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法官說出「性騷擾與歧視在時裝業是合法的」,我看見歧視女權的日本正在扼殺自己的未來

當女法官說出「性騷擾與歧視在時裝業是合法的」,我看見歧視女權的日本正在扼殺自己的未來
Photo Credit: iMorpheus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騷擾與歧視確有其事,但是在時裝業是合法的。」、「如果女性員工的薪水很高,性騷擾造成的情感上苦惱應該可以忍受。」日本女法官為一場職場性別歧視寫下的判決,也顯露了日本勞動市場裡,女性被忽視的身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威廉‧皮塞克(William Pesek),彭博社(Bloomberg View)駐東京的亞太專欄作家

對於女性在職場上的權益,日本的經驗很有啟發性。日本職業婦女生育第一個小孩之後,幾乎百分之七十就辭職。這種傾向是因為經濟,也是因為傳統,是造成日本「用一條腿跑馬拉松」的主要因素。但是同樣的障礙也傷害亞洲的開發中國家,許多婦女與女孩難以獲得教育機會,因此只能屈就無技術性的低薪工作。

2000年10月,我在東京發現自己坐在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旁邊,這時候她還沒有加入Facebook公司,也還沒有寫關於女性提高權力的暢銷書。我們正在聽她的上司美國財政部長薩默斯的演講,題目是關於日本經濟所需的結構改革。整個大禮堂沒有一位女性,這是當天許多以男性為主的活動之一,周圍的女性都是在幫我們倒茶水,而不是參與討論日本的經濟與政治。這位《挺身而進》(Lean In)的作者靠近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這個國家有女人吧!」

十三年後,日本的領導人到現在才了解,有兩個問題互相糾纏著:勞動市場缺乏女性,是經濟快速成長最大的結構性障礙之一。日本由來以久的男性至上主義加深了通貨緊縮,損害競爭力,並且造成人口趨勢惡化,使得日本的債務相當危險。無論國家大小,世界各地的決策者都該注意,男性至上主義會危害經濟。

2013年7月,桑德伯格到東京宣傳促銷她的書時,我很高興傳達關於日本性別進展的好消息。我很樂意提供她最新的資料,從2000年10月起,日本在協助女性於商界與政治界取得更高地位上有很大的進展。詳細說明安倍如何採取勇敢創新的策略,以善加利用日本一半的人力,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我很高興地告訴她,日本有很好的經驗可以教全世界關於性別平等的議題。

不過,日本是亞洲開發程度最高的國家,對於女性的觀點卻是發展中國家的型態。事實上,亞洲許多開發程度較低的國家,包括馬來西亞與菲律賓,對於如何善用國家一半的勞動力以復甦經濟,比日本更加高明。如果有人需要「挺身而進」,無疑那就是日本女性。

日本的女權未能與時俱進

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跟豬口邦子見面的情景。那是2007年10月,在東京炫麗的王子飯店,由日本美僑商會主辦的金融服務業女性研討會上,豬口邦子發表演講。我抵達時,十幾位穿著保守的企業女性在大廳裡聊天,討論必須提高女性在日本公司的形象。一群身材高挑穿著暴露的美女走過來,這是參加環球小姐選美選拔的佳麗,這時候突然有一種超現實的轉變。這兩項活動一是讚揚女性的聰明才智,一是展示女性的性感與身材,這家旅館將這兩項活動放在一起,似乎沒有想到充滿諷刺意味。

日本缺乏女性角色模範

許多女性在日本的經驗是,企業文化由穿著灰色西裝的男性所把持,他們仍然將女性視為裝飾品,因此產生嚴重的衝突。豬口邦子看見日本企業的狀況,跟許多有權力的人一起努力,消除這個阻礙快速成長最長久的因素。

2005年到2006年,她在小泉純一郎內閣擔任兩性事務的大臣,直到安倍第一次擔任首相,而且安倍很快就忽略這議題。日本的管理制度一向很注重年資,豬口邦子稱之為「家長式本質」(paternalistic nature),這表示每位女性晉身到管理階層,前途並不看好。但是豬口也擔心,女性缺乏角色模範。這令她很痛苦,2007年與2013年,《富比世》(Forbes)雜誌曾做過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一百大女性,沒有一位是日本人。在亞洲中,包括緬甸、中國、香港、印度、印尼、新加坡、南韓與台灣,都有人入選,唯獨沒有日本人。

2007年,我向豬口詢問一位女性角色模範,就是剛贏得環球小姐后冠的森理世。她突然成為日本最有名的女人,並且巡迴演講鼓勵日本年輕女性追隨她的腳步,她前後不協調地說,選美是為了女性爭取權力,而不只是穿著輕薄的泳裝。豬口並不認同森理世的榮耀,認為年輕女性應該努力學習德國的梅克爾(Angela Merkel)、美國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或是印度的桑妮雅.甘地(Sonia Gandhi),對於經濟將大有幫助。在日本為數眾多的女性中,一定也有優秀的人才。日本應該給女性機會嶄露頭角。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曾在小泉純一郎內閣擔任兩性事務大臣的豬口邦子(中),致力於讓日本女性有嶄露頭角的機會。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卡洛琳.甘迺迪的出使日本

