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的足跡》:在新仙女木事件前,北美洲有十一萬七千年的時間能發展出一個高度文明

《諸神的足跡》:在新仙女木事件前,北美洲有十一萬七千年的時間能發展出一個高度文明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漢卡克數十年來發表的多本著作,一直深受數百萬讀者的喜愛。而《諸神的足跡》更是他的登峰造極之作。本書對遠古謎團的探索一定能讓你大開眼界。此外,漢卡克還介紹了驚人的考古發現,並「以古為鏡」地對現代生活做了深刻反省。

文:葛瑞姆・漢卡克(Graham Hancock)

第三十章、地球失落文明之謎的解答

時間長得足以發展出一個文明

人們一直認為北美洲在冰河時期之前,一直是一片無人居住,沒有考古價值的大陸,直到人類首次遷徙過白令陸橋後,文化才傳入此地。大家一直深信人類是直到很晚才遷移至北美洲。人類到達北美洲時,我們的祖先早已「遠離非洲」,已經在歐洲、亞洲和澳洲定居了數萬年。這種根深柢固的信念,讓人們覺得沒有必要白費力氣在北美洲尋找文明的起源。

我之前已介紹過遠古美洲殖民的新證據。隨著這些證據的出現,我認為在這場論戰中,新仙女木撞擊假說已明顯地反敗為勝。在過去,人們可以很合理地質疑,為何失落文明的故鄉是位在北美洲。但目前比較合理的質疑反而是,它的故鄉為何不能是在北美洲。畢竟在一萬兩千八百年前的大災變中,這個大陸要比其他各大洲受到更嚴重的破壞,它原本很豐富的史前歷史也遭到重創和粉碎,最後被洪水沖走了。

我在這場調查中,常會想到湯姆・德梅雷在聖地牙哥自然史博物館,向我介紹賽魯迪乳齒象遺址的發現時說的一番話:

如果你到某處調查時,就先入為主地認定那裡在十三萬年前沒有人類活動,那麼你絕不可能會找到當時曾有人類的證據。但如果你能不預設立場,在適當的地點深入挖掘,也許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湯姆指的,就是他和他的團隊對乳齒象骸骨做出的結論。這副骸骨目前仍展示在他的博物館中。我在第五章介紹過他的結論,那就是在十三萬年前,人類吃了這隻乳齒象的屍體。湯姆那段話的大意,就是人們一直堅信,在十三萬年前不可能有人類到達美洲。這個一廂情願的想法,讓我們長久以來一直無法針對其他可能性進行調查。如果我們能設定更精確的目標,並堅持尋找,也許我們能找到更多人類於遠古時代在美洲活動的證據。

如果當時的人類只會用石頭敲碎乳齒象的大腿骨,以便吃掉其中的骨髓,這當然稱不上是失落文明。他們只是祖先人種,也許在解剖學上還稱不上是現代人。但賽魯迪乳齒象遺址之所以重要,是在於它是新大陸在遠古就有人類的有力證據。正因為如此,它才能被發表在《自然》期刊上。如果北美洲在十三萬年前就有人類了,當地人類史的長度,就是歐洲已知人類史的兩倍以上。如此一來,在新仙女木浩劫發生前,北美洲就有十一萬七千年的時間,能發展出一個高度文明。

既然如此,如果北美洲曾發展出高度文明,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為何我們非要一口咬定美洲的文明發展史,是開始於新仙女木期末期的新石器時代之初,還把這種理論奉為金科玉律呢?美洲文明發展史為何一定非要在那時開始不可,而不能在更早之前開始呢?為何美洲一定要等到末次冰河消退事件後才出現文明,而不可能在更早之前,也就是湯姆・德梅雷說的「十四萬年前到十二萬年前之間的冰河消退事件」,就有人類殖民,在那時就開始發展文明呢?

