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帶一路」在柬埔寨打造亞洲最長水壩,湄公河流域五千居民失去家園與生計

中國「一帶一路」在柬埔寨打造亞洲最長水壩,湄公河流域五千居民失去家園與生計
Photo Credit: Human Rights Watc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湄公河流域是一個龐大的淡水生態系,生養著數千種迴游魚類。這座水電站攔截了湄公河兩條重要支流,形成一座巨大人工水庫,使得魚群無法在上下游之間巡迴穿梭,完成覓食與繁殖。

亞洲最長水壩「桑河二級水電站」建成以來,已造成柬埔寨湄公河流域成千上萬居民失去家園與生計

作為中國「一帶一路」項目之一的這座水壩,總長超過六公里,不但切斷了本地魚類的重要迴游路線,也迫使許多原住民和少數族裔社區集體遷移。水壩可能危及捕魚社區生計的警告遭到忽略。部分拒絕搬遷的居民受到威脅。

人權觀察亞洲區倡議主任約翰・席夫頓(John Sifton)探討水電站如何毀滅當地居民生活、柬埔寨政府建造水電站的動機,以及北京應該加強保護「一帶一路」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受影響民眾的權利。

桑河二級水電站在2018年完工後,對該地區帶來什麼影響?

湄公河流域是一個龐大的淡水生態系,生養著數千種迴游魚類。這座水電站攔截了湄公河兩條重要支流,形成一座巨大人工水庫,使得魚群無法在上下游之間巡迴穿梭,完成覓食與繁殖。許多魚種因此集體滅絕,漁獲量也跟著直線下跌。

魚類是柬埔寨人的主食。湄公河水系有幾百萬人靠捕魚出售為生。現在,全國都已感受到漁業的萎縮。

一份2008年的環境影響研究對此早有預言,卻受到忽略。當地社區從一開始就因為擔憂失去收入而反對水壩,卻被貼上麻煩製造者的標籤。柬埔寨政府官員和負責建壩的中國國有發電公司的幹部,都對這些村民加以威脅。數千人被迫遷離家園,他們捕魚的地方和祖傳田地都沉入水庫。

這座水電站也淹沒許多村莊,這對沿岸社區的生活和生計有何影響?

被水壩淹沒的村莊共有大約4500到5000名居民。許多都是原住民族或少數族裔社區。他們的食物和收入原本有三個來源。第一是魚類,這是他們主要的蛋白質來源,也可以出售來換取魚網或日用品。第二是他們利用河川沿岸沖積平原種植的稻米、蔬菜和水果。還有第三個是森林產物,諸如香草、堅果、種籽和樹脂。村民雖然貧窮,但能自給自足。

現在,兩條築壩河流的一切產物——食物、水和捕魚收入——都沒有了。村民若想打漁,必須走到很遠的地方,因為移民安置區附近沒有河流。他們現在生活的土地乾燥、多石,不易開墾。他們又沒有錢施肥。而且因為地下水不宜飲用,村民還要買水來喝。

有些村民拒絕安置,只好搬到水庫周圍的樹林裡面。但他們也很難維持生計。以前沒有水壩,有些家庭一個晚上就可以抓到40公斤的魚,現在連2公斤都抓不到。可以賣到好價錢的大型多肉魚類,已經越來越少。村民現在能抓到的魚都很小,通常只能做成柬埔寨的一種傳統鹹魚料理,稱為「臭魚」(prahok)。

水果和稻米的收穫量也大幅減少,因為田地不再像過去得到雨季淤泥的滋養。樹林被淹沒以後,以往採集蕈類、藥草和堅果所得的收入也沒有了。

村民有得到補償嗎?

被迫接受安置的社區可以得到預建的房屋,或大約6000美元的建房費。但發出來的補償金不足以彌補村民的實際損失:生長數十年的果樹、世世代代生活的村莊、田地、祖墳和宗教聖地。也沒有提供村民職業訓練以幫助他們找到新的收入來源,例如焊接、木工或電器維修。

202108asia_cambodia_flooding_bridge
Photo Credit: Human Rights Watch

這份報告的研究是怎麼做的?

我們從2019年初開始實地訪談,當時水壩的影響已顯而易見。後來由於新冠疫情,我們改用電話做定期追蹤訪問。

同時,我們還必須透過多種方式來核實發現。我們訪問漁業和環境專家,瞭解水力發電和水庫造成的溫室氣體問題。我們必須將水質樣本寄到環境學實驗室,檢測其受污染情況。我們向經濟學家和相關企業要求提供資訊。我們還必須檢閱一大本、一大本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比較其中的預估與實際情況。

不僅環保人士,也有經濟學家反對這座水電站,理由何在?

為了確認一座水電站的經濟可行性,評分系統會將它的成本和預估發電量,和預計新增發電量的經濟影響作比較。例如,它能否以更低的成本達到穩定的能源供給?

當你將漁業收入損失和水庫移民成本,與水庫預計可產生的吉瓦時做比較,就會發現它的成本效益有很大問題。而且,柬埔寨的電力仍然會短缺且不穩定。

再說,該國地理條件並不適合發展水電。這裡的水壩必須蓋得很長,因為該國缺少高山深谷可以做成水庫,並確保水位落差足以產生驅動水電渦輪機所需的水壓。

這本身就是很大的問題。當你把這麼大片的土地變成水庫,尤其是高度植被的土地,所有死去的植物會釋放大量二氧化碳與甲烷——經年累月地。有些水力發電站——特別是這一座——的碳足跡與化石燃料發電廠不相上下。

柬埔寨政府為何堅持推動這座水電站?

這座水電站是中國政府「一帶一路倡議」的項目之一。該倡議是一個上兆美元的大規模投資與基礎設施項目,目的是在全球刺激開發並促進中國的外交政策利益。與國際金融機構貸款不同,中國政府的融資通常不會附帶維護弱勢社區權利的保障或義務。

在亞非兩洲的其他地方,「一帶一路」項目的人文與環境成本同樣很高。中國政府的貸款或許可以解決基礎設施開發的燃眉之急,但也為普遍人權侵害奠下基礎,因為它並不關心承建業者是否重視環境與社會影響評估的結論,或給予受影響社區充分補償。

如何盡量減輕既成傷害?

揭發這些侵害可能迫使中國政府重新評估和協商安置與補償方案。畢竟,「一帶一路」不只是關於開發與外交政策的倡議,也是為了美化北京在世界舞台上的形象。作為這座水電站興建與運營公司的大股東,中國華能集團應該確保所有的侵害得到救濟。展望未來,水電站工程的主要融資方,中國工商銀行,也應該加強監督其貸款項目。

各捐助國和國際融資機構都應表明立場,本報告和其他報告指出的問題若不能解決,未來柬埔寨政府將難以再得到它們的資助。

柬埔寨政府本身需要檢討它如何對基礎設施項目進行影響評估,不管是公路、輸電線路或發電廠。有關當局需要撥發合理的補償,制定為人民培訓新技能的方案,並徵詢社區意見尋求其他減害策略,例如利用水庫從事水產養殖或魚類放養的行業。

最後,柬埔寨未來的能源政策不能以水力發電為重心。政府必須探尋其他能源選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