卡洛琳.甘迺迪(Caroline Kennedy)可能是一張有趣的王牌。她是美國前總統甘迺迪的女兒,也是美國派駐日本第一位女性大使。她抵達東京是最好的時機:安倍正保證要提高女權,增加女性領導人的角色。甘迺迪並非理想的女權模範角色,她對日本的知識還是很膚淺,此其一。她是美國不朽的政治世家後裔,有此成就似乎不是自己的奮鬥而來,此其二。不過,身為女性(而且是三個孩子的媽)在日本扮演這樣的崇高角色,不僅在國會殿堂眾所矚目,在銀座的購物街也是引人側目。

有些注意外交政策的人可能知道這樣的故事情節。白宮以外交使節,來酬庸在歐巴馬競選活動初期就予以支持並且募得許多經費的人,許多人認為這是不適宜的行為。因此很多人說卡洛琳.甘迺迪沒有外交經驗,是外交界的生手。她不了解東京,也無法跟1960年代在她父親擔任總統任內出使日本的賴世和(Edwin Reischauer)相比。

沒錯,美日關係有許多挑戰,包括美國在沖繩的軍事基地,以及日本與中國因為領土糾紛產生的危機。但是現在通訊發達,二十四小時新聞不中斷,而且有很好的加密科技,大使不再需要處理重大的決策。而且在媒體關注下,安倍與歐巴馬在重大決策上很少意見不同。

許多日本人很高興歐巴馬的紅粉知己出使日本,而且還是知名人物。其實,前任駐日本大使羅思(John Roos)表現不錯,但他不是家喻戶曉的名人。甘迺迪的佳美洛(Camelot)王朝遇見菊花皇室,這在日本是很轟動的新聞,因為西方國家注意力都放在中國,日本覺得不受青睞。甘迺迪很聰明,知道此時她到日本對於兩性關係是很重要的時機。甘迺迪應該善用每個機會,甚至創造機會,鼓勵女性突破那層厚重的日本男人。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卡洛琳.甘迺迪是否會善用機會,改善日本女性的地位?讓我們拭目以待。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第一位因性別歧視向聯合國提出申訴的女性

嘗試突破的日本女性還有波芙莉絲(Rina Bovrisse,她嫁給一位法國人後冠夫姓),這位四十歲的普拉達(Prada)經理以公司性別歧視向法院提出訴訟,因而小有名氣,也成為日本第一位向聯合國申訴的女性。2010年9月,我第一次跟這位單親媽媽見面,幾個月前她以性騷擾與侮辱提起訴訟,因而震驚時裝界。畢竟,波芙莉絲指控普拉達以「醜陋」為理由開除她。

我們在日本流行時裝界的聖地澀谷見面,談論她的故事,她給我名片,自稱是「流行服飾女性主義者」(Fashionista Feminista)。當然,在時裝業女性權力甚大。當你想到時裝品牌在這方面的努力,普拉達也許算是名列前茅。2009年4月,波芙莉絲受僱擔任資深零售經理,她的美夢成真。

美夢竟然變成惡夢。波芙莉絲宣稱她受到日本普拉達公司的主管在外貌、年齡與體重上的歧視騷擾,最後不公平地解僱她,普拉達卻予以否認。波芙莉絲在時裝業20年,她沒有就此默默離去,而是控訴普拉達,並且向當地與國際媒體投訴。她的案件在米蘭、紐約或巴黎,可能獲得適當程度的關注,這些地方的性騷擾事件相當普遍。但是在日本,女性權利還是新的觀念,因此很令人震驚。

日本女性在工作場所遭受不平等待遇,通常只能忍氣吞聲。波芙莉絲吞不下這口氣,於是勇敢站出來。她雖然無奈,但是也點出日本經濟不振的主要原因:長期忽視女性勞動力。這因素阻礙成長,增加公共債務,降低競爭力,而且造成其他影響,像是全國出生率降低。波芙莉絲說:「這麼多優秀聰明有幹勁的日本女性已經不願意再被不公平地對待。我是為她們發聲,我們必須有勇氣要求被公平對待。」

波芙莉絲在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學成之後,在紐約、倫敦、巴黎與夏威夷等地家喻戶曉的公司工作,像是美國普拉達與香奈兒(Chanel SA)。日本普拉達因為波芙莉絲這份履歷,僱用她管理40家分店的五百名員工。她說,然後問題來了,她被要求解僱十五名經理與助理,理由是「年老、肥胖、醜陋、討人厭,或是沒有普拉達的形象」。

她在工作六個月之後,被告知要減肥以及改變髮型。波芙莉絲說她向米蘭總公司申訴,然後很快就被開除。2012年8月,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Elimination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的代表與波芙莉絲會面,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也對日本女權的程度表示關心。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波芙莉絲正為了日本女性職場權益四處演講。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波芙莉絲爭取女權獲各界聲援

波芙莉絲的案子在日本被駁回,這也不足為奇。令人訝異的是2012年10月26日東京地方法院判決內文的性別歧視,而且是一名女法官森岡玲子所寫的:「性騷擾與歧視確有其事,但是在時裝業是合法的。」森岡玲子又說:「如果女性員工的薪水很高,性騷擾造成的情感上苦惱應該可以忍受。」換句話說,挺起好的腰桿,波芙莉絲妳會吧?

