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大疫時代的解方就是「擁抱數位」,單憑創作熱情贏不了這場戰役

【專訪】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大疫時代的解方就是「擁抱數位」,單憑創作熱情贏不了這場戰役
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各產業應對疫情的解決之道,莫過於擁抱「數位」,藝文產業也不例外,全世界的劇場與表演團體,都正積極探索數位展演的潛力。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早在2018年上任時便布局提出「數位場館」的目標,「因為資深劇場不比別人走的更快,會更早被淘汰。」

去年初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世界延燒,台灣島內相較之下風平浪靜,突如其來風暴卻在三月襲向兩廳院,知名音樂家布萊特.狄恩(Brett Dean)二月底在音樂廳與NSO國家交響樂團共演,當天台下坐著800位觀眾,沒想到狄恩返回澳洲竟宣告確診,震撼消息讓兩廳院同仁促不及防,趕緊逐一核對觀眾名單進行通知,人仰馬翻忙至半夜。

「當下真的很慌張,也不確定是否要取消後續演出。」劉怡汝藝術總監回憶,兩廳院原本規劃先閉館消毒三天,沒料到下次開門已是三個月後,連年度最重要的主辦節目「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僅完成一場國外演出就被迫全面喊卡。

國家兩廳院建構新型態展演 5G藝術新作明年見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劉怡汝

2020年受疫情影響,兩廳院外租節目共取消435場演出,主辦節目取消119場,加上售票系統、駐店佣金等收入,損失總金額超過一億五千萬。幸運的是台灣從去年下半年守住防線,低迷的藝術展演也跟著百業一同復甦。

今年3月TIFA捲土重來,悶壞的劇迷們傾巢而出,開出售票率高達97%的空前票房,「以前都是搶國外表演團體的票,但今年只有台灣節目,卻幾乎都賣到全滿,這是前所未有的情況。」

5月TIFA剛結束沒幾天,台灣疫情再度爆發,擊碎大眾以為疫情結束的幻覺,真正嚴峻的時刻才要上演。兩廳院長期跟國外劇場、策展人打交道,感受世界疫情大戰從未止息,經過2020年初開始,一年多的提心吊膽與沙盤推演的應變,這次面臨台灣升級三級警戒,兩廳院在兩天內就規劃好工作分流與居家辦公,劉怡汝表示現在重心反而是為未來長期做準備,認為這會是未來的新日常。

藝文營運損失補助專案線上申請系統啟用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兩廳院

「數位」為疫情困境重要出口

各產業應對疫情的解決之道,莫過於「擁抱數位」,藝文產業也不例外,全世界的劇場與表演團體,都正積極探索數位展演的潛力。劉怡汝早在2018年上任時便布局提出「數位場館」的目標,「因為資深劇場不比別人走的更快,會更早被淘汰。」

兩廳院掌握全台最大的表演數據,每年超過60萬觀賞人次,票務系統不只是賣票,還要讓產業生態共好,成為表演團隊作戰系統,「讓他們能隨時知道作品賣給誰,賣多快,觀眾從哪裡來。」而從前的兩廳院只有電腦化,完全沒有可供數據分析的系統,「其實討論了很多年,但一直沒人能鼓起勇氣改掉!」這也是劉怡汝入行三十年來,感受藝術管理較少經營數據的切身之痛。

為鍛鍊好基本功,去年決定把兩廳院十多年來使用的過時「票務系統」砍掉重練,斥資導入「數位管理系統」,各部門資訊能集結至雲端,真正做出經營決策。

今年四月全新票務系統「OPENTIX」上線,五月即遭遇三級警戒的退票潮,兩廳院透過「OPENTIX」再次啟動「雨天,我們撐傘」計畫,鼓勵觀眾把退款轉捐贈給藝術家們,暫別舞台仍能持續前行。為了讓創作者有新的展演管道,兩廳院八月也緊鑼密鼓推出「OPENTIX Live」,劉怡汝表示幸好先前以無知的勇氣開發了OPENTIX,「不然沒有數據,推出影音平台也是白搭。」

以往創作者嘗試數位化意願很低,但這一年多數位浪潮迅猛襲來,劇場關閉又動輒以一季、半年起跳,藝術家被迫脫離舒適圈。今年TIFA也設法從國外借鏡,邀請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帶來《戰爭之王》,讓購票觀眾可以在24小時內線上欣賞,讓家裡搖身變成劇場。線上和實體呈現邏輯大不同,劇團導演就曾和劉怡汝分享,訣竅在於讓影像導演向前,劇場導演退居幕後,才能提供好的線上觀賞體驗。

「我們也在跨界尋找影像人才。」兩廳院上半年聚集電影、MV、電視台……等不同影像團隊來試拍,劉怡汝解釋線上有自成一格視覺美學,但最困難還是創作端的心房要打開,「當創作者接受後,才能找出最好的解方。」

202108250925112836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2020TIFA被迫取消,兩廳院緊急應變推出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戰爭之王》數位觀演方案。

疫情是危機,也是轉機!

