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與恐怖組織:蓋達組織或將捲土重來,但「呼羅珊伊斯蘭國」絕對是更大威脅

塔利班與恐怖組織:蓋達組織或將捲土重來,但「呼羅珊伊斯蘭國」絕對是更大威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反恐專家判斷,規模與勢力皆較小的呼羅珊伊斯蘭國並不具備對西方國家發動大規模攻擊的能力,但不少人也認為他們很可能比當年的塔利班或蓋達組織(Al Qaeda)更加危險。

編譯:王國仲

8月26日傍晚,阿富汗首都的喀布爾機場遭到ISIS阿富汗分支「呼羅珊伊斯蘭國」(ISIS-K)猛烈火力與自殺炸彈攻擊,造成至少90人死亡,200人重傷。

中亞地區主要傳媒之一,莫比集團(Moby Group)執行長穆赫辛尼(Saad Mohseni)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我無法說明自己有多麼沮喪。更多攻擊事件、更多炸彈已經成為阿富汗的日常。」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瞄準平民(呼羅珊伊斯蘭國稱他們為美軍走狗或異教徒,得為「背叛之舉」付出代價)和美軍外(共造成13名士兵死亡,是2011年美方直升機遭擊落以來傷亡最慘重的一次),塔利班武裝部隊也成為攻擊的目標之一。

塔利班指責犯下暴行的呼羅珊伊斯蘭國,並表示將在外國勢力撤出後立刻以武力回擊,將其徹底殲滅。這意味著阿富汗境內激進宗教組織仍然分歧,並未因塔利班取得政權而整合完畢。因此,塔利班和時任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協商撤軍的條件之一(境內不再出現針對美國的攻擊行為),似乎也不是全由塔利班說了算。

呼羅珊伊斯蘭國是什麼?和塔利班的關係是?

呼羅珊伊斯蘭國約在2014年由前塔利班成員與部分武裝分子成立,並宣誓效忠伊斯蘭國領導人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組織名稱(ISIS-K)中的K代表古代伊朗呼羅珊地區(Khorasan,今伊朗東北部與阿富汗一帶),意思是「太陽之地」。

儘管和塔利班同屬遜尼派激進伊斯蘭團體,呼羅珊伊斯蘭國將自己定位為唯一正統的伊斯蘭教義奉行者,認為塔利班的統治方法與作風並未恪守教義,更常與之爆發激烈衝突。呼羅珊伊斯蘭國也批評塔利班和美國商談的撤軍協議是「叛教行為」,譴責並拒絕承認其在阿富汗的統治權。

呼羅珊伊斯蘭國在全盛期擁有約3000名戰士。2016年,美國與阿富汗發動多次空襲與地面部隊攻堅,擊斃多位領導人,將其規模縮減至1500至2000人。

不過,縱使執行多次殲滅行動,呼羅珊伊斯蘭國並未完全遭到摧毀,發起的恐怖攻擊更有越發激烈的態勢。2016年,他們共在喀布爾發動六次恐怖攻擊,這個數字在2017年成長為18次,2018年甚至高達24次。

2020年6月份,極具野心的新任領袖穆哈吉爾(Shahab al-Muhajir)接管。他廣泛招募各派武裝勢力,以及對塔利班或蓋達組織心生不滿的前成員,並持續在各地實施恐怖行動,甚至比塔利班等組織還激進。

2021年5月,呼羅珊伊斯蘭國以汽車炸彈攻擊喀布爾一間什葉派穆斯林女校,造成至少68人死亡,165人受傷的悲劇;2020年5月,呼羅珊伊斯蘭國槍手在什葉派社區的婦幼醫院產房內大開殺戒,16位母親不幸喪生。此類針對不同宗教、族群的血腥攻擊層出不窮,甚至美方在和塔利班進行撤軍協商時,都認為呼羅珊伊斯蘭國「無法交涉」,直接將其排除在討論範圍外。

儘管反恐專家判斷,規模與勢力皆較小的呼羅珊伊斯蘭國並不具備對西方國家發動大規模攻擊的能力,但不少人也認為他們很可能比當年的塔利班或蓋達組織(Al Qaeda)更加危險。

約旦智庫——政治與社會研究院(Politics and Society Institute)的伊斯蘭專家漢尼葉(Hassan Abu Hanieh)說明:「很明顯地,在伊拉克、敘利亞、亞洲或非洲,伊斯蘭國是更大的威脅。他們廣為流傳,且對年輕族群更有吸引力。」

RTR4JC8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和塔利班一向交好,蓋達組織或將捲土重來

蓋達組織發跡於1988年,同樣也是遜尼派伊斯蘭教激進組織,由惡名昭彰的恐怖份子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在巴基斯坦成立。「蓋達」在阿拉伯文中為「基地」之意。

組織成立初期,聖戰士們對抗的主要目標並非西方國家,而是意圖染指阿富汗的蘇聯。賓拉登更曾和美國CIA建立一定關係、共同抵禦共產勢力擴張,直至90年代後期,因不滿美國試圖介入阿拉伯世界,雙方正式決裂。

和伊斯蘭國相比,蓋達組織與塔利班的關係可說十分密切。塔利班任由賓拉登在阿富汗境內訓練聖戰士、擴充組織,甚至還在911事件發生、全世界都在追殺賓拉登時為其提供庇護,導致美軍在2001年發動阿富汗戰爭,塔利班也失去統治權。

賓拉登於2011年遭到擊斃後,蓋達組織的聲勢已不若以往。現任領導人查瓦希里(Ayman al-Zawahri)年事已高,且在激進伊斯蘭世界的威信不如賓拉登,據信已淡出領導圈並居住在阿富汗某處。

儘管蓋達組織在葉門、敘利亞、伊拉克和亞、非洲各處仍設有分支,但不少據點為了在當地順利發展,選擇不再嚴格奉行組織規範與意識形態。

部分觀察家分析,蓋達組織已無法維持過往的掌控力,甚至給了伊斯蘭國吸納成員並壯大的可乘之機。伊斯蘭國專書共同作者暨《Newlines》雜誌編輯哈珊(Hassan Hassan)指出:「蓋達組織的做法,就好像是開了一間達美樂,然後交給別人去做品質管控。伊斯蘭國則領先一步,懂得要從母公司指派一位管理者。」

前美國反恐協調員、現任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高級研究員薩爾斯(Nathan Sales)認為,美國面臨的恐怖主義風險將迅速加劇:「(在塔利班重新掌權後)幾乎可以肯定,阿富汗會再次成為蓋達組織的避風港,並藉此策劃針對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恐怖行動。」

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教授紐曼(Peter Neumann)則持不同看法。他認為塔利班短期內協助或提供蓋達組織更多資源的可能性較低:「這次塔利班全靠自己奪回政權,蓋達組織沒幫上太多忙。而且塔利班已經明白,他們2002年失去政權的元兇就是蓋達組織。」

在和川普政權達成的協議中,塔利班承諾不會讓蓋達組織在阿富汗境內從事任何對美國的攻擊行動。儘管沒人能保證塔利班會信守諾言多久(還有他們做不做得到),至少此舉能在某種程度上限制蓋達組織的發展。

不過,對伊斯蘭國而言,這樣的規範就完全不存在。因此,他們能夠最大幅度的分食美軍完全撤離後留下的權力真空。「政權轉移、維安部隊更換的過程,將為伊斯蘭國帶來可趁之機。」哈珊如此表示。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