日本普拉達公司認為反控波芙莉絲並求償78萬美元(少於她所要求的損害賠償金額,2449萬元薪台幣),這樣就可以讓她閉嘴,那就大錯特錯了。從那時候起,她在日本各地與全世界演講,談論日本的性別不平等,《她》(ELLE)雜誌與《英國時尚》(English Vogue)稱讚她為聖戰女英雄,葡萄牙的《早郵報》(Correio da Mnhã)將她與蜜雪兒.歐巴馬(Michelle Obama)以及卡拉.布魯尼(Carla Bruni)並列為「年度女性偶像」(Female Icon of the Year)。

波芙莉絲也成為網路社群媒體的知名人物,包括普拉達的臉書,紛紛給予支持與號召動員。她的案例甚至有自己的維基百科網頁。波芙莉絲在香港立法會發表演講,2013年,日本的美僑商會邀請她為全球兩性倡議發表演講。

2013年5月,來自聯合國的聲援使她的聲勢達到最高。但是,日本執政的自民黨大老,看到來自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專員辦事處的信肯定高興不起來,這封信說:

委員會籲請貴國立法防範性騷擾,尤其是在工作場所,對於嚴重違反者應給予適當制裁。委員會也建議貴國確保受害人可以申訴,而不必懼怕受到報復。委員會建議貴國繼續提升大眾對於反性騷擾的認知。

女權影響第三大經濟體的未來

日本的國民平均所得排名反映出女性在政治上與企業管理的參與程度。2008年年底雷曼兄弟的衝擊之後,女性也深受影響,被華爾街的崩潰嚴重打擊。由於許多女性是臨時派遣工,企業的利潤蒸發時,她們最容易被裁員。而日本的年資制度與男性主導的模式,興建了許多沒有用的橋梁、水壩與道路,更為了提高生活水準將利率降到零。此時更應該善加利用女性大眾的才華,因為這件事情已經拖延太久。

波芙莉絲說:「女權未能與時並進,想到此總是令我痛心。」日本需要更多波芙莉絲才能向前進,並且按照桑德伯格的意思,要挺身而進。如果日本女性等待男性領導人支持她們的目標,那就錯了。如果她們要真正的改變,必須在企業與政治體系中有更多的發言權。這是日本成為菁英政治的關鍵。

社會規範是有力的動能,有時候正應了一句諺語:槍打出頭鳥。性別歧視的案件往往沒被報導,因為害怕掀起風波或是成為醜聞的焦點。不過女性應該興風作浪,而且要大張旗鼓。性別歧視在日本往往是無法解決的問題。當你談論這件事情,大家點頭稱是,但是又聳肩表示無可奈何。

日本申請工作的人,不會覺得在履歷表上附照片或是寫上出生年月日有什麼好奇怪的。東京地鐵的營運商對於有人抱怨在車廂內被毛手毛腳,他們所做的反應就是隔離開來,設立女性專用車廂,這件事情也沒有人大聲抗議。就跟經濟一樣,這根本是治標不治本。

小說與電影告訴我們,惡魔穿著普拉達(The Devil Wears Prada)。在波芙莉絲的案例,你可以說普拉達穿著惡魔。即使我們的女英雄也承認,這故事不僅是一個女人的經驗,而是關於全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未來。波芙莉絲即使不願意,也意識到她在日本經濟這齣戲中扮演葛羅莉亞.史坦能的角色。

書籍介紹

手術台上的日本:成長停滯、債台高築,走不動的巨大怪物》,寶鼎出版
作者:威廉‧皮塞克(William Pesek),彭博社(Bloomberg View)駐東京的亞太專欄作家

日本陷入今日成長停滯、債台高築的困境,部分原因是某些文化傳統影響到金融層面,這個「遺忘時間的經濟體」就像個走不動的巨大怪物,躺在手術台上等待治療!日本已經沒有時間了……

安倍經濟學真能救日本?彭博社駐東京專欄作家本書皮塞克以深入的觀點探討日本經濟所面臨的困境,並提出和世俗相反的觀點引發讀者思考,以及全世界可以從中學到什麼。

立體書封(網頁用)_手術台上的日本_寶鼎出版

Photo Credit:iMorpheus CC BY SA 2.0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翁世航