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融化西伯利亞永凍土層,科學家:將冰河期穴獅木乃伊「起死回生」不無可能

氣候變遷融化西伯利亞永凍土層,科學家:將冰河期穴獅木乃伊「起死回生」不無可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過去的幾年裡,西伯利亞的居民從永久凍土層中挖出了長毛犀牛、苔原狼、棕熊、馬、馴鹿和野牛,其中一些遺骸的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4萬年前。

文:Yi-ching Kuai

在西伯利亞永久凍土層中,一隻有將近2萬8000年歷史的穴獅(Cave Lion;Panthera Spelaea)幼崽被完美保存了下來,根根鬍鬚清晰可見。瑞典研究人員稱,這隻綽號「斯巴達」的幼獅,可能是迄今為止發現保存最完好的冰河時代動物,牙齒、皮膚和軟組織都被凍成了木乃伊,連器官都完好無損。

斯巴達是截至目前為止,在俄羅斯東北角雅庫特(Yakutia)永久凍土層中發現的第四隻穴獅。2018年,當地居民鮑里斯・別列日涅夫( Boris Berezhnev)在苔原尋找猛獁象牙時,意外發現了斯巴達。

氣候變遷,冰河期時生物紛紛出土

由於野生動物狩獵和貿易越來越受到限制,像別列日涅夫這樣的「象牙獵人」,轉而開始在冰冷的北方尋找古老的象牙。氣候變遷融化永久凍土層,延長了象牙狩獵季,讓我們得以發現了不僅僅是猛瑪象,還有更多動物的古老遺骸。

在過去的幾年裡,西伯利亞的居民從永久凍土層中挖出了長毛犀牛(Coelodonta Antiquitatis)、苔原狼、棕熊、馬、馴鹿和野牛,其中一些遺骸的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四萬年前。

顯然這片冰冷的草原曾經是眾多大型哺乳動物的家園。事實上,在塞繆爾河(Semyuelyakh River)河附近找到斯巴達的一年前,別列日涅夫在15公尺外發現了另一具小穴獅屍體,綽號「鮑里斯」。鮑里斯身上有比較多處損壞,可能是因為永久凍土洞穴坍塌造成,但基本完好。

分析遺骸的瑞典研究人員表示,鮑里斯和斯巴達都大約1到2個月大。不過,雖然兩者身形外表相似,但研究人員認為鮑里斯比斯巴達還要再老1萬5000歲左右。

目前尚不清楚牠們的死因為何,但瑞典斯德哥爾摩古遺傳學中心進化遺傳學教授勒夫・達倫(Love Dalen)和包括俄羅斯和日本科學家在內的研究小組表示,沒有跡象表明牠們是被掠食者殺死。電腦斷層掃描顯示牠們的顱骨損傷、肋骨脫臼和部分骨骼扭曲。「考慮到牠們的保存狀況,牠們當時肯定是很快就遭到掩埋。所以可能是死於土石流,或掉進永久凍土裂縫中。因為季節性解凍和凍結,永久凍土會形成大裂縫。」

鬃毛揭密,獨行或群居?

現今的我們對於穴獅的了解主要來自化石、生痕化石和史前洞窟壁畫。在永久凍土中發現的木乃伊是牠們存在過的最好證據。冰凍的穴獅屍體在許多方面與現代獅子非常相似,只是體型更大,皮毛更豐厚,但非洲獅最具標誌性的特徵——鬃毛,似乎在穴獅身上不見蹤影。

事實上,古代人類藝術作品中的穴獅幾乎沒有鬃毛,即使有,也只是零星出現。例如,一些冰河時代畫作中,穴獅的臉上有深色圖案,但目前還不確定深色圖案代表什麼。

鮑里斯和斯巴達都是幼年的穴獅,所以很難說他們的皮毛隨著年齡的增長會如何發展。研究人員表示,除了耳朵背面有一些深色的毛之外,大部分的毛都是黃棕色的。如果小獅子有機會長大,專家認為牠們的皮毛可能會變成更淺的灰色,幫助牠們在寒冷的西伯利亞北極偽裝自己。

鬃毛的存在很重要,因為鬃毛可以揭露穴獅的社會結構:是獨自生活,還是活在具有明確等級制度的群體中。目前,科學家們仍在爭論冰河時代的穴獅,是獨自在西伯利亞大草原上游盪,還是像現代非洲獅一樣群體行動。

在法國的肖維岩洞(Chauvet Cave)中有一幅來自冰河時代的畫作,描繪了十多頭雄性和雌性的穴獅狩獵野牛。

「如果獵物很大,成群狩獵會比單獨狩獵更有效,在穴獅沒有其他獵物可選時,牠們的生態系中有許多這樣大型的獵物,例如猛獁象和犀牛,」最近分析的作者寫道。「此外,大型獅群能讓個體免於為獵物競爭,並保護幼崽免受掠食者的侵害。」

目前一切都只是猜測。雖然近年一些保存良好的穴獅陸續被發現,但研究人員仍然沒有足夠的資訊判斷牠們的社會結構。

重現穴獅不無可能

也許有天我們能發現另一隻穴獅,提供更多關於穴獅失落已久的生活的線索。甚至也許有天,我們能讓穴獅起死回生。

古生物學家和穴獅研究報告作者阿爾伯特・普羅托波波夫(Albert Protopopov)告訴《西伯利亞時報》:「重現穴獅很有可能辦到,比複製猛瑪象還要容易。」部分科學家提議重建猛瑪象,但穴獅這個物種更年輕。普羅托波波夫說,科學家可以用一些現代非洲獅的基因來修補複製穴獅的基因,讓複製穴獅更容易。

這個點子顯然很有爭議,離實現還有好一段距離。目前,科學家要先將斯巴達和鮑里斯的基因組定序,再來決定下一步。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