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社會記者王瑞德:黑道大哥嗆聲要我洗門風,看遍各種荒唐走精的暗黑內幕

資深社會記者王瑞德:黑道大哥嗆聲要我洗門風,看遍各種荒唐走精的暗黑內幕
示意圖,非文中所說事件 |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天我陪同警方到北投山上捉人,自然又是圖文並茂的獨家新聞,沒想到見報後這一位黑道大哥惱羞成怒,竟然打電話到報社興師問罪,還留下他的電話説一定要我洗門風。我一氣之下打電話給他,劈頭就問他:你知不知道你們幫主和我是什麼關係?

文:王瑞德(資深社會記者、時事評論員)

什麼叫做社會新聞?就狹義而言,單指犯罪、意外、警政、司法偵辦與判決;嚴格來講,以警政犯罪新聞為社會新聞主體,司法偵辦判決為輔

所以不管是電視新聞媒體或報紙,大都設有社會組或是社會新聞中心,以警政為主、司法為輔,因為警政新聞大多是動態的,包括警匪槍戰、擄人勒贖、殺人分屍、性侵性騷、車禍意外、瓦斯爆炸、自殺自戕、搶劫強盜、扒手竊盜、飆車追逐⋯⋯

至於同被列為社會新聞的司法新聞,通常將法院、地檢署和調查局劃在一起,除了檢察官指揮調查局搜索、約談、收押等動態新聞外,其他起訴、開庭、判決、入監,大多為靜態新聞,但是有的司法新聞一旦牽扯到重量級政治人物,同樣對台灣社會具有重大影響。

但是廣義的社會新聞則是無所不包,甚至除了災難和燒殺搶偷等負面新聞之外,更包括各式各樣的光明面軟性社會新聞,而且不管那一類的新聞,都可能是廣義的社會新聞,例如政治人物被潑漆、政治人物帶非太太的小姐上汽車旅館、政治人物召妓玩3P反而慘遭仙人跳,甚至政府機關失火,政治新聞立刻搖身一變成為社會新聞。

男女明星酒駕遭警察臨檢查獲,或是警方臨檢夜店查獲如香港男明星蘇永康攜帶搖頭丸毒品最後強制送往勒戒,或是明星因感情因素找人砍殺情敵甚至結束生命尋短,影劇新聞馬上搖身一變成為社會新聞。

進擊的社會新聞:衝鋒陷陣、充滿風險

社會新聞無所不包,尤其是採訪犯罪新聞,有時候衝鋒陷陣趕現場,一不小心還可能有生命之憂。

30幾年前,我和台北市一個警察單位感情很好,這一位外勤隊長很喜歡捉賭,他們一個單位可以在一年之內衝掉台北市100多場百家樂天九牌和麻將等職業大賭場,我因為天天都和他們和在一起,連半夜都隨著他們一起外出辦案,他們破案捉人,我則負責拍照搶獨家新聞。

有一天,隊長拜託我一件事,他們要到桃園辦一起販賣槍枝案件,但是欠一個可以喬裝成買家的對象,拜託我能不能演一下,我一聽老朋友的話當然義不容辭,就這樣三部車到了桃園一家三溫暖,我拿著一包警方提供的鈔票,用報紙包著,放在三溫暖的鐵櫃裏。

當時我的兄弟們説,他們會躲起來保護我,只要對方一出面交易槍枝,他們就會火速衝出來捉人,我不疑有他照辦,就在我將錢放進對方指定的三溫暖鐵櫃中,突然出現一名男子站到我身旁,將三溫暖的鑰匙插在我隔壁置物櫃上,説時遲那時快,十幾位事先埋伏的刑警突然衝出,將他一舉逮捕,從櫃子裡起出三把包在塑膠袋裡的制式手槍,再安排我趁亂消失,我就這樣又拿到一條現場直撃獨家新聞,只是30幾年後回憶當年勇,其實是充滿風險而不畏虎啊!

455500490_1a69e70c37_o
Photo Credit: Thomas Wanhoff@Flickr CC BY-SA 2.0

黑道大哥嗆聲要我洗門風

有一次,我隨著同一個外勤隊到北投一間學校捉人,原來男老師捉到學生在考試時作弊,硬是記了他一支大過,沒想到學生竟找來校外的幫派大哥,趁學校放學時,直接在校門口強行攔下老師座車,將老師拖到車外,用磚塊將老師砸破頭昏迷,在場的教官和師生卻因對方如兇神惡煞,只能將老師送醫後報警。

當天我陪同警方到北投山上捉人,自然又是圖文並茂的獨家新聞,沒想到見報後這一位黑道大哥惱羞成怒,竟然打電話到報社興師問罪,還留下他的電話説一定要我洗門風。

我一氣之下打電話給他,劈頭就問他:你知不知道你們幫主和我是什麼關係?

他楞住了好一會兒才問我,我告訴他幫主的外號和故事,他的幫主不僅是我好朋友、好兄弟,而且現在正在菲律賓,要不要我請幫主親自打電話給他?

這一位黑道大哥沒想到我的交遊廣闊,好漢不吃眼前虧,立馬在電話中跟我道歉。只不過他因急著想出名打天下,在中山區搶地盤爭奪他幫他派所圍事的酒店,最後闖下大禍被提報為情節重大流氓,落得亡命天涯20幾年,才終於得以重返台灣。

黑幫互鬥、警方噤聲?無冕王捍衛新聞自由!

