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大疫時代的解方就是「擁抱數位」,單憑創作熱情贏不了這場戰役

【專訪】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大疫時代的解方就是「擁抱數位」,單憑創作熱情贏不了這場戰役
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各產業應對疫情的解決之道,莫過於擁抱「數位」,藝文產業也不例外,全世界的劇場與表演團體,都正積極探索數位展演的潛力。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早在2018年上任時便布局提出「數位場館」的目標,「因為資深劇場不比別人走的更快,會更早被淘汰。」

像是2021TIFA劇作《阿忠與我》,劉怡汝見到就非常感動,編舞家周書毅與坐在輪椅的身障表演藝術工作者鄭志忠,一起在舞台上雙人共舞,讓共融精神走入細微之處。

「共融」想像很寬廣,台上創作者與台下觀眾也能融合。兩廳院曾邀請加拿大導演達倫.多爾奈(Darren O'Donnell)指導一群超過60歲的熟齡大哥、大姊們,走上台在劇場朗讀生命經歷的性事。這齣《我所經歷的性事》票房爆滿,引起口碑反響,素人演員們還成為其他藝術家想合作的對象。

202108250925195288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張震洲攝影
《我所經歷的性事》跳脫框架,召集一群超過60歲的素人演員們演出。

在未知中,從本質思考撥雲見日

無論是劇場或表演團體都有其「生命循環」,從最初「求生」、「活下去」的模式,最終明白自身「不可或缺」的存在。劉怡汝從三階段過程中,提醒新世代創作者,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價值主張,以及有理性思考的夥伴共同打拼。「現在不再是『因為是藝術所以很棒!』的時代,必須清楚思辨,為何人們要來觀賞你的創作。」

大疫時代與科技更迭,未來充滿高度不確定性,人人都在未知中摸索,劉怡汝表示她人生第一志願是當記者,卻意外進入藝術產業,生涯二十多年彷彿在迷霧中,直到在北藝大擔任藝推中心執行長後期,才熬釀出自己的藝術經營思考模式,這自信也幫助她接手兩廳院時,從體制外與內的雙重視角,梳理出「人人」、「數位」、「有機」、「界線連動」兩廳院四個核心方向,遇到疫情困境中迎難而上。

「我現在比年輕時候茫然有少一點,但我是手工藝出身,今天要擁抱數位科技,老實說還是會害怕。」摸著石頭過河的未知恐懼,時而冒出懷疑之心,劉怡汝靠著三不五時回頭釐清本質,不斷詰問做事目的,即便遭遇層出不窮的疑難雜症,終有自信撥雲見日。

202108250925213403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兩廳院作為5G藝文示範場域,疫情間整合線下及線上,提供藝術家更多展演可能性。

本文經台北文創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