過:「……我們現在的思考方式確實需要加以修正,或許是輸一點點東方思想的血。」這樣的輸血其實正在進行,以西方對東方醫學、瑜珈、佛教、太極及其他東方式修練進行研究為形式,還有像是拉爾夫.蕭(Ralph G. H. Siu)的《科學之道:論西方知識與東方智慧》(The Tao of Science: An Essay on Western Knowledge and Eastern Wisdom),本章就是受此書啟發。

下面以東方智慧的若干重要觀點與西方知識的某些顯著特徵做比較,試著證明兩者確實是共有相同基本模式形成過程的反合式分歧。如果我們能夠加以統合,我們自己和我們的世界就會變得更加完整一體。

對於佛陀慈悲教誨的反思,顯露在西藏佛像準則裡上下元素互為關連,顯露在婆羅浮屠卒塔婆最上層和最下層陽台之間類似的相互關係,亦顯露在藥師寺寶塔的最上層和最下層屋頂。在印度,於這些教誨之前還有吠陀群經的智慧,以tat twam asi(You are That)、「汝即彼」的方式表達,教導萬物的相關性及由此領悟而來的非暴力態度。

個人的分歧統合介於意識與超乎意識之間,是禪宗佛教的核心體驗,其體現如日本龍安寺庭園中,岩石與砂地之間完全互為關係。這種一閃即逝的統合體驗,稱之為悟り(さとり,即「開悟」或「洞察」),被六百年前的中國僧人雕像給捕捉到了(日本禪宗是從中國大乘佛教禪宗宗派發展而來)(圖168)。

圖168_頓悟時刻的中國僧人
Photo Credit: 臉譜提供
圖168

佛陀教誨人要避免過度,要在自我放縱與自我苦修之間踐行中道(Middle Path)〔譯注:此指《雜阿含經》的「離於二邊,說於中道」〕。因此,他透過人類行為來表現黃金分割的和諧。在契悟中道時所發現的一體至福,往往描述為有如新生,常以心中綻放千瓣蓮花為象徵。

中國的至聖先師孔子(西元前五、六世紀)也相信,黃金律的相互關係是人間利益分歧最和諧的統合方式。他的教誨類似於《舊約》:「你不想別人怎麼待你,就不要那麼待人。」〔譯注:《舊約》和《新約》都未見這段文句,原註標明的出處〈利未記〉也沒有。應指孔子在《論語.衛靈公篇》所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與孔子的實踐智慧相對應的,是一般認為老子(西元前六世紀)所撰《道德經》的神祕智慧。該書以正面用語表述黃金律,如《新約》的「要愛你們的仇敵」。對老子來說,限制之力成了人類和諧行為的關鍵,道出人間大事與小事之統合:「治大國若烹小鮮」。還有這則要人謹防過度的建議:「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矜者不長」。自然世界將大與小統合於「小物之大」,被《道德經》一再標舉為生活藝術的最佳指引:「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

對中國的生活藝術帶來影響且可能是最古老的智慧之書,是傳統上認為原創於四千年前的《易經》。該書是以這樣的認知為依據:永遠在改變之中的存有分歧,其背後是有秩序的統合,而萬物在這樣的統合中皆彼此關連。這項秩序的基礎是陰與陽兩種原理的反合式統合,前者以斷線「– –」表示,後者以實線「—」表示。這些線每三個一組,分為八種三線型(trigram,即八卦);這些三線型搭配出所有可能組合,形成六十四種六線型(hexagram,即六十四卦),每一種都包括六條線,象徵著不同的基本生命情境。

幾世紀以來,中國先賢們給這些符號一一增添了評註。經年累月,該書一直被當成如神諭般的重要參考,獲取在各種特定處境下該採取何種合宜態度的建議。這種建議通常以生動的、如詩般的神祕語言表達,帶著往往取材於自然界的意象。自然界的智慧總是被標舉為生活方式的最佳範例。八種基本三線型的所謂先天八卦,連同其主要涵義,如圖169所示,環繞著中央稱為太極的陰陽符號組織起來,而太極表示分歧元素光與暗的統合。

1629973481665
Photo Credit: 臉譜提供
圖169

西方的生活藝術是由知識來形塑,而非智慧,這一點我們會在下面的例子裡看到。然而,的確,東方智慧與西方知識的分歧,在自然界與藝術的和諧賴以創生的相同基本模式形成過程中,似乎有著共同的起源。

在十八世紀一封出自匈牙利自由鬥士米克斯(Kelemen Mikes)的信件中,提及下面這則軼事,是關於一位主教,他自己的宗教信仰阻止不了他與另一個人心意相通,即使此人以嚴重違反主教信仰的措辭表達自己的信仰。

