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法官說出「性騷擾與歧視在時裝業是合法的」,我看見歧視女權的日本正在扼殺自己的未來

當女法官說出「性騷擾與歧視在時裝業是合法的」,我看見歧視女權的日本正在扼殺自己的未來
Photo Credit: iMorpheus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騷擾與歧視確有其事,但是在時裝業是合法的。」、「如果女性員工的薪水很高,性騷擾造成的情感上苦惱應該可以忍受。」日本女法官為一場職場性別歧視寫下的判決,也顯露了日本勞動市場裡,女性被忽視的身影。

作者:威廉‧皮塞克(William Pesek),彭博社(Bloomberg View)駐東京的亞太專欄作家

對於女性在職場上的權益,日本的經驗很有啟發性。日本職業婦女生育第一個小孩之後,幾乎百分之七十就辭職。這種傾向是因為經濟,也是因為傳統,是造成日本「用一條腿跑馬拉松」的主要因素。但是同樣的障礙也傷害亞洲的開發中國家,許多婦女與女孩難以獲得教育機會,因此只能屈就無技術性的低薪工作。

2000年10月,我在東京發現自己坐在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旁邊,這時候她還沒有加入Facebook公司,也還沒有寫關於女性提高權力的暢銷書。我們正在聽她的上司美國財政部長薩默斯的演講,題目是關於日本經濟所需的結構改革。整個大禮堂沒有一位女性,這是當天許多以男性為主的活動之一,周圍的女性都是在幫我們倒茶水,而不是參與討論日本的經濟與政治。這位《挺身而進》(Lean In)的作者靠近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這個國家有女人吧!」

十三年後,日本的領導人到現在才了解,有兩個問題互相糾纏著:勞動市場缺乏女性,是經濟快速成長最大的結構性障礙之一。日本由來以久的男性至上主義加深了通貨緊縮,損害競爭力,並且造成人口趨勢惡化,使得日本的債務相當危險。無論國家大小,世界各地的決策者都該注意,男性至上主義會危害經濟。

2013年7月,桑德伯格到東京宣傳促銷她的書時,我很高興傳達關於日本性別進展的好消息。我很樂意提供她最新的資料,從2000年10月起,日本在協助女性於商界與政治界取得更高地位上有很大的進展。詳細說明安倍如何採取勇敢創新的策略,以善加利用日本一半的人力,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我很高興地告訴她,日本有很好的經驗可以教全世界關於性別平等的議題。

不過,日本是亞洲開發程度最高的國家,對於女性的觀點卻是發展中國家的型態。事實上,亞洲許多開發程度較低的國家,包括馬來西亞與菲律賓,對於如何善用國家一半的勞動力以復甦經濟,比日本更加高明。如果有人需要「挺身而進」,無疑那就是日本女性。

日本的女權未能與時俱進

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跟豬口邦子見面的情景。那是2007年10月,在東京炫麗的王子飯店,由日本美僑商會主辦的金融服務業女性研討會上,豬口邦子發表演講。我抵達時,十幾位穿著保守的企業女性在大廳裡聊天,討論必須提高女性在日本公司的形象。一群身材高挑穿著暴露的美女走過來,這是參加環球小姐選美選拔的佳麗,這時候突然有一種超現實的轉變。這兩項活動一是讚揚女性的聰明才智,一是展示女性的性感與身材,這家旅館將這兩項活動放在一起,似乎沒有想到充滿諷刺意味。

日本缺乏女性角色模範

許多女性在日本的經驗是,企業文化由穿著灰色西裝的男性所把持,他們仍然將女性視為裝飾品,因此產生嚴重的衝突。豬口邦子看見日本企業的狀況,跟許多有權力的人一起努力,消除這個阻礙快速成長最長久的因素。

2005年到2006年,她在小泉純一郎內閣擔任兩性事務的大臣,直到安倍第一次擔任首相,而且安倍很快就忽略這議題。日本的管理制度一向很注重年資,豬口邦子稱之為「家長式本質」(paternalistic nature),這表示每位女性晉身到管理階層,前途並不看好。但是豬口也擔心,女性缺乏角色模範。這令她很痛苦,2007年與2013年,《富比世》(Forbes)雜誌曾做過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一百大女性,沒有一位是日本人。在亞洲中,包括緬甸、中國、香港、印度、印尼、新加坡、南韓與台灣,都有人入選,唯獨沒有日本人。

2007年,我向豬口詢問一位女性角色模範,就是剛贏得環球小姐后冠的森理世。她突然成為日本最有名的女人,並且巡迴演講鼓勵日本年輕女性追隨她的腳步,她前後不協調地說,選美是為了女性爭取權力,而不只是穿著輕薄的泳裝。豬口並不認同森理世的榮耀,認為年輕女性應該努力學習德國的梅克爾(Angela Merkel)、美國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或是印度的桑妮雅.甘地(Sonia Gandhi),對於經濟將大有幫助。在日本為數眾多的女性中,一定也有優秀的人才。日本應該給女性機會嶄露頭角。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曾在小泉純一郎內閣擔任兩性事務大臣的豬口邦子(中),致力於讓日本女性有嶄露頭角的機會。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卡洛琳.甘迺迪的出使日本

卡洛琳.甘迺迪(Caroline Kennedy)可能是一張有趣的王牌。她是美國前總統甘迺迪的女兒,也是美國派駐日本第一位女性大使。她抵達東京是最好的時機:安倍正保證要提高女權,增加女性領導人的角色。甘迺迪並非理想的女權模範角色,她對日本的知識還是很膚淺,此其一。她是美國不朽的政治世家後裔,有此成就似乎不是自己的奮鬥而來,此其二。不過,身為女性(而且是三個孩子的媽)在日本扮演這樣的崇高角色,不僅在國會殿堂眾所矚目,在銀座的購物街也是引人側目。

有些注意外交政策的人可能知道這樣的故事情節。白宮以外交使節,來酬庸在歐巴馬競選活動初期就予以支持並且募得許多經費的人,許多人認為這是不適宜的行為。因此很多人說卡洛琳.甘迺迪沒有外交經驗,是外交界的生手。她不了解東京,也無法跟1960年代在她父親擔任總統任內出使日本的賴世和(Edwin Reischauer)相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