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產品生命週期」來看,朱立倫已進入「衰退期」

以「產品生命週期」來看,朱立倫已進入「衰退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朱立倫或許認為能藉由國民黨主席選舉這一局,將自己「重新包裝」成「新產品」,但若只是喊著改革,找幾個青年站台,看似新奇,但一般人對朱立倫的印象已經太清晰,換個包裝而不換內容物,想因此而刺激銷售實則困難。

日前,社會觀察家朱學恒與資深媒體人黃暐瀚曾有過一段精彩對談,兩人談到本次的國民黨主席選舉,朱大針對現任主席江啟臣與回鍋參選的前任者朱立倫,做了他個人解析。朱大直言:「選朱立倫,2024國民黨必輸!」

朱大所言並非無所本,他給出他的理由:「有沒有注意到綠媒對於朱立倫非常友善,三立、年代、自由時報。如果朱立倫當選,國民黨就會輸,這是沒有任何懷疑的地方。因為朱立倫就代表了『國民黨過去所有輸掉的原因』,『老派』、『退流行』,他身邊站的所有人就是『國民黨過去為什麼一直失敗的所有大集合』,但朱立倫覺得這些大集合一定要。」

他接著說:「民進黨跟綠營媒體是不是已經在挑好打的對手?誰好打就捧誰。朱立倫的媒體報導已經比江啟臣多很多,綠營早就算好江啟臣如果當選,可能還不好打。朱立倫當選了就跟以前的國民黨一模一樣,就是一個不可信、不可行的狀況。如果不賭江啟臣,2024國民黨大概就再見。」

朱大的話聽在國民黨支持者的耳裡,或許很刺耳,但絕非危言聳聽,而是有可能成真的事情。

產品週期來看:朱立倫已進入「衰退期」

「產品生命週期」(product life cycle)指的就是「產品的市場壽命」,即一種新產品從開始進入市場到被市場淘汰的整個過程。

一般分為「新創期」、「成長期」、「成熟期」、「衰退期」。任一種上市到市場的產品,通常都具有一定的「行銷潛力」,除產品本身的功能外,產品之所以能行銷,來自「這項產品新不新奇」,人們對這項產品感到好奇,才會願意去買來開箱。

政治人物同理,選舉本身即是一場大型的行銷活動,把政治人物/候選人行銷出去(產品面),買單的選民就把票投給某個特定候選人(消費端),票高者當選(銷售額)。

朱立倫就好比一項已經在2016年上市過的產品:

  • 銷售額差——朱立倫獲得381萬票,與之對比的是蔡英文獲得689萬票。
  • 評價差——「換柱」事件重傷整個國民黨,不光只有朱立倫本身與當事人洪秀柱,泛藍選民亦相當憤怒。
  • 賠本——國民黨至今仍為朱立倫當時的「處理不好」,付出政治上的代價,談「換柱」必有衝突,餘波猶存。

朱立倫倘若果真擊落江啟臣,當上新任國民黨主席,先不論藍營選民會有哪些期待,中間選民會不會因過去朱的「產品表現」,對於朱本身跟其執掌的國民黨不可能有所期待?而這不正是進入衰退期的產品相關特徵?

xbwa8dvkf9xaescn4t6tqu6qvwgwvg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產品本身來看:朱立倫的產品競爭力不足

「老派」、「身邊站的所有人是『國民黨過去失敗的大集合』」,這是朱學恒為朱立倫下的註解。

事實上,朱立倫本次宣布回鍋參選國民黨主席後,煞有其事提出三項「改革」,卻被網友笑說「是還沒『已知用火』?」而朱立倫的「回鍋登場」,竟是充滿國民黨中某一群人特有的醬缸味,坐實朱學恒的註解「老派」。

朱的三項改革包含:創建LINE群組(黨線上組織化)、成立民調中心以及培訓青年儲備主管計畫。顯示朱立倫及其團隊對於整個社會跟時代脈動的掌握程度,已非用「不足」可以形容,簡直是「落後」。

黨內選舉都尚且無法依靠提出系統性的改革,吸引黨員投票給朱立倫,還必須靠著不斷且積極的組織動員,玩國民黨慣用的綁樁老套。黨內這種小型的市場競爭都如此,何況是放到大型的市場競爭,且是與深諳競爭之道的民進黨競爭?

從朱立倫不諳市場趨勢來看,沉潛一年半後的浮出水面竟是給出「石器時代」般的想法,都說明其產品競爭力不足。簡單講,沒招了。

至於其他朱立倫曾經提倡過的事物,比起改革或政見,如通兩岸、連國際、強領導之類的更像是口號。行銷光靠口號,沒有產品的核心競爭力,放到市面上可能只會被「比你更強」的產品,狠打一頓。

產品市場來看:朱立倫早已不合市場需求

「退流行」是朱學恒為朱立倫下的另一註解,這直接指涉出朱立倫的產品設計,或說人設,早已不符合市場需求。

過去「馬立強」被當作是國民黨未來接班班底的時候,朱立倫還算符合「當時」的市場需求。然而,時間飛逝,朱立倫已年過60,當年的清新味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投機」、「算計」的形象,這等負面的「產品形象」亦深刻烙印在所有見證過「換柱」的人們腦海中,不論是從新聞媒體報導所見,或是直接見證,皆應如是。

朱立倫可能不清楚,現今——2021年的現在,市場希望的是「明確」,想做什麼、能做什麼,通通說清楚。

國民黨自辦元旦升旗典禮(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朱立倫口中的連通兩岸國際、強化領導力究竟是什麼?如何做?沒有人清楚,可能朱立倫也是刻意不說清。不過,要「有思考能力的消費者(黨員)」在不知道產品的使用說明、功能等的前提下,願意掏錢購買,除了腦粉或特殊需求、有求於朱立倫外,將會是很困難的事情。

如輿論圈一直在猜測的「朱立倫會不會參選2024總統」,朱立倫每一次閃避問題,都在加深人們的負面印象:投機、算計。要或不要,講清楚,如果要選總統,講清楚後讓市場去決定「你夠不夠格」。決定你夠不夠格當黨主席,決定你夠不夠格當總統。

總結:朱立倫勿以為能經由「重新包裝」變成「新產品」

朱立倫或許仍舊以為,他能藉由國民黨主席選舉這一局,將自己「重新包裝」成「新產品」。

喊著改革,找幾個青年站台,看似新奇,但一般人對朱立倫的印象已經太清晰,換個包裝而不換內容物,而妄想能刺激銷售,更可能是不僅包裝未變,內容物也未變。

還記得康師傅泡麵?2014年頂新集團在台灣爆發「黑心油事件」,台灣康師傅雖未涉及黑心油生產,但頂新負面形象也重挫銷量,康師傅黯然退出台灣市場。負面效應擴及中國市場,不久後也雪崩式衰退。康師傅到後來已不再創新,除口味外,連包裝都沿用傳統經典造型,消費者味覺早已疲勞,競爭力逐漸喪失。這,就是朱立倫的寫照。

這次黨主席選舉,倘若國民黨仍選擇回頭路,2024不過就是再一次用「過期產品」對戰「不斷進化的對手」,注定一敗塗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