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名城讀日本史》:豐臣秀吉「一夜築起」石垣山城,終結北条家近百年的關東霸業

《從名城讀日本史》:豐臣秀吉「一夜築起」石垣山城,終結北条家近百年的關東霸業
本丸跡和天守台跡。Photo Credit: Tak1701d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不但有助於讀者了解從鎌倉、室町時代,到戰國亂世、江戶時代的歷史,更幫助讀者在日本各地旅遊時,面對不同城市的文化,輔以古城歷史,深入了解日本城市的特色,添增觀光上的樂趣。

文:孫實秀

【石垣山城:見證小田原征伐的「一夜城」】

全國停止干戈的「惣無事令」

一五八七年(天正十五年)五月,隨著九州的島津義久投降,豐臣秀吉放眼天下,日本只餘下關東及奧羽尚未平定。豐臣秀吉為盡早實現全國統一夢,於是在同年十二月向關東及奧羽發布「惣無事令」,變相要求當地大名向其稱臣。不過,身為關東地區霸主的北条氏政,似乎對這位暴發戶天下霸主不怎麼服氣,畢竟若是向豐臣秀吉稱臣,就無法再擴張領地。當然,北条氏政也自知敵不過豐臣秀吉,於是提出要占有上野的沼田(群馬縣沼田市),作為向其稱臣的條件,務求趁最後機會占領更多領地。

面對北条氏政討價還價,豐臣秀吉起初一再忍讓。當時沼田的領主為真田昌幸,當然不想將自己辛苦打下的領土拱手相讓,於是豐臣秀吉召開仲裁會議。只是北条氏政實行「拖字訣」,遲至一五八九年(天正十七年)二月才派家臣板部岡江雪齋上洛,商討沼田的安排。

豐臣秀吉仍然對北条氏政寬宏大量,不單沒有怪罪,更在沼田仲裁會議上偏心地做出對北条氏政有利的裁決。結果沼田三分之二的領地連同沼田城皆畫分予北条氏政;真田昌幸僅保有其餘三分之一的領地,而豐臣秀吉另予信濃的箕輪(長野縣上伊那郡)作為補償。只是豐臣秀吉將沼田的名胡桃城畫歸真田昌幸,卻成為日後小田原之戰爆發的導火線。

豐臣秀吉三番兩次向北条氏政讓步,無非想讓其上洛稱臣,不料遭北条氏政熱臉貼冷屁股。當北条氏政拿到沼田後,又恢復其本性,冷待豐臣秀吉。人的容忍總有限度,豐臣秀吉決定不再對北条氏政忍讓,雙方關係再度緊張。另一邊,北条氏政卻洋洋得意,認為自己將豐臣秀吉玩弄於股掌間。北条氏政深知豐臣秀吉需要自己做「領頭羊」,因為只要北条家稱臣,關東奧羽的戰國大名亦會紛紛跟隨。看到豐臣秀吉不惜低聲下氣連番順從退讓,北条氏政於是繼續軟土深掘,隨著十一月發生的「名胡桃城事件」,事情急轉直下至無法挽回。

名胡桃城事件引發戰爭

一直將豐臣秀吉視為眼中釘的北条氏政,對於只獲得三分之二沼田的領地心生不滿,特別是重要的名胡桃城仍在真田昌幸手上,感覺如芒刺背。於是心生一計,慫恿沼田城城代猪俁邦憲,想辦法「智取」名胡桃城。

十一月三日,名胡桃城守將鈴木重則,從家臣中山九郎兵衛手上收到返回上田城的書狀。鈴木重則在途中感到事有蹻蹊,於是折返回名胡桃城,發現城中竟然全部換上北条家的旗幟!原來這一切都是猪俁邦憲的陰謀!中山九郎兵衛被猪俁邦憲收買,撰寫偽信誘騙鈴木重則出城後,打開名胡桃城向北条氏政請降。猪俁邦憲見機不可失,便從沼田城率兵進入名胡桃城。鈴木重則被騙後深感忿恨,在無顏見真田昌幸的情況下,竟在沼田城下的正覺寺切腹自盡,史稱「名胡桃城事件」。

