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跟酒店,究竟哪個比較難以管理?八大停業100多天,已有陪侍工作者不堪負荷輕生

餐廳跟酒店,究竟哪個比較難以管理?八大停業100多天,已有陪侍工作者不堪負荷輕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非走投無路,有幾個人願意每天熬夜喝酒傷身換取生存所需?既然紓困不到位已成定局,但請中央及地方政府想想,八大行業不易管理的論點,究竟是有實證依據背書,還是單憑防疫指揮官不食人間煙火的刻板印象?

文:徐豪謙(清大社會所碩士、酒店陪侍產業田野工作者)

防疫指揮官陳時中於8月24日表示,八大行業不易管理且容易群聚,除非能有良好的指引,能落實執行,且主管單位有能力管理,八大行業才有開放的可能。但對於「良好的指引」該交由哪個主管機關研擬,於何時研擬完畢,陳時中於記者會上並沒有任何表示。

這樣簡短草率地回覆令筆者不禁懷疑,這個良好的指引,是否要由民間業者自己發想,想不出來指揮中心就可以繼續用開放與否很兩難的說法矇混過去,繼續要八大行業共體時艱。

在疫情趨於穩定,許多行業都依循政府指示陸續恢復營業後,唯獨八大行業沒有主責機關研擬防疫配套,恢復生計。令人不禁猜想,這究竟是對特種行業的歧視,還是政府機關瀆職草菅人命?

餐廳跟酒店,究竟哪個比較難以管理?

防疫指揮官陳時中以八大行業管理不易的說法,做為暫不考慮讓八大產業恢復營業的理由。然而筆者認為,相較於餐飲業店家繁多且並無特定集中區域,八大行業的管理反而相對簡單容易。八大行業涵括種類眾多,以下我僅針對本人相對熟悉的台式酒店進行論述。

2020年4月,一名酒店小姐確診案例出現,就讓指揮中心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強制全台酒店歇業。台北市商業處於5月19日表示,若酒店消防安檢合格,入場前測量消費者體溫、並遵循身分證實名制的情況下,酒店就可以復業。

實名制規定出來之後,酒店業各個LINE群組幾乎每天都在提醒,要帶酒客前往店家消費時,務必提醒消費者攜帶身分證遵守實名制規則才能入場。額溫槍、酒精消毒這些防疫措施,更是一個都不敢落掉。業界的自主管理能力並不低,甚至可以說,酒店業更害怕有任何的確診數影響店家的營業狀況。

line_cut
作者提供

除了店家與業界的自主管理能力之外,透過警力巡視臨檢,加強管理有無違反規定之業者,也並不是一件難事。以台北市林森北路一帶台式酒店的數量來說,這個台北最燈紅酒綠的地方,台式酒店店家數量也不過20間上下。在疫情尚未爆發前,中山分局早就每日派遣員警於林森北路一帶巡守,也常不定期臨檢。

日常的臨檢必須大費周章核對在場所有人的證件,但即便是如此大費周章之舉,通常也在一個小時內就可以結束。若不是臨檢而只是巡視的話,花費的時間與精力必然更低,尤其台式酒店包廂門上都設有「貓眼」,方便店家從外面巡視包廂內的狀況。巡視員警大可仰賴這個設施,輕易檢視陪侍者與消費者是否有違反防疫規定。

北市酒店復業 防疫措施不可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以隔板、梅花座等前提開放恢復營業的餐飲業者,數量多到不勝枚舉,但防疫單位有動用任何警力或管理機制積極巡視,糾舉違反規定之業者嗎?且餐飲業者散落各處而非集中於同一區域時,難道不是比八大行業更難以管理嗎?若民間沒有自發性糾舉任何違規業者,國家公權力也難以監督所有餐飲業者時,試問指揮中心如何判斷八大行業相較於一般餐飲業者更不易管理?

八大行業不易管理的論點,究竟是有實證依據背書,還是單憑防疫指揮官不食人間煙火的刻板印象?

餐飲業可以做到的,酒店業也做得到!

以《臺北市餐飲業防疫管理措施》為例,目前開放餐飲業者營業的規範大致有:同桌者使用隔板、室內2.25平方公尺/人、不同隔間的人進出必須分艙分流等規定。然而這些對於餐飲業的規範,以酒店業來說,絕對做得到。

1. 隔板:陪侍者與酒客原本坐在連成一排的L型沙發,的確難以保持社交距離或架裝隔板降低飛沫傳遞。但酒店業通常都會有另外配備座位不足時可供使用的小座椅,若將小座椅搭配原有的L型沙發,在酒桌上架起隔板,採取梅花座,這樣便可符合一般餐飲業的規範。

2. 室內人均空間:可令請酒店業者儘速測量每個包廂可容留之人數,造冊上繳主責單位。每間酒店的管理系統為了計算消費金額,都會顯示現階段每個包廂容留的酒客與陪侍者人數為多少。而這個既有的系統,可以更方便主責單位進行巡查檢視。

3. 分艙分流:酒客到酒店消費,通常會經由「幹部」作為中間人跟酒店訂位,才可以進場消費。因此「幹部」協助訂位時,便可以由店家告知可進場的時間,若包廂已滿,則謝絕入場,以避免酒客們在入口處、大廳等地點等候造成群聚。酒店大廳一樣以2.25平方公尺/人,來計算個別店家同一時段可接待多少酒客。酒客消費完畢要離場時,通常也會需要告知現場的行政人員停止計算陪侍時間。因此離場時的人流管制,一樣可以透過行政人員的調配,儘量降低人流群聚的問題。

紓困已經不到位,儘速復業救生計

本次疫情雖然有針對停業單位進行稅務等各項減免,然而這些減免對數量繁多的陪侍工作者並沒有直接的效用。業者獲得的租稅減免,並不會轉化成基層勞工的停業補助金。

由於陪侍工作者跟酒店業者多數沒有形成僱傭關係,多數的陪侍工作者也不清楚自己需要另外找職業工會加保,在沒有勞保的情況下,許多陪侍工作者拿不到勞保三個月三萬的補助。

酒店舞廳全面暫停營業 北市林森北路漆黑一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而政府對於沒有勞保的自由工作者,則是以家戶為單位申請補助,三個月三萬塊的補助不僅一個家戶僅有一人可以領取,且家戶所得平均還不得高於該地方最低生活費的兩倍。

的確,可以找到符合上述條件的陪侍工作者,但符合條件的陪侍工作者必然是家計沈重,一萬元養一家子根本是杯水車薪;不符合上述條件的陪侍工作者則比比皆是,而他們會選擇成為陪侍工作者,往往也是因為原生家庭無法或不願成為他的支柱。家裡其他人收入較高,對他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成為他申請紓困的累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