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之心》:深夜護理站遇見蘇格拉底——我們可以合理懷疑,卻不能停止前進

《白袍之心》:深夜護理站遇見蘇格拉底——我們可以合理懷疑,卻不能停止前進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懷孕期乳癌的預後,較一般乳癌難處理,預後也較差,治療上也要根據懷孕產期及病患需求來做決定。

文:廖國秀

【深夜護理站,也有蘇格拉底?】

「你要學會拋開腦中沒用的東西⋯⋯人生是個謎,別浪費時間想破頭。」《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裡面這句話,也許可以做為此篇的開頭。

哲學家喜歡辯證,屬於思考派,懷疑一切,對於認定的信仰,卻奉行不悖。

不過,若是把堅持用在不對的地方,可能就不是哲學命題,而是對健康的莫大危機了。

拒絕化療,只因想要留下寶寶

回過頭來說,如果深夜加油站都能遇見一位哲學家,那麼我在深夜的護理站遇見蘇格拉底,應該也就不會太奇怪了。

她叫做小蘇,透過婦產科醫師轉介過來的三十歲年輕女性,一開始發現HER2陽性原位癌的時候,並不願意接受治療。

「廖醫師,我可以留下寶寶嗎?」因為懷有身孕,小蘇害怕治療會影響到腹中胎兒。

「醫師,我們有查閱很多文獻,太太應該可以等到引產後,再來治療也不急!」先生在一旁也焦急地插話,夫妻倆都是高知識份子,認為自己讀過相關資料,已經知道很多治療細節。

不過腫瘤已經吃穿出來,加上HER2陽性的腫瘤進展比較快速,我有些為難地告訴這對夫妻,還是要先進行化療,評估不會影響到胎兒,然而護子心切的他們還是選擇暫緩治療。

胎兒未能留住,治療前路曲折

好不容易等到足以剖腹引產的時候,卻因為種種因素,最後還是沒能留住孩子。

「不,讓我先做完月子再說。」虛弱的她,歷經產子與失親的痛苦,一臉傷心疲憊,對於癌症治療的先後順序,依然十分堅定。

「妳還要拖延下去嗎?這樣反而是在傷害妳的身體啊!」儘管不斷地勸說,眼見胸前腫瘤已經流血又流湯了,先生竟然也同意先讓太太休息一段時間,再做打算。

一個多月後前來門診,卻表明不做化療,只願意標靶治療,後來同意採用四種標靶藥物,兩種內服再搭配施打兩種針劑(賀疾妥、賀癌寧),儘管其中一項可以幫忙申請,但其他則需要自費,不到一個月就花費了將近七十萬。

「廖醫師,我太太怎麼會這個樣子?是不是藥物出了什麼問題?」第一次打完後半個小時,就表示吸不到空氣,心臟彷彿快要停止。

「剛剛那位護理師太粗心了,過程中都沒有好好留意才會變成這樣⋯⋯。護理師,妳應該要這樣、那樣⋯⋯。」她先生一邊責怪護理人員不夠細心,一邊嚴格要求應該要怎麼做。

根據專業評估,可能是心理上過度緊張,醫護團隊只能不停地安撫。後續只要是小蘇前來治療的日子,都要折騰上一整夜,各個值班護理師莫不神經繃緊。

走走停停,人生嘎然而止

「廖醫師,我不想要打了,我們要回家過年!」時間轉眼來到了歲末,小蘇夫婦再度拋出震撼彈。

由於心意已決,再怎麼苦口婆心也說服不了對方,心中只有不斷地祈禱一切平安。

過完一個年後,本來可以自行走路的小蘇,卻被先生推著輪椅進來門診,虛弱地說著自己頭暈得厲害,心想大事不妙,這回恐怕是腦部轉移了。

透過檢查,證實了這份猜想,馬上安排「立體定位」放射手術,進行光子刀(X-knife)顱內治療,慢慢地才控制下來。

「現在已經有所好轉,要不要趁勝追擊,讓病情更穩定一些?」然而好景不常,小蘇夫妻的念頭反覆,稍微好一點的時候又想暫緩治療,就在我前往日本開會一週時,她突然癲癇發作,緊急從家中送到另家醫院,這次卻再也沒有回來了。

我在返台的機場接到這個消息,日本當時正好颳起颶風,吹得我步履蹣跚,一段路只好停停走走,但醫治病人的前路,時刻提醒著我不能耽誤。

癌症治療可以辨證,但不能拖延!

小蘇的治療才剛滿一年,這段歷程讓我不斷想到《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人生是個謎」這句話,但就算如此也千萬別浪費時間,我們可以合理懷疑,卻不能停止前進。

透過這個案例主要是想分享,現今網路資訊發達,加上教育普及化,許多人在身體出現狀況後,往往會進一步搜尋文獻資料,也因此更加瞭解疾病的治療細節及問題所在,確實是一件好事。

不過,有時候當查找的資訊過於片面,或是解讀上有所偏差,就容易影響到實際就醫的面向,甚至如同故事中的小蘇夫妻,對於治療方式固執己見,不願意聽從專業者的建議,每當病情有所起色了,就又馬上停擺,來來回回導致病況加劇。

臨床上若是遇到類似這麼有主見的病人,只能持續不斷地勸說,盡力做到一名醫生該做的、可以做的職責,等到他們願意敞開心扉傾聽、接受,一切就都值得了!

在懷孕期間,發現乳癌怎麼辦?

也許有人會有這樣的疑問,為什麼已經懷孕了,卻不能暫緩治療,等到生完小孩再執行療程?

懷孕期乳癌的預後,較一般乳癌難處理,預後也較差,治療上也要根據懷孕產期及病患需求來做決定。

基本上,化學藥物都有一定的毒性,為了殺滅癌細胞,往往是必要之惡,但癌細胞被消滅了,也將連帶地傷害了生殖細胞,以及荷爾蒙系統的正常運作。

其中,治療的時間長短、次數、年齡等,也有影響程度的差異,部分毒性較高的藥物種類,確實也會更容易使生殖系統受到損害。但目前仍有因應的方式及措施,懷有傳宗接代夢想的癌症患者最後順利產子,臨床上已有頗多成功案例。

若是罹癌時已經懷有身孕,或是治療後想要生育的人,若想提前進行冷凍精卵與胚胎的保存術,可進一步考量及評估。


【我的太太,拜託醫師照顧了!】

「我欲甲你攬牢牢,因為驚你半暝啊爬起來哭,甲你攬塊心肝頭,乎你對人生袂擱茫渺渺;我欲甲你攬牢牢,不免驚驚驚見笑,世事乎人想袂曉,需要一個肩甲頭⋯⋯。」――江蕙《甲你攬牢牢》

那天我在巡房的時候,聽到小樹先生哼唱這首歌,給病床上的小樹太太,本來是女生觀點的歌詞,卻唱出了一名男人的需要與承擔。就那一下子,眼眶瞬間熱了上來……。

左邊癒後,右邊卻蠢蠢欲動

不用我說,就知道這是對非常恩愛的夫妻,兩位都是學校教師,年紀在三十五歲左右,可以說還在青年的階段。由於名字中有「樹」,所以他們戲稱為小樹夫妻檔。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