豐臣秀吉知悉事件後,對北条氏政的理智線終於斷裂,無法容忍其擅自破壞「惣無事令」的跋扈態度,一改昔日包容,向關東大名宣告準備對北条氏政出兵;另一方面,豐臣秀吉命令北条氏政立即上洛交待,給予其最後一次機會。這一次北条氏政一如以往,雖然派出家臣石卷康敬上洛解釋,卻無視豐臣秀吉要求交出犯人。北条氏直致函豐臣秀吉,信中不但對上洛諸多推搪,更試圖合理化其掠奪行為。

北条氏直這種狡辯,無疑令事件火上加油,雙方已無交涉餘地。豐臣秀吉終於撕破臉,決意向北条氏政宣戰。身處兩大勢力之間的德川家康,正處於兩難局面,一方是統一大半日本的天下人豐臣秀吉;另一方是姻親盟友北条氏政。不過久歷大場面的德川家康,很快就做出決定,就是「西瓜偎大邊」。既然苦勸無效,對北条氏政仁至義盡,於是德川家康支持豐臣秀吉開戰。豐臣秀吉獲得德川家康力挺,如虎添翼,於是在十二月二十三日正式宣布動員全國大名,討伐北条氏政。

事已至此,豐臣北条雙方已陷入破局。北条氏直知道大戰一觸即發,無法避免,於是早在十二月十七日下令,動員家臣於一五九○年(天正十八年)一月十五日,在相模的小田原城集合準備開戰。

日本諺語「小田原評定」的由來

日本有句諺語叫「小田原評定」,意思指「無論談到何時也無法得出結論的會議或對談」。這個諺語的由來,就是指一五九○年(天正十八年)一月,北条家諸家臣在小田原舉行的評定會議。北条氏直召集家臣前來小田原,商討對抗豐臣秀吉。會上家臣們提出守城、迎擊、投降、調停等不同建議,結果北条氏政父子拿不定主意,白白虛耗時間貽誤軍機。

不過這個故事很可能是後世創作,當時史料紀錄並無相關說法。此說最早出現於一七二六年(享保十一年)的《關八州古戰錄》。後來一八四一年(天保八年)出版的史書《改正三河後風土記》,談及小田原評定時,只說小田原城曾舉行兩場臨時會議,一場是一五九○年(天正十八年)一月「籠城」還是「出擊」的問題;一場是同年六月「投降」還是「決戰」的問題,並未談及會議詳情。後來小山田與清的《松屋筆記》、《管窺武鑑》等書籍均引用《關八州古戰錄》說法,自此「小田原評定」這個負面形象慢慢深入大眾腦中。

擅長心理戰的豐臣秀吉

北条氏政徵召領內全部成年男子入伍,要求寺院提供大鐘鑄造大砲,並加強修築城郭要塞。此外,北条氏政更向陸奧的伊達政宗求援,打算聯合關東陸奧力量與豐臣秀吉決戰。據聞北条家兵力多達八萬,單是駐守小田原城就有五萬之眾。豐臣秀吉亦號召全國大名參戰,水陸兩路大軍據報逾二十萬,誓要一舉剷平北条氏政勢力。

對於打慣超大型戰的豐臣秀吉來說,一點也不急於出兵。在整理好諸大名的行軍路線、並確保後方補給後。一五九○年(天正十八年)三月一日,豐臣秀吉獲後陽成天皇賜予節刀,手握大義名分,從聚樂第出發東征被宣告朝敵的北条氏政。
北条氏政畢竟只是占領關東的一方之雄,論實力又豈是坐擁大半江山的豐臣秀吉對手?豐臣秀吉兵分多路攻擊北条家的主要城郭,自身主力部隊則長驅直入小田原城,在沿途沒遇到多大的阻礙下,其先鋒隊在四月三日便來到小田原城附近。

