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明天過後:美國全面撤軍後,塔利班得開始證明自己與20年前不同

阿富汗的明天過後:美國全面撤軍後,塔利班得開始證明自己與20年前不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塔利班若想搭建與歐美國家外交的橋樑,採取一定程度的世俗化作法是首要之務,這需要塔利班政權履行承諾以示誠意,如果緊抓著「反現代化」路線,不但會進退失據,也會落得孤立無援。

美國在8月31日撤出阿富汗已無懸念,而北約(NATO)盟友也已相繼撤離,這場用了二十年的「自由哨兵行動」吹熄燈號,其背後意義並非是西方國家揚棄當地的「反恐合作」,而是回到不以「國家」為主要根據的「反恐活動」。

換言之,或許有人會把美軍撤出阿富汗類比1973年撤出越南,但兩起案例的時空背景不但不同,更重要的是越戰時,美國要對抗的是崛起擴散中的共產主義,如今則是對各國都有威脅的恐怖主義,根本差異,在於「前者」或有合作或共處的可能,「後者」則是沒有妥協的空間。尤其2001年911恐攻就發生在美國本土,美國所引領的全球反恐行動,將會持續進行。

一切為了反恐,美已無心介入阿富汗內政

其實,美軍撤離阿富汗並不是棄守,而是跳脫阿富汗國內的政治泥淖。

無論是被推翻的阿富汗政府是否能抵禦塔利班的攻擊,或是塔利班政權復辟後的統治手段為何,這些都與當初美國進軍阿富汗的初衷無關。而且時間拉長,美軍及其盟友反而被外界指責是在「介入內政」或「硬套西方政治價值」,如今撤退之際,塔利班重拾政權,更被中國等國批評這是「美國的失敗」。

問題是,如果以歐美國家當初入駐的理由來看,成功打擊如「蓋達組織」(al-Qaeda)的恐怖主義勢力,又對照2020年2月美國與塔利班武裝組織簽下「和平協議」來看,要全然說美國是狼狽退出,恐怕言過其實、刻意扭曲。

細看美國當時與塔利班所簽下的協議,其實就是要求塔利班與極端組織保持距離,當時塔利班也聲稱不會讓這些組織在阿富汗境內存在,依此再看今年7月底,當時塔利班也向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信誓旦旦不會允許讓任何勢力在阿富汗境內從事「危害中國」的事,言下之意就是與「東伊運」切割。

說白了,這一方面表示塔利班記取二十年的失敗經驗,另一方面也是一種國際政治及談判的妥協。依此邏輯來看,塔利班奪回政權,就一開始的初衷,以及之後的協議,美軍撤軍是順理成章,且不會過問阿富汗政治情勢,除非是事關反恐,否則不會將國內政治攬在一身,頂多提供「難民」的援助與安置。

RTXGAKN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美國全面撤軍,塔利班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對美國來說,當前阿富汗情勢,除非塔利班重蹈覆轍,否則沒有介入的藉口,更不用說阿富汗政府資產存放在美國,凍結塔利班使用完全是基於外交的考量,更是要求塔利班政權履行「和平協議」的主要工具之一。

反觀塔利班,國家制度百廢待舉,縱然還是要依照「伊斯蘭教法」來統治,許多阿富汗民眾也對此深感憂慮,但要安軍心、安民心才能讓阿富汗朝向穩定,以及防止內部出現反動勢力,政府掌握充足的財政能力相當重要,那麼向美國妥協或求援也不是不可能。

此外,塔利班除了要解決國內經濟困頓的問題,還得因應國內外的複雜挑戰,尤其是由ISIS在阿富汗的分支「呼羅珊伊斯蘭國」(ISIS-K)。

可以想像的是,美國都還沒完全撤出時,ISIS-K就在「喀布爾」(Kabul)的國際機場發動炸彈攻擊,這隻恐怖武裝勢力就是看不慣當前塔利班有意走「修正主義」的統治路線,甚至揚言將對其發動聖戰。

可以說,塔利班所建立的新政權將可能面臨進退兩難的局面,一來要落實教義的社會秩序,將會引起西方國家的抨擊與制裁,二來若朝向世俗化發展,可能激起激進教義派的反彈,甚至導致內部分裂。現實上,以塔利班目前的實力,恐難以抵擋周邊恐怖組織與內部反對勢力的勾結,如果違反了對外承諾,也會成了歐美國家反擊的標的,甚至陷入得不償失的下場。

AP_2122958611950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

持平而論,阿富汗的未來掌握在自己手上,塔利班的統治思維將決定未來的走向,只是選擇哪一條路線都會顧此失彼,為了避免淪落左右為難的局面,塔利班勢必要回到政治利益最大化的邏輯,也就是在以「維持政權穩定」的前提之下,讓「基本教義」能與「世俗政權」結合,否則難逃政治動盪的宿命。

值得觀察的是,塔利班若想搭建與歐美國家外交的橋樑,採取一定程度的世俗化作法是首要之務,尤其目前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都暫緩在阿富汗設立使館,勢必會增加塔利班外交接觸的成本,這需要塔利班政權履行承諾以示誠意,如果緊抓著「反現代化」路線,不但會進退失據,也會落得孤立無援。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