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選舉的四種結局,將如何影響藍營2024推出「最強候選人」?

國民黨主席選舉的四種結局,將如何影響藍營2024推出「最強候選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誰才是對的人,可以預先從黨主席選舉的幾種結果,推測後續發展,分別為「江壓倒勝」、「江險勝」、「朱壓倒勝」、「朱險勝」等4種,這些結果也將不同程度的影響國民黨組成和2024年的總統候選人,並造成不同的結果......

文:張浩(私人企業研究員)

國民黨新任黨主席將於9月底揭曉,面對2022與2024大選,這屆黨主席選舉,從開打前便受到多方關注。朱立倫宣布參選後,若當選是否有能力為藍營贏回2024,此成為吸引國民黨黨員認同的關鍵。

現形成江朱兩強爭雄態勢,媒體屢次披露某些「內部」民調顯示朱立倫大幅領先,但是「內部」民調實為不公開的民調,在未有確實文件公開前,一般民眾也無法查證其真偽,故不必當真。

無論是江啟臣或是朱立倫出線,國民黨要贏回2024,勢必正視選民結構的改變。根據近一年民意變化,江啟臣帶領國民黨從崩盤邊緣拉回到30%左右的穩定支持度,可謂打底成功,替國民黨找回基本盤,加上民進黨執政倒行逆施,其民意支持度也跌回基本盤區間,藍綠基本盤總計約六成民意,各占30%,扣除民眾黨的10-20%左右支持度,沒有特別偏好的中間選民占20-30%,這將是2024勝選的關鍵。

比對過去的調查,這群關鍵選民的特徵大致包括:相對年輕、經濟/理性選民、較少關心政治、憑印象或跟風投票、選人不選黨、厭惡極端的兩岸關係主張(例如急統或急獨)、喜新厭舊等特徵,當然,並非所有特徵聚集才是中間選民,而是中間選民通常擁有上述2至3項以上的特徵。

國民黨長期以來的形象,如老化、不流行、迂腐、權貴等,無論是被醜化或真實呈現,要爭取這群中間選民,國民黨很自然地處於弱勢地位。2024以前,國民黨並非無法扭轉這個劣勢,關鍵在於這次黨主席選舉能不能選對人。

誰才是對的人,可以預先從黨主席選舉的幾種結果,推測後續發展,分別為「江壓倒勝」、「江險勝」、「朱壓倒勝」、「朱險勝」等四種。雖然都是勝選,但是代表的意義有差異甚大(見下表)。

chart
作者製作提供

江啟臣連任,才是2024國民黨推出「最強候選人」的真正保證

江啟臣若以壓倒勝之姿連任,相當於給社會傳遞一個非常堅定又明確的信號——「國民黨新舊交替玩真的」,加上壓倒勝所帶來的政治實力,江啟臣現階段所推行的換血工程,進行的可更為順利,年輕人比例會進一步上升,國民黨可望慢慢脫離老舊的形象感。

江若連任,兩岸關係「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也能延續落實,讓國民黨在兩岸問題處理上,有明確準則,不至於過軟或過硬,更符合多數民眾的認知,利於爭取中間選民認同。

江已經確定2024要當造王者,一個擁有黨內壓倒性支持度的主席,有助於將實力轉換成公信力,幫助國民黨訂出最合宜的初選規則,找出最合適的人選,最大程度減低內鬥風險。對於要勝選2024的國民黨來說,將是最優解。

如果江「險勝」,則屬於次優解,雖然上述的效果,諸如新舊交替感、增加年輕/新鮮感、兩岸關係、最適人選等,仍會在江的持續推動下有所進展,但是效力或許會打折。

在沒有壓倒性實力下,國民黨環境結構則需要更多政治折衝,才能讓改革順利推動。以江啟臣的能力而言,這些問題最終應能解決,但是從時效、成本、協調妥協等各方面來看,或多或少會推遲革新的進程。換言之,江啟臣險勝,2024國民黨雖然仍有較高的勝率,但是過程可能歷經曲折,因而增加結果的不確定性。

江啟臣受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進一步闡述,此處的妥協或折衝,與接下來所論及的利益交換式妥協,有本質上的差異。其因是江啟臣明確表示不參選2024,並且承諾「五大目標」一個達不到就辭職下台以示負責,這種出於公心的思維,一定程度上減低因鄉愿而暫緩改革的可能性,倘若改革步調緩下來,則較可能是現實面遇到窒礙難行之處,需多方協調,而非出於私心所做出的算計與利益交換。

朱若壓倒勝,2024國民黨最好的結局可能是小輸

朱若勝選亦分「壓倒勝」與「險勝」,無論何者皆較難助國民黨爭取足夠的中間選民,最壞情況則為2024大選結果國民黨不僅會比2016年更加慘烈,甚至有機會在10到20年內淪為中小型政黨。

假使朱「壓倒勝」,將帶來兩點致命後續效應:

第一點,與江啟臣壓倒勝相反,等於給社會大眾釋放出非常明確的訊息,即「國民黨回歸舊體制」、「老人最終還是選擇老人」這類陳腐印象。

年輕人會更加確認「國民黨=老」的印象,如同媒體人朱學恆曾說過,「朱立倫代表國民黨過去所有輸掉的原因,老派、退流行」,中間選民不會在乎朱立倫有沒有協調派系的能力,是不是國民黨的救世主,只會憑印象看到一個重返「老派」的國民黨。