所有學者都同意,在那次冰消事件到下次冰消事件之間,也就是到新仙女木期之前兩千年,博令─阿勒羅德小間冰期出現之前的十二萬年中,從南到北縱貫西半球的美洲大陸,是被大西洋、太平洋和堆積如山的冰層隔絕著,無法和世界的其他地方聯繫。雖然白令陸橋在當時仍可通行,但亞洲的移民仍無法進入美洲。

但對那些在十二萬年前就生活在冰帽以南的人們而言,當時的美洲就像是一片樂土。他們不必擔心其他地區的民族入侵,又有豐富和多樣的自然資源。新大陸的環境和其他各大洲截然不同,因此人類在此的發展之路,也可能和其他地區大異其趣。美洲人應該能更快地脫離狩獵採集的生活,也更容易發展出更早的文明。

神祕的力量

如果新仙女木期的地球巨變,摧毀了某個史前文明的所有紀錄,那麼我們還能對這個文明做出任何正確的評估嗎?

從這個文明後代的信仰系統看來,我認為它的宗教一定深入地探討過死亡之謎。此外,在遠古的地圖中,就已經精確描繪出地球在冰河時期的樣貌。在我看來,這就意味著這個文明已發展出極先進的航海科技,和十八世紀末歐洲航海家掌握的科技相比也毫不遜色。我還認為這個文明已掌握了深奧的幾何學和天文學。此外,這個在北美洲與世隔絕地發展了數萬年的「失落」文明,也許和我們的文明有截然不同的發展過程。它也許已經發展出考古學家無法辨識的科技,因為現代科學並不了解這些科技的運作原理,對它們能支配的力量也一無所知。

諾貝爾獎得主弗雷德里克・索迪(Frederick Soddy)是核子物理的先驅之一,他於一九二○年發表的著作《鐳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Radium)中,推測曾有個「人們一無所知,也意想不到的遠古文明,而且它的其他遺物都消失了」。他接著說到一個有趣的比較。在他的時代,人們認為鐳之類的元素蘊藏著取之不竭的核能。而遠古傳說中神奇的「魔法石」,則具有點石成金、起死回生的魔力。他認為鐳和傳說中的魔法石之所以相似並不是出於巧合。這種相似性只是說明了,「在已失傳歷史的很多時期中,都會一再出現類似的情節」:

有些人認為曾有某個已經被遺忘的人種,他們不只擁有現代人的知識,還發展出我們仍未發展出的能力?從這些傳說看來,這種說法可能確有其事。根據科學界的研究,人類的歷史就是一場承先啟後,日新又新的發展。因此今日的人類才會擁有強大的能力。種種間接證據也證實了,人類確實是在循序漸進地發展中。傳統觀點則認為人類的發展是一代不如一代的沉淪,但這種觀點反而比較不能自圓其說。

但換個角度而言,這兩種觀點其實也並不矛盾。如果某個人種具有點石成金的本事,他們就不必為了維持生計而終日奔忙了。既然現代工程師僅靠著有限的資源,就能達到目前的成就,那個被遺忘的人種應該能改造一個沙漠大陸,讓南北極的冰雪融化,把全世界變成一個幸福洋溢的人間天堂。也許他們還探索過外太空。也許他們唯一留下的,就是人類沉淪的傳說。當時不知為了什麼原因,文明世界又被無堅不摧的大自然打回原形,從蠻荒狀態重頭開始,在亙古長夜中舉步維艱地向上發展。

雖然一九二○年代的考古學家看不出來,但二○二○年代的考古學家很可能會發現,這種遠古科技可以用於發展核能。就算擁有這項科技的人不藉由它發展核能,其他人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這是因為現代科技已非常進步,核能對我們而言已經很稀鬆平常了。索迪對核能的了解就遠比不上我們了。他想像中的史前遠古失落高度文明,己經徹底了解原子奧祕。但索迪在寫這段文字的時代,是在廣島和長崎原子彈爆炸前二十五年,和第一座核能發電廠開始運作前三十五年;當時人們才剛開始研究危險的核能。