在電影《艋舺》中,曾經有一段劇情是發生在華西街好幾百人打群架,我在艋舺出生,30幾年前在艋舺跑新聞,但是艋舺從來沒有發生過好幾百人打群架。

台北市過去暴發的大多是不良少年或學生集體打群架,而真正上百人拿刀互砍的地方,則發生在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當時為了爭奪夜店販賣大麻和搖頭丸的暴利,兩大黑幫竟然封街械鬥,當時我接到通知趕到現場時,連在場的消防局救護人員都不敢進去救人,因為現場數百人還在拿刀互砍,直到大批警力趕到現場,眾人才做鳥獸散,只留下滿地被砍傷者的哀嚎聲。

沒想到隔天一大早,其中一個幫派因為不滿,竟然派人到械鬥現場,朝對方所圍事的酒店連開多槍後揚長而去,當時聽到風聲趕到現場採訪的晚報勁報王姓記者,和三立電視台的攝影記者,竟然被衝出來阻擋拍攝的黑幫人士攻擊!

報社記者慘遭壓制在地上,黑道拔走他數位相機裡的記憶卡,攝影記者的頭則被壓在採訪車的引擎蓋上,硬是將攝影機內的拍攝影帶拉掉,更離譜的是,當時中山分局的員警們竟然站在一旁,並未阻止,也未以現行犯逮捕。

我得知此事後認為太過不可思議,更不可思議的是,警方事後竟然想大事化小,由高階警官出面拜託新聞界的朋友們不要報導,想將全案壓下,希望大家只報導黑道開槍火拼,不要扯出警方漠視記者遭黑道攻擊事件。

我拒絕警方拜託,隔天在自由時報以三分之二大的版面深入報導此一離譜事件,台北市議員並召開記者會嚴厲譴責警方,最後兩位記者都向我致謝,因為大多數的媒體幾乎都輕輕帶過。

荒唐走精(tsáu-tsing)的暗黑內幕

有時候身為社會記者,會看到外界所想像不到的事。

有一年我寫了一條艋舺地區幾個角頭老大,一起覬覦一個全新大樓建案工地,當時大家要求的保護費分紅金額是3000萬,但是出面和建商談的道上大哥只拿到300萬,還向另外三個角頭老大說因為辦事不力,所以300萬元分給三人,他自己一毛都不拿。

結果三個角頭老大懷疑他根本是暗吞幾千萬,當他凖備回家時,竟在樓梯間遭刀手追殺,當場砍下一條手臂,這個老大也真硬氣,撿起斷臂止了血後直衝當年的黑道急救站慶生醫院,不僅救了命,連斷手也接了回去。

我將此事獨家報導後,竟然有一位萬華分局的派出所主管出面找我,說他希望陪同我一起回萬華,因為三位角頭老大認為我的獨家報導非常重要,認為我一定知道到底是誰向建商拿了幾千萬,希望我能指點迷津。

華西街夜市店家鐵門深鎖 霓虹燈光兀自閃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其實我是從台北市少年隊一位非常熟悉艋舺生態內幕的楊姓小隊長那裡得知此事,純粹是為了新聞報導,根本不知道真正的保護費金額,但是身為白道的堂堂派出所主管,竟然和黑道勾結,而且還充當信使,希望我和黑道見面,並且陪他一起向黑道解釋,讓我對他的人品開了眼界。

這位警官後來高升,沒想到竟然迷上酒店,而且其中一位酒店小姐還成為他的小三,不料有三位刑事組刑警一起到這家酒店喝酒,其中一位刑警酒喝多了,闖入酒店小姐休息室,挑上這位警官小三坐枱小姐想用5000塊發生關係,結果遭對方拒絕後惱羞成怒,竟然拿出手槍直接朝酒店小姐的頭部給砸了下去!

這位酒店紅牌雖然沒有重傷,但是卻向警官男友哭訴,最後警官男友便將此事告知媒體記者們想借刀殺人,其中一位代班不知內情的記者自以為搶到重大獨家,將半真半假的傳聞給寫了出來。

帶隊的小隊長不知有人要誇大陷害成性侵的內情,心想他帶隊喝花酒,頂多記大過降調為制服員警,就一肩扛起所有責任,沒想到最後竟遭記兩大過免職,太太也誤以為想性侵酒店小姐的人是自己的先生,不僅火速搬家、將孩子們轉學,並向法院申請離婚!

他的委屈只有我知道,沒想到只是率隊喝了花酒,竟然一下子身敗名裂、家破人亡!我鼓勵他一定要申訴到底,將事實真相說出,爭取自己的公道,後來他總算保住警察工作,轉調往保一總隊服務,十幾年後,我去參加台灣道上赫赫有名的艋舺華西街角頭老大細漢他K(編註:他K,原意是日文「武」,平假名為「た(ta)け(ke)」)所辦的尾牙時,在入口處遇到奉命來維持秩序的老朋友,警察還是警察,但是婚還是離了,家庭還是破碎了⋯⋯

延伸閱讀

更多卓越電子報文章

本文經卓越新聞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