國民黨必須清楚認識到朱立倫給予年輕族群的印象,此印象短時間難以改變,更可能越解釋越糟,最終淪為惡性循環。選民不會因為黨員的期待或辯解而有所改變,因為「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第二點,朱立倫若壓倒勝,2024朱有很高的概率將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壓倒勝意味著在黨內政治實力定於一尊,加上2022年國民黨縣市長維持平盤或小勝的機率高,憑藉著這兩個優勢帶來的政治資本,無論朱內心如何決定,集團內親朱的官迷們,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使其順利取得代表權。

而根據舊時代國民黨的風格,最可能用老派「搓湯圓」方式,試圖搓掉屆時可能存在的更強的代表,甚至出現綠營配合演出造勢,再讓已經在過去選舉被攻擊的朱立倫弱點再次暴露,徒增綠營勝選的機會。

5q5d1yg53401x7pakn41h3spjvmn4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朱若無法大勝,國民黨內的舊勢力將開始反撲

相較於朱立倫壓倒勝,國民黨面臨到最慘的結果是朱立倫險勝。

這點需要從黨員投票結構來看,據推估,大致黨員票結構約六成為組織票(或是派系動員票)與四成的自主性黨員票,朱占組織票優勢,而江擁有自主性選票優勢。

朱立倫若險勝,即組織票朱立倫維持優勢,而自主性選票原本投給江啟臣的或不會投朱立倫的,轉而支持其他候選人,特別是近期利用煽動式言論讓聲量「異常」竄升的張亞中,這些票保守估計在5至10%左右,此會讓朱即使輸了自主性選票,但是仍然可以憑藉組織票險勝。

朱立倫險勝的結局,除了前述民眾再次加深國民黨為陳舊、退流行、「老人黨」的印象外,國民黨很可能會因為面對額外的「三重效應」而全面潰敗。

由於組織票成為朱立倫險勝關鍵,朱立倫將成為「弱勢黨主席」,可能傾向與「幫過忙」的派系達成利益妥協或交換,成為所謂的「共主」。

這種共主結構因為相對脆弱,共主需要讓出更多的「酬庸」來答謝諸侯,或許不會影響到年輕化的進程,但是內涵會與現在江啟臣推動的青年改革有著巨大差異,因為重用「藍三代」、「藍二代」,表面上也是重用年輕人,本質上卻是傳統的派系政治,無助於實施有意義的改革,社會上有能力的年輕人仍然不會選擇國民黨,中間選民更會將國民黨與「權貴黨」印象掛勾在一起。

同樣的,脆弱的共主結構下的利益交換,更有可能替國民黨帶來破壞制度、重返人治的隱患。

據悉,這次江啟臣在組織票面臨劣勢,一部分原因出於在黨務上堅持制度,不願便宜行事,而讓某些諸侯頗有微詞。朱若以險勝之姿上台,很高機率會給予重要諸侯「方便」的做法,維繫體系穩定,尤其是對擁立有大功的夥伴,過去制度或程序上有不可行之處,此時可能會利用「特例」或「專案」方式滿足其需求。

當制度在妥協、交換、利益計算之下逐漸「彈性」後,國民黨可能要成為一個徹底落後的「人治」政黨,而遭選民甚至支持者的唾棄,2016年「換柱」事件就是一明證,雖然當事人「柱柱姐」洪秀柱很大度地讓這件事過去,但對國民黨的傷害至今仍存,更是現在國民黨屢次被民眾譏笑與不滿的最根本遠因。

相較於利益交換與破壞制度,弱勢共主為國民黨帶來最無窮的後患,恐怕是無力處理黨內「急統」與「極端」聲量。

改革國民黨  張亞中提看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參選國民黨主席的台大教授張亞中

如同上述推測,朱立倫如果靠張亞中拿下足夠自主性黨員票而險勝江啟臣,選後將面臨以張亞中為首的「急統」與「極端」勢力抬頭,原本這群已經被邊緣化的極端主義,會因為獲得一定比例支持而「說話更大聲」。

然而,張亞中所拋出的論點,幾乎皆與中間選民偏好相扞格,某些主張甚至與國民黨共識相違背,或是類似「納粹化」的煽動論點。

例如,張亞中便曾出言反對江啟臣所提出的「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對於一位曾提過「一中三憲」的學者,反對回歸中華民國憲法立場處理兩岸關係,著實令人匪夷所思。

又譬如,張亞中揚言當選黨主席要掃除李登輝餘毒,深藍族群如果不理性思考,很容易表示認同,落入陷阱。如果沉下心細思,可以發現,張教授口中的「李登輝餘毒」標準何在?誰又是餘毒?還是張亞中指「誰是餘毒,誰就是餘毒」?如果沒有給出一個可供檢證的標準,張亞中這番言論,與共產黨口中的「反革命份子」或是覺青主張的「台灣價值」,又有何異?

這些言論與動作,只會讓中間選民厭惡,張亞中此類極端的聲音越大,越會讓中間選民「確認」國民黨是「紅統」、「舔共」且「輸到不理智」的政黨,完全無助於爭取更多選票,嚴重一點甚至會迫使部分淺藍族群選擇不投票。

更糟糕的狀況是,此時作為弱勢共主的朱立倫,如果仍心繫大位,極有可能為了展現大度,拉攏張亞中進入黨務擔任某個榮譽職位,例如副主席,作為與洪秀柱一系列和解的表態,用以沖淡泛藍民眾對於「換柱」的厭惡感。若真如此,將是國民黨的災難,朱立倫也將再次成為國民黨罪人,甚至是開啟國民黨泡沫化的歷史罪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