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中世紀古墓出現男女陪葬品,考古學家:可能是極受社群尊敬的「非二元性別者」

芬蘭中世紀古墓出現男女陪葬品,考古學家:可能是極受社群尊敬的「非二元性別者」
示意圖|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遺骸的左邊放著一把劍,上方還有一把劍,劍沒有任何戰鬥磨損的跡象。研究人員說,這把劍的狀態及其在墳墓中的位置賦予了它「無性別和不那麼暴力」的象徵意義。

文:Yi-ching Kuai

芬蘭中世紀墳墓謎樣陪葬品

1968年,考古學家在芬蘭發現了一座有近1000年歷史的墳墓,墳墓中既有珠寶,也有劍,與當時研究人員對中世紀墓葬的了解相去甚遠,讓專家大惑不解。甚至有說法認為墳墓可能一度葬著男女兩人,才會造成如此奇特的景象;其他說法則認為,墳墓的主人也許是位女戰士或女性統治者。但最新分析顯示,埋在那裡的人可能是非二元性別者。

在最初的研究發表50多年後,來自芬蘭和德國的一組研究人員,仔細研究了墳墓的內容物:墳墓裡有兔毛和羽毛的痕跡,表示墳墓裡的人被精心埋葬。墓中的遺骸穿著羊毛紡織品,上面別著橢圓形胸針。研究人員在發表在《歐洲考古學雜誌》上的一項新研究中寫道,這樣的服飾風格是「那個時代典型的女性服裝」。

但是,放在身體上方的劍卻讓研究團隊愣住了。遺骸的左邊放著一把劍,上方還有一把劍,應該是在此人下葬之後才埋進去的。劍沒有任何戰鬥磨損的跡象,也沒有劍柄(握把、護手和柄端),代表這把劍從未被使用過。這在那個時期不尋常,因為之前的研究發現,埋葬屍體的地區曾有多次戰爭。

墳墓位於芬蘭南部的蘇翁塔卡(Suontaka)遺址。在下葬時,蘇翁塔卡周圍地區有一座山丘、獻祭石(sacrificial stones)、墓地和田野環繞的聚落。

研究人員說,這把劍的狀態及其在墳墓中的位置賦予了它「無性別和不那麼暴力」的象徵意義。

劍擺放的位置也是一個線索:「直接放在身體上的劍可能解釋為身份和人格的強烈象徵,」研究人員寫道。「從那時(1968年)起,這座墳墓就被解釋為權威女性,甚至是中世紀早期芬蘭的女性戰士和領袖的證據。」

DNA解謎

然而,最新DNA測試顯示,該人在生理結構上為男性,並且患有克氏症候群(Klinefelter Syndrome,或譯克林那費爾特症候群、克林菲特氏症,人類性染色體疾病),即男性多了一條X染色體。

每個人的細胞通常都有一對性染色體,決定了一個人的性別,女性為XX,男性為XY。患有克氏症候群的人的細胞具有XXY染色體。這種情況會導致乳房變大、不孕和陰莖較小。發現這項基因的意外之喜後,研究人員在報告中寫道,這個人可能被認為是非二元性別者,也就是說,中世紀的歐洲可能已經存在非二元性別者——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

因為DNA樣本很小,研究團隊只能讀取相對較少的基因序列,進行分析。芬蘭土庫大學(University of Turku)考古學博士生烏拉・莫拉​​寧(Ulla Moilanen)說,研究人員必須開發一個數學模型系統,才能確定這個人在生理結構上是一名患有克氏症候群的男性。論文說,研究人員開發的系統之前從未使用過。

特羅姆瑟大學(The University of Tromsø – The Arctic University of Norway)古代DNA分析專家皮特・海因茨曼(Pete Heintzman)教授說:「研究團隊能處理的數據很少,但指出該個體可能具有XXY核型的說法很有說服力。」

另一位DNA研究人員,紐西蘭大學解剖系主任麗莎・馬蒂蘇-斯密特(Lisa Matisoo-Smit)則更為謹慎:「正如作者指出,(DNA)結果並不好,但不完整的數據合理支持了此人可能患有克氏症候群的解釋。」

非二元性別者的歷史新篇章

「過去認為,在中世紀早期斯堪地納維亞半島的超男性化(ultramasculine)環境中,男性具有女性社會角色、穿著女性服裝被認為是可恥而不受尊重的。」研究人員指出,新發現讓人開始質疑這樣的說法。

研究小組寫道,有鑑於刀劍和珠寶價值不菲,這個人很可能來自一個富裕且有影響力的家庭,在中世紀社會中扮演著為人敬重的特殊角色:「這個人可能因為他和社群裡其他人的身、心理差異而受人尊敬,但也有可能這個人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比如說來自相對富裕且人脈廣泛的家庭,先在社區中獲得了穩定的地位,才被接受為非二元性別者。」

另一種可能,是此人是薩滿或魔法使用者。研究小組寫道,從當時留下來的文本表明,因為北歐神奧丁與「陰性魔法(feminine magic)」有關,一些男性薩滿和魔法使用者會穿著女性服裝。

考古學家和歷史學家也支持該團隊的發現。奧斯陸大學文化歷史博物館(University of Oslo's Museum of Cultural History)的博士後研究員瑪麗安・莫恩(Marianne Moen)說:「看到新研究工作涉及性別、身體和身份等複雜問題,讓我很興奮。很高興看到科學分析擴展了我們可用的知識,特別是像這篇文章是處於更廣泛的社會相關辯論的脈絡中。」

丹麥國家博物館的研究員萊賽克・加德瓦(Leszek Gardeła)說:「我認為這個墓葬案例很有趣,研究也相當深入,表明中世紀早期社會對性別認同的態度和理解非常細膩。」加德瓦說,有趣的是,這個人身體左側埋著一把劍,指出雖然劍通常會放在人的右側,但斯堪地納維亞有幾個例子是女性在身體左側埋著劍。放劍的位置不尋常似乎暗示著死者「有些不同」。

專攻性與性別史的美國猶他州立大學博士後教學研究員克里斯・巴比特(Chris Babits)說,非二元性和跨性別者經常因為看似拒絕二元性別觀念而遭排斥,發現一個在1000年前可能是非二元性別且極受社群尊敬的人,為非二元性別族群的歷史增添了新的篇章。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