在豐臣秀吉壓倒性的兵力下,很快將小田原城包圍起來。不過這一切早在北条氏政的計算之內。小田原城堅固無比,昔日戰國時代兩大名將:上杉謙信及武田信玄,曾先後率兵進攻小田原城,但均被北条氏政擊退。北条氏政深信小田原城只要能堅守下去,豐臣秀吉便會像之前兩大軍神一樣,眼睜睜地看著虛耗軍糧,最終糧草不足而被逼撤退。

然而北条氏政千算萬算,也算不到豐臣秀吉原來是「城戰」的箇中高手。深知城戰要訣的豐臣秀吉,豈會不知道要汲取前人教訓?豐臣秀吉為打好這場仗,很重視後勤補給工作,更特別籌集多達二十萬石軍糧,這已是許多大名一年甚至多年的總收入。在沒有糧食煩惱下,就輪到豐臣秀吉發揮其最擅長的「圍城消耗戰」了。

豐臣秀吉認為將小田原城圍個水洩不通,戰況大局已定,北条氏政投降只是時間問題。他為了彰顯其天下人的象徵,不惜大灑金錢打這場「最後之戰」。對身在軍中等待的豐臣秀吉來說,平日無所事事甚為無聊,於是召來茶人千利休,連日舉辦大茶會放鬆心情,後來甚至從大坂召來其側室茶茶到軍中作樂,更到箱根(神奈川縣足柄下郡)泡溫泉。在時人眼中,與其說豐臣秀吉去小田原打仗,更像是到關東遊山玩水。不過,這一切其實是豐臣秀吉的心理戰,特意向北条氏政彰顯其遊刃有餘的態度,重重打擊小田原城的士氣。

豐臣秀吉眼見心理戰奏效,讓諸大名向小田原城將士勸降,城內陸續出現背叛及逃亡者。儘管北条家斬殺了暗通的家臣,但仍難阻止他們的離心。在小田原城被包圍兩個月後的六月五日,北条氏政朝思暮想的唯一盟友伊達政宗,終於抵達小田原。不過伊達政宗並非支援北条氏政,而是向豐臣秀吉負荊請罪,就延誤出兵一事道歉。北条氏政失去了最後的希望,亦看不到豐臣秀吉有撤退之意,小田原城士氣日益低落,可說完全在意料之外。

與此同時,德川家康等曾派人遊說北条氏政投降,不過正如前述的「小田原評定」一樣,是戰是降最終亦不了了之。豐臣秀吉等不下去,改變心理戰打法。六月二十三日,豐臣秀吉將剛攻陷的八王子城(東京都八王子市)將兵首級送至小田原城外展示,城內士氣又受到打擊。

六月二十六日一早,小田原城的每一個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突然一夜之間,城外笠懸山山頂出現一座全新的龐大山城!這座石垣山城,猶如突然從石頭間爆出來般,讓城內眾人都目瞪口呆。此時眾人終於明白,他們與豐臣軍之間的差距遙不可及,竟然一夜之間就能築起一座頗具規模的全石垣城郭!石垣山城的出現,可說是壓跨北条家的「最後一招」。北条家士氣完全崩潰,無人再提抗戰,轉而尋求投降之道。

石垣山城真的是一夜城嗎?

豐臣秀吉連串心理戰當中最為誇張的,便是興建一座山城。就在包圍小田原城不久,豐臣秀吉便下達一項祕密任務,在小田原城西面三公里的笠懸山山頂興建石垣山城。愛好吹牛的豐臣秀吉,為保密讓小田原城眾人大吃一驚,特意不砍伐山頂上的樹木,利用樹木作為屏障。當石垣山城建好後,於六月二十五日晚上,豐臣秀吉下令一晚內砍光笠懸山山頂的樹木,讓小田原城內眾人誤以為石垣山城僅花一夜時間便建成。事實上,豐臣秀吉興建關東首座全石垣的近世城郭,動員約四萬人,最終耗費約八十日時間完成,並非如後世傳聞。小田原之戰後,石垣山城也完成其歷史任務,而遭到廢城的命運。

