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通過《氣候法》限制高碳排產業打廣告,綠色新政下的消費行為將如何轉變?

法國通過《氣候法》限制高碳排產業打廣告,綠色新政下的消費行為將如何轉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加入全球「綠色新政」,朝零排碳的目標轉化廣告業的性質,嘗試負起生態公民責任,重塑改善大眾的行為模式,走出消費主義的社會模式。

近期中國政府開始有控管未成年沉迷網路電玩的動作,的確「精神鴉片」、「電子毒品」的批判用詞或許過激,但另一方面,在全球夏季森林大火年年劇增的氣候危機當下,法國除近年討論政府是否該管制,甚至禁止如刺激汽車、航空等排碳第一名消費的廣告,終於在7月底通過《氣候與復原力法》(以下簡稱《氣候法》),正式立法限制必須負責任的廣告業。

追根究底問題都在於,即使成人如我們,都不一定能戰勝刺激消費衝動的腦內啡多巴胺,與小鬼「迷」電玩如出一徹。而這種以眾人長遠利益為前提,企圖改變大眾消費行為和習慣的政策,在極權和民主間又是一個難題。

法國針對廣告的「埃文」氣候法

雖然據法國綠色和平組織的調查,65%的法國人贊成禁止為導致氣候變遷的品牌做廣告,但眾多環保團體要求制定的「埃文氣候法」,參考1991年因應公共衛生,嚴格規範菸酒廣告的《埃文法》,從航空、汽車、海運和運輸開始,包括石化燃料,禁止廣告宣傳對氣候有害的產品,卻在2020年的國民議會上胎死腹中。

如同90年代初立法保護我們的健康,今天必須立法禁止與化石工業相關的廣告以保護我們的氣候,公民不應繼續受這些品牌廣告的影響做出消費選擇。但正如2019年,汽車、航空和石化燃料業在法國的廣告運營支出超過50億歐元,廣告業極為依賴於這些重要客戶,要立法禁止控管談何容易。更何況,針對排碳「催」手廣告的「埃文氣候法」野心超大。

企圖針對如SUV休旅車等車輛和短程航空旅行、使用一次性包裝的快餐、有害健康的產品、一次性塑膠水瓶等,到時尚的服裝紡織品,和3C手機等淘汰過快的產品。當然要減少廣告對能源的影響,還包括數位媒體的線上廣告。這些都成為剛剛通過的《氣候法》的暖身戰役。

法國正式出爐的《氣候法》

今年7月底,法國國民議會和參議院多數票通過《氣候法》。305條的條文中創建了一個生態評分系統,以顯示法國人消費的商品和服務對環境的影響。在三年的試驗階段結束時,產品和服務對環境,特別是對氣候影響的公開呈現,將是標準化和強制性的。

針對廣告領域,《氣候法》旨在禁止有利於化石燃料的廣告,主要從五個不同面向限制了廣告業:法律賦予市長通過當地廣告法監管限制戶外廣告。將禁止在信箱中分發廣告印刷品,除非信箱上貼有「Yes Pub」同意。宣傳石化燃料、污染嚴重的汽車的廣告將被禁止。最後,必須在廣告中說明產品對氣候的影響,並立即用於汽車和家用電器領域。

廣告和氣候變遷的危險關係

面對氣候危機和過度消費引發的問題,限制、監督甚至禁止廣告活動以保護我們唯一的地球,在法國近年輿論討論下一步步實現立法。

眾所周知,商業廣告塑造了消費者的慾望,創造了商品人為的價值。購買、消費與自我實現和愉悅快感緊密相關聯,更不用說廣告行銷從最初善用心理分析、精神分析,到現下與演算法大數據,甚至是腦神經科學相結合,我們消費者很難抵抗煽動。

科學家告訴我們,氣候危機的罪魁禍首正是我們的大腦,物質消費、暴飲暴食,對網路色情、線上遊戲和社交網絡的迷戀……大腦以即時行樂的名義鼓動我們摧毀地球。我們都知道即將發生的災難,但我們不會放棄有害習慣。

人類大腦數百萬年來,對多巴胺引起的即時愉悅上了癮,因為這短期而言對生存有利,確保繁殖,確保個人社會地位的優越性,這卻是我們難以去長期思考如「氣候變遷」等議題的原因。

重塑大眾的(消費)行為模式

過多破壞生態環保的慾望,我們缺乏的是在情感層面上感知氣候危機的能力,必須做出努力來「看見」並體會氣候變遷。如果我們寧可選擇眼前的滿足,而不是考慮它的後果,那與其說是大腦的錯,不如說是我們自己的錯。

當然,要重新配置大腦的上癮消費習慣迴路,除了要靠個人修煉,顯然還必須靠教育,靠社會規範。特別是當氣候變遷的危機感已經成為全民共識,政府在限制消費者,還是控管廣告業之間,在極權家長主義和有欠效率的民主之間,或許可以轉化為排碳大客戶服務的廣告業,重新為人民和地球服務。

加入全球「綠色新政」,朝零排碳的目標轉化廣告業的性質,嘗試負起生態公民責任,重塑改善大眾的行為模式,走出消費主義的社會模式。

想像全球綠色新政下的「後」廣告

如果,廣告只知創造慾望和銷售數字,把它們當作需要來傳遞,那負責任的廣告的確只可能是無稽之談。但負責任的廣告,不只是反對煽動浪費和反對漂綠,解決方案不只是轉向負責任的消費,而是轉向完全減少消費。真正負責任的廣告或許是不存在的廣告,他們應該拒絕破壞生態的產品。

如果,全球「綠色新政」必須創造新的社會規範並促進節儉行為,那廣告還應該是關鍵產業,但它必須為資源有限的世界服務,以促進良性模式。真正的問題是誰可以付錢給廣告商,今天最大的廣告主正是排碳第一名的品牌廠商,正是最大的污染源。

如果,面對當下的氣候危機,必須運用所有手上的工具來改變我們排碳的生活模式,廣告也必須像所有其他產業部門一樣為此做出貢獻。最後,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同樣的角度來思考電玩產業的問題,只是小心矯枉過正,過度為人民服務。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