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基進觀點》導讀:紀念那些沒有發生、或者不再發生的抗爭與革命

《權力:基進觀點》導讀:紀念那些沒有發生、或者不再發生的抗爭與革命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權力,是社會科學與政治學的核心概念。路克斯的《權力:基進觀點》在1974年出版之後立刻成為權力分析的經典之作,引發各種激烈的論辯;近五十年來,本書已成為探討權力的研究必援引的著作。

文:陳嘉銘(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導讀】紀念那些沒有發生、或者不再發生的抗爭與革命

《權力:基進觀點》在1974年的第一版,只是一本六十三頁的小書,可是竟成為二十世紀最重要的政治學經典之一。這本書影響深遠,啟發了許多女性主義、種族主義、政治學和社會學的研究。作者史蒂芬・路克斯(Steven Lukes)在書中結合了無人能出其右的哲學分析能力以及對各種社會科學著作的驚人熟稔,做出了兩個重大貢獻。第一、在概念分析上,他幫助我們突破性地掌握了權力的概念。第二、在實質議題上,他揭穿了美國社會沒有權力支配者的謊言。

1960年代的政治科學家宣稱,基於他們對衝突的研究,美國社會是一個多元主義的民主社會,不同群體在不同議題取得上風,沒有一個權力集團在支配美國。路克斯揭露這個多元主義論述的虛假性。對路克斯來說,真正深刻的權力,正彰顯在那些無聲無息的支配、那些沒有發生的抗爭、那些未曾發生的革命。

讓我們先回到一個讀者熟悉的問題。在一個有關香港民主抗爭的研討會中,我遇到一位來自中國的留學生義憤填膺地問:「為什麼這些抗爭者可以造成人民正常生活的嚴重困擾?」他認為中國的體制雖有缺陷,但是幫助上億人口脫貧,帶來經濟高速成長和龐大中產階級,在科學和產業上有極強競爭力,同時避免許多西方民主問題。他已經留學海外,了解西方民主,但仍然是中國體制的熱情支持者。

雖然中國社會仍有許多衝突和抗爭,但是不可否認,許多中國城市看起來繁榮發展、沒有衝突、缺乏抗爭,龐大的中產階級似乎自願支持共產黨的統治。我們可以說,「中國人民處於被權力支配的狀態,連他們的自願服從都是『虛假意識』嗎」?或者,他們的利益獲得足夠的滿足,因此我們不可忽視他們對體制的由衷支持?

對於這個問題,社會科學家有四種答案:

第一、權力必是可見的:沒有衝突就意謂著沒有權力存在。只有衝突發生時,我們觀察到有權力者的決策壓倒了無權力的人,我們才能知道權力的存在。既然沒有抗爭發生,可見中國政府以物質利益和認同利益的回報,讓人民的主觀偏好獲得充分滿足,因此由衷支持體制,支配並不存在。

第二、有些權力是隱密的:雖然沒有明顯的衝突發生,我們也觀察不到有權力者做出決策,但是如果我們觀察到人們廣泛地私下表達不滿,我們可以說中國人民公開的自願服從是偽裝的。有權力者可能透過「不做出任何政策決策的決定」,設定議程,讓衝突沒有機會浮上檯面。因此雖然抗爭不存在,但支配是存在的,只要我們挖掘出人們私底下的怨憤。

第三、有些權力是看不見的,而更少支配的體制是可能的:我們觀察不到明顯或隱性的衝突,可能意謂權力的支配更深遠。權力藉由形塑人們的認知、慾望、價值和目標,安穩獲得了人們自願的服從(willing compliance)。然而如果支配鬆懈了,人們更知道自己的「真實利益」(real interest),人們就會起而反抗。中國人民的真實利益不只是物質利益和民族認同滿足,而且包括:人人有平等尊嚴、人人把彼此當作目的自身對待、每個人都有平等權利,在互惠的關係中,去形塑自己的生活和發展自己的天賦。因此中國人民雖然沒有抗爭、沒有衝突、主觀覺得滿足、不覺得自己被支配,客觀上他們仍然被支配,他們的自願服從是虛假意識。

第四、有些權力是看不見的,但是所有體制都是權力遍布的體制。中國威權體制和西方民主資本主義體制沒有太大的差別,因為人們在這兩個體制都被各種制度的權力規訓和塑造,人作為主體都是被各種權力體制建構的,每個人都生活在無法逃脫的綿密權力微血管的支配之中。正確答案顯然是這四種權力都存在中國社會之中。這四種答案的不同,牽涉到對權力概念的看法不同,而這又進一步反映出研究者的方法論的不同、對主觀偏好的評價不同以及價值選擇的不同。

第一種答案可以說是經濟學古典自由主義的答案,他們認為人們的主觀偏好就代表他們全部的利益。這類研究者採取行為主義的方法論,認為我們只能從人們的行為以及決策的做成,觀察到衝突的存在,也才能觀察到權力的存在。因此當中國廣大中產階級的主觀偏好獲得滿足,沒有衝突和抗爭,也就沒有權力支配的問題。這也是路克斯批評的權力的第一個維度觀點。正是因為美國的行為主義政治學者抱持這樣的觀點,所以他們會認為美國是一個沒有權力支配的多元社會。

第二種答案則是修正主義者的答案,也是路克斯批評的權力第二個維度的觀點。他們不贊同可觀察到的衝突和決策,才顯示權力的存在,因為有權力者可以藉由「不做成政策的決定」,讓許多重要的議題無法進入政治議程,無法獲得討論,我們因此觀察不到明顯的衝突。但是修正主義者仍然認為主觀偏好是關鍵,除非被支配者私底下吐露不滿,否則我們無法判斷支配是否存在。路克斯認為第二種維度的觀點確實讓權力的研究推進很大一步,即使衝突和抗爭沒有發生,我們仍然可以指認有權力者的支配。但是這種觀點的限制在他們認為隱性的衝突是必要的。可是,如果許多被支配者沒有怨憤、自願服從,我們還可以說支配存在嗎?

路克斯捍衛的答案是第三種,他認為權力有第三個維度。這種維度的權力,不只是隱密的,更是看不見的,或者我會說無聲無息。支配者不需做出決策,因為這種權力透過日常的制度、常規、習慣、資訊控制等等方式直接塑造了人們的欲望、認知、價值和目標,使得人們自願地服從支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