索迪雖然是一位諾貝爾獎得主,但他的眼界仍無法超越時代。他漸漸看出這種新科技的驚人潛力,但他對它不好的一面卻幾乎一無所知,因此對核能仍充滿了美好的幻想。他怎麼也想不到,人類在掌握原子的強大力量後,不但沒有利用它改造沙漠,讓南北極的冰雪融化,或「把全世界變成一個幸福洋溢的人間天堂」,反而主要是以它製造毀滅性的炸彈和飛彈,或利用它發電,製造出會遺害人間數萬年的核廢料。

這個遠古先進文明,未必要和索迪美好幻想中的一樣,朝著核能的方向發展。這個文明也未必要像歷史上的很多文明那樣,朝著槓桿和機械力學的方向發展,經過幾千年不斷的努力,最後發展到「機器時代」。我再回到我的主題,既然我們探討的是某個「人們一無所知,也意想不到的遠古文明」,它當然有可能發展出某些「人們一無所知,也意想不到」的控制物質和能量的方法。正因為我們不了解這種方法,我們就算看到證據,也不知道那是什麼。

現代考古學家受限於自身的學術訓練,只會以槓桿和機械原理分析遠古建築技術。因此他們對遠古建築的很多重要問題,都無法提出合理的解釋。

就以埃及大金字塔中,以實心花崗岩鑿切而成的巨大橫樑為例。這些橫樑每塊約重七十噸,是一排「減壓室」(relieving chambers)的一部分,減壓室則是位在高度超過五十公尺(一百六十四呎)的「國王墓室」上方。有些學術報告認為,巨石是藉著滾木或有潤滑作用的沙子,「輕易地」被運送到定位的。但那只是學者一廂情願的看法,因為那些方法不可能將巨石運到這麼高的地方。不可否認的是,這些構成減壓室的地板和天花板的巨大橫樑,確實就位在它們所在的位置。要到達那個位置,它們必須被吊掛到超過五十公尺的空中。

再看看黎巴嫩巴爾貝克(Baalbek)「三巨石」(Trilithon)的例子。這裡有三塊各超過八百噸的巨型方石。它們和地表相距二十呎,是首尾相連地被砌在一面牆上。這面牆是以較小的岩石砌成的,小岩石楔合得很緊密,幾乎看不出接縫。就算靠著二十一世紀的科技都很難完成這樣的工程,幾千年前的人們又是如何辦到的?

此外仍不得不提的,就是巧奪天工的薩克塞華曼(Sacsayhuaman)。它就位在祕魯安地斯山脈上海拔三千七百公尺(一萬兩千一百四十呎)處,俯瞰著庫斯科。這處遺址一直被認為是出自印加人的手筆,但我在之前的著作中已經說明了,在印加時代,這處遺址就已經非常古老了,它只是被以訛傳訛地誤認為是一個印加遺址。它最重要的特色,就是這幾道宏偉的巨石牆是鋸齒狀的,而且是由形狀各異的多邊形石塊互相嵌合而成。

薩克塞華曼有數以千計的巨石,但沒有兩塊巨石是相同的形狀。這些巨石都很沉重,有些甚至超過三百噸。但它們和周圍的巨石都嵌合得很緊密,石縫細得連一張紙都塞不進去。考古學家曾嘗試還原薩克塞華曼的建造方式,但就像一九七八年的迷你版大金字塔重建工程,這項不自量力的嘗試也失敗了。這項計畫之所以會失敗,仍是因為考古學家堅信槓桿原理和機械力學是建築的不二法門,但這些原理並無法解釋很多複雜異常結構的建造方式。

