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衡的台灣經濟與工資(中):企業盈餘不斷增加、工資卻不漲,扼殺了台灣的創新

不平衡的台灣經濟與工資(中):企業盈餘不斷增加、工資卻不漲,扼殺了台灣的創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在過去幾十年裡,跟上其出口和利潤的步伐——就像韓國一樣,今天基本工資會增長到超過四萬新台幣。如果基本工資跟上房價,今天應該是新台幣五萬以上。

比較1997年經濟危機前的增長資料,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台灣經濟的不平衡程度。

在經濟危機之前,台灣的基本工資實際上與出口同步,就像在韓國一樣。

1
作者提供

對比利潤,這種趨勢更加明顯——經濟危機前,台灣的基本工資緊隨企業利潤的增長,也就像在韓國一樣。

2
作者提供

然而在1997年經濟危機後,台灣的情況開始分崩離析,基本工資不再與出口同步增長。

3
作者提供

同時,台灣的基本工資也從1997年開始停止與利潤同步增長——換句話說,台灣政府和企業不再以公平的方式將國家的經濟收益返還給勞工。

4
作者提供

台灣工資停滯如何扼殺創新

上述這些台灣經濟增長的不平衡,也對台灣的產業產生了負面影響。

首先,從1999年到2019年,韓國企業部門的研發支出增長了8.5倍,而台灣僅增長了4倍。

4
作者提供

事實上,韓國公司的利潤和研發支出的增長速度,遠高於台灣同行。

image(3)
作者提供

研究表明,低工資會扼殺創新,而較高的工資會減少對低工資勞動力的依賴,並促使企業承擔更高的創新風險——韓國的例子已經清楚地證明了這一點。

因此,台灣的工資停滯,是降低了創新突破潛力的一大原因。雖然台灣在較低價值的上游電子產品生產方面繼續表現良好,但在較高價值的下游生產能力方面排名不佳。此外,台灣電子產品出口的國內附加值也低於韓國和其他收入較高的發達經濟體。 在此同時,台灣仍然以其作為半導體合同製造商的角色而聞名,但多家韓國公司已經發展成為全球品牌製造商。

台灣創新的艱困在兩年前就暴露無遺——當時日本對韓國實施嚴格的半導體出口限制,但台灣分析人士表示,台灣本土企業沒有韓國那樣具備開發高端技術的技術專長。

總結以上,與韓國相比,1997年經濟危機後台灣出口和利潤增長放緩,再加上低工資狀況,削弱了高價值創新的動力,抑制了台灣更高經濟增長的潛力,而在台灣研發投入較少的情況下,台商積累了巨額利潤,卻一直在進行房地產等非生產性投資,從而導致台灣房價成為全球最昂貴的房價之一。

這也點出了一個重要問題——台灣的雇主已經對廉價勞動力上癮,但政府並沒有實施任何政策,讓他們擺脫對廉價勞動力的依賴。換句話說,台灣的低工資狀況,是台灣商人剝削和政客從他們與商業利益中受益的結果。

不斷加大的台灣貧富差距

台灣上市公司平均每位董事酬金從2008年(資料首次公開時)的150萬元增加到去年的270萬元。

1
作者提供

雖然董事的薪水在過去12年幾乎翻了一番,但台灣的基本工資甚至沒有增加十分之四。

1
作者提供

這樣的差異,也讓台灣的財富分配變得不平等和不平衡,即使台灣的基本工資只有韓國的一半,但台灣擁有超過100萬美元財富的人口比例3.1%,卻高於韓國的2.5%。

1
作者提供

台灣需要立即實施加薪計劃

台灣的基本工資亟待修正。

台灣常傾向於效仿新加坡的政策,以避免落後於新加坡,但即使是在發達經濟體中收入和財富不平等程度最高的新加坡,也承認勞工的工資受到了嚴重的壓低。因此,新加坡制定了一項提高一小部分勞工基本工資的計劃。

新加坡執政數十年的人民行動黨堅決反對實施全國基本工資。該黨在多年拒絕實施基本工資後,僅在2015年才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的清潔工作人員製定了基本工資。當時設定的基本工資僅為1000新元(20620新台幣),而當時台灣的基本工資為19273新台幣。

儘管如此,今年6月,新加坡政府接受了一項提議,在6年內逐步提高清潔工作人員的基本工資,到2028年達到2420新元(50765新台幣)(見下圖中的粉紅色虛線)。這似乎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但該金額仍僅足以與韓國2022年的基本工資相匹配,即191萬4440韓元(約49406 新台幣)。

而今天,台灣的全國基本工資24000元,正保持在與新加坡清潔工相似的水平。

1
作者提供

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在過去幾十年裡,跟上其出口和利潤的步伐——就像韓國一樣,今天基本工資會增長到超過四萬新台幣。如果基本工資跟上房價,今天應該是新台幣五萬以上。

如果台灣在1990年代中期之前一直保持創新,那麼也可以享受更高的出口和企業利潤增長,從而推動基本工資的進一步增長。

之前也寫過,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要與生活成本掛鉤,就像其他發達國家一樣,那麼也應該在新台幣四萬元左右。

1
作者提供

台灣需要實施類似的計劃,將基本工資提高到新台幣四萬至五萬元,就像新加坡對其清潔工作人員所做的那樣。要達到這個目標,台灣政府在未來四年內,每年基本工資僅需增加新台幣4000元至5000元,就能夠實現這一目標。 考慮到低工資一直被壓低,這個增量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數字。

一份報告顯示,台灣勞工去年的年薪增長了0.7%,即5000新台幣。 儘管微不足道,基本工資也應獲得類似的增量,這將有利於中低收入勞工,並表彰他們對社會和經濟的貢獻。

台灣也應該立法,根據生活成本自動提高基本工資——就像盧森堡等幾個國家一樣。台灣勞動部表示,基本工資法草案已於2018年底送交行政院,蔡總統也在同年承諾推動基本工資法案提供法律依據,以製定基本工資標準,但此後一直沒有這方面的新聞。

  • 不平衡的台灣經濟與工資(下):政府常說「經濟增長」,卻不願為勞工大幅調漲工資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