北条家結束近百年的關東霸業

石垣山城出現後,豐臣秀吉派遣黑田孝高等人向北条氏政勸降。北条氏政也知大勢已去,其子北条氏直遂於七月五日以切腹為條件換取城中將兵性命,正式向豐臣秀吉投降。

最初豐臣秀吉赦免北条氏直死罪,只需北条氏政、北条氏照兩位主戰派,以及宿老松田憲秀、大道寺政繁等人切腹謝罪,以及北条家僅保留武藏、相模、伊豆三國領地為條件,達成投降和議。不料豐臣秀吉最終反悔,將北条家領地全數沒收,北条氏直則軟禁在高野山。翌年八月,在德川家康的奔走下,北条氏直終獲豐臣秀吉赦罪,賜予一萬石領地。只可惜北条氏直無福消受,三個月後因病撒手人寰,自此稱霸關東近百年的後北条氏嫡系,從歷史舞台上消失。至於北条家遺下的領地,由德川家康改遷,繼承了大部分。此後德川家康並聽從豐臣秀吉的建議,選址江戶另建新城。

圖片_1
Photo Credit: 網路與書出版
豐臣秀吉築城後,一晚內砍伐城外樹木,讓北条軍誤以為是「一夜城」而士氣崩潰。圖為石垣山城天守台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從名城讀日本史:30座名城 × 32個歷史事件,細數從建國到戰後,日本史上的關鍵大事》,網路與書出版

作者:孫實秀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要了解一個國家,
就不能錯過城中發生的事!

透過解讀日本名城中的重大事件,
一次弄懂從建國至今的千年歷史

  • 每座日本城……看起來好像差不多?
  • 一脫離東京大阪等主要都市,對於當地的歷史就有看沒有懂?
  • 遊覽名城時雖然有歷史介紹,但要串連日本千年的歷史卻非常困難?

築城是守衛一國一地的基本,早在日本還沒建國的彌生時代,便有環濠部落證明其發展。而到日本建國之初,更因為捲入百濟與新羅的戰爭,擔心中國來襲,建了九州的「水城」。可以說日本各地的名城,見證了從開國到二戰前的千年史。要了解日本的政治中心如何從關西轉移到關東,又九州大名如何在幕末崛起,就不能錯過發生在名城的那些事。

千早城見證了鎌倉幕府的結束,與戰國亂世的開啟
織田信長實現霸業後,打造了舉世無雙的安土城
清洲會議所在的清州城,看著信長死後,柴田家與豐臣家瓜分領土
大阪是豐臣秀吉的豪華之城,也見證茶茶與秀賴的終結
江戶城在德川幕府的打造下,一躍成為世界性的大都會
佐賀與鹿兒島雙城,孕育了日本西化的兩位關鍵人物
二条城眼見德川慶喜大政奉還心願的破滅
熊本城則見證明治政府與大名之間的內戰衝突

網站「日本史專欄」編輯群之一的孫實秀,是華人中首位完成「日本一百名城」及「日本續一百名城」者,他走訪四十七個都道府縣、古城逾五百座,從大量歷史資料與實際走訪中,擷取最重要的三十座名城與三十二個改變日本歷史的關鍵事件,利用線性歷史,細數日本從建國後到德川幕府大政奉還、明治時代的內戰,甚至二戰為止,日本史上發生了哪些大事。

本書不但有助於讀者了解從鎌倉、室町時代,到戰國亂世、江戶時代的歷史,更幫助讀者在日本各地旅遊時,面對不同城市的文化,輔以古城歷史,深入了解日本城市的特色,添增觀光上的樂趣。

本書特色

  1. 線性地整理了從西元645-1993年,日本開國至今的重大歷史事件
  2. 補足一般人所不熟悉的日本地區史,對於赴日觀光時了解當地歷史風貌有極大的幫助
  3. 引用大量古籍與資料,以深入淺出的筆法重新詮釋歷史故事
  4. 收錄當地史跡照片,對於按圖索驥極有幫助
從名城讀歷史_立體書封_有書腰
Photo Credit: 網路與書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