這些問題並不是沒有答案,但你必須跳脫傳統思維框架才能找到它。

無論是在大金字塔、巴爾貝克或薩克塞華曼,至今都流傳著離奇的遠古傳說。印度馬哈拉什特拉邦(Maharashtra)艾洛拉(Ellora)的凱拉薩神廟(Kailasa Temple),是一座從整塊玄武岩上雕鑿出,讓人嘆為觀止的廟宇。在凱拉薩神廟之類的神祕遺址,也流傳著類似的傳說。根據這些傳說,巨石在被吊起、安置、軟化和塑型的過程,必須仰賴其他力量,如冥想的智者、某些特定植物、全神貫注的入教者、手法熟練的工匠。此外,還要配合上某種吟唱或樂器彈奏出的聲調。在我看來,既然世界各地都有這種傳說,再加上這些神奇的遺蹟確實存在,那麼這些傳說敘述的,其實就是我們不了解的一種遠古科技,和這種科技不為人知的運作原理。

在索迪的想像中,遠古失落文明不但已發展出核動力機器,還能探索外太空和改變全球氣候。但我的看法並非如此。我不認為失落文明必須有核能,我也不覺得它必須有機器。我目前已進入遲暮之年,因此我想在這本書的結尾,重複我在演講的開放問答時多次說過的觀點。在我看來,失落文明的科技,主要是建立在我們所謂的「心靈力量」(psi)上,也就是藉著強化意念和集中注意力,以引導能量和控制物質。

雖然英國、美國和俄國的少數大學和機構仍在研究心靈力量,但主流的現代科學家對這個主題,通常不是不屑一顧,就是敬而遠之。但這並不表示心靈力量是「純屬虛構」,反而說明了現代科學的本質。現代科學是由一群唯物主義的思想家把持著,他們的思維框架完全容不下「詭異的超距作用」(spooky action at a distance)。這個由愛因斯坦所創,用來描述量子糾纏悖論的形容,也適用於其他所謂的「超局部性」(non-local)現象。以下就是幾個例子:

  1. 心電感應(「兩個人之間的思想、感覺和慾望等的交流。這種交流是透過已知的科學定律無法解釋的機制進行的」);
  2. 遙視(「利用超感官知覺,感應某個遙遠或無形的目標」);
  3. 隔空移物(「不藉由身體的力量,而是藉由思想或念力移動物體」);
  4. 靈療(藉由非物理或醫學手段,讓病患徹底脫離病痛)。

我在此提出我的推論,但我不會論證我的說法,也不會提出證據。我只是提出我的想法供大家參考。我認為這個在北美洲發展出的高度文明,已超越了槓桿和機械力學的限制,達到利用念力控制物質和能量的境界,而我們甚至還不知道該如何利用這種方法。這種力量一旦被施展出來,就算以目前的科技水準看來,它也像魔法一樣神奇。在冰河時期,能利用這種力量的神祕專家自然會被獵人採集者奉為神明。

不要忘了,我們在討論的美洲原住民文明的極盛之時,是在十三萬年前賽魯迪乳齒象遭到烹食之後,到一萬兩千八百年前新仙女木期開始時的災難發生之前,這段漫長歲月中的某個時間。雖然我們不知道這個文明是藉著什麼,發展到如此獨特又卓越的地步,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文明的人民,和仍是獵人採集者的早期美洲原住民,在遺傳、語言,尤其是文化上,一定有很緊密的關係。既然如此,如果這個假設中的文明已發展出科學,這些科學一定會以美洲原住民能理解的形式,深植於他們的文化中。因此,這些科學很可能會在薩滿的指導下,透過薩滿教的方法發展。

心電感應、遙視、隔空移物和靈療,都被視為是薩滿法王能力的一部分。事實上,亞馬遜薩滿教的死藤水剛傳入西方主流世界時,就是被稱為南美卡皮根鹼(Telepathine),字面意思就是「心電感應藥水」。根據美國詩人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的說法,作家威廉・柏洛茲(William Burroughs)曾在一九五二年來到厄瓜多,嘗試透過非法管道取得這種致幻草藥,但最後仍未成功。「這種草藥有很多名稱,如雅果(Yage)、猿尾藤(Bannisteria)、卡皮木(caapi)、心電感應藥水和靈魂之藤(ayahuasca),但指的都是同一種草藥。」