海水退潮,就知道誰沒穿褲子游泳,疫情像是照妖鏡,讓表演團體困境浮現,劉怡汝直言憑創作熱情贏不了疫情,藝術產業困境早在疫情前埋下,「藝術是必須面對市場的。一旦當疫情來臨時,只能棄械投降,因為你不喜歡市場,它也不會接近你。」

所有的作品都是靠市場持續發展,創作的夢想需要有人買單才能邁步向前,劉怡汝多年來見證台灣藝術團隊,多半只有幫忙訂票、買便當的藝術行政,較少藝術經營的人才。在充滿感性的藝術世界,更需要理性思維,才能解決經營的沉痾。

202108250925143115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兩廳院推動藝術平權,舉辦「輕鬆自在場」系列演出,觀眾可以在需要時自由進出廁所,小孩也可以一起觀賞。

找到非你不可的創作主張

「若兩廳院消失,多少人會感到婉惜?」劉怡汝常反覆自問劇場存在的意義?在希臘羅馬時代,劇場是眾人討論公共事務的場域。對她而言,表演藝術除了娛樂之外,更應該是培養下個世代動腦的人。

去年兩廳院推動「廳院青—好哲凳」計畫,前進校園舉辦哲學講座,與高中生對談「我們可以沒有藝術嗎?」的哲學議題,刺激了現場學生對藝術存在意義的思辨。

2019年TIFA邀請的法國鬼才編舞家克里斯汀.赫佐(Christian Rizzo)也曾和劉怡汝分享,他的舞團有常駐哲學家,「哲學家會去拷問來實習的學生,為什麼提出這樣的議題?全世界都有人提過,你有什麼新主張?」甚至直接跟學生表示不能單靠感覺,若不能深入邏輯思辨,就不要來做藝術創作。

202108250925175465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兩廳院舉辦「好哲凳」系列講座,開啟與青年學子的哲學對話。

「共融」計畫,帶著大廟進入庶民日常

被人視為大廟的兩廳院,劉怡汝上任後積極主張,藝術要與常民生活「共融」,產生對話。「共融」計畫促使內部各部門自動自發,創造友善無障礙的觀賞體驗,連創作者都被感染。

像是2021TIFA劇作《阿忠與我》,劉怡汝見到就非常感動,編舞家周書毅與坐在輪椅的身障表演藝術工作者鄭志忠,一起在舞台上雙人共舞,讓共融精神走入細微之處。

「共融」想像很寬廣,台上創作者與台下觀眾也能融合。兩廳院曾邀請加拿大導演達倫.多爾奈(Darren O'Donnell)指導一群超過60歲的熟齡大哥、大姊們,走上台在劇場朗讀生命經歷的性事。這齣《我所經歷的性事》票房爆滿,引起口碑反響,素人演員們還成為其他藝術家想合作的對象。

202108250925195288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張震洲攝影
《我所經歷的性事》跳脫框架,召集一群超過60歲的素人演員們演出。

在未知中,從本質思考撥雲見日

無論是劇場或表演團體都有其「生命循環」,從最初「求生」、「活下去」的模式,最終明白自身「不可或缺」的存在。劉怡汝從三階段過程中,提醒新世代創作者,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價值主張,以及有理性思考的夥伴共同打拼。「現在不再是『因為是藝術所以很棒!』的時代,必須清楚思辨,為何人們要來觀賞你的創作。」

大疫時代與科技更迭,未來充滿高度不確定性,人人都在未知中摸索,劉怡汝表示她人生第一志願是當記者,卻意外進入藝術產業,生涯二十多年彷彿在迷霧中,直到在北藝大擔任藝推中心執行長後期,才熬釀出自己的藝術經營思考模式,這自信也幫助她接手兩廳院時,從體制外與內的雙重視角,梳理出「人人」、「數位」、「有機」、「界線連動」兩廳院四個核心方向,遇到疫情困境中迎難而上。

「我現在比年輕時候茫然有少一點,但我是手工藝出身,今天要擁抱數位科技,老實說還是會害怕。」摸著石頭過河的未知恐懼,時而冒出懷疑之心,劉怡汝靠著三不五時回頭釐清本質,不斷詰問做事目的,即便遭遇層出不窮的疑難雜症,終有自信撥雲見日。

202108250925213403
Photo Credit: 兩廳院提供
兩廳院作為5G藝文示範場域,疫情間整合線下及線上,提供藝術家更多展演可能性。

本文經台北文創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