這位主教登上了一座孤島,發現那兒有一個無人知曉的隱士正熱誠地禱告著、反覆說著這些話:「願上主受詛咒。」主教凜然地訓誡他並修正他的禱詞:「願上主受讚美!」接著他重新上路,船很快起錨出航。當船帆已鼓風揚起,他看到有人從船後跑來。這個人趕上並爬上了船,令水手們大吃一驚,他們還以為他是從浪頭上跑過來的!就是那個隱士,滿臉是淚,因為他忘了正確的禱告詞。主教本人深受感動,扶起下跪的隱士,擁抱並親吻他,說道:「就如你向來那樣禱告吧。」

如果我們在今日(寫作當下)兩大政經強權蘇聯和美國之中尋找分歧統合,會發現兩者皆缺乏這類完全對反式的統合。蘇聯力圖大一統,也做到了,卻是以壓制並責難所有分歧為代價。相反的,美國力圖完全的分歧自由,相當程度地達成,卻犧牲了目的之統合。令人難過的是,兩者都正錯失掉相鄰物之間互為倒反的關係,亦即將反合式分歧給統合起來,其結果就是缺乏社會的和諧與力量。

然而,相鄰物相關性原理曾是美國這個國家賴以建立的智慧之一。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明白,所有人類都「由造物主賦予」他們「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平等權利,因為沒有人生來就是「背上綁著馬鞍,也沒有少數幸運兒套著靴、裝上馬刺……」。這是西方世界在十八世紀對於促進和諧生活的貢獻。今天,我們的文化對人類知識的貢獻,大多是在高科技領域,但即使在這個領域,反合原理依然適用。

空氣動力學、材料結構強度、引擎物理學和化學、商業技巧的知識,似乎是航空器設計中最顯而易見的考量。然而,波音747的設計所透露的和諧比例,也與我們在自然形式與藝術作品中看見的和諧比例相似得令人吃驚。

如圖170所示,這架航空器的整體平面圖C剛好可以套進兩組互為倒反的黃金矩形,而這兩組矩形在機身中心線上相接;較大的矩形對應著飛機前段(從機鼻到天線尖端),較小的矩形則涵蓋尾端。側視圖B顯示,整個機身被納入五個黃金矩形加一個倒反矩形之內;其中最小的一個剛好套住機鼻,四個大的包納機身的其他部分,包括主翼和機尾,第五個大的則包住了方向舵。前視圖A被納入兩個黃金矩形之內。輪距與飛機高度(從地面到方向舵頂端)成黃金比例(見A與B之間的波形圖解,以及折線圖A和B)。

臉譜2021_08_設計的極限與無限_P_140-145_頁面_6
Photo Credit: 臉譜提供
圖170

主翼D的比例讓我們想起楓樹的翅果和蒼蠅的翅膀。兩邊的主翼各自被納入一對相等黃金矩形之內,和前視圖一樣。主翼的波形圖解顯示,就連兩個引擎在主翼前緣的位置,與主翼後緣分段之間亦共有著恰恰相同的關係。

平面圖C的機長與機寬兩側波形圖解顯示,機身寬度、主翼分段與單邊翼展之間,以及機身前段、翼展與尾端之間,有著類似的共有關係。折線圖顯示這些比例與音樂根音和聲之間的近似。這架飛機是技術、科學與商業知識的產物,但也是自有其美的一項藝術作品。這種美不只是令人賞心悅目的形式,也是完整一體與力量。

這些信手拈來的例子是要提示:智慧與知識曾以其分歧多樣的方式塑造了東西方的生活藝術,而且西方知識有時需要靠東方智慧的元素來補足,好讓和諧比例可以完全展現,不只是在我們的飛機設計上,也在我們日常生活的模式中。

從佛教與航空器設計這等天差地別的分歧統合之中,浮現了種種具有完整一體性的模式。針對與生活藝術相關的完整一體性之本質進行更詳細的探討,將是我們最後的主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設計的極限與無限:從東方到西方,從自然物到人造物,探索自然、藝術和建築中的秩序之美與比例和諧》,臉譜出版

作者:喬治.竇奇(György Dóczi)
譯者:林志懋

  • TAZZE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介紹】

喬治.竇奇,1909年出生於布達佩斯,匈牙利、瑞典、伊朗和美國執業建築師,作家,平面設計師。策畫西雅圖太平洋科學中心(Pacific Science Center)的自然與藝術之形式常設展,榮格心理學西北之友會(Friends of Jungian Psychology Northwest)創立者之一。逝於1995年。

【本書特色】

從恐龍、鯨魚,到花草、蝴蝶,到魚和貝殼
從文字、易經到禪思,從人造物到無形之物
從遠古至現代,從微渺至廣袤
一場跨學科的探險,深入科學、藝術、哲學與宗教諸疆界之間那片無人之地!

1100729_設計的極限與無限_立體書+書腰
Photo Credit: 臉譜提供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