但威廉・柏洛茲仍執意想獲得這種草藥,因為它的「意義非凡」又「極具神祕色彩」。他說:「我就是能解開這個謎團的人。」

死藤水早在一九○五年就被冠上「心電感應藥水」的名稱,這是因為經常使用死藤水的亞馬遜部落一再宣稱,它能增強心電感應的能力。雖然對二十一世紀崇尚機械的西方人而言,這種說法很荒誕不經,但耶路撒冷希伯萊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同時也是重要死藤水專家的班尼・沙倫(Benny Shanon)卻認為:「有大量報導指出死藤水與超自然體驗有密切的關聯」:

只要是對死藤水涉獵略深的人,幾乎都表示曾有心電感應的體驗。在人類學文獻中也有很多這類報導。我的很多資料提供者也說,他們在死藤水儀式中,不必明說就能將訊息傳達給儀式中的其他成員。此外,很多人也表示他們能收到其他人或靈體的訊息。死藤水飲用者在幻覺中,通常會感受到收到靈或神明的訊息或指引。他們說這種溝通靠的不是言語,而是心靈的直接交流。

現代世界的人對機器和裝備的依賴,幾乎已到了無法自拔的程度。我在此先不討論心電感應是真是假,但如果它是真的,如果它是一種精確可靠的溝通方式,目前無所不在的手機或臉書等溝通媒介也就無用武之地了。如此一來,我們就能自主地進行對話,不必再仰賴其他媒介或平台傳話。

心靈力量有沒有可能一直是人類遺產的一部分?或人類「黃金時代」的一部分?這種力量之所以會退化,會不會是因為新仙女木期的災難,讓這種人類固有能力失傳了?也許在這場災難後,擅長隨機應變的人類才重新鑽研槓桿和機械力學,從此愈陷愈深,最後發展出各種機器,而心靈力量反而被視為旁門左道?

逆向工程還原系統

關於那個被摧毀文明的失落科技,我的推論就先到此為止。目前仍能找到一些值得探究的蛛絲馬跡,但令人遺憾的是,考古學界甚至沒對它們展開初步研究,因此當然也不會有任何具體進展。但我們仍可找到一些研究資料。從艾德福建築銘文就可看出,依照宗教和精神信仰的教義,失落文明倖存者的責任,就是在世界各地發現合適地區時,便要保存和複製他們的信仰。

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是宗教界後來居上的兩個新興宗教。它們在過去兩千年中,有效地掌控了超過世上半數人口的精神生活。它們的教義很簡單:只有一位造物主,祂理所當然地是男性;信者上天堂,不信者和作惡者下地獄。這種教義很高明地剝奪了信徒深思的空間。如果你想成為神的選民,你就要遵守各項教規,對聖書唯命是從,並聽從神父和穆拉對聖書自以為是的解釋。

也許這是最輕鬆的選擇,因為你幾乎不用費力思考。但這並不是關於信仰的唯一選擇。如果你覺得無神論和這兩種宗教正好相反,那你就錯了,因為無神論也是建立在未經證實的信仰上。人類對信仰的選擇範圍很大,在一神論和無神論之間,還有很大的選擇空間。人們通常以為剩下的選擇就是不可知論,但其實還有些比不可知論更深奧和「科學」的信仰。我們的祖先在幾千年前,就勇敢探索過這些信仰,因此我們也有必要深入研究它們。

在印度教和藏傳佛教的祕傳教義中,仍保存著這些信仰的重要元素,其中又以《西藏度亡經》(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保存得最完整。《西藏度亡經》和古埃及的《亡靈書》有些驚人的相似之處,我認為這是因為它們都是出自相同的來源。我在《上帝的指紋》和《天之鏡》中介紹的馬雅宗教,也是和它們系出同源的信仰之一。此外,亞馬遜的薩滿教和尼羅河谷與密西西比河谷的宗教,也有些令人費解的相關之處。我們或許能透過這些相關之處,對遠古有更深入的認識。

