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紀錄片《社頂的孩子》:補足「羅妹號事件」的真實性,建議搭配《斯卡羅》服用

【影評】紀錄片《社頂的孩子》:補足「羅妹號事件」的真實性,建議搭配《斯卡羅》服用
Photo Credit: 公視粉絲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頂的孩子》的重點在於試圖還原關於羅妹號事件和當地原民的牽連,嘗試將到今天依舊謎團重重的國際事件還原,以社頂這個曾經是斯卡羅人幾百年後的後裔回首去追根,還有台灣學者脫去中華民國的中國歷史而回顧實際在台灣發生的歷史事件。

文:陸坡 (LUPO)

台美?歷史?斯卡羅?影集背後的真實故事!

2021年8月,台灣影視最熱的影集大概是公視從開拍到播出極力宣傳,且投入破億資金製作的19世紀中台灣的歷史大戲《斯卡羅》。《斯卡羅》改編自原作小說《魁儡花》,且為了捨去貶抑當地原民的「魁儡」二字,進而更動劇名成現在的《斯卡羅》,更帶動一股在《賽德克巴萊》之後台灣對於原住民、殖民與漢人之間的考究。但是,劇中其事件本身的真實是什麼?

紀錄片《社頂的孩子》就試圖討論事件的真實性,以屏東墾丁、恆春兩地出發,探究美國商船羅妹號的遇難者,因為在台灣遇難後誤闖原住民領域而被殺害,進而引發一連串美國、清政府、台灣原民在國際政治上的風波事件。將近150年後這件不常被人知的台灣歷史,再次被人追憶,是否可以找到當年的蛛絲馬跡?

歷史環環相扣,常會引發一連串蝴蝶效應,不管最終是好與壞或是時代軌跡,時光總是殘酷地將歷史痕跡漸漸抹去,而追憶的人則只能靠著一塊木板或碎石,嘗試架構出歷史的模樣,並透過經歷過的人們流傳下來的口述、筆墨為一個事件找尋真相。

但歲月不饒人,有些故事與記憶當你回首追憶時,才發現人去樓空,某些真相永遠被掩埋於沙裡,那些人事物靜靜地躺著,不著痕跡隨細沙磨去粗糙與扎人的菱角,被忘記。這是台灣歷史,在長期日據時代、中華民國統治覆蓋後,再次被翻開的一頁古典。

社頂是屏東縣恆春排灣族一個部落。紀錄片《社頂的孩子》則告知這邊自古流傳的故事,關於美國人與台灣原住民的「羅妹號事件」、還有後續日本人侵台引發的「牡丹社事件」,透過當地原住民族人後裔和長期研究台灣歷史的學者,試圖去探討在這屏東恆春的沙灘上曾經發生了什麼故事。

剛好串起2021年台劇《斯卡羅》而引發話題,而在這故事其背後的真實,有時候也許並不美好也不是那樣的順理成章,而有著更多關於原民部落角力、和美國外交官李仙得的盤算和往後日本對台的戰事佈局。

賴清德出席台劇「斯卡羅」首映記者會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社頂的孩子》的重點在於試圖還原關於羅妹號事件和當地原民的牽連,嘗試將到今天依舊謎團重重的國際事件還原,但很可惜的是,紀錄片中並沒有強大的直接證據證實相關研究者的佐證,當中的許多部份還是得依靠李仙得的著作和實地田野調查獲得。

透過照片、口傳和當地習俗廟宇還原被美國名為「福爾摩沙遠征事件」的樣貌,其中有多位歷史研究者推斷,關於當年原住民與李仙得之間簽訂了「南岬之盟」是否有效力,或是它是否為國際合約有不同看法。

然而,這部紀錄片除了還原羅妹號事件之外,另一個故事線為排灣族黑皮哥帶著導演重新找到當年排灣族外斯卡羅人這支外族。也敘述關於瑯嶠十八社各個當地部落之間的關係。由於當年清政府與當地原住民的領地分布,也間接影響羅妹號事件李仙得對於台灣領地分布的看法,進而有了「番地無主論」的想法,這點跟美國原住民印地安人被掠奪關於自以為文明人的傲慢有些類似。

在台灣最南端的土地上,生番熟番、客人、閩南族群混血原民各自為政,可以說是很難統整其地方的一個主因,最終還是透過清政府與外國政權和後續日本人的統治,才得到統一,但也變得難以考究當年的歷史事件與斯卡羅人的文化。

《社頂的孩子》是以社頂這個曾經是斯卡羅人幾百年後的後裔回首去追根,還有台灣學者脫去中華民國的中國歷史而回顧實際在台灣發生的歷史事件。例如當地的八寶公主廟中的女性神祇故事,就流傳著一位荷蘭公主或美國公主被原民殺害後供奉的廟宇。謠傳的故事雖跟斯卡羅的羅妹號事件有相呼應,但真實度不明。

還有關於沙灘上落難的船隻遺骸被保留下來,但根據專家學者指出,這些受害者或遇難船不只有羅妹號、原民保衛領地殺害的人數也有許多並未被爆出,故很難能判定跟羅妹號事件有關係,也是沒有直接證據。

不過,《社頂的孩子》紀錄片說到許多《斯卡羅》影集中所沒有提到的部分,且故事的版本和事件背後各個人物的盤算,可以讓觀眾對於該人物和時代有著更多想法,以及更在乎台灣自己的歷史,脫離用中華或中國視角去看待。

《斯卡羅》的影視介紹如今從中國豆瓣被撤除,這也表示中國認為該劇有政治意涵之處。但歷史往往伴隨的就是無盡的政治和國與國之間的殺戮、鬥爭等利益交換,更主要的還是羅妹號事件是近代中國無關屬於台灣原民、滿清政府、美國政府三者的歷史案件,撇清了「台灣與中國有關係」的先入為主的大中國概念。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