其中最值得探討的相關之處,就是圖卡諾薩滿在死藤水的作用下,會在幻覺中「躍升」到銀河,來到銀河之後的冥界。而密西西比文化的「靈魂之路」,或古埃及的杜亞特來生之旅,也都是類似的傳說。根據前幾章的內容,我認為這些產生相似之處的唯一合理解釋,就是它們是源自一個遠古的共同祖先,並繼承了同一套複雜深奧的概念系統。

遺傳學家可以對我們的DNA進行「逆向工程」,還原祖先的大致面貌。同樣的,我們也可以研究密西西比河谷和古埃及的信仰,分析其中共同的文化DNA片段,以便了解孕育出這兩種信仰,而且比它們都還古老得多的起源宗教的特質。我認為這個來自失落文明的遠古宗教,其實是美洲原住民薩滿教的一個高度特化的分支。和所有薩滿教的焦點一樣,它最關注的也是死亡之謎。

相關書摘 《諸神的足跡》導讀:一萬兩千年前美洲就發展出高度文明,是另類科學或偽科學?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諸神的足跡:失落文明的關鍵》,商周出版

作者:葛瑞姆・漢卡克(Graham Hancock)
譯者:潘恩典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全球暢銷1億冊經典《上帝的指紋》,古文明權威葛瑞姆・漢卡克最新鉅作!
最新的考古學和DNA證據,將揭開美洲並不是「新大陸」的驚天之謎!

美洲人的DNA之謎/亞馬遜雨林的科學奧祕/隱藏在土方工程的天文學和幾何學/北美與古埃及的相似靈魂觀……
──在新仙女木期災變發生前,美洲大陸到底「曾有過」什麼?

末次冰河時期結束時的那場全球大災難,是否曾將某個先進文明從歷史上一筆抹煞?
全球暢銷作家葛瑞姆・漢卡克,窮盡畢生之力想找出這個問題的答案。在本書中,他以最新的考古學和DNA證據佐證他的研究,並提出一個驚人的結論!

  • 暢銷20萬冊!甫上市即登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暢銷書榜第8名,美國《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第6名!
  • 榮登美國亞馬遜「史前史」第1名!讀者4.7顆星推薦!

歷經二十五年的奔波和研究,彙整考古學、遺傳學、天文學、氣象學、農業經濟學、人種學、地質學和古生物學的線索,呈現失落文明之謎最完整的解釋。

  • 十三萬年前美洲就有人類存在了?
  • 亞馬遜雨林部落竟有強烈的澳大拉西亞DNA訊息?
  • 雨林中的「黑土」,能把荒地變成沃土,而且有驚人的復原能力?
  • 北美密西西比文明和古埃及文明有相同的靈魂歸宿概念?
  • 世界各地的遠古神聖建築,都具有重要的科學「迷因」?

末次冰河時期結束時的那場全球大災難,是否曾將某個先進文明從歷史上一筆抹煞?隨著新發現的出現,我們現在知道早在十三萬年前,美洲就已經有人類存在,直到幾萬年後,人類才開始在其他各大洲定居。

漢卡克在書中介紹了他在各地研究的經歷,和他與那些做出重大新發現的科學家的互動。他在走訪密西西比河谷和亞馬遜雨林等地區後,發現遠古「新大陸」的文化,居然和照理說完全不相關的「舊大陸」文化,都繼承了一套相同的先進科學知識和複雜的精神信仰。

這是不是意味著考古學家在尋找文明的起源時,一直只著重於對「舊大陸」的研究,因此忽略了一個他們難以想像的可能性,那就是文明的起源地也許就位在「新大陸」。

漢卡克數十年來發表的多本著作,一直深受數百萬讀者的喜愛。而《諸神的足跡》更是他的登峰造極之作。本書對遠古謎團的探索一定能讓你大開眼界。此外,漢卡克還介紹了驚人的考古發現,並「以古為鏡」地對現代生活做了深刻反省。

諸神的足跡_立體書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